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知天下 · 伊朗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汪静姝

有哪些旅行地你去过之后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更加完整了?

汪静姝,搬动花岗石的勇气和力量

伊朗,连续去了两次。

如果要说到被完整了什么世界观,其实也并没有。伊朗只是以非常激烈的方式强化了一句老话——“眼见为实”。

我知道大多数人都觉得会看到这个(拍摄于:德黑兰市前美国驻伊朗大使馆)

或者是这个(拍摄于:Mosque Masumeh in Qom 库姆市马苏麦大清真寺)

但是

这个国家没有恐怖分子或极端分子出现在我眼前,熟人见面时会行吻脸礼“左,右,左”,陌生人目光相对时也会按“国际惯例”彼此微笑致意;

这个国家的孩子和女性有些美到让人窒息,由于种族众多可以见到各种各样惊人的美貌;

这个国家的人热情得有一些过头,会在马路上跟游客搭讪然后邀你回家吃饭聊天;

这个国家的教育水平不低,问路遇到英文流利,谈吐风趣本地人的频率非常高;

这个国家的人大大咧咧到有点粗糙,多窄的巷子都敢把车往里开,随随便便就把最古老的的两河文物埃及文物堆在博物馆的地上,又年复一年生产着全世界最精致繁复的地毯;

拥有以上这些特质的国家,无论放在哪里都能算得上不错甚至饶有趣味。

而以下这些,我只是记述,无法不偏不倚做出评价的原因是这让我一直非常感触:

在这个国家的圣城 Qom,一位神学院的高级教职人员对我们说

Kids,you should believe in the truth.

so,what is the truth?

fact.fact is the truth,find it and rely on it.

2013 年首次前往伊朗游记:波斯帝国:孤独与荣耀

(第一次去伊朗几乎是被迫,赌气未带相机以致手机拍照质量比较有限,披头散发捶胸顿足地后悔)

第二次前往伊朗游记因为工作关系忙到屁股冒烟所以木有写>.<

伊朗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Felania Liu,游戏研究者+游戏化设计师;TEDx演讲人;全平台制霸玩家;万能事务所幕后黑手

刚从伊朗回来,就从我的经历谈谈吧。

我去伊朗之前,读了《我在伊朗长大》和佩瑜的伊朗旅行手绘书,这两本书都是从女性视角写的,读后也都让人有点心里戚戚然,总觉得去伊朗是拿自己的人生冒一次险。现在平安返来,我得说,去伊朗确实是一次冒险,但是,不是拿自己的人生安全冒险,而是一次冲破头脑中被媒体附加的刻板印象、遭遇异文化与反省自己文化的心灵冒险。

伊朗是一个在当今世界上受到很多误解的国家。当周围的人听说我要去伊朗的时候,他们为伊朗贴上的标签有:邪恶轴心国、女性受虐地区、战争狂、宗教极端分子集散地...等等。

但是真正在伊朗转了一圈之后,我发现上面的标签也许适用于伊朗的媒体形象,却不适用于属于伊朗人的日常生活的伊朗。我会给伊朗贴的标签是:到今天都很有文化,斑斓多彩的波斯文明古国、对旅行者超友好的热情人民、得天独厚的自然人文环境造就的“奶与蜜”之地、适合生活的地方。

一条一条说。我在伊朗涉足的地方是设拉子(Shiraz)、德黑兰(Tehran)和伊斯法罕(Esfahan)。地方不多,但是很有代表性,古波斯和现代伊朗的风采都看到了。设拉子的蓝色清真寺和镜宫、伊斯法罕的世界第二大广场、德黑兰的 Golestan Palace 都是色彩斑斓的地方,建筑的颜色既鲜亮又和谐,瓷砖、彩窗和碎镜片在阳光、月光、灯光下折射出的光彩令人迷醉。这种丰富的色彩在伊朗的街道也能体现出来:出城的高速路边放置着黄色的反光灯和蓝色的小灯,从远处看来就像浮在黑暗里的光之河;Bazaar 橱窗里玻璃制品、银制品、细密画制品、珐琅碟子、波斯地毯、黑袍下穿的斑斓衣饰、多彩的香料等等更是汇聚成鲜亮的色彩洪流。在伊朗,无论是白天黑夜,无论身在何处,你的眼睛和相机都是不寂寞的。

然而这种色彩又不只是表面的颜色丰富,波斯文化本身就是一种多彩斑斓的文化。从历史上来说,希腊人曾来过,蒙古人曾来过,阿拉伯人曾来过;波斯帝国曾经横跨欧亚非三个大陆,朝贡者从埃塞俄比亚到地中海,从俄罗斯直到小亚;从曾出现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的人种和肤色来说,这里绝对算得上 COLORFUL;看一眼波斯波利斯的宫殿墙上的朝贡者队伍,你会发现一个不言自明的事实:这些不同背景的人种带来了文化的交汇,造就了颜色和内涵一样丰富的波斯文明。

波斯文明的多彩,又体现在波斯人对花园和诗歌的偏爱。我们在设拉子住的是伊朗的传统民宿:有个小小的庭园,里面有蓝色的水池、铺着红色花纹毯子的波斯座塌、绿色的柑橘树,还养着褐色的夜莺,这一切都被有着五彩落地玻璃窗的米黄色房屋包围起来。后来,在设拉子的历史博物馆和伊斯法罕,我们看到了规模更大、更美丽的波斯花园,不过和上面民宿的要素是一样的:花园中绝不只有成荫绿树,树上一定会结着其他颜色的累累果实;园中必定有蓝色的喷泉;园中的建筑一定是浅色的,米黄色居多,间以蓝色的花样,有些有钱的人家还会在房屋上方加上镜宫的设计;花园的气氛一定是安详和谐的,但绝不是寂静的 -- 如果没有鸟叫声就会有人语声,都没有的话,就会有人拿喇叭放 Hafez 的诗或者念经的声音。一言以蔽之,伊朗人爱花园,不仅因为花园符合他们的审美需求,更因为花园可以满足他们的社交需求 -- 而这就前进到伊朗人对诗歌的爱。

在伊朗时,文化上对我冲击最大的,是诗人 Hafez 在波斯文明中的地位。按照 LP 的建议,我们在傍晚去了 Hafez 之墓。尽管夜幕低垂,但是墓园 -- 实际上也是个花园,Hafez 的棺椁并非缩在园区安静的角落,而是大大方方地放在园区中心汇聚着各种彩色灯光的亭子中 -- 还是很热闹。当地人一批一批地来到 Hafez 墓前,虔诚地祈祷并触摸诗人的白色大理石棺椁;而 Hafez 诗歌最有名的吟唱者唱诗的录音就在园区里一遍又一遍回放。园区门口还有人手里捧着鹦鹉和一个装满彩色纸片的小盒子给人算命;每一片纸上写的都是 Hafez 的诗,鹦鹉叼出给你的那句诗就是你得到的箴言。当地朋友告诉我,当他们准备考试,或是为了恋爱寻求建议的时候,都会去问 Hafez。他在波斯文化中的地位,也许就相当于孔子在我们文化中的地位 -- 然而孔子是教育家和政治家,Hafez,用我们文化的观念来说,不过是个诗人。他所写的诗,主要是有关爱情、葡萄酒和夜莺;他所感慨的,主要是人生。Hafez 并没有在诗里讲修身齐家平天下的道理,他所关心的,似乎只是享受生活,愉快地活下去。然而波斯人挚爱他;在伊朗,他的书是除了古兰经以外每家每户必备的书。甚至就在一个卖腌菜的小店,当我拿出当地朋友送我的 Hafez 诗集时,店主都摘下手上的绿玉戒指,划开书中的一页,念出其中一行,与我对诗。

这种对诗人的厚爱,使得波斯文明闪烁着美和闲适的光彩。伊斯法罕广场被称作“半个世界”,是世界第二大广场。然而,和第一大广场 -- 我们的天安门广场 -- 不同,伊斯法罕的广场从设计上来说,就是一个欢迎人们消磨时间的地方,而不是政治的象征。广场的被 Bazaar 包围出外圈,由蓝色清真寺领头;广场中央是一座花团锦簇的波斯庭园,步道用小灯标出,喷泉在灯光下闪着七彩的光芒。诚然,这座广场在规模上远不能与我们的广场相比,也远没有天安门那种蓬勃大气的感觉;但是,作为个人来说,我却更愿意在这个广场逛逛,坐下来歇歇,吃点 Bazaar 卖的小零食,欣赏清真寺穹顶和砖瓦在不同光线下的风采,听听清真寺传出的唱诗声和钟声,再和周围漫步闲逛的伊朗人聊聊天。

说到聊天,就涉及到我说的第二点,即热情的伊朗人。LP 上说,假如你喜欢充满意外,令你吃惊的旅行,就去伊朗 -- 而在那里,会最令你吃惊也给你留下最美好印象的,就是伊朗人。确实如此。作为一个不懂波斯文,只能勉强辨认波斯数字的人,呆在伊朗这种地方,我本应觉得孤独无助、举目无亲。但是我并没有。在设拉子的街道上,Mohammad 夫妇主动向想进清真寺参观的素不相识的我们伸出援手,又开车带我们转了设拉子的所有景点直到日暮,还慷慨地送了我一本 Hafez 诗集;在德黑兰,当我迷路、语言不通地向路人打着手势的时候,Heider amar 先生从旁路过,不仅将我护送到目的地,更同意我坐地铁以考察民情的要求,还主动提出次日带我游览德黑兰城市。我更无法忘怀,当我走进清真寺的时候,当我进入地铁女性专用车厢的时候,那些黑袍和头巾下友好的笑脸和温暖的善意:我首次进入镜宫时,两个十几岁大的小姑娘主动跑来用英语问我有没有问题,她们愿意解答;在伊斯法罕的清真寺,一位不会讲英文的大婶怜悯地看着被雨淋湿的我,送上一碗热乎乎的当地甜点,笑着做手势让我喝下去...从古迹和花园的景观,我被伊朗之美震撼;但是,是这些伊朗人,使我的旅行有好故事,使这次冒险闪烁着人性的光辉,使伊朗对于我成为一片温暖的土地。

提到伊朗人,就不能不提伊朗女性。这里的女性地位,从各种意义来说,都是特别的。由于伊斯兰教的要求,在当地的几乎所有时间,我都和当地女性一样,带着遮住头发的头巾,穿着直到脚踝的黑袍,在进清真寺的时候,还必须披上像床单一样巨大的 Hejab;而在伊朗遇到的男性旅行者和伊朗当地的男性,无论去什么地方,只要穿戴他们习惯的衣服就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平等和不方便确实是存在的;这里也许不会是女权主义者的乐土。但是,就我在这里的了解来看,这里的女性也绝不是男性的私有财产。女性在伊朗的各行各业都活跃地工作着,是不是同工同酬我不很清楚,但至少是机会均等,也有政府的社会保障;即使是婚后,如果她们愿意出来工作,她们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 -- 伊朗大叔 Heider 说,“结果这些女人喜欢工作胜过喜欢呆在家里!”--。黑袍黑头巾乍一看好像会剥夺美的权利,塑造出死气沉沉的女性形象;但实际上,我在伊朗看到的女性头巾是各式各样的,在清真寺以外的地方,年轻的女生也很少穿黑袍;在过臀的大衣或袍子底下,掩藏的往往是各种美丽的现代服饰,有些甚至相当暴露。伊朗女生的化妆术更是一绝,就算头巾遮掩了部分秀发,波斯女性久负盛名的猫眼还是维持了她们装束的魅力,洁白的皮肤和立体的轮廓更是使这里成为美人的国度。

此外,伊朗人的求知欲和现代程度也与我们所设想的不同。作为世界第二大产油国,这片土地其实相当富饶;这里有无线网点、也有网吧;年轻人翻墙玩 Facebook 和 Twitter;就算不用 MSN, 他们也用 Yahoo Talk 来通讯聊天;大街小巷都贴着三星手机和 SONY 的广告(不过他们主要用的还是诺基亚,拍照手机还没普及开来);车站的书摊上满是托福、雅思类书籍,以及英文 - 波斯文词典;我所遇到的不少伊朗人还表达了对学习中文的兴趣,因为“Qin and Iran are good friends” (伊朗人管中国叫 Qin,估计是最早了解中国就是从秦朝开始)。 我所遇到的伊朗人都很有兴趣多了解外面的世界,多了解中国。作为多彩文明的传承者,他们了解自己是谁,心甘情愿地披着传统的长袍;然而,出于对自己文明的自信,他们并不固步自封,而是对其他文明,和迫于政治状况不能够探索的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并怀抱着开放的心态。

伊朗是一个怎样的国家?这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我读过有关这个国家的历史和现在,有好的有坏的;当我真正去往那片土地的时候,我发现真相是完全不同的。我以为我会惧怕,我以为去那里是一次冒险;结果,我在伊朗收获的是善意和爱,以及对自身文明的深深反思。伊朗是一个会改变你的地方,真正在那里呆过之后,你会懂得什么是文化的自信,以及什么是历史的宽容与开放。

波斯王子,语言爱好者、公务猿、宅男、麦霸

一、现行体制下的伊朗是个宗教社会,也就是说宗教成为统治阶级最高的意志体现,一切社会伦理、思想哲学、法律规范、政治体制等的根源都是伊斯兰教的思想(虽然也糅合进了其他思想,但核心不变)。当然,位于东西方十字路口的伊朗自古以来就是宗教思想繁盛的地方,琐罗亚斯德教(在中国被称为“祆教”,也叫拜火教)、摩尼教(传到中国成为了具有地方特色的“明教”)、景教(基督教聂斯脱利派)、伊斯兰教(什叶派为主)到巴哈伊教都曾经或正在伊朗流行、传播。世俗社会始终处于宗教的影响下,很多的风俗习惯、文化现象都来源于宗教教义。自从 1979 年伊斯兰革命爆发,教士集团掌握政权后建立了伊斯兰政府,要求以严格的伊斯兰教教义为准则,来规范社会的方方面面。所以会有外界看得到的妇女外出包头巾(但从不规定要遮脸)、清真寺集体做礼拜、对罪犯施行鞭刑 / 绞刑等严酷刑罚等等感觉上比较不现代的现象。而外界不容易看到的如男女地位的不平等体现在法庭、出入境、社会管理等方面,少数民族的地位等等,处处可见宗教的影响。

二、社会生活中,似乎存在一种二元的现象,即统治阶级的意志与民众的向往在一定程度上有所背离。比如在对西方国家和文明的立场上,改革派的支持者们往往崇尚主动接受将之与传统相融合,而保守派则视为洪水猛兽,坚决抵制。其实西方的影响自从十九世纪以来始终不断,在巴列维王朝时期更是达到了顶峰,世俗生活中的西化随处可见,从衣着打扮、流行文化、生活习惯方面都有向西方学习的趋势,当然,经济危机、信仰矛盾等源起资本主义的问题也随之而来。终于,经过一场颠覆性的革命又回到了传统占主导地位的社会。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革命后经过了三十多年,西方的影响再次潜移默化地对伊朗社会产生冲击。随着网络的普及,伊朗人接触外界的方式也多种多样(尽管管制比较严格)。

三、文化的传承方面,伊朗保持得不错。作为一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的古国,伊朗有着灿烂的历史文明和积淀深厚的文化底蕴。特别是在哲学、文学、音乐、美术、手工艺等方面,是伊斯兰世界杰出的代表。撇开宗教不谈,伊朗人的生活中处处体现出传统文化的影响,如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中世纪著名诗人哈菲兹的诗集(据说是除了《古兰经》外,在伊朗保有量最大的出版物);几乎所有家庭都有手工织造的波斯地毯,其用料纯正、工艺精美;每年的节日都有传统习俗——如诺鲁孜节(每年的阳历 3 月 21 日)要布置“七鲜桌”、诺鲁兹前的最后一个周三要燃放烟花、诺鲁兹节后十三天全家出门踏青等;波斯传统文学特别是诗歌极其发达,也为伊朗人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语言素材……当然,新兴的文化内容也进入到伊朗人的生活中,西方的思想、流行音乐、饮食文化等等,特别为年轻人所青睐。但迫于统领社会的核心宗教意识的压力,很多活动都转入地下而不登官方台面,有条件的话可以看一些新锐导演拍的影片来感受这一点。

四、跟伊朗人打交道。波斯民族热情好客,初一见面的人可能会对其待人接物有这样的感受,这在伊朗是到处可见的。纯朋友关系可以处得非常融洽,不过,当与对方有了利益关系甚至冲突的时候,伊朗人的精明乃至过于精明或许会让这种印象大打折扣。跟伊朗做生意的人都对这种民族性的特点头疼不已,以至于厌恶对方的所作所为。作为几千年以来的商业民族,伊朗人在做买卖的方面确实有其不太受欢迎的特点,这也是长期养成的。

五、国家现状形势比较严峻。内忧:经济增长比较有限,对自然资源的开发依赖度比较高,特别是石油贸易占国民经济主导地位;伊朗的人均 GDP 大概是 4000 多美元,而贫富差距正在不断加大中,所以在总统选举中会有大量中下平民支持偏保守派苦出身的内贾德,而中产阶级很多拥护希望与西方改善关系的改革派,产生矛盾。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冲突使得伊朗国内局势处于一种尚属稳定但微妙的境地;外患:外交上伊朗始终采取与美国、以色列等国家对立的态度,近来又与英国、沙特等国家交恶,而与朝鲜、委内瑞拉等传统反美的国家眉来眼去,虽然得到了俄罗斯、兲朝的撑腰,但始终面临巨大的压力。地缘政治角度,伊朗位于中东要冲,扼波斯湾出口霍尔木兹海峡,对整个中东地区的战略影响力巨大;从宗教上来说,它又是最大的什叶派国家,与周边逊尼派主导的国家(主要是阿拉伯国家)关系微妙。

六、外界对伊朗的态度。在部分对立国家妖魔化的作用下,伊朗自从伊斯兰革命后就没有脱离“集权国家”或者“专制国家”的印象,被扣上“邪恶轴心”的帽子再也没有脱掉。而核问题、对伊拉克、阿富汗的影响等方面,又加深了外界对其的不信任和怀疑。这里面有双方面的原因,而新闻宣传上给人的感觉,似乎该国社会充满不安定的因素。就伊朗国内来说,除了大选期间的派别冲突和游行骚乱,可能属于近几年中东地区比较平稳的地方,尽管经济不一定景气,人们生活压力没有减小。

先讲这些吧,希望能消除一些对伊朗的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