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外国男友:当我吃到第一口中国菜的时候,我觉得我重生了

图片:Alpha / CC BY-SA

外国人吃火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冷明月,谢谢你这么有才还关注我:D

请允许我先大笑三声:哈!哈!哈!

不好意思,光看题目我就笑了一分钟,因为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想起了我的外国同学们吃中餐的样子,不过今天着重讲我男朋友与中国美食的二事:P(可能有点偏题,因为不仅仅是说吃火锅,扫里扫里~)

【 多图 + 长文!】

我在韩国 XX 大学读书,但因为在国际学院,所以同学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唯独没有韩国人,男朋友是比利时籍瑞典人,总之是土生土长的欧洲小公举,来韩国之前没有来过亚洲。以上是背景。

大家都知道,韩国的食物怎么说呢?嗯……比较养(kuì)生(fá),所以我们吃的也非常健(dān)康(yī),每天基本是拌饭、烤肉、炸鸡,有的时候呢会吃鱼籽拌饭、铁板烤肉、原味炸鸡,当然偶尔也会吃牛肉拌饭、炭火烤肉、酱料炸鸡……是不是很丰富多彩呢 :D

因为选择比较少,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吃拌饭、烤肉这一类非常普通的韩餐,也因为他不怎么会用筷子,所以他自己下厨做各种意面的时候也很多(各种意面的意思就是:一种面条搭配不同口味的酱),所以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对除了西餐以外食物的接受程度。直到有一天在家看一部好看的电影,我拿出了两桶珍藏的红烧牛肉面,当我撕开面桶盖的时候他惊呆了,那么小一桶面竟然有三包料,竟然还有一个叉子!!他问我是不是得烧水,我说只要接凉水到刻度线放进微波炉“叮”两分钟就可以了,他半信半疑说先弄一个试一试,于是像捧着圣杯一样捧着面桶屁颠地按照我说的去做了,然后!!在微波炉面前整整站了两分钟,一动不动的盯着微波炉!守护着他的方便面=0= 两分钟后他又盯着微波炉守护了另一碗方便面,直到出炉。

一边烫得吐舌头一边感慨:太神奇了,只要两分钟,中国人真的很有效率,好吃。最后把汤都喝了……

之后我陆续贡献了香辣牛肉味、鲜虾鱼板味、小鸡炖蘑菇味、卤肉牛肉味、葱烧排骨味….还有…..(先不说!)

我时常就会抱怨吃的种类太少了,我告诉他我们随便一个学校后面的随便一个小饭馆光盖饭就能有十几种,瞬间秒杀韩国一条街的食物种类(韩国基本饭店名字是什么里面就只卖什么)……他就会平静又略无奈的说“种类少也比乱吃好,听说中国人什么都吃,就连动物的头、内脏、脚也不放过,真的太奇怪了。”

“可是你上次吃鸭血粉丝汤也吃得很开心啊~~”我。

“喔特 (whaaaaaaaaaaaattt)?????????”他。

“血!鸭子的血!!血!!!就你说那个神奇的透明的面条,汤里都是鸭血,么么哒╭(╯3╰)╮”我。

“#$%&$%&fuckkk(&^(……….”他。

“没事,不纯。要真纯鸭血你还赚了呢……”

后来放假了,也就是今年六月的时候,他带着他室友,我带着他,一起来到了我们美丽富饶疆域辽阔地大物博物产丰富的祖国,在北京开启了他们与中国美食的第一次正式的亲密接触 \(^o^)/~

(他室友是法国人,也是第一次来中国,两人在飞机上十分担忧的样子,说因为中国人什么都吃 balabala 什么听说连狗都吃他俩表示很害怕很担心啊之类的 = =!!!)

由于种类太多,众口难调,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在第一餐就镇住他们,于是我选择了自助铁板烧。就先在量上取胜吧。果不其然,真的被量镇住了,中餐炒菜就几十种加上各种日式生鲜以及西餐(当时想就算其他都不喜欢吃也有西餐牛排意面之类的保底)还有各种果汁啤酒冰淇林……最难忘的是他想趴我耳边说悄悄话但犹豫了后又拿我手机记事本打了一句“当我吃到第一口中国食物的时候,我觉得我重生了”(到现在我还留着截屏 ),当时真的是笑到飙泪,并转达给了我们面前翻炒的大厨,大厨人特好,听了很开心特意表演了一次火焰牛排,当看到牛排喷起一米多火焰的时候这哥们又惊呆了,于是我的手机上又多了一排字“ 你能请求他再表演一次吗?”于是 1 分钟后出现了这样的场景,他举着照相机,大厨举着油瓶。我数“1.2.3”,大厨泼油,他按快门儿,然后起身给鼓了掌……对……鼓了掌……了掌……掌…………

一盘一盘又一盘……他风卷残云,他如猛虎下山= =,这一次让我知道他吃三文鱼刺身、北极贝、甜虾……这一次也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觉得我把自助的钱吃回来了。

中途有一天下雨,我们被困在酒店里,我顶着雨去门口买了一份凉皮(我问他要不要吃白白的凉凉的伴着辣椒油的面条,他说不吃),我按照我的口味加了很多醋和麻椒,顺便买了一份鸭肠,回去以后我叫他尝尝鸭肠他宁死不屈,还叫我也不要吃这种恶心的东西等雨停了一起出去吃饭,并叫我把淋湿的头发洗一洗,我实在难挡凉皮配鸭肠的美味,拆开先来了一口,并且带着点邪恶的想法亲了他一下才去洗头发,然后又觉得不如顺便冲个澡好了……当我满心期待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真是图样图森破!!这个世界太险恶了,谁也不能信啊!面前一个大空碗啊!!连鸭肠都没剩几块啊!!我压住怒火用了我毕生的自制力没掀桌,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问嘴边还挂着辣椒油的他:“北鼻刚才谁来了?”

他说没人来啊。

“那我这堆恶心的食物谁吃了?你肯定不能吃啊……”我说。

“亲你冷静一下,我只是想帮你尝尝这种东西真的能吃吗,我不相信有人会吃这样的食物!”他一本正经。

“………………………………那你现在信了吗?……”我。

“……信了。”他。

Fxxkkkkkkk

大概过了五分钟,他过来拍我肩膀,我以为安慰我之类的,问了一句“我嘴唇一直跳,就好像手机震动一样,我该怎么办?”

Fxxkkkkkkkkk 怎么不麻死你 当时真想跟他说“你中毒了!”

后来我们去吃火锅(众:终于开始吃火锅了!!!掀桌!!(╯°□°)╯︵ ┻━┻)

我负责点餐,他俩去调火锅酱料。一个人手里拿着一碗坨坨一样的东西,那密度,几乎相当于坨坨 。另一位,只有泰式辣椒酱。我指着那碗密度极高的问那是什么,他说也不知道是什么,酱的品种太多了,都想尝一尝所以都放了一点……(大家自行脑内,十几种酱的混合物…..呕…)

我们要的鸳鸯锅,一半牛油一半清汤。他们直夸锅太酷了,问我能不能带回去一个。

青菜合盘上来了,指着香菜问我这是什么草?

“(⊙o⊙)…一种能吃的草”

指着茼蒿问我这个是什么草?

“(⊙o⊙)…额…这个我不会说”

指着黄喉问我这个又是什么?

“猪身上一种特殊的肉!”

之后几乎把苦苣虾滑毛肚豆皮山药蟹棒统统问了个遍……最后感慨第一次在一个锅里吃到这么多种东西,真是一个神奇的锅,一定要买一个带回国。

“嘶嘶嘶太辣了!!这不可能,这没法吃”

“啊啊啊啊太烫了 ”

“ 真的很美味啊太刺激了太疯狂了”

“真的太辣了嘶……再帮我放点肉,放这边(辣的)”= =。。。

辣的他俩涕泗横流,让我向服务员要两杯白水解解辣,当服务员把两杯滚烫的冒着热气的白开水放在水上的时候,他俩再次惊呆了,两张“卧特”脸。 ( ⊙ o ⊙ )?( ⊙ o ⊙ )?

“你是认真的吗??????!!!!!!”问我。

我当时真的没觉得任何不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从小到大饭店给水就是给热水或者温水嘛。我各种不知道他俩什么意思。

“现在是夏天,这个水难道要一个小时以后再喝吗?这(热水)简直是在开玩笑……”两个人就在那一人一句这不可能,这什么情况,甚至有了难道是给了热水大家没有办法喝会花钱叫饮料促进消费所以才不给冰水之类脑洞大开的猜想。

我恍然大悟在韩国的时候无论春夏秋冬只有冰水(当时我也很震惊来着),于是我解释说中国人比较注重养生,无论什么季节都习惯喝热水或者温水,不会有冰水,这样对身体好!健康!于是其中一位拿起杯子小嘬了一口,并怂恿另一位也来一口。

“哇~!我觉得现在身体好极了,你呢?”他对他说。

“哇~ 我觉得的也是!真的很不一样~”两人相视一笑。

真是够了=_=

其实吃之前像毛肚这些他们是抗拒的,可是吃起来以后,油锅翻滚,东西混在一起,拿着漏勺就是捞上来什么就吃什么了 \(^o^)/

火锅部分就到这里,接下来我继续跑题,嘻……

在韩国一个西瓜大概 100 人民币(六月初),所以我们偶尔才会买一次,在国内的水果店,我俩以 20 元买了一大半西瓜 \(^o^)/~ 顺便买了一大袋荔枝和山竹。是的,山竹和荔枝他都没见过,以至于我们买勺子准备吃西瓜的时候他强烈建议我再买一把大刀,用来砍山竹(多大仇?。当我告诉他不用买刀没问题的时候他很笃定的告诉我“这不可能,那我们只能因为打不开它而扔掉它”,之后我运气 - 吸气 - 气沉丹田 - 徒手捏开了山竹,他看我的表情无异刚刚看了胸口碎大石……当晚他自己吃了两斤荔枝三斤山竹。

每次吃饭他不仅能把自己那份吃到舔盘子的程度,连我剩下的他都会一起吃完。有时候我想说“馄饨和冷面的汤真的不用喝完”“鱼香肉丝里面的黄瓜和胡萝卜丁真的不用吃光”这些话的时候,他都会特别认真地告诉我:“你知道在你吃不下要浪费食物的时候世界上有多少人正在饿死吗?”

你吃吧 :)

在来中国之前,他俩说中国人什么都吃,害怕。结果我不吃的那法国小朋友都吃了 - -

在来中国之前,他告诉我他们早餐一定要吃甜的食物,面包是极好的,结果几乎天天跟我混包子铺。

在来中国之前,他真的不胖,走的时候,他在机场摸着他浑圆的肚子说自己有了双胞胎。以前还说自己有腰窝之类的,现在只想说,别整没用的啥腰不腰窝的,大哥你先告诉我你腰呢?

当然也有他至今无法逾越的鸿沟= =,一个是臭豆腐,还有一个是他以为坏掉了的榴莲。

回去的那天,他用最后几块人民币,买了两盒红烧牛肉面……

(手机码字,错别字请海涵^^)

-- 装订线内不许答题 --

-- 我是性感的分界线 --

 谨以此流水账纪念在北京的 precious memories :)

赤色姬kojiyama,纹身师&自由翻译

男票是巴西人,然后在日本工作。这货上次来出差,我带他去吃火锅,他一点辣都吃不来,不知道是不是在日本待久了变成了猫舌。但是当第一筷子下去的时候,他说“this is the real shit” 然后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表情。那天吃的老北京涮锅,大铜锅,特别正,后来他连吃了三天火锅当晚饭,不过吃重庆火锅那天晚上挂了,第二天哀嚎好久。然后他回日本了,一直嚷嚷着说我要来看你!我问还有呢,还有。。还有。。吃火锅。。

--

有次带着在我家水土不服三餐不适三天的德国小妞下馆子刷火锅,在这之前她拒绝了甜咸豆浆、八宝粥、大闸蟹、酸菜鱼等等一干中华美食,理由分别是“豆腥味浓”、“糊嗒嗒黏糊糊”、“在德国没有螃蟹不知道怎么吃且腥味重”、“太辣”,我痛心疾首地表示我泱泱大中华的美食文化传输怎么就断送在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身上了,然后一气之下不再开伙,直接带去饭馆解决,我妈看着小妞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暗咯咯捅了我一下说“你确定她吃得习惯?”然而我开始幸灾乐祸地准备崩坏她的饮食三观。期间点了各种内脏大脑想着腥不死你,然而出于良心谴责还是点上了她的国菜土豆和牛肉 ,我们吃的是大铜鸳鸯锅,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个盆子热气腾腾用来涮菜涮口水,小妞兴奋得直叫唤“pot!pot!super pot!”然后自告奋勇拿过漏勺给我们下菜,夹起一个就问“what's this?” “beef-stomach” "ewww..." "what the hell is this?brain?!" "yeah ..piggy brain " "oh my...ewww" 我差点以为她要说出“猪猪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 然而她默默把一碟猪脑推到了桌子最边上。。。在 ewww 半天之后,她又开始兴致勃勃问我“is this done???” ×n 刚开始她只捞一些蔬菜吃,或者把生菜从碟子里直接拿起来吃草,在我的诱导之下她吃了一口牛百叶【她以为这是魔芋】然后根本停不下来,一边吃一边呼气,被烫得不停灌饮料,然后如泄洪之势席卷了整个锅,在结账的时候我告诉她那魔芋丝其实是牛的横隔膜【矫正一下,是胃来着】她一脸紧张地问我那你没骗我吃其他奇怪的东西吧?! 我说有啊,黄喉啦,鸭血啦,各种内脏丸子,还有你刚才吃的像豆腐泥的东西是猪脑,我看你吃得太嗨了根本就没注意我给你夹了奇怪的东西。没错,一整锅几乎都是她捞光的,我们都停筷了她还在积极地捞,从蔬菜转到内脏,清汤锅转到辣锅,干掉了两扎乌梅汁,食毕打了个饱嗝说你们中国太神奇了,怎么想到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用这种方法烧得这么好吃! 我默默想你还是问问你们大不列颠邻居为什么能把正正常常的东西烧得这么难吃吧。。其实我对德国的大♂香♂肠和牛排大土豆充满好感,起码比对巴黎的街头菜好。。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2019 年 9 月 19 日在德国发布的华为 Mate 30 系列有哪些亮点和不足?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