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又挤又脏,不宜居的大城市得「瘦身」

faungg's photo / CC BY-ND

撰文 / 谢雪琳
编辑 / 李晓晔、张田小

高企的房价、愈加糟糕的雾霾天气让城市不那么宜居

用城市群的办法来解决过度集聚、过度膨胀的问题

大城市就等于是一个大杂烩、暴力之城、丑陋之城?雅各布在《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中的质疑,对正处于发展中的中国来说,也仍是一个值得思考与警惕的问题。雾霾、沉重的交通与人口压力,让以北京为代表的大城市正面临着城市化的重负。

“污染、过分拥挤,解决这些城市病的出路在哪里?”北京市副市长陈刚在博鳌论坛“人的城镇化”分论坛中提出疑问。

北京拥有古老而久远的历史,近年来承受着越来越重的人口与交通负担,超过两千万的人在这座城市里工作生活,机动车的保有量也超过 500 万辆,高企的房价、愈加糟糕的雾霾天气也让她不那么宜居。

陈刚称为解决城市病问题北京已尽全力。“我们放弃了很多跟首都核心功能不相符、不相关的产业剥离出来,做一个瘦身的机会,很多东西要做到零增长。”他说,比如大力发展绿色快捷轨道交通,对高排量的小汽车进行管控,在四环内要做到无煤化,把所有的运输车辆密闭化等。

“这些都可以看到很详尽的时间表、投入的计划和责任部门,并且层层和责任单位签订责任状,这种决心是相当大的。”陈刚说,除此之外,便是走区域共同发展的道路,用城市群的办法来解决过度集聚、过度膨胀的问题。

“我们对于像北京这样的城市不能简单的说人的自由迁徙、人的自由流动,用这样的口号鼓动大家都往里面冲,结果导致更加严重的环境灾害和社会问题,这不是政府讨好民粹关键的做法。”陈刚说,要把大城市的一部分职能分解到相应区域的小城市,北京对于京津冀的考虑,便是在更广泛的区域里进行功能疏解,使得人们不一定全部进到北京城里面来,但是享受到与北京一样的公共服务和工作机会。

在陈刚看来,交通、互联网等技术的发达,都为城市区域化提供了一个体系,这是一个新的机遇。

这一观点得到了香港地铁 CEO Jay Walder 的认同。“把土地的使用和交通系统整合在一起,这是非常关键的成功元素,这样才能够达成人们所希望的生活质量。”他说,此外城市应该成为城市群,“比如北京、天津、河北成为一个城市群。”

同样的问题,纽约比北京更早面对。纽约市前副市长 Daniel Doctoroff 在论坛上表示,纽约在交通方面也犯了一个错误,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在车辆方面发展太多了,尤其是没有很好的公共交通体系,这方面是很关键的。“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车不要再上路了。”他说。

高房价成为另一个影响纽约成为宜居城市的因素。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纽约,但却有越来越多的困难能够找到相应的住房,尤其是有可以承受的价格。

而纽约市政府所做的,便是与银行、开发商、慈善机构合作,开发一些补贴房。资金方面,纽约市还会用到联邦政府的资金。

在 Daniel Doctoroff 看来,地方政府拥有稳定的财政资金是城市化建设的重要基础。“慢慢会有房产税等等方式,这是非常主要的城市资金的来源,对于美国是这样的。”他说,另外则是如何找到除了银行以外的融资渠道,比如说有市政债券,或者是这种类型的市场能够帮助地方政府更好的融资,为这种类型的住房项目进行融资。

“所有这些都是和财政稳定相关的,中国一定要解决财政稳定这个问题,这样才能够有更好的城镇化过程。”他如此建议。

他的最后一个建议给了北京:“要继续关注相应的方法,使它变得更加利于行人的行走,而且给人们带来更多的活动空间,这一点很难做到。”在他看来,合适的密度能让城市变得更有意思、更生动。

———————————————

本文由彭博商业周刊 App 供稿 

下载  彭博商业周刊 App,时时获取最有价值的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