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台北有哪些鲜为人知,但很有意思的景点?(多图)

林花仔 / 知乎

林花仔,职业生活家/独立摄影师

整理了一个自己的台北散步地图,适用于有闲情散步且不愿走景点的朋友。

图文原创

[小引]

一直以来台北都是以一种忽远忽近的距离出现在我们的文化想象里。尤其是对于一水之隔的福建人,台北是小时候父辈们提起的谁谁谁家爸爸谋生的都市,是卡拉 ok 房里循环播放的闽南语歌谣,是吴念真剧本里的古早乡情,是偶像电影里岁月流逝的小清新,是从来没有去过但却熟悉无比的地方。

第一次来台北是 2009 年,那时候我还是学生,对一切都感觉新鲜,终日跑这跑那,深怕四个月的时间来不及把台湾看个遍。第二次来台北是 2014 年,下定决心要过来来往往的晃荡生活,心态反而平和了,住在乡味民宿里,缓慢悠闲地在城市里散步。心境的成长和城市的变迁终于刻画出一张日渐清晰的文化地图。

台北也许不如北京大气,不如伦敦古典,不如香港热闹,不如纽约摩登,但却是最有人情味的一座城。城市不大不小,人与人以一种舒服的距离和关系存在。城市建设的细节体现着人文关怀,从地铁的排队线和等红灯的秒数显示可见一斑。车水马龙的转角便是城中村落,静谧安详。美食寄于巷弄,常在步行的范围之内便可得到。

正是因了如此,台北算是全世界最适合散步的城市之一,而唯有一路穿街走巷,才能以最美的节奏,看尽一座城市真正的面貌。私享的台北散步地图和于其中发生的故事都在这篇写给台北的情书图文里。

[永康青田:文艺美食小村落]

东门捷运站 5 号出口沿着信义路二段走两分钟便可拐进永康街。不似夜市那般嬉闹繁华,却也遍布着台北地道的美食小吃。路口的天津葱抓饼永远大排长龙,不远处的府城美食可以吃到地道的台南风味,躲进大隐酒食还真有一种隐于闹市的感觉。时髦的咖啡馆,讲究的茶屋,漂亮的服装店,永康街就是每一条小巷都能找到惊喜的地方。

黄昏时分的青田街,退去了正午的炎热,阳光的浓度正正好,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地面,秋末的蝉鸣和民居巷弄里的轻声细语提示着安宁。日治时期这里曾是台北帝国大学教授的宿舍区,如今绝大多数的建筑已不再保有原有的样貌,只剩下绿荫大道和古木参天提醒着我们岁月的流转。

沿着车水马龙的金山南路走,在二段 203 巷往内一转,风景变幻,一大片的日式宿舍群,仿佛电影里的场景一般。这里有旧名「锦町六条通」,在过去是总督府基层公务员宿舍,不大的空间如今看来却也小巧可爱。曾经这些房子是没有围墙的,仅以七里香作为绿篱,如今则改为红砖墙,别有一番风情。

永康青田,就是这么一块历史和现代交汇的美妙之地,是品味台北的最美散步路线。

[宝藏巖:隐藏在山里的艺文社区]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的佛教山寺以及附近的违章建筑后来会发展成为台北最有活力的艺文社区。

从热闹的汀州路上转个弯,经过五彩斑斓的涂鸦街,就会来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弯弯曲曲的小径,沿途是绿色林荫,古老破败的老宅依山势而建,起起伏伏,错落有致。

宝藏巖最初只有一个尼姑一个庙。1960 年代开始,台湾军方就默许外省人在此定居,到了 1980 年已发展到两百多户,2004 年台北市古迹暨历史建筑审查委员会将宝藏巖定为历史建筑,不过市政府仍坚持所有住户需搬离,并于 2007 年年初完成迁村计划。

虽然人走茶凉,但宝藏巖保留了四十多年前的聚落形态,并摇身一变成了国际艺术村。当初盘踞于山坡上不利于居住的违章建筑,现在却是艺术家们趋之若鹜的热门场所。

2006 年,纽约时报将宝藏巖纳入台北最具特色的景点之一,跟 101 大楼并列。消失的城中村落的复活,正是人们怀旧情怀的延续。

[厦门街牯岭街:台北文学城南旧事]

1895 至 1945 台北都市计划的扩张版图逐渐往城南发展,牯岭街厦门街一带由此兴建了许多官舍。这些早期建筑多为木结构,虽应台北盆地夏日高温湿度高的自然环境改善了建筑工法,仍不敌岁月凋零。

牯岭街 60 巷 81 巷,城南绿带从植物园蔓延至日式宿舍区,枝桠翻过围墙固执地开花结果,长成成片的绿荫。老屋有的改建,有的正在整修,已然看不见当年住过的老教授老学究的身影。只有高墙内色彩鲜艳的铁门和花鸟庭院还时时透露着当年的生活气息。

二十世纪初,那个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为方便沟通往来,文人、编辑与出版社聚集在城南厦门街一带,台北重要的文艺刊物《文学杂志》、《现代文学》都在此诞生。尔雅、洪范也曾在此落脚。诗人余光中曾住在厦门街 113 巷,在《月光曲》一诗中形容:「厦门街的小巷纤细而长,用这样干净的麦管吸月光,凉凉的月光,有点薄荷味的月光」

时过境迁,这里依然是记忆里浪漫的台北文学故乡,老屋老树在夕阳和秋风里说着一段又一段城南旧事。

[大稻埕:淡水河畔老台北]

遇见大稻埕纯属意外,它本不在我的旅行地图之内,但一来我住的旅馆就在这一带,二来,旅店老板大稻埕分店开张,非拉着我去参观,于是,它便成了我的游记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大稻埕位于台北城的西边,是在民生与南京中间的小区块。据久居于此的朋友描述,从清朝末年到日治时期,这一小块地方是台北最为繁华的地方,紧邻着淡水河的地理位置,让它成了台北通商最重要的港口,当时的外商五大行先后来这里设立分公司。可以说,大稻埕是全台湾「洋化」最早的地方,在台北,只要听见这个人出身大稻埕,绝大多数人得反应都是「这人身家底子一定不凡!」

大稻埕曾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永乐町,而其中最有名的老街迪化街则被称为永乐町通。地如其名,这里有繁华商铺如纺织布商,南北货和药店等,还有各色娱乐场所如永乐座戏院、淡水戏馆和江山楼等等。

清早散步大稻埕,卖早餐的小食铺已开始吆喝,老人们就坐在路边吃着米粉汤聊着家长里短。因为商业中心东移而逐渐没落的大稻埕依然散发着怀旧而老派的缓慢风情。

近年台北兴起的老屋新生运动又重新唤起这里的生命力,迪化街上一栋一栋原本颓败的老屋,都变成了艺廊,咖啡馆。新与旧的融合,要遇见真正的老台北,不妨挑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来大稻埕穿街走巷吧。

[艋胛:古早味的旧城物语]

对,就是那部「生猛又华丽的青春动作片」「艋舺」让我一下就注意到这里,虽然后来台湾朋友反复跟我强调其实拍摄地是基隆的庙口夜市,但这里的故事感实在让人很难不驻足停留。

艋舺的舟字边也有一页风土。早年平埔族人以独木舟自淡水河上游载着番薯等农产品来到这里和汉人交易,渐成村落,艋舺一词即是平埔族语「独木舟」Moungar 的译音。像电影里叙述的那样,艋舺是「台北第一街」所在地,不过最终因为排洋排外渐渐式微。或许正因民风保守,今天的艋舺仍保有许多传统佛具店,糕饼店,老旅社,青草巷,一个鲜活的庶民生活博物馆。

晚上在夜市觅食,误入艋舺花街,那是华西街夜市巷子里藏匿的摸乳巷(非鹿港摸乳巷)。海派小姐(大婶)站在窄的只够一人通过的入口接客,见我孤身一人非要拉着我聊天,话题涉及她昨晚遇到的某某客人弄得她有多累和腰肌劳损,匍匐的胸部让人好生害羞。

不论是晨早喝茶晒太阳的老人,还是夜里脂粉味浓郁的小姐,艋舺处处充满着草根味,那更是老台北特有的人情味。

[民生社区:小资情调的理想生活]

据说早些年你若问台北朋友梦想的住宅是在哪儿,他们的回答很可能是民生社区!1960 年代规划,这里是台北最早规划的美式田字形社区,转角即公园,巷道超过六米,宽防火巷,近松山机场,多数地区有楼高限制,周围种满了大树,如今已茂密成林。

这里几乎看不到游客,完全可以顺着玉兰花的香气随意漫走。幼稚园一条街满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随处可见的餐厅和咖啡馆,累了便可坐下休息。街角的公园,有四世同堂的一家人,也有午间坐着乘凉阅读的白领少女。

公寓的楼下开满了各式小店,每一间都带着主人沉沉的生活美学之梦。从门口的花墙,到内里的画框,无一不见用心。所谓的小资,在这就能看到毫不做作的理想范本。

来民生社区就是学习过生活,用心品味每一天。

[结语]

舒国治谈论,人习惯于找寻昔年生活的影子与气味。早年的日子过得愈缓慢深刻,追索于今日之与昔相似的情怀则愈浓。对于从小在小镇长大的我,台北寄托了太多的似曾相识的情愫。它对我而言更像是一座城市村庄,跟少年时家乡的记忆颇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