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偏爱「怡红快绿」,只因这一生富贵荣华并未带来幸福

《红楼梦》

为什么元春不喜欢「红香绿玉」要改成「怡红快绿」?

这个修改如果一味从文字功夫的高低上去看,未免胶柱鼓瑟了。

事实上,书里说得明白,贾府使用宝玉的题咏而不是另聘名家,就是为了展现“本家风味”。元春听说此事之前,还稍稍表达过一些见解,改了蓼汀花溆和天仙宝境;等到明白了这些匾额是来博亲切感的,不是来斗文的,哪里还会去计较匾额上的文字功力——况且“绿玉”二字是正正经经的典故,宝玉此匾虽然谈不上文采风流,不过不失是绝对有的,哪里就需要元春出手纠正了呢?

一个人把一个词改成另外一个词,可能有无数种原因,然而解读的人若只是一味强调“哇!改得好好!”,“你看原作,俗不可耐,这一改,清新脱俗!”未免思路窄了。

(话说我真的很想吐个槽:要说俗,十二钗名讳大约没有比“元春”更俗气的了,连贾雨村听了这名字都感慨画风不对……)

要理解元春何以不爱“红香绿玉”,不妨去看情商过人的宝钗怎么应对的:

贵人因不喜‘红香绿玉’四字,才改了‘怡红快绿’。你这会子偏又用‘绿玉’二字,岂不是有意和他分驰了?……你只把‘绿玉’的‘玉’字改作‘蜡’字就是了。

“绿玉”改为“绿蜡”,偏正结构不变,“绿”字形容词身份不变,怎么就没问题了呢?

宝钗其实是非常敏锐地嗅出了元春的喜好:元春生在富贵之家,自入宫之后更是享尽荣华,然而骨肉分离之痛,深宫是非之苦,才是她最大的负担,一生富贵并未能带给她快乐。

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这时不说不笑,反倒哭个不了,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能一见!”说到这句,不禁又哽咽起来。

又有贾政至帘外问安行参等事。元妃又向其父说道:“田舍之家,齑盐布帛,得遂天伦之乐;今虽富贵,骨肉分离,终无意趣。”

故而“红香绿玉”一词没讨着元春的好,不是因为文字功夫不够好,或者修辞用得不够巧,而是在于“香” / “玉”所承载的温柔富贵的意象实为元春隐痛。拟此匾额的宝玉乃富贵闲人,想起富贵来是只有好处的,自然用着毫不手软。而在元春看来,这样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早已是“终无意趣”,“香玉”之美,哪里及得上心情舒畅重要呢?

因此,宝钗教宝玉使用“绿蜡”,用清冷意象的“蜡”取代了富贵的“玉”,就不至于又碍了元春的眼。而元春自己下手改匾额,自然不会单独“回避自己不喜欢的意象”,她也将自己的喜好流露在匾额中:怡红快绿——看着这满园红绿,希望享用这美景的人心里也是舒畅愉快的呢!

这大概是一个富贵至极,却不快乐的人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祝愿了。

在此之外,我们不妨也看一看元春一路修改匾额和撰写匾额的记录。她作为一个皇室成员,这些注定要留档的东西除了应制字眼以外,均是以删繁就简,将富贵字眼生活化,尽量减少炫富为方针的:

蓼汀花溆 —— 花溆

天仙宝境 —— 省亲别墅

红香绿玉 —— 怡红快绿

新增匾额:

顾恩思义

梨花春雨

桐剪秋风

荻芦夜雪

元春原本就不善于题咏,这里除了“顾恩思义”是应制作,后面三个也没有比红香绿玉高明到哪去,只是均不曾使用富贵字样。

至于“元春舍弃黛玉”这种说法,我觉得非要解释成曹公的隐喻也就罢了,真要当作元春本意就实在太牵强了——贾家人明知道元妃娘娘不喜欢林黛玉,还让她住“有凤来仪”?这是专程去恶心他们家娘娘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