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年度热门 · 权倾天下的曹操,怎么就不称帝?

图片:《赤壁(下)》

曹操为什么不称帝?

郭嘉,书虫

我们回顾历史,总是会做很多的假设,所站的角度大体上都是从我们现在的观念出发,而且很多事我们知道结果,知道那些不确定因素;而这对于当时的人来说,都是未知的,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观念与我们也决然不同,对于曹操为何不称帝这个问题,我们不如回溯一下,以当时人的观点来诠释。

如果你在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在许都随便找个读书人,问他“丞相欲称帝乎?”

那么他应该会这么回答你;

汝予构丞相谋反乎?岂不闻丞相亲作《让县自明本志令》;语之恳切,其志高洁;实乃兴汉良臣也。某试记之。丞相言: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然董卓跋扈于朝堂,致使天子蒙难,丞相不忍,遂以数千众迎天子于许,此拥立之功也。其时,伪帝袁术作乱于淮;袁绍雄踞河北,谋立新帝;刘焉、刘表虽宗室,包藏奸心,实图州据。天下败坏至此已,后丞相诛袁术,争吕布,败袁绍,天下咸服。若无丞相,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今丞相还封邑与朝,颇有古风,兴汉者,丞相也。

先光武皇帝曾言,“代汉者,当涂高”,汉为火德,代汉者当为土德。丞相姓出自颛顼帝;颛顼帝有后名陆终,陆终之子曰安;武王封其于邾,后为楚所灭;子孙遂为曹姓,朱姓。据此,丞相当为火德也;此兴汉之德;非代汉之德,岂能称帝乎?坊间曾言,丞相形陋,而天子伟仪。丞相若称帝,能服众吔?

我们不会知道曹操是怎么想的;他其实是个非常矛盾的人,凭借一次军事冒险,他消灭了袁绍,成为了当时最有权势的人;显然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个位置,于是有了《让县自明本志令》(见《三国志-裴松之注》-魏书一)。在这个面向全天下剖析自己,辩白自己的的公告中。曹操明确的说自己将忠于汉室,对于时人对其独掌兵权的诟病,曹操说了大实话“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既为子孙计,又己败则国家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此所不得为也。”他得罪人太多了,离开了军权估计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不敢放军权。那么他得罪了谁?当时还有谁能威胁他?他剿灭了袁氏兄弟,所以得罪了天下士族。

我们都知道袁绍四世三公,算上袁绍的大将军,袁家四代人出了七位三公。东汉的三公虽然已不是政府的实际掌权人(在东汉通常是官拜大将军的外戚掌握朝政),可却是政府名义上的领袖,是天下读书人所能获取到的最高位置;也是和中朝斗争的领袖(在东汉,外戚、宦官都算中朝,东汉实际掌权在中朝,而不再外朝。诸葛亮《出师表》中,所谓“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提到的宫中府中,就是要求刘禅要注重中朝和外朝的平衡问题)。

袁家四代人都能做到三公的位置,和他们犀利的投机能力分不开;在那个年代,他们几乎逃过了每一次的权利更迭,每一次都站在胜利者一边,包括杀伤力极大的两次党锢之祸。我们这里不展开,有空专讲。这样他们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三国时期,包括董卓、陶谦、韩馥等人都是袁家的故吏。在汉朝,门生故吏的关系是划分政治派系的重要依据,所以通常情况下这些人都可以看做袁家的胁从或者下属。(周瑜的祖父也是袁家的故吏)

袁绍就更不得了了,他是党人领袖李膺的女婿;也是袁家指定的下一任家主。人长得也帅气,德行更是没的说,前后守孝达6年之久。他一出道就成了天下闻名的名人,由于党锢时期读书人找不到工作,他身边聚集了何颙、荀爽、荀彧、王允、郑泰、曹操、刘表、张邈、许攸、逢纪、伍琼、周毖、黄忠等人,逐渐有结党的趋势。包括荀攸、郭嘉、程昱、辛毗、辛评、郭图等在三国早起混的风声水起的颍川军师集团,是这个组织的外围成员。

之后袁家算计了何进,招董卓进京,实际上是准备独揽朝政;结果宦官杀了何进,袁术袁绍杀光了宦官,这样统治东汉的中朝不复存在了;这下该由外朝领袖袁家和同盟杨家来主政了;结果在董卓这里除了变数。此时皇宫里最大的是董太皇太后,也就是刘协刘辩的祖母,袁氏集团杀光了宦官,无疑给了董皇后巨大危机感。之后他和董卓攀了亲戚,欲以董卓为外戚大将军主政;条件是废掉刘辩,改由董太后养大的刘协为皇帝。这时袁绍和董卓的根本分歧就出来了,因何进何苗兄弟在混乱中死去,袁绍名义上继承了前大将军何进的全部政治遗产,包括和少帝刘辩这个皇帝的关系,他完全可以以继承何进同志未成之事的悲怆论调来总览朝政。董卓凭借在洛阳的优势兵力,强立献帝刘协;之后董袁决裂,才有讨董卓一说。董卓的名声之所以这么烂,一是出身不好,再有就是打破了当时门生故吏在站队问题上的优良传统,被袁氏集团所不齿;最严重的是,他杀了袁隗-提拔他的老首长,这是相当犯忌讳的事情,以怨报德总是让人不喜的。

深层次的原因是,在东汉两百年的斗争史中,武将是都是小人,是双方利用的斗争工具;现在中朝覆灭,照例应该由读书人来执政,结果上来的是武人。反对董卓,本质上反对的是武人集团;这是全天下读书人的共识。以前读书人趋于宦官和外戚都觉得受不了,现在武人执政,感觉更差。其实董卓做的事情,以前的大将军基本都做过,可在读读书人来看,董卓不过和家奴的地位差不多,这种王朝兴替的事情,他是不配做的。

曹操也是袁家团队的一员;其实他本是宦官集团的,属于中朝势力。他是中常侍曹腾名义上的后人,根正苗红的宦官党,在当时都不用行贿就可以官居高位。曹操这个宦官党的非主流,可能是书都太多,或者其他什么想法,一心想往对面团队站,为此不惜去做刺客。《世说新语·假谲》里面有两段这样的例子,一次是袁绍和曹操去偷人新娘,然后差点被发现的故事;一次是袁绍找人往睡觉中的曹操床上扔匕首。

  • 魏武少时,尝与袁绍好为游侠。观人新婚,因潜入主人园中,夜叫呼云:“有偷儿贼!”青庐中人皆出观,魏武乃入,抽刃劫新妇。与绍还出,失道,坠枳棘中,绍不能得动。复大叫云:“偷儿在此!”绍遑迫自掷出,遂以俱免。
  • 袁绍年少时,曾遣人夜以剑掷魏武,少下,不著。魏武揍之,其后来必高,因帖卧床上。剑至果高。

袁绍和曹操在洛阳相识的时候,两人一个快三十了,一个也二十好几;去偷人新娘似乎不太适合,袁绍找人往曹操床上扔匕首,似乎就更不合适了。我姑且推测,这是袁绍在试探曹操,毕竟他是从对面叛逃过来的。试验的结果是曹操可堪一用,曹操在偷新娘一事中,临急应变能力不错,帮助两人逃出;匕首一事中,心中没鬼,临危不乱,表现更好。之后才进入袁绍集团。不过在此之前,曹操还纳了投名状,而且是两次,一次是行刺张让,未遂;另一次是将蹇硕叔父杖杀;这下彻底和宦官集团决裂,袁绍也就接纳了曹操。

讨伐董卓之后,天下的纷争源于袁氏集团内部;袁绍和袁术的继承权之争;袁隗之前,虽然袁绍已经被内定位家主,可袁家的继承问题还没有浮出水面。董卓杀了袁隗一家,袁家的老一辈死绝了,袁家顿时群龙无首。二袁开始在中原大地上争夺袁家主导权。当时曹操、刘表在袁绍一方;陶谦、公孙瓒、吕布在袁术一方;大概曹操、刘表是都是袁绍小团体的一员,比较容易接受袁绍;而袁术出身好,陶谦、公孙瓒这样收过袁家恩惠的门生故吏,比较容易接受袁术这个嫡子。双方开打,袁绍胜。

曹操和袁绍决裂,就在曹操“奉天子以讨不臣”这点上。刚才说了,何进继承人的身份让袁绍不待见献帝,可当时刘辩已被董卓杀了,想拥立宗室刘虞,刘虞却宁可自杀;皇帝还得刘协来做。当献帝出逃首先找的也是袁绍,搞得袁绍十分被动,接来不是,不接也不是;接来相当于承认董卓废立一事,那之前大打出手的依据就没有了;不接的话,这么多年费心思经营的好名声就没有了。所以当时作为袁绍附属势力的曹操,应该是在袁绍的默许下迎来的汉献帝。

之后曹操的势力飞速扩张,逐渐对老大不待见起来,于是有了官渡之战。官渡之战,曹操赢得很侥幸。在三国志中,曹操在官渡时期的兵力很让人诧异。曾经号称收编了三十万黄巾的曹操,这个时候兵不满万;很多人就这个问题讨论和许久都没有结论。我的观点是,其他的军队也许有,但是和前老大开战风险太大,而且实力上也不看好曹操;观望的多了,曹操的兵就少了。

最后曹操赌赢了,天下人他也得罪了。曹操杀光了袁氏,将袁家灭了门;和董卓一样,这时候舆论大概不是站在曹操这边的。在天下人看来,一定程度上,曹操是武人集团的代言人;曹操的军队里面充斥着曹氏宗亲、底层提拔起来的将领或者降将,没有名士也少有世家子弟。曹操始终对世家伸手军权持谨慎态度,曹丕在军权方面就更夸张了,基本上连非曹氏都不用;这一局面直到曹睿时期才有改变。这样军队成了曹家的私兵,而曹操又执掌朝政,和多数读书人的治国理念完全不合。故而,曹操的压力巨大,于是才有了这篇《让县自明本志令》,刨白心迹的一个公告。

既然向全天下公告了,那就不能食言,尤其是对于一个统治者来说。从曹操后期的行为来看,对帝位他是有想法的,也逐步的在实施对朝堂的控制,和自身帝位的变化。比如先后称丞相、加九赐、封魏公、后封魏王;如果丞相还是简单的政治制度改革,那么九赐就属于逾制了。汉代非常注重礼,也是就是什么身份就要做什么样的事情。按照礼制,九赐只能赐予诸侯,曹操这时候实际上就已经不把自己当成汉王朝的一份子,他是诸侯了;见了皇帝是小国王见大国王,不是臣子见主子。之后的魏公、魏王实际上是这个诸侯的等级逐渐走高,一脉相承。所以荀彧这样反对曹操称帝的,会在加九赐的时期强烈反对,九赐也成为南北朝时期,改朝换代着通用的第一步。

到了魏王这一步,就已经确保了一件事情,曹操的权利是可以被后代继承的,这已经不是臣的级别;我们知道在古代包括近代无论官居何职,死后子孙的也就是承袭爵位,而不能承袭岗位,除非是皇帝赏赐;魏王就可以继承,而曹操的魏王实际上是汉帝国的统治者,这就相当于变相的把国家的权利由老曹家传承下去。比起皇帝的位置,也不过就差半步而已,不过曹操最后还是没走完,由他的儿子曹丕走完了全部流程,也成了日后改朝换代的标准流程,人家曹氏父子是经营模式的创造者,摸着石头过河,搞的慢点也是允许的;后来哪些照抄的哪知道前辈们草创的艰辛啊。

曹操不称帝,德不符相貌不行的原因,可能也是有的。比起我们现在来看中国历史,感觉分分合合的,改朝换代那叫一个容易,在当时也不过就汉代周一次。当时的人还是比较相信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发展观的;当时官方认可的理论是,汉朝早晚是要灭完的,接替汉朝的人有2个特点,第一个是土德,根据五德说,汉是火德,下一个王统是土德;再有就是“代汉者,当涂高”这个谶纬。这两个是汉光武帝刘秀亲自公告过的,当时的目的是打击公孙述,结果在整个东汉年代,成为了金科玉律,要是你不沾这两个,你都不好意思造反。

我们现在可能觉得当时的人很愚蠢很搞笑,可就像我们有时候坚信XX社会一定会取代XX社会一样,一旦你信了,他总是能在政治上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东汉的情况就是,全国人民都知道,大多数人民都相信。当时有个地名叫当涂,在当时的扬州;所以这里姓高的,住在山上的,或者家里有楼的,全当自己的后代有机会做皇帝,不符合条件的可以创造条件,去买楼、搬家之类的,那叫一个热闹。这不,就连黄巾造反,用的也是土德,明明白白告诉百姓,我们是土德来的。(火德尚红色,土德尚黄色)。

而这两个曹操一个都不符合,我们刚才说了曹操是火德,和“当涂高”三个字也不大能扯上关系。他儿子曹丕称帝的时候,生生给自己改了祖宗,把自己祖先从颛顼改到黄帝,好歹沾了点土气息。然后找了枪手这么解释“当涂高”,当涂高就是大路对面的高屋子,象魏的意思就是高屋子,所以魏是土德,总算是圆满了。可造假的事情自己知道,毕竟心虚啊,还找了个黄龙的祥瑞,甚至连历史都捉刀给改了,张璠汉纪里居然有这么一句,说汉献帝在逃出长安之后,有个叫张立的臣子给献帝说“天命有去就,五行不常盛,代火者土也,承汉者魏也,能安天下者,曹姓也,唯委任曹氏而已。”这句话被裴松之注在魏书里面,好反讽,裴松之真腹黑;如果当时献帝知道曹家是来取代他们刘家的,估计就是死也不会去曹操哪里;袁绍要是知道这事,也早早的就和袁术休战,先把老曹家干掉再说了。不管怎么样,在曹丕的运作下,老曹家祖宗也改了,“当涂高”也符合了,土德也有了,终于可以顺顺当当当皇帝了,最后定的年号是黄初。恩,丕哥哥很黄很腹黑;算上他抢了袁熙的老婆,可算是一黄到底,人家袁家可是根正苗红的土德。

曹操长的大概是不好看的,《世说新语-容止》就曾经那曹操的长相调侃他,说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闻之,追杀此使。不管这事情是真是假,当时作者把《容止》单独作为一章,也说明那时候的人还是非常重视长相的。不过当时的相貌也不用好看,丑的有特点也行,比如各种奇相。曹操估计也是真丑,而且没特点,所以这个故事调侃他,凭操哥的相貌,也就是个侍卫的水平;结合他早年做刺客的经历,这不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么。这个故事的作者也很腹黑啊,我喜欢。

曹操估计还是比较在乎他的相貌的,所以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不停地做赋,用现在的话说也就是写歌,然后朗诵喽;有时候还会拿个道具给大家舞蹈,通常是槊,到处展现他的文艺天赋,歌舞全才,活脱脱古代版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嘛。如果当皇帝,估计他心里也是犯嘀咕的。曹丕张的还算不错,三国志说他有贵气,估计像他妈;曹丕的儿子曹睿就长得很漂亮,据说数岁而有岐嶷之姿,也就是打小就气度不凡,连曹操都很奇怪,估计怀疑是别人家的种(罗三洋老师的《梦断三国》对此有惊人猜测,说其实是袁熙的种,话说陈某的《火凤燎原》看来也是这种观点哦,不过说是袁方的种)。所以曹家通过三代造人计划,总算把自己家族的长相搞得像皇帝了,这事情上不得不说,你们不应该杀华佗啊,早点让他研究出了整容,哪还需要这么麻烦。

最后推荐一下罗三洋老师的《梦断三国》写的非常好哦

曹操为什么要「挟天子以令诸侯」,而不是「做天子以令诸侯」?

知乎用户,喂自己袋盐

一朝天子一朝诸侯,那些个诸侯是汉家的诸侯,凭什么听你魏家的皇帝

还是做个完备的补充吧,免得又有扯淡的嫌疑

如果这个问题仅仅有前半部分,就是一个需要讨论的历史问题,可以分析局势,各种原因,来看这样的策略究竟是怎样制订的,但是添上后半部分,就只能用上边那句话来回答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当时的各路诸侯(镇压黄巾起义时崛起的各地军事地主)基本上都是汉皇帝封在各地的官僚守军,当然也有刘备这样,扯个汉室宗亲的旗子成长起来的军事集团,仍然是唯汉家天子为尊的,所以,即便是曹操自立为王,或者强逼献帝禅位给他,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枪打出头鸟,当初袁术的势力不可谓不大,一朝称帝,群起攻之.....

然后,附赠一个回答...为什么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1. 从曹操这一方面来说,这个策略是毛玠提出的,原话是:奉天子以令不臣...如此则霸王之业可成也,而同时沮授给袁绍提出的策略是这样说的:挟天子而令诸侯,蓄士马以讨不庭,说法不大一样,但是意思是一样的,都是说的一种策略:以天子的名义发号施令,把他们都打服了,成就霸王之业(这里最主要的就是霸王之业,而不是帝王之业,从这里是可以看出他的目的只是收服各地军阀当老大,而不是统一全国...嗯,是不是觉得挺眼熟的)。
  2. 从曹操的实力来讲,虽然不像刘备那样一直处于甩尾巴的位置,但是跟袁绍刘表马腾袁术甚至吕布比起来,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从他的地理位置来看,又正好处在中原地区,属于四面都有强敌的情况,他只能拿起汉献帝这个挡箭牌(各路诸侯的弃子),把服气的收拢,把不服气的借天子的名义打服,另外,当时的很多人才“正统”的思想比较严重(比如曹操很重要的谋臣荀彧,一直是有振兴汉室这样的愿望的),借天子的名义,还可以吸纳更多的人才
  3. 对比失败反例和成功范例,董卓袁绍都有过这样的机会,偏偏董卓只知道挟天子,不晓得令诸侯,袁绍是一时犹豫,回过味儿来想把天子夺过来,时机又过去了。成功的范例,比如春秋五霸中的齐桓公(即管仲提出的尊王攘夷)和晋文公(践土会盟),都是打着天子的旗号,“团结大部分(听话的),打击一小撮(不听话和犹豫的)”

综上...其实...好像跑偏了...欢迎批评指正(年纪大了,记性不大好)

曹梦迪,知乎国学群(256785521) 欢迎国学爱好者

讲一个小故事:

某公司有某个部门极其混乱,员工分成几派互相排挤倾轧,一部分人人浮于事另一部分却累死累活。由于内耗严重,部门的效益极差,连续换了几个负责的副总都干了不到一年就引咎(或者由于身体原因信仰问题等等等等)辞职。直到最后,这个部门已经臭名昭著了,谁也不肯再来当负责这个部门的副总了。

此时有一位老奸巨猾的高级经理经过和老总几番密谈之后出来挑起了这个担子,但是出人意表的是,他的头衔只是“助理副总”,且“代行副总职责”。当然,这个部门后来依然混乱,依然效率不佳,但是从那以后公司开大会经常听到类似这样的话:“XX 部门由于一直没有合适的副总,所以效益不佳……YY 助理副总不但完成了本职工作,而且代行了大部分副总的职责,我们要特此对他表示感谢。”

所以,天子不光是号令天下的旗号,也是用来挨骂的。曹操没有篡位,大家虽然骂他,但是也会归咎天子昏聩无能身上,所以历史上他永远是个争议人物而非反面人物;如果他篡位了还搞不定孙刘,弄不出个海清河晏来(按照当时的形势的确在他有生之年基本没有可能),那就是“无伊尹之志”,之前所谓的那些为苍生为黎民为民主为自由的口号就会全部被大家当成扯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2019 年 9 月 19 日在德国发布的华为 Mate 30 系列有哪些亮点和不足?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