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古代染料染的衣服,才不是「最炫民族风」呢(多图)

Peter Marquardt / CC BY

古装剧里鲜艳的颜色是真的吗,古代染料可以达到这个水平吗?

蔓玫,《草木集:植物的印象笔记》即将上线。谢谢厚爱:)

来注入一点清新空气:)

多图!!!

首先,「鲜艳的颜色可以达成吗?」——可以。

其实光是阅读古籍,都很容易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从《诗经》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到唐朝人的「红裙妒杀石榴花」,再到《红楼梦》里琳琅满目眼花缭乱的丫鬟小姐们的服装描述,都足以证明古代人基本不缺好颜色的衣服穿。

比如下面这两张图,用的都是古法染色中堪称最主流的方式:草木染。

图片来源:

http://maripomich.exblog.jp/15106852

Natural Days 草木染 (摘自《Little thing 恋物志》八月刊)

然后,「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们目前一般认为,在人类社会形成的初期,衣服染色的来源主要是矿石。但因为大部分矿石都还处于「颜料」而非「染料」的状态,着色度不够牢固,色系的丰富程度有限,色彩的纯粹度也难以保证,所以,我们聪明的祖先很快把目光转移到另一类容易取得、容易提取有色有机物的东西上。

那就是植物。即我们今日所说的「草木染」。

(西方社会不了解,资料亦有限。这里只谈中国为主的东亚社会。)

1. 天然矿物

「颜料」与「染料」的区别,在于其溶解、着色方式的不同。颜料一般不与溶剂(如水、油、酒精等)相溶,只是以物理方式均匀分散其中;而染料,则是可直接溶解于溶剂中,真正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了你应该看出来染衣服的时候,谁比较好用了。

从这个角度而言,染料多为有色的有机物,而有色的无机物(如矿石),以及部分不溶、难溶于水的有色有机物,就只能算是颜料了。

可用于染色的矿物并不少;但因为上述原因,矿物颜料想要达到较好的染色效果,对于矿物的质量和染色技巧都会有较高要求。

在《考工记·钟氏》中曾经记述用丹涂染羽毛,丹就是朱砂。在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出土的麻布以及刺绣印痕上,都有用丹涂染的痕迹。由于朱砂颜色红赤纯正,经久不褪,一直到西汉,仍旧用它作为涂染贵重衣料的颜料。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中出土的朱红菱纹罗绵袍上的朱红色,经 X 射线衍射分析,它的谱图就和六方晶体的红色硫化汞相同。朱砂或赭石颜料施染以前,都要经过研磨,并且加胶液调制成浆状,才可以用工具涂到织物表面。从上面说的出土纺织品的分析,可以看出当时的颜料研磨已经相当精细,涂染技术十分精良。除染红色的朱砂、赭石外,其他的天然矿物颜料有染白的绢云母,染黄的石黄,染绿的石绿等。

以上引自:转:中国古代用什么染衣服

——文中所提到的「朱红菱纹罗曲裾式丝绵袍,度娘如下图。很鲜艳有木有。

2. 草木染(植物染料)

叮~重头戏来了。

提及古代的草木染,有几处文字资料常会连带着一同出现。

掌染草,掌以春秋敛染草之物,以权量受之,以待时而颁之。——《周礼·地官司徒第二》

(就是有专门的公务员来负责收集植物染料了)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终朝采蓝,不盈一襜,五日为期,六日不詹。 ——《诗经·采绿》

(绿即荩草,蓝即蓝草。两者皆为染料。)

千亩卮茜,……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史记》

(卮即栀子,茜即茜草。同为先秦两汉时代的重要染料。这话的节奏就是要想富,种染料。)

值此,我们已经可以看出,植物染料早在夏商周时代,即已形成规模,普遍使用;至先秦两汉,开发的种类名目就更加多了。至于后来如何在魏晋大力发展,在唐宋登峰造极,这里就不展开谈了。有兴趣的同学可参阅以下。

豆瓣:草木染的历史

百度:中国古代的颜色、染色及植物染料

题主比较感兴趣的似乎是染色的来源与艳丽程度。能用的植物材料实在非常多,选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大家一起看看吧~

红色系,茜草。

直至如今,「茜」仍可做「红色」解。《红楼梦》里贾宝玉做《芙蓉女儿诔》,还和黛玉一起斟酌过一个句子:「茜纱窗下,我本无缘」——我多个嘴,当时黛玉住的潇湘馆,用的就是红色的窗纱,并且曹雪芹特特提到是贾母亲赐的上等材料「软烟罗」,红色又名「霞影纱」的。是不是茜草染的倒没说过,但黛玉听了这句,陡然变色,也是情理之中。

茜草之红。不过这个就不能和茜纱窗比了,那个的质地应当十分轻软朦胧。

不过,中国所用的东洋茜草,染得的红色相对偏黄,有土气。所以用到另一种菊科植物,红花

红花染出的红更为纯正浓艳,古人甚至直接称为「真红」。于是在后来的岁月里,被更为广泛地采用,甚至作为女性胭脂的原料。值得一提的是,它作为食物染料,染出来的却是黄色。原理可参见:红花的染色功能

(蔓玫注:这个跟药店里那个「藏红花」不是一个东西的啊,大家明鉴。那个植物实为鸢尾科的番红花,只是入药部分称「藏红花」而已。有趣的是,番红花亦可作为染料,得到的是鲜亮橙色。在古代欧洲多有使用。)

唐朝时风靡一时,连武则天都穿的石榴裙,据说就是以红花、茜草、苏木等,渲染而来的鲜丽大红色。

(也真要感慨下唐朝人的风流。姑娘们个个肌肤丰腴,领口露一大片不说,裙子还这样光艳夺目。想想就觉得霸气侧漏。)

不知道这张图准确否。

黄色系,栀子。

染色的是栀子果,这个我之前在个人专栏里有提到过。如今亦仍有「栀黄」之说,即为栀子果所染的浓郁橙黄色调。

此外,又有槐黄、地黄、黄檗、姜黄、柘黄等。据说柘黄所得的色调为几位隋唐时期的皇帝所喜,于是后来黄袍成为皇帝御用,便有这方面的原因。

(传说中的柘黄龙袍)

绿色的来源,国内多用鼠李科植物,冻绿;此外,据说也有以黄色 + 蓝色原料,得到绿色的。如栀子 + 蓝草。但,一方面中国古代色系里没什么关于绿色的文化,另一方面纯正的绿色貌似也不太好染成,所以大家都用的少。

日本人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回头再查查。

蓝色系,木蓝、蓼蓝、菘蓝(就是板蓝根啦)等等,能提取靛青的,都用的很多。蓝印花布大多来源于此。大概是如今我们最熟悉的一种了。

紫色可用紫草,亦可由红蓝配色而得。日本人喜欢这一套,紫草用的很多。《源氏物语》里,紫姬小时候就被比作紫草:色调高贵,形容可爱,处境卑微。

不过,根据评论区 @远帆@河三 同学的补充讨论,紫草虽然是广泛分布的植物,但在染色过程中需要经过非常繁复、持久的工艺处理,才能得到华丽、纯正、深浓的紫色。我想或许正是因此,「紫」才会一度成为贵族与皇室的御用颜色:比起植物资源的少见(那是造物主的吝啬),浓缩了大量人力成本与时间成本才是更让人感觉到「贵重」的吧。

当然这两者也并不相斥。譬如在西方,紫色就是因为其来源——紫贝的珍稀罕有,也成为地位崇高之人的偏爱。

相关解析可参考:色の万華鏡

——这几种算是比较周正、纯粹、常见的颜色。此外白色可漂白,黑色可用橡实、柿叶、栗壳、莲子壳、乌桕叶等多种。古人有「五色」之说,青赤黄白黑;有了这些,互相调配调配,大部分颜色都不是问题了。

日本博客上收集的一些可染色用的植物原料。包括石榴皮、栀子果等。

台湾书籍中的(部分)草木染色卡比对。

有同学可能注意到了。色卡中标注的颜色,怎么与前面染出来的颜色不一样呢?比如茜草,第一张图是大红,色卡里的,却是粉红。

这就涉及染色工艺的问题了。

出于不同的染色工艺,即使是同一种植物,也可能产生许多不同的染色效果。除了控制染料浓度、染色时间、布料质地之外,亦可在染色过程中加入不同媒介(如石灰、草木灰、明矾、铁锈等),通过其中金属离子反应而改变成色,从而对色调产生影响。该种方式,亦称为「媒染」。

前面提到的几种正色,多半都是要靠媒染剂来激发一下得到的。

(下图为同一种植物染料在不同染色媒介下的不同表现。因不知来源,不好说是什么植物。但石榴皮可达到类似效果,权作参考。)

参考阅读:【图多,慎】各种各样的动植物染料和技法~转载~

3. 其他

还有那么一小撮,种类少,用的也少的染料。比如动物染料。

红色如胭脂虫,紫色如紫贝,等等。

图可能引起部分同学不适,我就不贴了。。。上面果壳的那个链接里有。

好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所以,如果你还以为古法染色仅仅只能是这样的最炫民族风——

或者这样的素面朝天清汤寡淡——

那就未免太片面了。。。

实际上,从视觉的美丽程度与多样性而言,它们绝不逊色今天的工业染色。

(下图,日本某染坊制作的传统草木染布料。)

——又或许这并不是我们自己的错。因为在这个工业染色已经高度发达的年代,媒体在报道和宣传古法染色的时候,都喜欢从这些「朴实自然」「民族特色」的地方下手。特色倒是有了,可是,如此千篇一律,也难免有点一叶障目的感觉。

古法染色当然没有现代的方便快捷,对于操作者的技巧也会有较高的要求。但有什么好处呢? 无非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情怀」吧。

想象一下,你穿在身上的每一件衣服,素雅的鲜艳的,关于它的颜色都能说出些来头:是来自哪一种美丽的植物,哪一种珍稀的矿石;野外邂逅的不起眼的小草,手边吃剩的果皮,最后都能成就衣香鬓影、姹紫嫣红的一部分……人与自然,和谐而亲密至此,怎么看都是很美好的事情。而染制过程中,一遍遍的浸润、锤炼、等待,甚至还有许多不成文的、灵光乍现的构思,在那样生来节奏就很缓慢的日子里,或许也是很有意思的吧。

当然,如今的世界已经很不一样,草木染会逐渐式微,也是强求不得的。不过只要有人还记得,那也就很好了。

P.S. 手法不够纯熟的情况下,许多染料在不同处理、不同个体上,表现出的色调是会有很大波动的。所以本文引用的网图,权为借鉴之用。如果有同学亲手试之,却没能得到自己期望的颜色,那也不用太怀疑什么——权当是个体验好了。

写死我了,贴图码字至此眼已瞎。。。。。。

本文所有配图来源于网络。

篇幅与精力有限。如有不周之处,欢迎高手指正。

拜托要转微信微博的同学至少能注明下作者或出处,不要等到热心网友跑来私信我说又被 XX 营销号盗用了。干预也不是,不干预也不是,做人好难的啊。。。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