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日本建筑师在建筑界诺贝尔奖上的两连庄,遭到了很多吐槽

图片:Forgemind ArchiMedia / CC BY

如何评价日本建筑师坂茂获得 2014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铭蔚,生态建筑批尺地

直到去年普奖公布之前,伊东丰雄好像一直很忙:到很多地方讲学,正襟危坐地参加 MAD 那个尴尬的疯狂晚宴,联系 GSD 到日本来做联合作业。与此同时,大家都在说他在翘首企盼台中大都会歌剧院的早日完工。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相较于作为徒弟反而先拿到普利茨克的妹岛和世,好事的人总会揣测伊东师父心中的急切。

于是,他的这些媒体和学术上的积极露面“很可以”解读成他在提醒业界自己名字在普奖名单上的空缺。甚至于他推动的 311 灾后重建也“很可以”说成是“另有所图”。

再后来,伊东果然得奖了,留下霍尔茕茕孑立;再然后,今年坂茂让日本连庄了,还是剩下霍尔在那里形影相吊。

接下来是照例每次评奖后得奖人被业界拿出来或捧或摔的一通评价。就像研究福彩双色球一样,接连两个大奖的一个共性被“提炼”出来——继伊东多年陪跑完成灾后重建案后就“马上”得奖之后,坂茂也是一个标记着人道主义的建筑师。

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

“Does this mean that those who aspire to win the Pritzker - or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cs - have to add humanitarian charity work into the mix?”
——Patrik Schumacher

“是不是说那些想得普利茨克奖,或者诺贝尔物理学家奖的人就得在自己的东西里混上点人道主义关怀呢?”

这是 Zaha 的合伙人在 facebook 上的吐槽。而这其实是接着他稍早时间的一条更为委婉点的腹诽的爆发。Schumacher 一开始只是这么说(翻译如下):

“普利茨克的评审团在宣布得奖者时提的都是坂茂的人道主义项目”

我衷心祝贺坂茂……喜欢他的作品,尤其是蓬皮杜新馆……但是,我有点担心普奖,这个久负盛名的业界奖项,的评定标准被引导到政治正确性的方向上去……我更希望看到是有利于解决和促进城市发展和重整的建筑创新,这带动学科的进步,才是评审时看重的东西……我担心评审标准移向了政治正确从而像蓝天组的 Wolf Prix 或者 Peter Eisenman 这样打破常规的人就无法脱颖而出……

Schumacher 并没有提自己的合伙人的名字,也没有提自己搞的参数化,在不耐烦的给出最先的那个反问时还颇有技巧地把建筑学和诺贝尔的——不,说文学奖,化学奖还太容易招人把柄——物理学奖并列在一起来表达对普奖评审关注方向的担忧。无外乎有这么一句潜台词:我在弄得东西才是对的。而这句潜台词又很捉急的和自己正派的表述有矛盾的地方——自己提到的打破常规的脱颖而出为什么就不能是坂茂这样的呢?就因为人道主义的光环太过耀眼了吗?

从三个方面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普奖并没有变为公民建筑奖,坂茂的人道主义项目的 title 也不会倒过来成为评选时刻意规避的一条。我很喜欢坂茂在某一事情上的“骄傲”,那就是在 TED 的讲座上他提到自己在节能环保这样的概念被炒作前就在致力研究用纸做建筑了,那么这至少证明他本人的出发点并非是字面上的人道主义或者生态环保意识。从他的作品中,你会看到他不断地针对纸这个材料的探索,和以这个材料为建构元素时带来的建筑形体上与传统建材的区别。进而的,衍生成他自己的建筑逻辑。接近三十年的努力,以及可以说是为了充分发挥这套逻辑的优势(临时性,预置,轻巧等等)而与人道主义项目的结合,甚至经由这些项目表现出的对这套逻辑的验证都让他拥有值得被尊重的资本。

1995 年神户地震后的纸教堂

2001 年印度古吉拉特地震后的利用瓦砾为地基,竹杆为屋顶的纸质安置房

2013 年新西兰水患后的教堂

普利兹克奖章上刻着坚固、适用、美观三个词代表对优秀建筑的期许。当自然灾害后原有人居环境被破坏,坂茂的努力可以尽可能地实现第一批贯彻这些词的建筑。难道这不是对优秀的诠释?

第二,若有所谓的政治正确,并非坏事。在 Patrik Schumacher 吐槽了坂茂得奖一事后,Conrad Newel 画了这样一幅漫画作为对 Schumacher 的回应。仿效 Schumacher 的话语,英国佬反唇相讥了 Zaha 设计——说普奖不该由政治正确性引导,难道该向 Zaha 这样去庆祝政治不正确吗?那么给甲方来点(敏感词)和(敏感词)咯?

这实际上击中了 Schumacher 的痛处。之所以 Schumacher 会提出这样一番言论很大程度也许就是因为他的矛盾和惧怕:自己关注的东西(比如参数化)应该被视为前沿和标杆性的东西,这在大局上来讲这并没有错,但是当他看到非自己领域的观念被测重时,却难以遏制地想去否定,用的理由还冠冕堂皇。这实在是在捍卫自己的权益而不得不去“相轻”。何苦来哉为自己的队友引来新一轮的麻烦。在广州歌剧院外立面崩坏之后,在 soho 项目山寨之后,在东京奥运主会场被日本建筑师群殴之后,在卡塔尔世界杯主会场施工事故之后,他们大可以像对这些事情一样不置一词。当好土豪的好朋友。但这样站出来振聋发聩的表达忧患意识,会让自己在干的事情反而先站不住脚。

Zaha 在澳门的“梦幻酒店”

第三,普奖没有变,只是评奖就是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Schumacher 的担心类似揪着丝质手卷蹙着眉头,这种担忧更多的也许是担心自己。而所谓普奖的趋势或者倚重上的猜疑也更多的是让自己云里雾里。我们向来关心”未来方向“这种问题,但是个人的渺小这一前提又让这种讨论很徒劳,想到武己去射天也得担待着点暴毙的风险,想当 Mr.南郭来吹竽也得关心领导身体不是。

如此,与其抱着买定离手的心思一面像十字军卫道一样悍然前行又一面惦记着往自家门口的牌坊底下多撒几把黄豆,不如看开。伊东得奖被人指摘是不是地震重建这事加了印象分,我倒觉得反倒是仙台媒体中心在地震中的表现更有说服力。王澍得奖后豆瓣上有帖子说呼吁撤消他的荣誉,站的立场也是质疑他的房子号称哼着中国风但在真实生活中却又落得个荒腔走板。得奖不得奖不是结果,潮流不潮流不是定性。很悲催地,关于房子的事百千年来我们还没有搞明白,材料,技术,需求等等的变化,让这个学习曲线更加飘忽。于是,多多尝试,不同的尝试,各种的尝试也许才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方法。

但是,这并不是在说做什么都没有对错。像发条橙子结尾一样一群衣着得体的绅士淑女鼓掌颔首着看男主角去施暴不是在鼓励多样性——尝试还应该伴随不断的验证。参数化表现得像结绳艺术可不是什么”带动学科的进步“,但是近年来参数化连同对材料以及跨学科的合作才是振奋人心的发展;王澍得奖也实打实的让更多的甲方和设计师愿意去思索民族性的东西,这便是他抢先出头带来的好处。同理,对坂茂的联排厕纸筒嗤之以鼻也可以往后稍微缓缓,如果这样的建筑被更多的看见,仿效和思考,我们才没有又失去一种可能性。

这样,奖才有意义。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日本年轻人怎么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