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得了一种奇怪的病

图片:《佩小姐的奇幻城堡》

* * *

生病都生得这么特别

一定是被神选中的孩子吧

* * *

西芹姑娘,编剧|东南亚旅行达人|小猪短租市场部

耳石症…… 耳朵里管平衡的小球掉下来了,住院一周。

24 小时都是晕车状态,那种在云端的感觉一触难忘……

更牛逼的是,你们知道这病怎么治吗?

医生把我平躺着放在床上,摇晃我的头,把小球再晃回去!!!

好气哦,哼。

(解决耳石症是需要手法复位,在复位过程中会有呕吐且病情加重的情况,复位结束 1 天后持续输液观察是否减轻~这就是我住院的全部体验辣~ 我知道医生是为我好,但我还是觉得这是我见过的最萌的治疗方式哈哈哈哈哈哈)

陈小伞,热爱创意,对世界充满好奇。

右大腿骨习惯性脱臼。

有时候骑自行车大跨式上车,整条右腿会脱落卡住,然后尴尬的下车把腿接上。

有时候坐久了,站起来会被卡住,所以要用力按屁股,把骨头送进去。同事问:你在干啥。 我说我腿掉了你信不……

solifay,故事制造者/伪电影爱好者

没有人说强迫症,强迫症患者受不了了。

左手拿一个苹果,然后几秒钟之后内心就开始焦虑,然后换右手拿苹果,几秒钟之后放回到桌子上,内心无比满足。

强迫症分很多种的,这种叫做对称强迫症。

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的,生活上会有一点小影响。比如上课用的那种单眼显微镜我用起来就十分别扭,让我用一只眼睛看东西不如让我去死,比如写字的时候,笔会轮流出现在我的两只手上,而且是无意识的。

还有就是现在,在知乎打字的时候必须左右手对称,右手敲回车,那就必须左手也按一下,没有按键就用右手拇指蹭一下左手拇指下方。

走在街上被人碰到左肩膀,自己会用手按一下右肩膀,必须是同一个位置同一个力度。如果按错了,那就必须再按对一次,再在左肩膀错的位置补一下。总之左右必须一样才行,看的人觉得我是神经病,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ω´・)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注意力分散时候才会有的,只要不去想自己哪里被碰到,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不然我还怎么活。所以应该不能算病,只能叫有一些强迫倾向。

不过跟那种外在的别人能注意到的疾病相比,这种外人看不出来的心理疾病更不容易被人理解。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互相理解,还有因为强迫症我是不相信人有自由意志的,人的情绪、想法、思路都不在自己手中。

巴西安,的东西

我一个朋友,长了两个子宫,左一个,右一个。

你们说这可太好了,一个子宫怀一个宝?

然而医生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怀了也不能生。

所以她也一直没找男票,单着。

单到了快四十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小她六岁的男人。

俩人甜蜜恋爱,说好了丁克,就结婚了。

结婚两年,她怀孕了。

当时她和她老公第一个想法就是把孩子打了,可是去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孩子一切正常,她也没什么不适。

她本身是很喜欢孩子的,于是就提心吊胆的怀了下来。

因为是右边子宫怀孕,所以她肚子是歪的,看上去很有趣。

之后,她喜诞千金,全家和美。

珠宝达人王薇淇,GIA GIC珠宝鉴定师 钻石批发从业七年

比正常人多长了一叶肺……六叶肺的天使……

这病叫肺隔离症,算是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平常没啥事也看不出来,有的人不发病可以一辈子都没发现有这个问题。只是因为发育不全又没有太多呼吸机能所以很容易感染,像阑尾一样。

所以某年美东大雪,我直接给冻病了,连续一个月咳嗽不停以为是感冒自己吃了点药也没在意。结果在纽约前一晚还去 circle 蹦跶呢,第二天醒了就肋部剧痛,忍受不了的痛,室友赶紧把我送了哥大旁边医院的急诊,做了一上午检查 X 光 CT,到下午告诉我这是肺隔离症,你比别人多长了一叶肺,然后感染了,很严重。

我:???

长这么大还没想到自己这么天赋异禀……

我说感染了那给我打吊瓶呗,被拒绝,说他们是急诊不能开抗生素,我说那怎么办,医生建议我尽快找肺部主治医生治疗,然后给我三片强力止痛药就让我走了……

回到费城非常紧张的赶紧让学校校医帮我预约医生,约到了城郊富人区一家大型综合性医院的专家,全美 top100 的肺部外科医生,面谈后做了胸腔镜 CT 等等检查,有个年纪不大的住院医一直负责我,我问他我这病能治么……答,他从业五年一例都没见过。

吓尿了。

检查完回去一周等结果,然后又约到主治医生,一头灰发的帅大爷,一看就很专业的样子,大爷非常严肃的告诉我,你的情况非常危险,这感染化脓后的黏液已经充满了肺泡,如果不尽快手术切除让肺泡破裂感染了整个胸腔,基本就可以挂掉了,不挂掉也是持续二十年三十年的慢性感染,治不好的。我说没问题,谢谢医生,我做手术,只是好治吗?医生说,不确定,他从业二十年,只见过三例。

吓尿了 *2

出去护士给我报了价,因为我的学生保险不 cover 这种罕见疾病,做手术下来大概要十二万美金。

不止吓尿了还心疼钱。

这时候不得不跟爸妈汇报了,把检查结果发给 301 的胸外医生咨询以后,爸妈果断拍板让我请假回国做手术。

我不想休学,临毕业也没几门课了,于是联系学校把课程改成 online,然后匆匆打包回家。

回到北京,见到 301 胸外主任初主任,我特别忐忑的问,我美国的医生说这是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咱这有的治吗?

人初大夫特别不屑的说,没事,我们这见的多了。

我回头看了看门外乌泱乌泱的病人们,默默想,妥了。

后续当然是好了呀,一共花了不到十万人民币,保险还报了大大部分。

其实本身是挺危险的,初主任给我做手术以前也很紧张,手术风险很高,过程中一旦把脓包戳破了我就完了,搁在爱医闹的家属那可以把医院闹的鸡犬不宁。但是因为没有别的治疗方法,我和父母又坚定的表达了手术意愿,最终还是给我做了手术,结果非常成功,恢复的也很好,初主任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叩谢。

经此一役很感谢国内的医疗服务,国内医生毕竟经过大量病例的训练,而且同样是这个国家的顶尖医生来做手术,和美国比中国公立医院收费简直太良心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放个杯子电梯就「爆炸」?不是什么都能拿来挡电梯门,记好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