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深夜食堂 · 我说,算了吧

图片:《一一》

你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流泪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

知乎用户,谁刚才说了声阿门?

为我爹。

我爷爷大约是在我十岁的时候从这个家里消失的吧?好像过了很久才知道,是爷爷背着奶奶又找了个奶奶,爸爸偶尔能找到他,可是也没有什么用。

有一天突然得知,他得了肝癌,大约是在我 19 岁的时候。

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爷爷肚子已经很大很大了,每天都从肚子里往外抽水。爷爷在外面新找的那个奶奶,完全不知道我奶奶还是在世的,更不知道我奶奶和爷爷是没有离婚的。那几年我奶奶每天生不如死,机缘巧合,皈依了基督教,大约是藉着信仰的力量,一点一点回到了正常生命之中。这其中的故事太过复杂,我已经没想去责怪谁,主要是想不明白,只是默默看顾着爷爷。

当时爷爷找的那个奶奶也在,而我的奶奶,虽然也有着惦记,但她是一个非常温柔但又极度好强的人,决然不来,嗯,不是绝然。我试图友好的和爷爷找的那个奶奶交谈,而看她关心体贴我爷爷的样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有怎样的情绪。唯独每次谈到我奶奶的事,爷爷都极度痛苦的挣扎着不让我说,声音都发不稳,也吐不出清晰的字,嗯嗯的拍打着床面。就像他虽然舍弃了自己的家,但还是想保全一点颜面一样。所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说辞,当时我想,不过是因为对你诋毁的人不够熟悉,得以肆无忌当罢了。因为那种,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似乎就是生命已经流干了却非要挣扎出一点灵魂的样子,我,真的不敢看。

本来我是恨我爷爷的,因为我是奶奶带大的,但是见到他的一刻,我就再没有一点恨意了,毕竟要恨一个全身发黄,肚子肿胀,还插着一根大管的,和你有过不少记忆的亲人,我自认为,我做不到。所以我心软了,我选择了不说,什么都没有说,已经没有几天了。

如果故事就到这儿结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没有。

随着凶暴的拧门声,爷爷找的奶奶的那一家人,来了。很不客气,似乎是他们以为我爷爷会留下遗产,而怕我们家来要。这个问题我倒是很清楚,先不说爷爷究竟和奶奶离婚不离婚,所有权的问题了;真正的原因是,我爷爷一直在撒谎,只有我爸爸知道,他根本就没有遗产。屋漏偏逢连阴雨,这时候,我姑姑来了。姑姑是不知道爷爷撒了谎的,马上就跟对面那家人吵起来了。一看情况不对,我爹立即就送着姑姑跑去医生办公室避难,我留在后面挡着。说实话,当时的情况我不敢还手,对面十几个人,我一还手,可能我就没命了。整个医院,是没有医生或者保安敢过来拦阻的,而姑姑在办公室报了警,我在外面挡着他们去砸医生办公室的门。

结果我爹特别担心我,就冲出来了。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是一个长相是什么样的女人,用高跟鞋尖踢到了我爸头上,真的就跟慢动作回放一样。

老爹暂时性失忆了。他们一看不对劲,加上警察来了,就分散往外跑了。

我身上没什么事,都是皮肉伤。但是老爹就留下了永久性损伤,后两年因为这个间接导致了脑血栓发作的事,就不提了。当时我们都换了医院,忙着去看顾我爹了,而我爷爷......没有人管他,在我爸状况很不好的那几天里,没有钱买止痛药,也没有钱付住院费,一个人凄凉的死在了乡下的小医院里。

那几天里,我没有办法。老爹什么都不知道,妈妈又为爷爷不负责任以及这个结果气愤异常,我没有钱,加上年轻气盛,想不通,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善良和善意了,我就假装,假装忘掉了我爷爷的事情,在和我妈妈盘算,怎么对付那帮人。

后来,我和妈妈已经在西安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时候,就等着动手的时候。终于清醒有意识了的我爹就说了一句话。

算了吧。

我当时看着我爸,盯着那我无法看出来是否想哭的眼神,才意识到,他才是这个亲情和死亡的漩涡里,永远无法被救赎的并且痛苦着的那个人。他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主角。这件事情里所有人,都忙着身处自己的情绪之中,唯独他曾一次又一次,奔波到那个逝去的人身边,也许就只是看看他好不好。

可是现在,就连仇恨和宽恕都不再有意义。

我走出病房,靠着墙,哭个一塌糊涂。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赶重要会议,可以带客户坐地铁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