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小保方晴子论文造假的问题演变成了一个日本社会问题

Sam / CC BY-SA

怎么看待小保方晴子 STAP 论文造假?STAP 细胞是否存在?

韦嵥,化学

这一个月来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算是日本科学界的大新闻吧。主要问题在于这个事情从一个科学界的讨论演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因此影响巨大。大概分几点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1、小保方晴子关于 STAP 细胞 2 篇的 Nature 论文的问题

这两篇论文引起巨大的争议,主要有这么几点原因:

- 实验方法记载部分涉嫌抄袭,且和原实验方案不同。小保方晴子声称这是由于自己的“疏忽”,自己“的确借鉴了其他的论文方法”,但是具体论文“不记得了”。且试验方法中出现了把 KCl 写成 KC1 这类的低级错误,可能是由于英文 OCR 的错误所致。

- 电泳图像涉嫌拼接篡改。由于 Nature 禁止作者对图像进行人工修改,不管以什么目的都不可以把另一张电泳图上的某个泳道通过缩放和旋转,拼接在另一个电泳图像上。小保方晴子声称自己不知道不可以拼接,并表示只是为了好看,不影响实验结论。但由于图像拼接,会影响实验数据的可信度,这个说法很难站得住脚。

- 细胞免疫实验的图像涉嫌挪用小保方 2011 年发表的博士论文中的图像。由于她在博士论文课题中做的是用机械刺激诱发的细胞改变,引起细胞免疫,而在这里则是酸刺激。两者完全不同,根本不可能得到一模一样的图像——更何况同一个实验的同一个样品都很难得到一模一样的显微镜图。小保方晴子声称自己是从组会 PPT 上拷贝下来的,不是从论文上弄下来的,但关于二者相似性她未作出任何解释。该问题动摇了两篇 Nature 论文的可信基础。

- 小保方晴子给若山照彦提供的“STAP 细胞”被检测出 DNA 含有不应该存在的小鼠种类,因此出现细胞免疫反应是不是由于 STAP 现象引起的,STAP 现象是否存在引起人们怀疑。该问题动摇了两篇 Nature 论文的可信基础。

- 至今未能有第三方实验室重复出小保方的实验。小保方之后虽然公开了实验方法,但其方法和论文记述多有矛盾。此后哈佛大学的合作方 C. Vacanti 教授公开了自己的实验方法,但其方法和小保方的方法多有矛盾。引起人们质疑。无论是小保方组的方法还是 Vacanti 组的方法,尚未有人能重复出结果。也没有可以重复的迹象(例如观测到显著的 Oct4 信号)。

以上几点动摇了科学界对于两篇 Nature 的信心,进而引起了 STAP 细胞是否存在的争议。但这个问题终归是发生在科学界的讨论。

2、STAP 细胞是否存在的问题

由于证明 STAP 细胞存在的 Nature 论文多有纰漏,因此人们质疑 STAP 现象是否存在。目前为止,不能断言 STAP 现象不存在,但由漏洞百出的论文能导出正确结果的可能性十分低下。因此,理研的说法是,将 STAP 现象归为假设,进行实验验证——这种态度本人认为是比较严谨的。但由于科学界对于 STAP 的信心衰减,是否有理研以外的研究小组跟进,个人认为不容乐观。

但这个问题终归是发生在科学界的讨论。

3、小保方晴子的其他学术不端嫌疑及早稻田大学的论文抄袭现象

由于小保方晴子这次的论文十分轰动,日本上下开始掀起一阵人肉小保方的行动。其结果,就是发现小保方晴子的博士论文涉嫌在引文部分一字不差地抄袭美国 NIH 网站介绍且没有引注(即使引注这种抄袭也是不能被允许的),其实验结果图像中有两张图涉嫌抄袭商业公司的网站简介。其 2011 年在 Tissue Part A 上发表的论文和其博士论文中记载的同一图像的解释多有矛盾,被认为是胡乱拼接。该论文还被质疑有违反利益冲突规定的嫌疑。

此外,小保方晴子穿着罩衫(厨房用)做实验的做法也被生物学界广泛质疑,认为她是在作秀。但事实上她承认自己经常如此,做细胞研究的朋友们可以自行评判一下。实验记录也只有 2 本,其声称有四五本,还声称成功了 200 次——前后互相矛盾的说辞让人严重怀疑她的可信度,特别是 200 次成功实验极其可笑:其声称成功率很低,那至少要做上千次实验,一次实验写一页实验记录都不可能只有四五本实验记录(日本一般是 100 页一本大记录),且光从她开始做 STAP 以来不过不到三年,一天完成一整套实验是绝对不可能的(光养老鼠都要好几个星期)。

不但小保方被人肉,其博士论文导师和审查员的实验室也被曝出有多位已经毕业的博士涉嫌抄袭和捏造。进而掀起了日本对于早稻田大学先进理工学研究科的论文的人肉,又被曝出有多位其他实验室的博士涉嫌抄袭。早稻田大学一时被推向风口浪尖,下令彻查自该研究科 2007 建立以来授予博士学位的 280 篇论文。

自此,小保方晴子的问题演变成了一个日本的社会问题。早稻田大学备受质疑的同时,其教育模式、入学选拔方法和对于论文审查的责任等等被广泛批判。事实上,早稻田大学的理工科学术不端风气在日本时有耳闻,学生抄袭上一届学生的作业等等得到教授默许,甚至暗中鼓励这种做法。其博士审查之宽松令人惊讶,作为所谓的日本一流大学,实在是难以想象。

4、理研的行为、管理责任和不良风气

理研在 Nature 论文发表之初,开始大举宣传自己的成果,把小保方供奉为一个神一样的天才奇女子。但曝出问题以后,又急于切割和小保方的关系,两个月内迅速搞出一个调查报告,称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干的。——难道合作者就没有半分关于学术不端的责任么?那还要理研那几位通讯作者做什么?

归根到底,理研的一系列行动都是为了钱。日本正在酝酿将理研和产总研升级为“特殊国立科学技术开发法人”,可以给与非常多的经费支持,并可以开出极高的薪水吸引高水平的科学家。在这个节骨眼上,理研搞出一个大新闻,然后又迅速切割,并不是不可以理解。然而这种行动站不住脚,很多疑问尚未澄清之前迅速切割之后,理研备受日本社会质疑,升级计划也就此泡汤。

此外,小保方晴子事件牵扯出来理研的不良挂名风气和管理体制问题。小保方晴子的论文在发布之前从来没有像其他的研究课题一样在较大的范围内讨论过,许多同研究中心的同僚甚至在论文发表之后才有所耳闻。是谁为什么把她的课题作为绝密研究封闭搞起来,明目张胆违反理研公开讨论的制度,都是大家质疑的问题。论文作者中有好几人事后声称从未看过原稿,也就是挂名作者。事实上理研在内的日本科研机构的挂名现象十分严重,有曾在理研工作过的海外学者公开在 Science 的评论中诟病理研的挂名风气。

5、学术刊物的权威迷信

该论文 2012 年曾投稿 Nature,被拒稿。2014 年发表的时候,上面多出了四位重要的合作者,分别是理研的 Sasai、Niwa,曾在理研工作的 Wakayama,还有哈佛的 Vacanti。前三位都是在干细胞学和免疫学享有盛誉的大学者,发的 CNS 许许多多,Vacanti 也因为 Vacanti Mouse 享有盛名。但就这样一篇漏洞百出的论文,甚至有文字错误的论文被 Nature 发出来,若要和几位署名大牛没有任何关系,恐怕没有人相信。迷信权威的学术刊物在这方面审查的宽松也引起了讨论。

目前该事件还在持续发酵,有变成长期泥沼的准备。理研、小保方、早大深陷其中,恐怕一时半会儿无法得到结论。至于 STAP 细胞有没有……一般人恐怕早就不关注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