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年度热门 · 现在被很多人讨厌的司马南,也曾是盏指路明灯

图片:新浪微博 / @司马南

如何评价司马南?

任天涯,一肚子没用的知识是咋回事啊

现在说到司马南,现在大凡和我心智水平相近的人都觉得是个笑话,但是于我而言,提到司马南的时候,心里总是忍不住的一声叹息。

司马南曾经是我的指路明灯。

二十年前我大二,那之前我非常喜欢看柯云路的《大气功师》、《新世纪》之类宣传神功的作品,太奇妙了。

三十年多年前文革刚结束,对唯物主义的信仰在中国如潮水般退却,然而即便文革结束了,在当时公开宣称对唯物主义失去信仰依然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但中国人似乎总能找到表达的途径...

于是在 79 年的时候,四川出现了唐雨,这便是那个年代的开端。

唐雨是谁,80 后大概会感到陌生,然而对于中国特异功能这个词来说,唐雨就是开端。79 年 3 月 11 日《四川日报》报道,四川大足县有位叫唐雨 12 岁的儿童,能用耳朵辨认字、鉴别颜色。

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其他个省市也发现了能用耳朵辨认颜色和字的儿童,虽然四川省医学院在看到消息后立即赶赴大足县对唐雨进行鉴别并得出了否定的结论、虽然同年人民日报社即对这种现象连续发表了署名文章陈祖甲《从“以鼻嗅文”到“以耳认字”》、叶圣陶《关于耳朵听字的新闻报道》而中共中央宣传部发表《未经科学鉴定的奇事不宜宣传》说:

“对此奇闻,很多人都表示怀疑。我们认为,即使确有其事,在未作出科学鉴定之前,如此公开宣传,也是不妥当的。这种宣传,徒然增加人们的迷信传说和助长各种离奇的谣言呓语的流传,对我们的事业没有任何好处。类乎这样的事,过去也曾发生过,事后证明都是不足信的。我们应当记取教训。”

1979 年 4 月 24 日,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胡耀邦对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信访简报《揭穿“耳朵认字”的骗术》写了批语。批语称 :

“穆之、井丹、绩伟、曾涛、香山同志一阅。所有表演过这出丑戏的小孩都没有罪。地县委居然轻信,党报居然发表,在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声中,居然出现这样荒谬绝伦的笑话,并由此推想各条战线上必然存在的能同这种笑话相比美的事情,我们该要警惕啊!该要努力联系实际解决一些问题啊!”

这种官方的反击不可谓不强,然而,没用!

特异功能这个发源于耳朵认字这样的儿童骗术的怪异思潮迅速的在中国人消退的信仰中占据了地位。

80 年,自然杂志根本罔顾中央态度刊登了唐雨的内容

自此以后,各类特异少年不断涌现

而钱学森、张振寰之类的家伙推波助澜,张倒也罢了,可钱当时就是中国人的科学偶像,连钱都认可特异功能,普通人还有什么理由不信?

80-84 年的时候,对于特异功能,国内大体还用各种各样的生物、物理理论牵强附会,以期得到一个比较能过的去的理论来自圆其说,比如什么返祖现象啊,什么皮肤表层视觉细胞残留之类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但是科学这种东西门槛还是有的,胡说八道很容易被嘲笑,于是另一类理论前来救场了——那便是俺们的国粹——神功!

84 年开始,严新登场,神功大师时代就此正式展开。

84 年后,有人开始借用中国的传说、道教的神话打造新理论去解释特异功能现象,严新就在此时出现,严新的出现解决了三个问题,第一特异功能是可以通过气功练出来的,使用出来的特异功能不伤身而且能力更强,唐雨那些孩子是天生的功能,用之伤身!第二练习气功能解决几乎所有问题。第三气功之所以神奇是因为“气”,气就是某种神奇的能量,在体内可以强身健体,放之于体外则能完成种种神奇!按照严新的理论,气需要练习气功达到一定层次才会有用,等你能使用这神奇的能量的时候,你就有一定功夫了,我记得大概就死在严新这里,气功的各种特异和天生的特异功能被统一称作“功能”,而气功师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有功能,简称”功“

严新是所谓“带功报告”的的创始人。

带功报告是什么?严新在台上讲气功,讲各种神奇的事情,然后号称是发功的,下面的听众由于处于气功师的功的笼罩下,所以会得到各种好处!有病治病没病强身,甚至还能开发出各种特异功能什么的,反正是怎么神奇怎么来。

严新开创了这个大师时代,严新知乎,各种大师层出不穷,大师的功能也越来越强,当然信徒的花费也越来越大。

各种大师玩弄的不过就是粗浅的魔术、简陋的心理学把戏而已,目的几本就只有骗钱一个!

看看大师们是如何玩弄普通人的

如果说气功大师们骗人是江湖骗子止不住的冲动

大潮兴起以后,各种媒体跟风,而一些不要脸的文人也来了

代表人物:

纪一,张宏堡的御用作家 代表作《大气功师出山》,后来自创大佛功,又搞什么环境医学、健康排毒什么的,看到没,这健康排毒的源头在这里。结局:监狱。

柯云路,比纪一高端的多,《大气功师》是代表作,其后还有一系列的气功类书籍,凭着自己前期的名声,几乎一举统一气功界。柯老师重新发明了神功,从理论上论证了神功一统天下的必然性,论证了神功存在的合理性,叙述了神功的存在方式和发展前途,并给出了品质保证。

柯老师一出马,神州立刻成为神功的天下。

这时候的江湖是这样的,如果那个大师柯老师没点头认可过,这个大师几乎就没有什么钱途。一旦柯老师点头认可过,这位大师可以说立马身价百倍,日进斗金。

日月如梭,时间一转就到了 90 年。

这一年司马南出现了。

如果说 80 年代是大师的年代或者说是柯老师的时代,那么 90 年代就是司马南的年代。

于光远、何祚庥算个屁,反了这么多年伪科学一点效果都没有。

司马南出马,天下廓清。

当然这也花了将近 10 时间。

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司马南就是通过现场砸场子、出书、做假带功报告以及假特异功能表演等方式把神功大师们破的体无完肤。

大约 90 年的时候,我还被柯老师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觉得这个世界好神奇。结果司马南出来了,虽然司马比张洪林等人出道的晚,但是效果显著啊。

司马南的《神功内幕》是我在大一的时候拜读的,诸君知道是什么感觉吗?黑夜中的明灯,拨开迷雾的大手,简简单单的事实,简简单单的道理,只要你心里还有一丝反省的力量你就能被司马的书籍打动进而反省自己过去在思想上陷入的误区。和以前大师们云里雾里没个准信的文字相比,司马南的文字摆事实、讲道理,犹如山泉清洗了我被蒙蔽的心灵。

补充一个事实吧,在我走出这段迷雾以后,大学里隔壁宿舍的家伙练上了轮子,隔壁系比我大一届的系花在收到研究生入学通知后疯掉——中华养生益智功的杰作.....

事实上神功风潮结束于江 core 收拾轮子,但如果没有司马南,这个进程还会后延。

张洪林、司马南、李力研

正是有了他们,盘旋在中国人头顶的那股蒙昧的云雾才被驱散,肆虐了十多年的神功才被迫退出历史舞台。

然后网络出现了。

作为最早在网上的那批人,我看着司马南的言论一点一点的五毛和离谱,看着司马南一点一点慢慢变成笑话,我只有一声叹息。

P.S:神功大师潮被破后,柯老师全身而退继续当他的作家,还出过好几本畅销小说。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你可能想不到,中风几乎也是中国的特色疾病之一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