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据说,他们是台湾演技最好的三个男人

图片:《绣春刀》

魏嘉毅,知我者谓我心忧。

自带浓重人文情怀和感性气质,朴实、简单,将人感动到手足无措的台湾戏剧近年来在大陆受到颇多追捧。

而被称为“台湾剧场三宝”的金士杰、顾宝明、李立群,正代表了台湾主流戏剧的精神和态度。

左起为顾宝明、李立群、金士杰

兰陵,表坊,果陀一路走来,他们从未离开舞台。

资深观众可能惊奇于在热映影片《唐人街探案》、《夏洛特烦恼》中看到金老师、李老师,讶异于金宝、顾宝客串青春偶像片《我可能不会爱你》《公主小妹》,但从剧场现场到银幕荧屏,他们教科书式的表演未有松懈,巩固了“老戏骨”地位的同时,又圈了一大批年轻的粉丝。

金士杰像是峨眉派,看起来没有什么招数,但是一旦惹了他,他棉絮一抓,你就会被他的针给刺到;

顾宝明八面玲珑、顺水推舟,是武当派借力使力的真传人。

李立群像是少林派,内外兼具,每一招一式,都是虎虎生风;

三位大师高手过招,彼此间配合精妙,剧作就会放射出无与伦比的光华。

金士杰:我是个没有名利心的人

他是《暗恋桃花源》中温文儒雅“永远的江滨柳”。

是《绣春刀》中的大反派魏忠贤。

圈内人交口称赞他的表演“连抬头纹都有戏”。

《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剧照

他写剧本,组剧团,教表演,是“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及代表人物”。

“第一次见到他时穿着皮夹克,超帅的那种,你可以想象当时一群台北的舞台上最前卫最先锋的年轻人的样子。”赖声川把他形容为另类的文艺青年。

这个文艺青年十五岁的时候拒绝参加高中联考——读书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可以是为了考试呢——而选择去屏东读农专的兽医专业。

农专毕业,服兵役。随后养猪。一年半后,27 岁,去台北追逐文艺梦。作为一名“台北漂”,已经是大龄了。

彼时的台北还是“舞台剧的荒漠”,文化产业百废待兴。“雅音小集”、“云门舞集”等剧团都在尝试将古典的音乐现代化,一腔热血的文艺青年金士杰也决定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他创办了“兰陵剧坊”,取“兰陵王入阵曲”为其戏剧传统之源头的意思。和一群热爱戏剧的青年一起进行了各种形式的舞台实验。“我们那时可都抱着革命情怀。”

1980 年兰陵剧坊第一次正式演出,《荷珠新配》在台湾实验剧展上一鸣惊人。

“现在台湾的绿光、屏风、包括优剧团,都是我们兰陵剧团的小朋友办的。甚至表演工作坊最开始的几部重要作品,都是我们去帮他撑腰。比如李国修,我啦,李立群,早年都是在兰陵演过戏。”

有人将兰陵剧坊形容为台湾戏剧的黄埔军校,金士杰抬了抬眉毛,“倒也可以这么说。当年从兰陵出来的人都在各个剧团成为一家之主。让我骄傲的是,他们处理事务的方式还是像当年一样有激情,并且影响着下一代。”

他曾彻底地反对现代生活,没有手机,不会开车,朋友形容他永远骑着脚踏车“用骄傲的速度”抵抗这个快速的时代;但现在的他也参演商业电影,甚至为了宣传新片也会上《康熙来了》。“对世俗越来越宽容了”。

“我与别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有专属于自己的红绿灯,曾经拒婚、独身主义、不生小孩、不与财富打交道、不向物质妥协,也没图什么,就是不想随俗,自以为乐,简单的说是一种叛逆,但又不是为了叛逆而叛逆,而是实现自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我没有跟着潮流在走,也没有觉得我的傲骨是很重要的,只是追随我的头脑,我选择我该做的事情。”

那些关于他只是江滨柳的温和的假想,在他的人生里找到了新的认识:

“即使全世界都不认识我,我也不会觉得可惜。因为我就是一个没有名利心的理想主义孩子!”

顾宝明:走在喜剧和悲剧中间

‍大概光头的喜剧演员就是有这种看不出来年龄的优势。比如葛优,比如徐峥,比如陈佩斯,比如顾宝明。

顾宝明的 FACEBOOK 写着:”表演是生命的诠释“。

他演过很多活灵活现的眼熟配角。

94 版《倚天屠龙记》(嗯就是马教主、叶童、周海媚的那版)里的范遥。

《侠女闯天关》中的武妈(赵薇当时那么嫩...)

《公主小妹》里他演张韶涵等等一众青年偶像的爷爷皇甫雄。

虽然在各种剧里悠哉悠哉地做着配角,人称“宝哥”的顾宝明可是台湾戏剧表演界实打实的泰斗级人物。

“本来,我应该是当个船员,跑船去的。”演了近四十年的戏,“连背影都是戏”的顾宝明,并非科班出身。高中时,念的是水产学校,从苏澳、基隆一路念到东港,“我是环岛旅行,高中就换了三间学校。”

1980 年,顾宝明参加《荷珠新配》演出,才算真正获得戏剧上的启蒙。

顾宝明说,兰陵的训练,有时不是为了演一出戏,不急于得到结果,而是为了寻找一种方法,那是一个很安定的寻找过程。

1986 年,顾宝明参加表演工作坊《暗恋桃花源》演出,又是一次全新的洗礼。“即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是新鲜而有趣的,开始排戏,就是编剧的开始,由导演赖声川下状况,演员接下来发展,最后再由导演编织、取舍。戏排了半年,剧本完成,演员也成熟了,戏就开演。”

1992 年顾宝明由电影版《暗恋桃花源》里的袁老板一角夺得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顾宝明演喜剧,看到的总是人物背后更深层的心理状态。“一个演员,只是站在台上说我在冬天,这是不够冷的;只是站在台上说我在沙漠里,这是不够热的。”“表面,是梳化妆师该关心的事;演员要注意的是‘里面’的东西。”

“人间需要点笑声,我很乐意带来欢乐,但希望透过喜剧谈一些事情。”

李立群:舞台相遇,久别重逢

一年可以出演八十集电视剧的李立群,塑造了诸多极有眼缘的角色。

《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保姆》的田教授。

《春光灿烂猪八戒》中的东海龙王。

《温州一家人》中的周万顺。

《夏洛特烦恼》中的校长。

李立群跟金士杰一样,都在眷村长大。

眷村由躲避战乱渡洋而来的国军子弟所组成,五湖四海、南腔北调,吃着百家饭的李立群,接触并爱上了京韵大鼓、相声、评书、快板等曲艺绝活,还向松山寺的一位国术高手学习迷踪拳、气息吐纳,至今仍然身体壮健,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大学就读航海系期间,李立群加入“中国青年剧团”进行舞台剧的短暂打磨,他回想这段经历:

”就像是有了一条线,让我觉得人生被串了起来,有了一个喜好,也有了一个追寻...让我从迷茫状态进入了脚踏实地的生活,找到了自己该走的路。“

自打与剧团结缘,就算此后屡经海员、汽车维修员等十数行当,他最终还是投身华视,成为了一名演员。

1981 年,初次触电的李立群,即在《卿须怜我我怜卿》出演男一,并顺利加冕金钟视帝。

(此处应有图然而年代太久似乎找不到><)

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1984 年,他与美国归来的赖声川,已经小有名气的李国修一起,创立了目前中文世界最著名的剧团——“表演工作坊”。

1984 年,赖声川、李立群、李国修共同创立了表演工作坊

同年诞生的《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不管对于表演工作坊还是台湾相声来说都是一个奇迹。2000 万人口的宝岛,一年间售出了 100 万盘相声磁带,几乎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成绩。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早年《台湾怪谭》的舞台布置,挂着跟梅兰芳相关的名联,其中一句“是我非我,我演我,我亦非我”,这段颇有禅味的话,也成了李立群的人生座右铭。

《台湾怪谭》剧照

1995 年,李立群出演了《一夫二主》中的楚法蒂诺。他至今还对当时的角色塑造津津乐道:“那个角色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站直过,一场戏下来浑身都湿透,学京戏里的武丑,好看嘛,有范嘛。他就是一个仆人的样子,永远不站直。”

《一夫二主》剧照

这也是他在表演工作坊的最后一个角色。

那一年,赖声川选择了与电视台合作,推出电视舞台剧《我們一家都是人》。在李立群的眼中,这种“早上看报纸,中午马上创作,晚上就进棚直播”的方式,“对演员杀伤力太大了。”

李立群无法接受这样的艺术分歧,两位同甘共苦 11 年的老友,就此分别。

《我們一家都是人》剧组

李立群前往大陆发展。却由于投资失败,加上儿女的学业负担,为稻粱谋,他不得不大量接拍他曾经厌恶的电视剧。

他开始接受电视剧,好坏胖瘦,不挑戏也是业界出了名,他认为好的演员,就应该懂得在烂剧里出挑,而不被烂剧糟蹋。

《大秦帝国》剧照

《半生缘》剧照

隔一段时间,他也会再回到台湾演一出舞台剧,补充一下自己“消耗了的表演能力”。

李立群和赖声川一直到 2014 年的《冬之旅》中,才再度携手。

话剧《冬之旅》剧照,李立群(右)和蓝天野

从舞台到荧幕,再重返舞台。李立群说,志立久了,牙也掉了,发也白了,美丽的化妆师也不想抱一抱了,一切自然而然,就那么回事儿。

三宝的基情

2003 年,台湾果陀剧场艺术总监梁志民为制作 15 周年纪念作品,决定将《ART》这出戏搬上舞台。”(这是一部在近年在欧美颇为流行的人性喜剧,原剧由法籍女作家 Yasmina Reza 于 1994 年写成。)

《ART》剧照

《ART》剧中三个角色,就如同现实生活中的顾宝明、金士杰和李立群一般,三位演艺界的老战友,因为戏里的一幅画,重新审视朋友的微妙关系。这是一部排了三十年的戏,因为这三人的默契、既是朋友又是对手的关系,全剧场界找不到第二个组合。

“三人从二十多年前,台湾尚不知‘剧场’为何物的时代,就已经在舞台上活跃,演过无数脍炙人口的好戏。”

《暗恋桃花源》可以算得上他们的代表作了。1986 年的首演获得几乎轰动的反响。李立群与顾宝明都亲眼见到过坐在第一排的观众,有人当场笑得从椅子上翻了下去。

91 年的复排更是邀到林青霞出演云之凡,该剧巡回演出到美国和香港,被《洛杉矶时报》称为“台湾剧场最明亮的灯”。

92 年的电影版也是这样的黄金阵容,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斩获了青年导演银樱花奖。

《暗恋桃花源》电影拍摄现场(中为赖声川,左侧镜头后为摄影师杜可风)

1986 年三人还曾在电影《恐怖分子》中联手。那是杨德昌第一部获得广泛国际声誉的作品。三宝的角色塑造入木三分,被评价说“老戏骨们年轻的时候就成骨了”。

2008 年,金士杰与李立群合作了《针锋对决》。这部剧由莎士比亚名剧《奥赛罗》改编,国语演出却颇具古典韵味,难得没失掉莎剧精髓。

他们是相识于微时的朋友。剧团初创大家都穷的叮当响的时候,金士杰还偶遇过开着大卡车送货赚钱养活自己的李立群。合作的第一部戏叫《一口箱子》,虽然在只演了八场,但在台湾舞台剧视觉经验上几乎是里程碑式的作品。

金士杰和顾宝明也认识很早,两人《荷珠新配》里就开始了合作。

2012 年果陀 25 周年,金士杰与顾宝明合作了改编自美国戏剧大师阿尔比的《动物园》。顾宝明在这出剧中诠释流浪汉,每场演出皆要声撕力吼,金士杰马上送了顾宝明四大罐枇杷膏。

大半时间都能坐在椅子上的金士杰很是心疼每场都要拳打脚踢,用尽全身力气的顾宝明,地在台北最后一个场次上,递上酸痛贴布。

二人私交甚笃,顾宝明说父亲去世时是金士杰在旁陪伴,给了他很多安慰。共同好友评价金士杰和顾宝明一个慢郎中、一个急惊风,个性迥然不同,却十分互补。连果陀剧场艺术总监梁志民也说,两人根本就像对夫妻。

顾宝明参演的《接送情》开发布会时,金士杰当仁不让帮他站台。

李立群和顾宝明在相继涉入影视领域之后仍多有合作。

包括 1993 年台视的古装剧《英雄少年》(如今看来已是怀旧经典)。

94 版的《倚天屠龙记》也是他们共同出演的。

还有 1997 年杨立国导演的《黑皮与白牙》。

旧版的《暗恋桃花源》已远去不可追,幸运的是如今三宝仍然活跃在我们的视线:

金士杰在多部影片有亮眼表现,《如梦之梦》的巡演也进行地如火如荼;

顾宝明内地处女话剧《接送情》刚刚在上海顺利举行了首演;

李立群在上剧场开幕时还现身为好友赖声川送上祝福,并透露了他即将有新的电视剧《田教授与贤教授》播出。

每次进行这种盘点,看着主角从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都会心生无限感慨。

他们身上延续着那个时代的美好:崇尚质朴,重责任感,追求完美,精雕细琢。

除了成为年轻演员的楷模,他们也还有机会成就更多经典。

感谢剧场三宝带给我们的美好记忆。期待新作。

祝他们身体健康!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如何优雅地离职?这样做,给别人留个好印象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