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室友偷了我的钱

图片:languid4 / CC BY-SA

* * *

试探就是伤害

* * *

如何试探室友是不是偷我东西的人?

匿名用户

先说态度:绝不姑息。

事情回溯到我大二那年,我前后丢了一千二左右的现金,对一个学生来说,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而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是在一星期之内不断丢失的。这多半是被什么人盯上了。

如果被欺负到这个份上还不反击的话,我真是不会原谅我自己了。

 

大学时,我一直有着良好的持现习惯,每次只取两三百,一多半充饭卡、再在身上带一些零钱,所以通常不会有身上携带大量现金的情况出现。某次取钱之后也一如既往去买东西吃,剩了九十七在口袋,晚上回寝之后并未在意,第二天出门时发现,口袋里的钱不见了。

我没想到会是被朋友偷的,只觉得是自己不小心,让外贼得手了。

第二天又取了一百,这次剩了九十八在口袋,晚上回寝之后也没有注意,次日出门时再次发现,钱又不见了。

于是我把这事当成笑话说去给我的朋友听,空气里都是快活的空气,听完以后无非是劝我以后出门小心,与我一道谴责校园附近治安差云云。

不过,其实当晚和妈妈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提醒过我,好好注意一下身边的人了,但我没放在心上。

 

第四天,社团吃饭,那天晚上,好友 C 与我一道前往。

C 君貌美肤白,为人洒脱,她与我住在同一栋寝室楼里,只是楼层不同。那时我与她是很好的朋友,因为 C 是极有人格魅力的女孩子,我们在社团相识之后,她常常来我寝室,很快就博得我们寝室另外三人的全体好感。我们四人平日里都不太喜欢有陌生人进入寝室,但这条潜在规则随着 C 的到来打破了。她的话题总是拿捏得恰到好处,与人亲近如鱼得水,我们都很喜欢她。

那个时候她欠我和室友一些钱,不过我们也不急,没有催过。

那天去饭店之前,我先去取了钱,一是因为收到了班长的飞信,马上要补交书费,大概是二百块,二是当晚的饭局大概是需要一些现金,所以我干脆就取了五百出来。

带着这五百块钱呢,我和 C 高高兴兴地跑去参加社团的聚会,当晚饭吃到一半时,C 君拿了一千四给我,说是还欠我与室友 X 的钱,请我顺路把钱给 X 捎回去。我答应下来,并将钱分成九百一沓,五百一沓,放进了包里,连同之前取出来的五百,这时的包里统共有了一千九。

那天晚上吃饭的都是社团的核心成员,没有闲杂人等,大家坐在一个房间里,我完全放松了警惕,把包放在了原地没有管。那天吃完饭,和另外几个对喝酒不感兴趣的朋友一起出外聊天,彼此相谈甚欢,结果回来得太晚,连最后大家结账的时候都没赶上。等和 C 一起回了寝室,已是将近熄灯的时间。走到门口时,我忽然想起来她放在我这里的钱,和 C 说,五百块还给你,既然你都来了,就自己把钱还给我室友吧,我不代劳了。

当时没有清点包里的余额,实在是很好笑啊。

C 很快接过,进屋与我谈笑,临走前忽然拉着我道,诶诶,我晚上再放五百在你这里吧?

我有点奇怪,问为什么。

她支吾道,啊,明天有个小学同学要来看我,我担心回不来。

这话回想起来起来其实挺神逻辑的,看同学回不来和放钱在我这里有什么关系?但也没有多问,把钱夹在了书架上,告诉她明天自己来取。C走后,我匆忙趁着最后的几分钟洗漱,然后便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是周日,那天我刚好有个心理咨询师的培训,课上记着笔记,突然想起来包里该是还有很多钱还没有收拾,连忙打开拉链,发觉里面只剩了九百。

我愣住了,哪里还有心情听课。

算起来,昨晚自己取了五百,C君还了九百,该是有一千四啊……可是五百不见了。

我知道,如果是外贼,哪里还会给我留个九百块放包里,肯定是一起偷走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时的震惊,原来对我下手的,是身旁的人呢。

这不是很蹊跷吗?我想起先前丢失的那两百块,忽然明白过来……恐怕,根本没有什么外贼。

但即便是那时我也没有想到会是 C。

我第一个怀疑的,是我的室友 Y 君。Y 君在大一下学期曾有一段非常反常的举动,我和其他几人常常会发现丢了一个苹果、一袋麦丽素,会发现洗发水少了,洗衣粉突然用得有些快。那时我们把这话题视为寝室中的禁忌,彼此心照不宣地知晓是谁所为,却一直没有去追问缘由。时至今日,这一番推理在我脑中初步成型——一定是 Y 君吧!

我把我的猜想和一个室友说了,无奈对方与 C 君关系太好,随即漏了口风,C 大概立刻就知道了我在怀疑她和 Y。不过那时我并不知晓,就自己开始试探这两人了,对 C,我大约是秉承着“公平起见”的态度,实际上并未起疑的。

于是,我挑了个时间微信她说,“哎,我又丢钱了”。

C 的反应十分强烈,先是发来一段冷冷的语音,“你在寝室等我,我一会儿上来。”

我反而愣住了,她很快径直就冲进我寝室,把我拉了出去,怒气冲冲地问我,“你一直丢钱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反而一时语塞,想了想,把对室友 Y 君的怀疑说了出来。

C 君是如此的义正言辞,使我根本没有底气在她面前说,我也怀疑你啊。

她激动地蹿腾我报警,表情是那么地真挚,连对我的训斥都带着一点恨铁不成钢的遗憾,她说“你知道你这样就是一包子么?老这么丢钱,以后谁还不知道你是软柿子了?”然后,C 又冷静下来,告诉我,现在的科技是多么多么发达,不能验指纹儿么?不能调查取证么?末了又问,那你现在还有钱么?

我点头,有,我寝室里一直放了一些现金,平时不动,应急用的。

她问,钱还在么?

我想了想,应该还在吧?那个我可是藏起来了的。

她皱眉,斥道,回去看看!

于是我和她一道回了寝室,颇有几分无奈地,当面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盒子,就在打开盒子的那一刻,简直就见证了奇迹……那盒子里的五百块也没有了。

于是,我的损失金额,升到了一千二。

 

那一刻的心情是很微妙的,我可以说是出离了愤怒,连最后的一点儿理智也没有了。我在寝室里各种撂狠话,其实就是说给 Y 君听的,C 在一旁帮腔,煽风点火。我现在已经记不太起当时 Y 到底是以什么表情听我的那番豪言了,大概是有苦说不出吧。

第二天,我和室友 Y 君摊牌,我说,之前对你的种种行为一直沉默,但现在你未免太过分了,我不能忍。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是我干的事情,我会承认……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

这话十分诚恳,可惜那时我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不过好在一直保持着起码的冷静,从未与外人说起这件事情。

那天下午我去找了辅导员老师,大致说了一下我的遭遇,老师也十分震惊,但无奈丢的是钱并不好找,只能叮嘱我以后小心。于是我紧接着又去报警,警察说钱这种东西没有记号,你又是寝室内部丢的,根本不好取证,我顶多帮你威慑一下,做不了实质的工作。

但……这几乎是我一个月生活费啊。

于是我冷静下来。

那天,在微信上,我和 C 君提起我报警的事情,C 君没有立刻回复,我也就放下了手机。因为我的手机长期静音,所以没有听见响动,等到晚上再逃出来一看,发现有三个未接来电,数条短信,数条微信,qq 上也有留言。

全部来自 C 君。

于是和她在 qq 上聊了起来。

开始她问我,你打算咋办啊?

我回,报警了。

她问道,那警察怎么说?

我想了想,岔开了话题说,室友 Y 君的行为实在让我太失望了,之类。

她顺着我的话说了几句,又问道,那警察那边打算怎么办呢?

我又回复,辅导员老师看起来根本不想管这种事情,就是想让我息事宁人嘛。

她继续顺着我的话说了几句,第三次问道,那警察那边有什么消息?

她如此执着地问了我三次警察那边的态度,我心里已经有了波澜,于是告诉她,警察说他们已经处理过好多起类似案件了,在这种事情上很有经验。

她立刻回复,你还是不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吧?你毕竟以后还要和Y君相处啊!你吓一吓她得了,备不住她哪天就把钱给还了呢?

我心里一沉,所有矛头霎时全部指向 C 君。

 

第二天,我收到室友 Y 君的一份邮件,她在邮件中,将上学期她曾承受的一切变故悉数尽陈,那些事情全部事出有因,而在这番解释之后,之前所有反常的举动,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她说她原本不想将这些事情告诉别人,与我说这些,只是想向我证明,偷钱的事情,确实不是她做的。

那时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看完了这封邮件,也取得了 Y 君的配合。

那周的周六,我在亚马逊上订购了一个外型是闹钟的针孔摄像机……貌似是一百六十多还是三百二十多,我孤注一掷非要给自己一个交代,钱不钱的早就不想管它了。在寝室里,我与Y君彼此约定,依然保持着剑拔弩张的态度,私下里却一直保持着联络。

为了安抚 C 君的疑虑,我对她道,这几日我要关起门来解决寝室内部问题,你就不要再来我们寝室了。她问为什么,我说,原先警察还打算管,后来一听学校是维稳的态度,就说不插手了。

她听后消停了几天,并未再与我联络,直到周三下午。

那个关键的小道具终于来了,我在寝室之中调适许久,学习了一下怎么用。当晚,我告诉 Y 君,你先不要回寝,我喊 C 到我们寝室坐坐。

然后就给 C 君发了消息:Y 君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你要有时间就来一趟?我有话要对你们三个说。

C 君很快赶到。

我在寝室中板着脸,严肃地说,前几天,我一直没有发作,是因为我在等一个结果,我已经将抽屉里的东西全部送交派出所,做指纹的鉴定。今天下午结果终于出来了,上面除了我的指纹,还有另一个人的。

C 君反驳道,那不一定啊,你那个盒子说不定我也碰过呢。

我说,不,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盒子上就会有我,你,和Y君三个人的指纹,但现在,除我之外,上面只有一个人的,就只可能是做贼的那一个。

C 君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这两天我会再和 Y 君交涉,会旁敲侧击,毕竟,其实我在意的不是钱,我要她一个态度,如果这两天她要抵赖到底,那么我们周末就一起去一趟警察局,当场就能出结果。

C 君击节赞叹,又各种出谋划策。

我摇头叹息,其实这件事情我真的已经很累了,只要 Y 君给我一个台阶下,把偷我的钱还给我,哪怕不用全还呢。只要她有心,我就不追究了。

寝室的另两人不明真相,各种附和。

于是当晚 C 君回寝之后,又各种 qq,大意只是在确认,是不是只要收到了钱,就息事宁人,我自然说是了。

次日星期四,一整天的水课,也是钓鱼的好机会。

这一整天的时间里,只有 Y 君一人呆在寝室,我临出门前打开了摄像,便匆匆离去了。

中午的时候,我忽然收到Y君的一条短信,信中说,“钱只有这么多,放你桌上了。”

我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久便接到 Y 君电话,她在电话这头问我,“刚才 C 是不是拿我的手机给你发短信了?”

我说是,怎么了?

Y 君说,中午 C 突然到了寝室里来,说是手机欠费了,要借手机去打个电话。

……于是我就收到了那条短信。

同时 Y 还告诉我,我桌上多了一百块钱。

 

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鱼终于咬饵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我又变得心不在焉,一时心血来潮,与这位好友微信聊了起来,我只道,“……到底,还是承认了啊。”

她很快回复我七八条,先是表示震惊,接着表示遗憾,最后又劝我不要再追究。

我想了想,在微信里问她,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为什么是我?

她回道,你啊,傻呗。不过没事儿,还有我在呢。

我也不记得那一堂课后来是怎么过的了,总之一下课就去找了辅导员老师,向老师说明了来龙去脉以后,一起去了 C 的学院,将此事始末陈述清楚,并再三重申我一定要追究的态度,最终得到答复,他们必定严肃处理。

又过了一天,我见到了她父母。

父母自然是求情,我也没什么好说,心软下来,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社团里的一些朋友,请大家各自小心。然后请 Y 君出去吃饭,赔礼道歉,回寝室以后,关上门把事情和大家说了个清楚明白。

最后,与 C 君彻底断了关系。

后来的严肃处理没有等到,倒是听到了另一个消息,C 君又去偷了某人的手机,最后被人用定位找到了她出手的那家铺子,顺藤摸瓜又被抓了个现行。

但 C 君现在依然过得很好,大抵是因为她肤白貌美吧,依然洒脱吧:)

 

看到题主的问题补充,也忍不住补充两句:

1、我和Y君后来的关系。

在事情发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很疏远,尽管在一起吃饭、上课、一起去教室、回寝室,但隔阂真实存在。大约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我们才渐渐恢复原先的关系。她是很好的人,但因为我的误解,我失去了一年半的与她真心相处的机会。

试探就是伤害。

2、我是如何构思出这个计划的。

要留证据,所以需要道具,录音笔、摄像,之类,然后买道具。

要想清楚到底要套什么证据出来,如果仅仅是放个一百块在桌上看对方拿不拿,就算拍到了对方偷窃的铁证,也只能证明这一次是她拿的而已,所以必须紧扣主题,设计情境。

根据对方智商,设定计划细节。指纹鉴定什么哪里这么好做……但凡 C 亲自去打听一下就会怀疑我是不是在诓她,但她没有。不过就算有也没关系,毕竟校警承诺需要的时候会帮我威慑,我觉得这就够了。如果C君过程中起疑的话,就让警察联系她,把验指纹什么的事情重复一遍。

3、周围人的态度

之前口头上支持着我把真相追查到底的,最后几乎全部站到了C那边。

很显然,在拿到证据之后,C 突然就变成了弱者。

长辈甚至指责我,我身上带着钱,又对 C 不设防,这根本是在引诱 C 犯罪,所以对这件事情不怪人家,反而是我有重责。

无外乎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为什么她偷你不偷别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就不能为她想想吗”、“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云云。

 

以上个人经历贴在这里,仅供参考,最后一些经验想和题主分享。

在这件事情上,除了你自己,很少有人能真正站在你的立场上去思考。学校的第一反应必然是息事宁人;告诉父母,也不过换来几句无关痛痒的说教和安慰。至于和同学讨论……旁人茶余饭后乐得提起便提起,随之也不过抛之于脑后不会在意的。如果想做些什么,第一要义是少诉苦,多行动,很多话说出去了,后面的事也就难办了。

然后,要考虑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原则是什么。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没有牺牲就什么也得不到。所谓“试探”本身就是对同学关系的一种伤害,如果不想伤及同学关系,还想再好好相处两年,就不要试探,如果想试探,那就坚持到最后,不要被所谓的“同学情谊”束缚住手脚。

真要追究下去,题主也要为随之而来的心理压力做好准备,你是否有担起后果的觉悟?即便真的到最后查清了所谓的真相,你也未必能得到你想要的。就像 C 君的盗窃行为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就像我处心积虑终于为自己讨回公道,还是不免要承受“她能做到这份儿上,说明她也不是什么好人”之类的攻击。

道阻且长,要想清楚。

最后,如果确信是室友所为,换寝室是上策,如果室友是同院同学,即便你抓到了证据,老师也不会从严处理的。

 

答评论疑:

1、摄像是关键证据,拿到了影像才算坐实了 C 君的偷窃行径,否则无法证明事情究竟是 Y 干的,还是 C 栽赃 Y 干的。

2、钱要回来了,没全要回来,开始那两百没办法证明是被偷的,说不定真的不是-。-

3、我和福尔摩斯等胆大心细的前辈搭不上边的……上个月丢了手机,这个月丢了手机卡,没有人偷我也在不停地丢东西,日常里也比较迷糊,大概是那种有心人一看就是「好下手」的类型。

4、上面说的这些事…寻常人有心都能做到的,大家当个故事听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1258 年,南宋人民冻得瑟瑟发抖,700 年后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