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青春片碰撞恐怖片,观影现场昏厥两人

图片:《生吃》

尖叫晕厥!《生吃》引领恐怖片的新浪潮!

郭连凯,个人影评整合公号:迷影至下

通常来讲,去电影院看电影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即使不小心踩雷看了一部大烂片,也只是会气愤一下,心疼一下票钱。

但在去年 9 月份多伦多电影节上,两位观众在一部电影的放映过程中突感身体不适,继而癫痫发作,当场晕倒。电影节的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迅速赶入影厅,将两名观众带走进行救治。

“影迷在看食人电影《生吃》时感到不适”

Viaglobalnews.ca

好在,两位观众并无大碍。但比这个事件本身更值得关注的是引发这起事件的原因:当时在电影院中放映的电影。

这部电影,就是《生吃》

如果你现在都没有听说过这部电影的大名,只能说你应该好好补补课了。

这部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首映的电影,在戛纳就拿到了影评人周单元的“影评人费比西奖”,今年的影评人周单元的官方海报甚至用的就是去年《生吃》的导演朱莉娅•杜可诺及主演加朗斯•莫里利尔在观众席上庆祝拥吻的照片,这种官方宣布式的“看!是我们发掘了这部电影!”的腔调,侧面反映出了影片在评论界以及观众中激起的波澜。

今年戛纳影评人周的官方海报,用的就是《生吃》主创去年获奖时拥吻的照片

随后影片在世界各地跑影展,多伦多电影节看晕了两名观众之后,《生吃》又在伦敦电影节拿到了“最佳处女作奖”,好巧不巧,上一年该奖的获得者,正就是和《生吃》类型相似的另一部新浪潮恐怖片(New Wave Horror Film)——《女巫》。

《生吃》讲述了生长在素食家庭中的少女 Justine 在兽医大学中入学后的第一周的故事,在此期间,Justine 受到了周围人以及高年级学生的压迫与屈辱,被迫吞下生的兔子肾脏,在浑身浇满猪血过后,Justine 逐渐觉醒,潜藏在她内心的食人恶魔蓄势待发…

青春片 + 食人恐怖片

青少年成长、啃噬人肉,这是两个看似完全不搭边的关键词,在《生吃》中被导演结合在了一起。在《生吃》中,我们明显的看到了这两种类型的融合,青少年成长电影(Coming-of-age Film)和食人族电影(Cannibal Film)的结合产物,环顾电影史,都很难找出来第二个。

这就是《生吃》在最基本的类型上就已经高人一头的原因,没有陈词滥调的恐怖片老套元素堆积,什么“连环杀手”、“精神分裂”、“异形怪兽”这种老掉牙的关键词全部摒弃,导演朱莉娅•杜可诺果敢且成功的将最受欢迎(之一)的成长题材融入了最边缘化(可能没有之一)的食人题材之中,营造出了令人惊喜的化学反应。

在院线午夜场的恐怖片还在玩儿“转头遇见鬼”和“加大音量吓死你”这种无聊小把戏的时候,《生吃》中的 Justine 已经叉开双腿接受成人洗礼,坐在地上啃噬人类手指,目标坚定的打入了艺术院线。这也让《生吃》走出了恐怖血浆片的小众圈子,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的入选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说明了问题。

除了在类型上的勇敢创新之外,《生吃》在内容上同样有着复古的情怀。

1973 年的《魔女嘉莉》已经玩过成长 + 恐怖

在影片的前三分之一,几乎可以视作《魔女嘉莉》的翻版,这部 1973 年的电影是悬疑片大师布莱恩•德•帕尔马的最著名的代表作,讲述的是青春期少女嘉莉,在高中校园中受尽同学的霸凌,最后爆发,化身将毕业舞会变成血腥屠宰场的故事。

《生吃》的故事开端同样从 Justine 被霸凌开始,从小吃素的 Justine 在所谓的新生仪式上被迫吃下了兔子肾脏,由此身体产生了强烈的过敏反应,全身蜕皮,奇痒难耐。但与 Carrie 不同的是,Justine 内心的魔鬼被唤醒的更快,反抗也要来的更早。

《生吃》的血浆浓度……

《生吃》中一场众新生被从天而降的猪血浇透全身的戏也致敬了《魔女嘉莉》

导演朱莉娅•杜可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毫不掩饰自己对德•帕尔玛、大卫•林奇和大卫•柯南伯格的喜爱,这几人均是以大胆的镜头语言,奇诡的影片主题著称的导演。

导演朱莉娅•杜可诺对他们的偏爱一点都不奇怪,她从这几人中的作品中汲取养分,充分的应用到了自己的作品之中,焕发出了新光彩。

《生吃》是法国籍女导演朱莉娅•杜可诺(Julia Ducournau)第一部导演长片

再说回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看《生吃》看到晕厥的事故,导演朱莉娅•杜可诺在对当事人表达了关怀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她从没想到过这样的事件会发生在自己的电影身上,在她看来,《生吃》的血腥程度根本算不上什么,连恶心都称不上。

确实,如果和一众北美 VOD 线上发行的以血腥为主打卖点的小作坊制作相比,《生吃》的血腥程度可以算得上是小学生,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却更像是艺术品。

但从另一个方面看,《生吃》中的惊悚暴力场面又是十分令人不适的,原因就是其毫不掩饰的直截了当、和看似疏离架空但又十分现实的世界观。

两姐妹厮打在一起,姐姐一口下去,Justine 的脸上瞬间少了块儿肉,鲜血淋漓。如此赤裸裸的视觉冲击,让观众如同自己的脸上被咬了一口一样,震颤不已。

但在令人尖叫、不安的血腥场景之外,《生吃》还在之间寻找到了一种极为微妙的幽默感。这种游离于两种观感之间的奇妙体验,让观众在影院中连忙捂眼的同时,又不舍得退场走人。

影片惊悚氛围的成功营造,配乐可以说占到了一半甚至以上的功劳,本片的作曲吉姆•威廉斯模仿了 17 世纪的欧洲古典音乐,用合成器等乐器铺垫出了比较沉重的整体情绪;随后管风琴的递进,弦乐和大键琴的出现,再到后半部分打击乐的加入,情绪逐渐增强,矛盾冲突逐渐扩大,象征着 Justine 的逐渐觉醒,和潜藏背后的惊人谜底,尤其是打击乐的加入配合,让整体沉重的气氛之中,暗示着令人震惊的谜底。

《生吃》的视觉做得很出色

而在视觉风格上,清晰的打光凸显出明暗分明的面部轮廓;色彩上的大胆运用功能区分明显:训话场景的冷感色调,夜店戏的霓虹色彩,均风格化十足。

在影像上果敢又创新,丝毫看不出一点生涩,导演在这其中所展现出的天赋令人十分惊喜。

而作为影片中绝对主角的 Justine 的扮演者,年仅 19 岁的加朗斯•莫里利尔彻底演活了这个角色。

Justine 在影片中经历了从青涩少女到性欲旺盛且啃噬人肉的骇人形象,莫里利尔堪称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她与导演朱莉娅•杜可诺从小就相识,用朱莉娅的话说,她是看着莫里利尔长大的,两人之前就合作过众多短片,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在各个场合出席都形影不离的两人也成为了一到足够亮丽的风景。

突破禁忌,各方面的突出让《生吃》在 2016 年的戛纳电影节,乃至全年的新片中脱颖而出,堪称最令人惊喜的影片,甚至可以没有之一。

但《生吃》的出现也并非极端个例,近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有不少恐怖片将其目标观众从血浆爱好者、智障青少年转向了艺术院线受众。

单单 2014 一年,就涌现出了《它在身后》(It Follows)、《地下墓穴》(As Above, So Below)、《鬼书》(The Babadook)、《独自夜归的女孩》(A Girl Walks Home Alone at Night)等一众惊喜;2015 年的《女巫》(The Witch)、《致命邀请》(The Invitation);2016 年的《生吃》(Raw)、《阴影之下》(Under the Shadow)。

《 女 巫 》

The VVitch: A New-England Folktale (2015)

他们都在传统的主题上做出了勇敢的创新,为早已陈词滥调的恐怖类型片提供了全新的生机。

恐怖片所提供的的广阔的表达空间给了他们施展手脚的余地,大胆的视听与奇诡的故事的融合让众多恐怖片脱颖而出,也成为很多新导演拍摄第一部长片的首选题材。在某种意义上,这些目标明确的打入艺术院线的恐怖片,已经在慢慢的构成属于自己的恐怖片新浪潮(Horror Film New Wave)。

恐怖片的全新未来也许正在向我们走来,《生吃》作为其中的领旗者,绝对值得你的期待。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奇遇电影 (cinematik)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打遍天下大型游戏,不变的是那一抹鲜亮又限量的「橙装」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