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让「性」等于「色情」,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

图片:《性教育》

回答来自机构帐号KnowYourself

中国的性教育匮乏到什么程度?这可能会造成哪些影响?

KnowYourself,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学社区: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

有一位粉丝曾经给我们投稿了这样一个真实故事:

“表姐与丈夫结婚有大约六年,一直没有孩子,父母辈都十分着急,但是碍于女儿的情绪也都没有催促。双方生理上并没有问题,符合生育条件。我母亲后来偶然知道了他们多年未育的事实:夫妻二人至今未行房,即结婚至今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女方一个重要的心理原因是有错误的处女情结,认为将身体给丈夫会有不好的后果,将会失去他的爱。现在的状况是双方父母不清楚他们的真实状况,且对抱孙子仍抱有期望,而我母亲是唯一知道实情的长辈,曾尽力开导但无果,为此事很苦恼。”

虽然这是一个极端的事例,但这样的真实情节,却让我们集中看到了性教育可以匮乏(以及错误)到什么程度,而这样的匮乏可能造成怎样极端的影响。

中国性教育的现状有多“匮乏”呢?

若按照国际上对“全面的、有效的性教育”的定义,国内目前的性教育就不仅仅是在内容方面,还在获取渠道上也都是“匮乏”的。

1. 性教育内容上的匮乏

性教育绝不仅仅是只关乎“性交”的教育,国际上主流的性教育理念中,性教育的内涵应该包括以下几点(Joy Walker,2007):

“性与生殖健康(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性别(Gender)”

“性行为(Sexual Behaviour)”(然而在很多国人的心中,这就是性教育的全部了)

“情感与关系(Emotions and Relationships)”

“价值观念、态度、社交技能(Values,Attitudes and Social Skills)”

“文化、社会和人权(Culture,Society and Human Rights)”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中如此解释“有效的性教育”:“有效的性教育可以为年轻人提供适合其年龄、符合其文化特点的、同时在科学意义上又准确无误的性知识。”

而近几年我国国内的青少年所接受到的性教育又是怎样的呢?

2011 年,一项针对青少年性教育(初中~高中生在校生,年龄区间为 13 - 18 岁,随机抽样有效样本为 222 人)的调研结果(《中国性科学》,2011) 显示:

青少年学生所接受性教育的内容非常有限。青少年学生已知的性知识主要限于青春期生理现象,而对于其他专业类性知识的掌握很不全面。如:(1)76.1% 的初中生不知道“人流”的危害性;(2)67.3% 的初中生和 45.5% 的高中生对避孕知识一无所知;(3)61.1% 的初中生和 53.6% 的高中生不知道怎样预防性病;(4)64.6% 的初中生 48.2% 的高中生不知道女孩如何防范性侵犯。

而前不久北师大出版的针对小学生的性教育教材,引发了一些家长的声讨,在这个引发激烈讨论的性教育事件中,我们也明显地感觉到,国内针对不同年龄的性教育仅仅处于“试水阶段”,并且在推进过程中受到了明显的阻碍。

2. 缺少获取性教育的正当渠道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中的解释,有效的性教育应囊括包含社会,学校,家庭等各方渠道。

而国内在性教育渠道上的现状呢?依旧以上面这个针对青少年性教育的调研为例:

调研结果显示,在调查对象(222 名中学生)中有 62.7% 的高中生已知的性知识来源于传媒(含网络、影视、课外书刊),仅有 22% 的人的性知识来自相关课程或老师,性知识由家长告知的人不足 13%。研究者总结道,“说明家庭和学校这两条获取性知识的主渠道不畅通。”

其实我们在从小到大接受的国内教育中,也可以很切身的感受到,近些年国内的性教育,匮乏的不止是不同渠道的重视与支持,也不止是正规的性教育课堂、教材,在我们能接触到的性教育中,全面的性知识也是远远不够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北京林业大学 2013 年进行的评估发现,中国目前的学校性教育普遍以“恐惧”为基础,散布对怀孕、堕胎和艾滋病的恐惧。中国的学校几乎不谈论爱、交际或信任,如何(对性侵等行为)说不,或应对骚扰/性虐待,更不讨论同性恋。中国父母也很少与孩子讨论性。大多数中国青少年从网络和网上色情中探索性。(《经济学人》,2015)

那么,性教育的匮乏可能会造成哪些影响呢?

1. 不安全性行为的普遍存在及其恶劣后果。

性教育的匮乏,换来的可能是年轻人不懂得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或是根本不知道何为安全性行为。正如前文所说,很多青少年根本不懂得如何预防性病。根据国家性病 / 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5 年,中国的 HIV 感染者新增了 115000 人,其中 14.7% 的感染者的年龄在 15-24 岁之间。这个数字和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或许不算惊人,但与前一年的同期数据相比,年轻人中新病例的增长率却高达 35%。而截至去年九月为止,15-24 岁的年龄群中已经又增加了 13000 的感染者(CNN, 2016)。

期待仅凭教育就能消除艾滋病病毒和其他性传播感染固然不现实,但规划和实施得当的教育项目确实能有效降低这方面的风险。

2. 将堕胎当作“避孕措施”

如前文所述,很多青少年对避孕知识一无所知,而我国年轻女性的堕胎数据却触目惊心。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要施行约 1300 万台堕胎手术,62% 的手术发生在 20 - 29 岁的年轻女性身上,而其中绝大多数人是单身(ChinaDaily, 2015)。并且,专家认为这个数字可能远远低于实际数目,因为非手术式的堕胎和在非正规诊所的案例并不未被包含在内。此外,我国也是世界上重复流产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这样说可能有点夸张,但看着这样的堕胎数据,看到从电视、网络到街头巷尾都存在着的“无痛人流”广告,我想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的安全避孕/节育的性教育都去了哪里。

其次,除了惊人的数据带给我们的警示外,性教育的匮乏也造成了某种程度上的“恶性循环”。未接受到正规、全面、有效性教育的成年人,也很难恰当地给予下一代健康的性教育。

一方面,未接受过全面性教育的成年人没有给下一代进行“性教育”的意识;其次,当看到自己的孩子接触那些正规的性教育知识时,这些成年人往往会因为不理解而感到恐慌与排斥;而即便这些成年人希望给孩子进行性教育,他们也常常感到“无从下手”,不知道如何给孩子健康的性教育。

前不久我们对知名性科普作者女王 C-CUP 进行了访谈,她也与我们分享了这样的观点:

“在孩子 3 - 6 岁的时候,Ta 会对自己的生殖器感到好奇。一是因为 Ta 需要去了解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其次 Ta 处于性别认同的阶段,要了解为什么有不同性别的孩子,为什么 Ta 和我不一样?这种探究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这时孩子的心里其实没有埋下对性的任何正面或负面的东西,这个时候的 Ta 应是接受性教育的最好阶段

而如果我们在这时把对关于性的负面看法灌输给了孩子(比如这是不好的,“色情”的),你只能教会他去说谎,去厌恶自己,去回避这些东西。

我们会在什么时候察觉到“色情”的气氛呢?应该是我们本来就有色情的基础在,比如两个成年人去讨论,如果讨论得十分深入,尤其涉及个人体验时,它可能会走入一个“色情”的气氛中,因为其间可能会有想象,可能会把对方或自己代入其中。

如果是家长或老师对孩子进行长期性教育,那种情境是很难走入“色情”气氛的。因为家长/老师和孩子之间会有天然的社会规范存在,之间本来就是离色情最远的一个关系。

我们的顾虑,其实往往在于我们一步都没走出去,就想得太多了。把成年人对性的思想代入其中,却对儿童的发展心理学和儿童教育一无所知,才会让孩子错失接受性教育的最佳阶段。”

最后,我们希望看到,关于性教育的讨论可以引起大家越来越多的重视,而总有一天,我们不必再讨论(是否/如何进行)性教育,总有一天性教育不再是一件需要遮遮掩掩的事,我们的孩子都接受着正规全面有效的性教育。

以上。

更多讨论,查看 知乎圆桌 · 从零开始的性教育

「知乎机构帐号」是机构用户专用的知乎帐号,与知乎社区内原有的个人帐号独立并行,其使用者为有正规资质的组织机构,包括但不限于科研院所、公益组织、政府机关、媒体、企业等。这不仅是知乎对机构的「身份认证」,更是涵盖了内容流通机制、帐号规范等全套帐号体系。和个人帐号一样,机构帐号开通不需要任何费用,同时也受社区规范的监督管理,并要遵守相关协议。目前机构帐号入驻采用邀请制。您可以通过  什么是「知乎机构帐号」 来了解更多机构帐号信息。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2019 年 9 月 19 日在德国发布的华为 Mate 30 系列有哪些亮点和不足?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