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80 亿的中超,1 亿身价的外援,场边的队医却只能拿出冰袋

图片:Yestone.com 版权图片库

如何看待 2016 年 7 月 17 日中超上海德比登巴巴左腿骨折?

孙雷,还有很多故事在公众号里:TCM-SL

注册知乎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没怎么说过中国足球的事。前几个礼拜还在想,写篇鲁能的东西吧,结果一直没动键盘。借着登巴巴这事儿琢磨了一下,我觉得自己是有点儿害怕。

微博上几次大规模的被喷,来自于辽宁球迷、山东球迷和北京球迷,其他几个地区的球迷不是和我关系好,是我没机会惹到他们。当然了,和其他媒体人相比,我算被喷的很少的(因为名气不大,目标也就不大)。

说回登巴巴事件。

我在电脑上看的直播,慢动作一出,我喊了声“卧槽”就跑到一边儿了。脱口而出的这句声音有点儿大,吓了媳妇儿一跳,她跑过来想看热闹,被我制止了。从科学的角度来讲,人在摔倒的过程中腓骨胫骨一齐骨折,腿就是会随着力量作用形成那样的角度。

但这是足球比赛,谁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研究人体结构。所以,我没仔细研究登巴巴受伤的过程,到底是草皮的问题,还是孙祥有犯规动作。但有一点,无论是孙祥还是当年的郑智,都不会奔着踢断腿去和对方做身体接触的。

说说孙祥。

足球运动员,尤其是防守队员,都养成了许多动作习惯,有时候我们用“脏”来形容。比如增加身体接触的频率(手上、脚下、肩膀),比如在无球状态下和对手找一找眼神接触,挑衅一下,斗斗嘴拱火。

上图有特殊癖好这位叫贡萨洛·哈拉,智利国脚,代表国家队打了 95 场比赛,已经 30 岁了。如果你没看懂他在做什么的话,我换一张 PS 过的提醒你一下。

嗯...明白了吧?

哈拉的脏是出了名的,在这里我不是鼓励,也不是认同,而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

南美恐怕是这世界上踢球最脏的一个地区了,而智利连续两次拿到了美洲杯冠军。所以“脏”,是在足球场上生存的一个必要手段。

区别在于,哈拉伸出的神之指,并没有让卡瓦尼的 X 疮破裂而引发大出血,但登巴巴的腿真的断了,而且场面非常惨。而换个角度,哈拉是完全自主行为,算是蓄意捅菊花,而孙祥是在高节奏的比赛过程中有出脚动作,你说他故意踢断我都不信。

这就是为什么孙祥去了医院看望登巴巴,登巴巴也表示“这就是生活,不要责怪伤害我的球员”,而仍有许多人在诅咒孙祥的原因。

群众需要些愤怒的理由,也需要发泄的理由。

再说说医疗保障。

说回到甲 A 时代。1999 年 4 月 25 日,北京国安对上海申花,国安门将姚健与吴承瑛相撞,下三分之一处胫骨腓骨骨折(和登巴巴几乎一样)。

那时候场内的各位发现,救护车?没这玩意儿啊?!

别说什么氧气和可固定担架了,大伙儿都不知道怎么办,最后姚健生生耽误了 40 分钟才被送往医院。

“送往”这个词意味着是 40 分钟后才开始送,源自于相关报道。当时我不在现场,无法确定其真实性。但这一事件让足协进步不小,从此规定所有比赛现场必须要配备救护车,这就算进步了。

所以,登巴巴受伤之后,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救护车”,而是“救护车没有在场内”。

申花的主场虹口足球场是国内少有的专业足球场,这意味着没有普通体育场那样的一圈跑道,虽然球迷看球舒服,但毕竟少了许多空间。

一般情况下,救护车在球场里会停在这个位置:

当然也有些停在往外一点的跑道边上。

注意一点,从救护车的位置是可以直接从上方两个广告牌之间开进场地的,这是合理的布局。

16 个中超俱乐部的主场,我去过 14 个(除了重庆和上港),对救护车停放位置的印象都是这样。但是之前提到,申花的主场虹口球场是专业足球场,他相同位置的结构是这样的:

左右两个顶角都是如此,没有放车的地方。那两个底角呢?

有空间,但没有车。

这个事件之后应该引起足协注意的是,要有明确规定,不仅要在现场配备救护车,而且要给救护车直接进场留出通道

关于氧气、固定带以及包括心脏除颤器在内的急救工具,现场有没有?怎样才能尽快用上?

球场里可以提供的医疗服务包括:

1、球队队医; 2、场地担架(位置如上图下方); 3、救护车及其配套设备(司机、随车医生)。

这里边的问题,在于衔接。

一般情况下,球员受伤都是由队医处置的,甚至临时的缝针都是队医来做,几乎不会用到救护车的随车医生。而随车医生是属于急救单位的(120/999/ 相关医院),这场来的不一定下场来,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当个看客。

这就牵扯到一个问题:既然救护车不在现场。随车医生在什么位置?他们仅仅是在车上等待,还是能通过什么手段了解自己何时需要开始工作?当需要除颤器这样的专业器具时,由谁来通知他们?

最麻烦的事情就是不同部门的交接工作,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我想这件事大家都有体会。

另外,负责抬担架的 4 个人是从哪儿来的呢?一般都不是由医疗机构出人,而是球童。球童从哪儿来呢?大多都是低龄的青训球员。当然,担架手也经常是学生志愿者。

这意味着:担架手是不具备专业医疗知识的。他们只负责停主裁判的口令决定什么时候入场(有时候也会被替补席上的人吼上去),什么时候退场,而担架是不配备固定装置的。

这不难理解,医疗资源如此有限的情况下,你找四个有专业水准的担架手不太现实。

目前的中超和专业级的差距在于细节。去年曼联客场对埃因霍温,卢克·肖小腿胫骨腓骨骨折之后是这样的:

队医上来处置,虽然图很小,但卢克肖已经开始吸氧了。抬担架的几位大叔身形都差不多,也只能在旁边等。但红圈里的光头大叔上去确认了一下是否需要救护车,然后。

点大图看看,他是有对讲机的,这就是如何与救护车联系了。

然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救护车里的专业救援人员和器具就到位了。

这是正确的做法。为什么现场有担架员、队医和救护车的不同配置呢?就是为了处理不同级别的情况的。什么情况由谁来处理,由谁来联系,一切秩序井然。

专业与否,不是由处置时间长短决定的,而是处理方式和人员分配。比如救护人员到位后,和队医一起救治伤员,而刚才几名担架手负责整理担架。

队医不等同于救护人员,因为大家专业分野不同,有些事情需要在急救方面更权威的大拿来决定。顺便请大家再看一次上边这张图,治疗的大包小包堆了多少。

卢克·肖和登巴巴被抬下场时,分别是这样的:

所以,别骂,要好好学。如同当年姚健的伤让后来人能享受救护车一样,希望登巴巴的伤能让后来人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

和登巴巴受伤同一天,《都市快报》记者许康平在金华拍到了这样一张照片,征得其本人同意,发上来给大家看看:

不做评判,我们要进步的地方真的太多了。

另外,不得不提场地。

虹口球场和许多国内的体育场一样,都面临着多种类营业的问题。不仅有体育赛事,也有演唱会之类的活动。比如恰好在一年前,2015 年的 7 月:

某演唱会(这里隐去艺人名只是为了免除误会,与他们无关)和之后的虹口足球场。这样的场地肯定是踢不了球的。

我在其他的场地现场看到过,演唱会之后还有许多垃圾留在场上,甚至有一次我们发现了场地里有一根长钉子......

球场不属于俱乐部,需要多种营业维持收入,这是事实。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在国内有,全世界都有。比如澳大利亚悉尼的 ANZ 体育场,今年的日程安排是这样的:

算上澳大利亚国家队,这块球场是 9 支球队的主场,包括足球和澳式橄榄,虽然在这份日程里没有,不过以前这球场也接演唱会之类的演出项目。

但前提是:上一项活动对场地的改造不能影响下一项活动。

其实这事儿没什么好说的,谁都知道场地不好对比赛有影响,但眼下,赚钱最重要。没有明确的合同要约,说再多也没用。

最后,说登巴巴。

谁都不希望受这样的伤,我希望他能顺利康复,然后度过痊愈后最难的心理关,重新回到球场上。

没了。

真的没了,反正我住院的时候真不想见那么多不认识的人。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Science 发表《全球公民诚信排名》,中国为什么排名倒数第一?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