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年度热门 · 看了这些不起眼的行业以后,感觉年薪十万真是太没追求了

图片:toehk / CC BY

有哪些不起眼却非常赚钱的行当?

BreeZe清风,懂的越多便越无知

大型商场(例如万达广场,乐购超市等)内 5 平方的维修手机的铺位,除去成本年收入一百万左右。

首先坐标是魔都,然后是比较成熟的住宅区周围的大型商场。 我是学习手表维修的,我自己的行业就不爆料了,隔壁就是一个手机维修的铺位。 说说赚钱的点在哪里,第一是越狱,点点鼠标,没成本的事情,你们懂的。第二是贴膜,这个赚钱很黑,什么进口膜,钻石膜,一百两百都有。IPHONE 出了问题?拆开还没修,就是 200 块钱,再加上手机壳,别的手机。而且生意源源不断,你们就知道钱都赚哪里的了。 很多人会说,这个怎么可能赚得到那么多,但事实上就是这么多,我透露一下,他们铺位从 3 月到现在 4 个月,纯利润已经超过 35 万了,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虚。 另,请不要用太简单的思考去判断事物,你会越狱,这不错,你买贴膜会去淘宝,当然也不错。

我们平时习以为常的东西,总有很多人不会的,这才是实体店赚钱的根本。

这么说吧,上海修手机的地方多,但人们总认为“大商场里比路边的靠谱一些”,更何况一个住宅区很少会有专门一条街都是电子产品的,最多只有社区维修手机的,于是整个一大片居民,都会潜意识里选择这里。

并且,不用我说,你们都知道沃尔玛乐购或者易初莲花之类的大型超市辐射的面积有多广。很多家庭每周逛两次,可以说公交车坐 5 站之内都算辐射区域,带来的人流是非常恐怖的。

好多同学表示不信,问题是不起眼,但非常赚钱的行当,故我想到这个了。你们不信是因为觉得没有那么多人去修手机,但你们忽视了一个问题:

这个钱,赚的不是我们这个群体的,而是我们的父母,姑嫂,叔舅,或者初中生,甚至是爷爷奶奶的。

看到很多人说答案不靠谱,我只能说,你们都以为自己见到的便是全部,可就是有人闷头发大财,顺便说一句,这个铺位的老板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我只是拿我身边的例子出来说 ,欢迎各位质疑,请评论回复,但请不要用“胡说八道”作为开头,感谢。

Illousion,像对待精神一样对待身体。

麻辣烫。尤其是学校门口。我有个师兄研究生毕业后,临入职的前个月,就在我们学校门口摆了个麻辣烫摊,月收入 2 万。搞得对于回去上班好纠结。

这个事情后来上了几个台的新闻。因为我们学校还行,新闻就此为为话题,XXX 毕业卖麻辣烫。。。。

我这个师兄,2 万的收入应该是比较好的时候,加上大家捧场,都说,呀,某某师兄开麻辣烫了!然后很多人去吃,还有新闻报道闻风去的。

但是学校门口的麻辣烫真的是超火爆。我们学校北门有一家麻辣烫,一天卖 2 千,有次下大雨,晚上 11 点的时候,我跑出去买,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因为我总吃,跟老板很熟,老板说,今天雨太大,卖得少,才卖了 900 块,我就好咂舌,一小会就 900。平常我们去吃,都是里三层外三层,得排队等!还就一个小摊,没座位,没房子,摆在路边。

我现在偶尔回学校,人还是那么多。

匿名用户

高中理科补课,真的是不起眼。要是你不是学生或者家长,或许你都意识不到这个行当的存在。他们不在学校门口的传单里,不在小巷子的石灰墙上,不在你能拿得到的任何一张名片里。他们只存在于街头两个学生的窃窃私语中,存在于任课老师意味深长的笑容里。

一间房,一张黑板,几十张桌子。在尚未装修的环建房里,桌面上摆着几张数学讲义,上面可能是下次周练,下次月考,下次期中考,下次全市调考的最后一题。几十个学生埋着头,伸出东风里冻僵了的手,开始摘下下次考试的第一二三四名。接着另一个人走进来,在黑板上抄下下个月要学的动量定理的笔记。一个学生问另一个:“等会去吃什么?”另一个道,“去楼下吃牛肉粉吧。”然后他们又回到无边无际的双曲线,动量和化学平衡里。

他们每一个人,都做过比王后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重难点手册要犀利的多的习题集。这些小册子是没有封面的,草草的用订书机钉在一起。这是你们中的大多数,一生都没有机会见到的。这些册子有如高中的九阴真经,记载了无数招式,它的主人在黑暗中蛰伏着,等待着把他或者她身边拿着王后雄的可怜对手们一网打尽。

有这么一个老师,他穿梭在郊区的环建房里。那些养着鸡鸭猪狗,楼下种着小青菜的高楼错综复杂,若是无人带领,转上一天都难得其门而出。而他却如鱼得水,仿佛亲手规划的设计师似的,哼着小曲,拎着小黑包从一个单元楼转到另一个单元楼,从一扇门出来,再隐入另一扇门。那小黑包里有数十万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他却毫不怕盗贼觊觎。在深夜的街头,在寂静的校园,他和他的小黑包一起,路过一批有一批学生,看管风霜雨雪,喜怒哀乐。他每每和一个人擦肩而过,那个人都迅速的衰老,而他,却始终如一。

还有这么一个老师,他每个周末都会从另一个城市远远的来,走进一个小区又一个小区。他每出一个门,都会留下几张粗糙的纸,带走几盒包装精良的烟与月饼。他也有一个小黑包,他惬意的拎着它走,很多人认为的他们的一生,就在里面。

一个房间,三十个学生。三十个学生,一个房间。一天,十个小时。十个小时,一天。一个人,二百块钱。二百块钱,一个人。他把同样的东西讲五遍,一百五十个学生拿到了秘籍的残页,如获至宝而又疲惫不堪的下楼,路过那些愚蠢的猪,鸡还有根本不会思考的植物,走向灯火通明的巢穴,做好准备将学好的招式一一使出来。

他走向办公室,望着匿名举报补课的小箱子,微微一笑,拎着他的小黑包,在走廊上的黑板上写下四个字:“周五月考“。

iris,i am what i am

帮人越狱真的很挣钱。

也许知乎的人都不会去找人帮越狱,可本人亲身经历等待苹果手机维修的一小时内,他至少靠帮人做“简单动动手”收了 500,一台 iphone50,ipad 好像是 80,有人两个一起越狱,还到 100,还感觉很开心。顿时内心各种奔腾....还有一个人好像因为手机装了 360,自己不会卸载,然后拿过来帮卸载,收费 30. 帮下载一些 APP 也会收钱~总之各种大开眼界...

当然,此钱能挣多久,仍观望...

GraceG,fun fact researcher

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有人估算出全上海最挣钱的俩老师(一对夫妻)就在我们学校,除了在补习班教书还在自己家上课(后者不用缴税),每学生一小时 100,后来涨价到 200(“名师辅导”的均价吧……按小时计费真他妈聪明)。家庭年收入破两三百万。

当然,教师现在绝对不是什么不起眼的职业了……

还有做美甲的。最普通的几乎都是 100 起价,高级点的能上千。一瓶指甲油进价最多 20(就算是 OPI),起码可以涂 20 个人,所以 variable cost 不到一元。搞个看起来很高级的干甲仪器(跟自然风干应该也没什么区别)号称手部护理。上次在日月光一个美甲师说她双休日日进 5000,哦册那。。。

还有,你或许知道留学业(包括中介和教学机构)很赚,但你很难想象其目前尤其是小机构的暴利情况。很多中介完全是 internet-based,连房租、人事组织这些运作成本都不需要,在一些论坛上打打广告,吹嘘吹嘘他们由多少名校毕业生组队,立马就能吸引来一波波毫无鉴别力的学生家长。许多中介都是还在读书的留学生办的(就我所知的就有 5 个,我还参与过一个),抽空给人改改申请 essay、提提选校建议,就能进账人均 6000-20000 人民币不等。当然,申请这个事情还是很有季节性,也就下半年赚赚钱。留学这个市场,目前还远远求大于供,看不到要饱和的迹象。

刘超,不学无术。

购物中心改衣服的。

得是人流量大的商场才行,或是 outlets.

跟一开这种店的老板聊过,大致如下:

改一次裤长 20。

每天营业时间 10:00-21:00,至少 40 单。

每天营业额至少 800,每月营业额 24000,每年 30 万以上。

小店开在靠近厕所的一个角落里,巴掌大的地儿,房租很便宜,一年 15000。

人工就老板夫妻二人,水电也没多少。

这仅计算了改裤长的收入,其他如改衬衫、成衣定制更赚钱,店里做一件羊毛大衣好几千。

有很多回头客,客人在这类改了衣服,在别的地方得来的衣服也拿来改,比如网上买的。

估计一年纯利润 20 万.。

老板说他原来在上海某 outlet 打工,那边改裤长的有十几二十人,老板做这个起家的,自己已经不做了,雇了那么多工人,身价千万。

真是让我这种二线城市拿个十多万年薪自我感觉良好的小白领汗颜。

汤圆圆,电子商务创业者

广东增城,一个小城市(城市虽小,农民虽多,但尼玛这里的农民是种挂绿荔枝的,开宝马奔驰的啥都有)里的一个早餐摊,我爸说开了二十多年了,只卖最普通的加肉加蛋的广式肠粉,夏天有绿豆沙,每天只做早上六点半到上午十一点这个时间段,偶尔老板心情好还不开门在家休息,老板四个儿女都在加拿大留学,年底老板自己也要..投资移民到加拿大养老了..卖肠粉啊 尼玛一份双蛋多肉也才六块钱啊!!投资移民啊!少壮不努力,老大留中国啊~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赶重要会议,可以带客户坐地铁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