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新年问地球 50 人 · 社会 问一个驱逐示威者的埃及特警艾哈迈德

图片:《人物》

我不害怕死亡,我走在真理的路上

采访︱鲸书 张益慧


艾哈迈德(化名)埃及

作为埃及特警,他亲历了 2013 年 8 月 14 日的埃及“清场”行动。当日被碎弹射中眼球,现在几无恢复可能。


人物=P 艾哈迈德=A

P:2013 年最让你欢喜的场景?

A:7 月 3 日穆尔西被宣布下台的“埃及不眠夜”。那晚我在值班,街上挤满了人。人们挥舞着旗帜,时不时喊着“穆尔西下台”的口号。大人,小孩,拄着拐杖的老人⋯⋯所有人都跑出门庆祝了,要不是因为要值班待命,我一定会冲到人群里欢呼的。

大约晚上 9 点多钟,塞西将军正式宣布穆尔西下台的那刻,我和同事紧紧拥抱,内心的激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随后各自开始跟亲朋好友打电话分享喜悦。我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我哥哥的,他当时正在家附近的广场,带着嫂子和小女儿一起,他和我一样兴奋不已,通过电话我能感受到那边现场群众的欢呼此起彼伏,我几乎都快听不见他的声音了。那一夜,整个埃及都沉浸在一片胜利喜悦的氛围里。感觉已经很多年没那么高兴过了。

P:你的眼睛怎么受伤的?

A:14 号凌晨 5 点,我接到指令,要前往复兴广场驱散穆斯林兄弟会聚集者。我们四十几个警察坐在装甲车上。6 点半左右,我们到达了复兴广场,看到很多人聚集在那里。有个军警拿出扩音器向人群喊话,呼吁聚集者尽快撤离。大部分集会者离开了,但穆兄会成员却跑到开罗大学的工程系所在地和旁边的公园开始闹事,我们和闹事者开始了对抗。

现场很混乱,空气里弥漫着催泪瓦斯刺鼻的气味,人和人纠缠在一起搏斗,穆兄会成员躲在暗处,不时朝我们开枪,树林里有数不清的尸体,是穆兄会的极端分子把他们杀害后丢弃在那里的。

上午 10 点,穆兄会在迈哈森地区袭击警察。我们派出 3 辆车,每个车上坐了 3 个人去现场。刚到现场,他们就朝我们开枪,目测他们大概有 20 多人手持武器,其余还有 200 多人在现场。我从车顶开的窗户钻出去向他们喊话,威胁他们如果继续开枪,我们也会反击。但是他们并不听,继续向我们开火。我们一共投了两次催泪弹,现场烟雾弥漫,突然,我感觉左眼一阵剧痛,开始流血,我才意识到自己中弹了。我被救护车送到阿戈扎区的警察医院。

医生告诉我伤势很严重,碎弹通过鼻子射穿到眼珠后面,眼球错位,需要立刻转移到军队医院。军队里仅次于塞西的二把手萨德基·萨利赫(sadki saleh)来医院看望我,告诉我如果我需要去国外进行第二次手术,一切费用将由军方负责。我已经算幸运的,我最好的朋友在吉萨区的警察局被闯入的穆兄会成员枪杀,我难过极了。

P:你在 2013 年做过意境很美或很恐怖的梦吗?

A:在我眼睛受伤的前一周,我曾经就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的眼睛会被打伤。真的,好像是一种预示一样,太诡异了。

P:2013 年最让你印象深刻的一道菜?

A:我从医院出来,在家里吃到了 Mahshi。它是一种埃及传统小吃,葡萄叶里面裹着糯米,再加上牛肉啊、豆子啊,外面用细线绑起来。吃的时候要解开细线,拨开葡萄叶。我从小就很喜欢吃妈妈做的 Mahshi,而那次在劫后能够安稳地坐在家里沙发上,和哥哥妈妈一起共进晚餐,对我来说就是真主的恩赐。

P:2013 年看到的最令你惊喜的电影是哪一部?

A:《太阳之泪》,这是一部很老的片子了,讲的是特种部队营救难民的故事。艰苦逃生,士兵接连死去,但他们却从不放弃彼此,在那里人人平等,有尊严。

P:2013 年的最后一天你会怎么过?

A:和家人在一起,妈妈、哥哥、嫂子和小侄女,他们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P:如果在 2013 年的最后一天,有电视台的记者问“你幸福吗”,你会如何回答?

A:不幸福。因为我们的国家还存在很多的问题,我们急需一位有智慧有能力的领导重掌政权。警察和军队不能代替总统的职能,他们不能直接解决社会问题,他们的任务是保护人民和保卫国家。

P:如果在 2013 年末,你有机会在全国人民面前做一次演讲,你会讲什么主题?

A:我会说,希望我们的人民要智慧些,电视报纸上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千万别被人欺骗利用。只参加规范的游行,并由警察出面维持秩序,免得又发生骚乱。我还想呼吁政府,保证底层人民有吃的,有住处。

P:如果让你选一个 2013 年度人物,你会选谁?

A:塞西将军。因为在对穆尔西政权的态度上,最初他放手让穆尔西按照自己的想法执政,从没有过军事干预。在一年的时间内,穆尔西的无能彻底暴露了,塞西就果断采取手段推翻他,顺应民众呼声。同时,他在带领军队上也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P:2014 年最想提升的一项生活技能是什么?

A:明年我想把法语练得好些。这样我就有机会参加维和部队,去世界上其他说法语的国家工作了。

P:你希望你自己 2014 年过上怎样的生活?

A:我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少一些问题,人们都能够过上平静稳定的生活。我想在明年结婚,找到一个真正爱我,不论是贫穷还是富贵,都可以和我在一起不离不弃的女孩。但自从我眼睛受伤后,我女朋友家里好像就不同意我们继续交往了,她自己迫于家庭压力也很犹豫。

P:如果赠你一盏到 2014 年年底过期的阿拉丁神灯,你最想许哪些心愿?

A:首先我会启动一个扶贫项目,给在贫苦线上挣扎的人提供好的工作机会,让他们都能有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嘛,我会买一个大房子,让我的亲人都住一起,因为对我来说,亲人就是我的一切,我无法离开他们。

P:2014 年伤势恢复后,你会继续做警察吗?为什么?

A:当然,做警察是我从小的梦想。我爸爸曾经服务于穆巴拉克政府,他是一名真正的军官,后来不幸因公殉职。我还记得当初父亲下葬的情景,那时候我很小,不懂死亡对人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也不懂得害怕恐惧。当人们把父亲的遗体埋进土里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坚强的母亲流泪。但母亲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过后悔选择父亲的话,她一直以他为豪,我也是。所以,我也会坚持下去。

我不害怕死亡,因为我知道我是走在真理的路上,做正确的事情,真主就会嘉奖于我。

(因受访者要求,艾哈迈德为化名)

———————————————

本文由《人物》杂志供稿
 
《人物》杂志微信公众账号:renwumag1980,致力于提供中文世界最好的人物报道。我们有三个要素:当代史、个人、价值观。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你可能想不到,中风几乎也是中国的特色疾病之一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