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个人体验:喝过最好喝的酒是什么

Matt Biddulph / CC BY-SA

喝过最好喝的酒是什么?

镜阳秋,单一麦芽爱好者,最爱爱侣园

一个小时前一直在思索为傍晚的聚会选什么酒,心浮起来,便翻看起试饮笔记凝思安神,从四年前学习葡萄酒至今所饮所尝的有趣的东西杂乱地记在一起,原来自觉甚妙的对酒的理解,此时读来只觉幼稚、天真得可爱。从甫一爱上酒,就迫不及待地试图为“好酒”一词找到自己的定义,其间推翻、重建了无数次始终未成,而今已经不再去琢磨这个事了,至少在现阶段只希望自己可以专注于收集、记录那些未历的、有趣的经验。

我现在的饮酒习惯完全是试饮葡萄酒时保留下来的,比起专心捕捉一支酒达到它最美好的状态的那一刻,我更喜欢关注它从苏醒直到绽放、衰败的整个过程,只有如此这支酒的全部优、缺点才能体现无疑,饮者才能够保持尽量客观的态度。

正因此我对“好酒”的认知才由统一的形态彻底破碎掉了,变成了“好喝”、“最美丽的时刻”、“最喜爱”、“不喜欢、厌恶但的确是绝佳的好酒”等概念。

难以接受的传奇之酒:Lagavulin 1985 年份 21 年陈 重雪莉混桶

被众多酒迷认为是最出色的 Lagavulin 作品,但是在酒吧里喝到时并不欣赏它,硫磺气息及雄厚、澎湃的泥煤冲击力,像乌云般笼罩住了熟透的橙子及红色水果的风味,雪莉风格显得华丽,但终究没有体会到清灵之气,实在无法喜爱。饮酒本是比较个人的爱好,此中也无需分出胜负,并无必要与主流意见相同。

就是单纯地喜欢,与贵贱、情怀无关:Caol Ila 12 年

最平凡的 Islay 风格入门酒,自己第一次主动购买的单一麦芽威士忌,不复杂、易饮度也不高,也非我随时愿意饮的酒,但是在寒冷的季节里偶尔非常开心的时刻,一个人饮它既闲适又清醒,最爱闻香时出现的那一缕穿透了篝火、炼焦厂气息的锐利的柠檬香气。

不喜欢的绝佳单一麦芽威士忌:Port Ellen 1978 年份 22 年陈,Rare Malts 系列

我不喜欢的泥煤气息透过海洋、焦油、炼焦厂的风味演绎,浑厚、极有力量,而我所爱的水果类香气显得薄弱、飘摇,整体的结构、平衡性其实表现得很出色,复杂度也不缺。也许若干年后我会喜欢上这样的风格,但人的认知、理解力必定是随着时间、阅历而变化的,现在我能够接受它、欣赏它但就是没法喜欢它哪怕是一点。

穿透所有遗憾的那瞬间美好:Convalmore 1977 年份 36 年陈,美国、欧洲重填混桶

带有泥煤风味的斯佩塞、关闭的蒸馏厂,带有诸多无法统一、无法一同实现的美好,每一次试饮都留有不同的遗憾。但是在初开瓶时饮下酒液后绽放出万般绚丽的花果清香,化作真实且可爱得让人“酥掉”的桃子、苹果、柠檬、猕猴桃、芒果、青香蕉的芬芳,而后段持续颇长的酒精类香气呈现出氤氲之态,有“留白”之妙。就这一刻已让我满足了,之后数次寻找这样的体验而不得,但并不遗憾,所感即我有。

最美丽、最令人愉悦的作品,可惜(自葡萄酒后)再 / 却无感动:

Brora 35 年陈,2012 版 S.R.(第 11 年度)

饮葡萄酒时曾数次经历香气勾起嗅觉记忆,从而在意识深处呈现由回忆组成的图画,但在单一麦芽威士忌上我再未有获得那些感受,尽管这是一支我现在认为最美好的重泥煤作品,几乎要让我感动。(试饮笔记文后附)

最简单的也很好,有时就是需要它:Glenfiddich 12 年陈

温柔、清晰的新鲜梨子、青苹果和白色小花的香气简单又可爱,就是这样而已。

Brora 35yo,2012 Special Releases,48.1%abv

开瓶后瓶醒 35 天

Appereance:明亮的黄铜色。

Nose:初嗅是清新且芬芳的菠萝、葡萄汁的香气,泥煤气息以大地、泥土之香隐藏在嗅觉背景中,为水果风味的主调香气增加了深度。随后主调香气化出百香果、芒果、梨子、羊羹的特点,而泥煤背景也渐渐舒展成潮湿的岩石、灰砖、树根及一点点腐殖质的香气,其间有香水、精油的芳香闪现。这样的体验持续约十分钟,继而主调香气向黄苹果、芒果、青香蕉的风味趋近,而已发展出海洋、礁石、海藻气息的泥煤背景则愈发变得立体起来。

香气的表现带有微妙的高度复杂性,主调香气变化虽平缓之极,却似平静但终究有潮汐的海水般,在相似风味的气息一层层剥去后、表达出来的依然是同质的主调,同时背景泥煤香气渐渐增强,直至在一瞬间成为了嗅觉体验中片刻的主角 - 展示出海藻、煤烟、篝火的特征。后段体验又回复到热带水果风味的主调之中,而泥煤气息如绕梁余音归于寂静后消散。

Body:中度略微偏强。

Mouth:口感清净、爽脆并具有轻微的气泡感,酒力与甜度竟然抛却可辨“外形”,以不可见的立体感、空间感参与到味觉、口感的体验中来,与矿物质感及微酸构成的骨架,共同支撑起这呈现出惊人的复杂度、精致度和深度的结构。后段微苦,回甘似山泉之清淡,长久。

香气表现出生杏仁、热带水果、干花、海藻和篝火余烬的风味。在试饮过程中有时甚至会产生正在品饮陈年香槟的错觉。哦,对了!蒸馏厂的独有个性 - 那本应当挥之不去的蜡质风味究竟在哪里?

Finish:极内敛、清浅的泥煤风味的余韵却有着极为悠长的延伸感,在尽头留下淡而清晰的海藻、灰尘、篝火余烬之香。

Comments:参与构建香气、口感、味觉、平衡度的每一处细节无不表现得真诚、平和且自然,高度复杂、高度易饮,可是在饮者感受却无内外、亲疏、谦骄之分,充盈的空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