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来你的城市 · 北京南城为什么总成为相声里被取笑的地方?

《大师相声》

北京南城到底有什么特点,为什么总是成为相声里被取笑的地方?

笑道人,政治、军事、民粹、成人、体制话题都删完了,同时忽略所有邀请
蟹妖。

北京在清后期民国初年开始有俗谓:“东富西贵南贫北贱”。
又做:“东城富西城阔,崇文穷宣武破”。

明清时期的北京城,通内河漕运,东边外城当时接通州(那会儿叫路县)漕运码头——北边还有通惠河的槽船,走积水潭的北城口。但是康熙年间以后,基本都是到了东半城物资就卸了,就入了内城的京仓。
内城后来留下南新仓、旧太仓、兴平仓、富新仓、禄米仓、海运仓之类的地名,就指的是这方面的事宜。
东半城通王府达官的府邸。于是紧挨着朝阳门内外就成了富商聚集的所在。

中国古代讲究风水,北京多西北风,所以东南就是下风口。
有能耐肯打拼的尽多向上风处折腾。当时的北城范围,过了如今的北三环往北,就大抵归直隶省管辖,不再算的京城地界。于是东内城外扩的富商府邸,主要是正东和东北向。

大宗的粮食等物资,也会有京内走单走零售出的过程。红顶子的商人们若是想就近从东出货,走崇文门再出单走零要力工是最便利的,但出入的就是些不成功人士的居住地了。
而且论居住条件,当年的内城用水尽从玉泉山走,东西内城和北城的水吃的都是活水,只有南城吃的是穷水——打井的水。水质、风水…尽多不如意的地方,也就使得南城的居住者天然一种屌丝气质。尤其聚集了不少耍混犯楞挣命的人,这些底层卖力气的人又和不少小商贩聚集的地方交汇居住。一种是出力工活,扛包倒手的人,一种是小买卖小算计讨生计的人,各有掺杂角斗,无疑更加催促民风彪悍——这其间还涉及到漕运中心从钟鼓楼迁移往南的历史,有兴趣可以阅读朱祖希的《历史上的漕运与北京的商业中心》(http://file.lw23.com/f/fd/fd1/fd19440d-cecb-4c98-8c0c-62b8b352b394.pdf)。

磁器口、菜市口、闹市口之类尽指此类地方。所以,就形成了明显的穷人出铺摆摊,专干下九流活计的局面。小人物众多,于是“东城富,崇文穷”的对比就尤为明显。这场面直到建国后也没有改变。北京市多次规划,也仿佛刻意培养一样的让老南城继承其以往的传统。北边的高校院所,西边的首钢工业基地——独独向南看去,崇文宣武继续老城区小作坊,丰台大营遍眼荒芜。
(更多历史可参看《北京漕运和仓场》、《近年来明清基层社会管理研究的回顾与展望》等书籍文章)。

至于西贵则是众多皇亲贵胄在西城开枝散叶,北贱指的是使唤人、杂役居住的地方。例如当年的晒粪场和玉泉山走水的下人们都是住在北城。肯吃苦肯卖命,是对北城的认知。贱命一条,敢闯敢拼,出关入关的外乡人居多。是当时认知里的北城文化。

由于南城的商贾繁杂,小手艺小买卖人和劳力工人众多,所以在当年的市井文化中是最繁茂不过的。
而之后形成的普遍认知,和这些人群无疑息息相关——南城人嘴损命硬心狠。
所以相声中对荤段子、脏口活之类的吐槽,第一反应就直接说使活的人是“南城的”。这,大概是提问者的感触。
其实这大体类似如今说男人抠门是“上海人”,好吃辣是“四川来的”。
其他还有很多反应方式,都会归类做“南城”的。诸如好勇斗狠,痞气匪气北京穷二爷气,“穷横穷横的”在很多地方就直接被“南城的”替换。

相声起源已不可尽考(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335101),而即便没有相声,南城的市井文化也大大催生了自成一套的依据。耍把式卖艺的,各有各的下路数。例如快板必须跪着唱,没场子的说书艺人不准有凳子只能划地卖锅……
这些底层艺人的做派,也往往会被直接归类做“南城”气质。天桥八大怪的几位,都是从南城这块市井之地滋生出来的代表人物。
穷苦艺人、手艺人、力工、小买卖主,是那些年的南城。
他们的生活习气言谈,就是一股“南城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