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市面上的东西,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没盘点过的

Yestone.com 版权图片库

在审计过程中,你盘点过最奇葩的资产是什么?最后是如何盘点的?

陈新宇,与人为善

分享一些我亲身经历过,难以盘点的物品:

1. 沙石堆系列:我参与过的都是视同圆锥体(1/3πr^2h),拿皮尺度量圆周和沙堆高度,之后用高中时学的体积公式测算。这个嘛,难度在于主观意愿太强烈,有谁可以摆个真.圆锥体沙堆给我看看??实际中遇见的基本都是不规则体,所以奥迪特就要想尽办法不断地切割成规则体,还要说服客户不要偷懒啊...

2. 高塔水泥罐:和客户一起高空作业,拿着小锤子敲打水泥罐外壁,通过回音判断水泥槽位,但我恐高啊......

3. 所有带硬币的现金盘点:举个例子吧,当时在新加坡的一家公司做现金突击盘点,当天结余的硬币只是 600+ 新加坡元,但有无数角、分单位,客户分成了 10+ 信封装好,我从拆包、整理、盘点,记录,与客户确认,恢复包装,花费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600 块钱。。。最后查出客户有 5 毛钱的漏盘,算是有成就感吧。。。哎,Exit Meeting 时都不好意思了...墙裂建议给审计师配备点币机!

4. 超市系列:还是举个栗子,客户是一家豆腐生产商,当时要求去当地的所有合作超市抽盘豆腐专柜,仅仅只是这个品牌哦,不包括他家。我早上 5 点钟起床,没地铁,打的过去和司机汇合,下午 5 点回到公司。最后一共去了 7 家超市,我只是抽盘,并没有全面盘点。而且超市的冷冻柜对女孩纸的手杀伤很大,连续 2,3 个小时下来,吃不消。一言蔽之,超市盘点是炼狱模式,没有神装就不要挑战了。

5. 白糖的先进先出测试:南亚的一家公司,审计现场要判断客户仓库是否严格按照先进先出法执行。有什么办法?只有去翻查白糖外包装上面类似 bar code 的条码,跟账上和仓库记录进行交叉核对,可是那糖堆足足 4,5 米高,宽度厚度惊人,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而且白糖的存储时间相当长,很多 bar code 因为搬运磨损而缺失了,所以经常千辛万苦地从山堆里把宝贝凿出来,然后喜当爹地发现它没有条码......总之,接到这一测试时,我基本想递信了。

同期进来的同事,有盘过水晶、进过金库、捞过哈根达斯的,可我总是与这些机遇擦肩而过,等到长大了再没机会盘点了,悔恨不已,就只能上知乎来码码字。

PS:经常有新同事问我盘点要不要带电脑,我总是吓唬他们,盘点是要随时为组织奉献生命的,保命要紧还带什么电脑!但有 2 次零下 15 度户外盘点,圆珠笔不能顺利出水,记录不了监盘数量时,我倒是寻思着,那些带电脑盘点的或许也有用武之地的时候吧,自己还是太过狭隘了~~

知乎用户,十年金融业和IPO上市审计经验,兴趣包括中国古代历史、轻音乐、VGM、玄幻小说、电子游戏和接下茬。

盘点这个事儿,对于审计来说,是一个非常普通又极为重要的程序,基本上所有的审计业务都涉及到盘点。所以要想从中选出最奇葩的,其实是件很不准确的事情。因为有可能你觉得十分平常的存货盘点,对别人而言却是十分新奇的。不过前面既然有诸位列举的“有趣”的盘点事项,我不妨也来细说看看。

首先,盘点生物资产,这个可以分三部分来说。

第一部分:资产是可见的,数量是可以计量的,只是盘点的单位与记账单位不同。

这个类别主要包括猪、鸡、牛、马等生物性资产,这些资产你可以明白无误的看到他们,数量你也数的出来,但是你只能数的出来数量。公司在账面上记录的单位往往是重量,而在这之间,不存在一个可以通用的转化公式,让你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你数了多少头猪,就是多少公斤的猪。

所以这个时候就很麻烦,你可以想象得到这样一个场景:饲养员拉着一头头的大肥猪,从你面前的地秤上走过,你抬头看了一眼肥猪 A,看了一眼地秤计量仪器,记录肥猪 A200 斤。是不是一个很无聊的场面呢?说到底,如果你数第一头猪、第二头猪乃至第十头猪的时候,心里也许还有一点点兴奋感,相信我,当你数完 300 头猪的时候,你唯一的想法就是: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群猪呢??

第二部分:资产是可见的,数量是不可计量或者很难计量的。

这个类别主要包括一些海产品,比如虾、鱼、螃蟹等。这部分生物资产你能见到他们,但是你不可能把它们从散养的海里或者河里捞出来,一个个的过称去称重量,然后你笑眯眯的告诉客户:”这次我终于可以确认你的存货是真实的了,只是这些东西可能已经死了,所以你要全额核销或者计提大比例的减值准备“。我想大部分客户的唯一反映就是找你拼命。所以,我们不能采用常规的方式(比如过称)来进行盘点。我们需要借助科学仪器的手段以及外部专家的协助,在我的农业类上市公司造假或者舞弊容易吗?为什么?答案中说了其中的一种,但这不是唯一的。

第三部分:资产由于其储存的方式导致不能直接用观察的方式进行盘点,或者其本身就是不可见的。

这个类别比较特殊,由于储存方式导致不可见的事物,比如说种在地下的笋。有一家生产健康食品的公司,他们的大部分存货就是这种种在地底下的笋。笋这种东西是竹子的幼苗以及地下茎侧苗,播种的时候是企业分给当地的农户在播种的时候种到地里的,你如果想去看,他会告诉你这座山上都是。但是你想具体看每棵竹笋,对不起,就算是最有经验的老农也不肯陪着你满山去挖小小的竹笋。然后,也许你会想,好吧,埋在地底下的我看不见,你挖出来的我总能看到吧?很遗憾,竹笋为了保持竹笋本身的新鲜,通常是在挖出竹笋的 1 天内就要进行简单加工并以真空技术注入密封罐中。你能看到的只是密封罐,然后在密封罐的外面用清楚的标示告诉你这是哪种笋,你根本无法看到实物。哪怕那里面放的是萝卜而不是笋,你没有透视眼这样的超能力也是没辙的。

说到本身不可见的资产,通常都是些危险的家伙。比如做化工企业的时候,毒气资产大多是无色的,在封闭的特制容器内装着。企业的人员会指着容器外面那五光十色的仪表盘对你说:你看,那里面的那东西就是二氯乙烷。你穿着防护服,使劲看着容器里那无色的液体,你知道那是矿泉水还是液态的毒气呢?

对于这种资产,盘点已经成为了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去发现管理层有没有造假的需求和造假的成本。也就是说,我不管你罐子里装的到底是萝卜还是笋,我只看你是不是装萝卜耗费的成本比装笋的还大。

其次,我们来说说那些本身难以计量的产品。

这个前面也有人说起过,比如煤渣堆、比如粮食堆、比如不规则的金属板材、金属圆柱,这个时候高中时代的立体几何和物理学中密度都可以派上用途了,把堆放不规则的煤渣堆或者粮食堆,分割为几个相对规则的立方体、圆柱体或者锥形体,用皮尺量边长,量相似高度的墙的高度,然后就是高中数学了,体积乘密度。多年放下的这回又捡起来了,所以有志于盘点这些资产的同学们,高中数学公式不能忘啊!

再次,资产本身好盘点,也容易计量,只是存放的地点具有危险性。

广大的审计男同学们,到了表现你们英勇气概的时候了。通常到了这种时候,领导们总是会很贴心的不让女同学去,而拍了拍我们这些男审计人员的肩膀说:”你是男子汉,你怕什么啊?“于是,你就杨子荣附体了。不必说需要坐矿车 2 个小时才能下的煤矿矿井,不必说在高度 75 米且站立面积只有 4 个平方米的高台,就算是存放地点在年久失修 300 米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地下防空洞,你也得直接往前冲了!

最后,我们来说一些八卦。

大家往往最喜欢的就是那些价值高的资产盘点,对吧?在中国,黄金矿脉的产权是属于武警系统的,所以你在盘点金条的时候,旁边站的都是扛着冲锋枪、全副武装,恶狠狠的盯着你的武警同志,这个时候,说不清你的兴奋是因为成堆成堆的黄金还是因为旁边的暴力象征。

至于钻石这种东西,没有经过切割且没有强光照射的钻石跟一堆破石头没什么区别,而且人造钻石和天然钻石的区别也不是你一个干审计的外行能够分辨的,也许女孩子们能有更多的感触,但对于我们来说,尽快盘完这一堆碎石头才是正经。

珠宝真是个好东西,可是往往这种东西单位价值巨大,所以盘了一两件你就差不多该收工了。如果碰上盘点珍珠这种非常容易被氧化的珠宝,带上你的白手套吧,不会给你时间细细欣赏的。

此外,就是一些非常零碎的东西了。前面有人提到瓶子,我只想说,不管事多零碎的东西,只要码放整齐,就是最容易不过的东西了。第一次盘点可口可乐,一个阴险的项目经理给她非常看不顺眼的一个女孩子安排了几万个瓶子的盘点,本来我们想着估计要到晚上见了,可没想到没过半个小时,那个女孩儿就悠哉悠哉的盘完了……

林哲,数码玩家

有意思的问题。举几个例子:

1、 猪

是的 猪。同事去过一个较大型的养猪企业,于是盘点就是一个有很多笑话的故事。盘点,简单来说是就是数一数数,看看是不是账实相符,顺便关注一下资产的状况。不要以为盘点猪很简单,同事大热天穿着热的要死一点气都不透的隔离服,浑身上下消毒才能进到猪场。。猪呢,分为公的和母的,母的猪是不能卖的,一般是生产型生物资产,和公猪不同的。所以去到现场,你首先得判断猪是公的还是母的,不能被企业的人随手一指给糊弄了。还好我的同事认得这个啊摔。。。其实这些生物型的资产呢,盘点的一个问题还真的就是确定公的还是母的,真是审计界一大难题啊 哈哈。。。因为在会计处理上,有些东西公的和母的处理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2、化学物品

这个也是碰到的比较奇葩的,大多数化学物品时危险品,有毒的。所以需要利用到专家的工作,通常盘点的时候,我通常会随机找到企业相关的一线工作人员,让他们带着去盘点,这种盘点通常要借助要仪器仪表,比如一个大的储存罐,通常会有仪表显示压力或者存量之类的,需要借助到专业人员的解答以确信数量,在现场通常也是随机抽盘了,毕竟专业所限。不过通过一些倒推和分析的方法,结合抽查,是基本可以确认资产数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