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 有哪些每天经历却无法解释的事? - 做梦啊

《盗梦空间》

梦若泡影,何解何析 - 我们为什么会做梦?

Zane,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

作者:Zane

我们为什么会做梦?

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可能是大众理解心理学的第一印象。在弗洛伊德之前,许多哲学家和思想家都对梦都有独特的见解:例如亚里士多德的《论梦》,De insomniis;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集》,Meditationes de prima philosophia。然而,无论我们如何思考,梦对于人类有限的智慧来说,始终是一个非常玄乎的概念:在梦境中,我们通常处于无意识的状态(特例见清醒梦(lucid dream)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生理现象吗?),身体失去了控制,并且经历着我们无法解释的各种光怪陆离。正因为这种玄乎,梦通常被与某种超自然的力量联系在一起。

然而,我们能否科学的认知梦、研究梦呢?对于现代心理学来说,梦到底是一种什么的现象?在这一篇专栏文章中,我将尝试把我在 UCR 本科课程 《Sleep and Cognition》的讲义整理出来,希望能够对大众了解这个话题有所帮助。先申明一下版权,本文是我的个人教学笔记,代表我个人对这个话题的看法和归纳,转载需要经过我本人同意。此外,这个讲义的原文是英文而后意译成中文。如果意译不当,请见谅。


社会文化的思考

对于梦境的解释最有趣的就是社会文化层面的思考。在许多社会文化背景中,梦代表了某种超自然力量。例如,在圣经里面,上帝出现在所罗门的梦境中,赐予了所罗门智慧(如上图)。梦因此常常作为神的启示而充满玄幻色彩。在中国文化中,也经常有这样的例子。例如,在《红楼梦》中,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之梦中遇见警幻仙子,通过警幻仙子之口,宝玉看到了金陵十二钗的坎坷命运。在我们大众所了解的社会文化层面上,梦境通常充满了预测性和前瞻性。梦里的东西,通常预示着现实生活中的某种宿命。流传在民间的解梦之书《周公解梦》正是这种思考的集大成之作。它依据梦的内容预测未来。这种社会层面上对梦的经验性看法是否具有一定的意义?它为什么看起来似是而非,然而却长久不衰?

许多人认为这是迷信,无法科学解释。然而,本着“存在即合理”的逻辑,科学家们还是尝试寻在揭开梦境的这层玄幻面纱。基本的理论包括:

1)概率解释了梦境对现实的预测性。假设梦境的内容是完全随机的,全球 60 多亿人口,每人每天睡觉都会做梦,那么随机的梦境内容总有可能与尚未发生的现实相匹配。而这种似是而非的“预测性”会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得到扩大。事实上,如果长期跟踪一个人的梦境内容和现实生活,这种预测性其实并不是很明显。相反,梦境里面经常出现过往经历的东西的概率反而比较高(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见后面对于梦境的认知神经科学解释)。

2)自我实现预言解释了梦境为什么能够改变未来俗话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人们先入为主的信念,无论其正确与否,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人们的行为,以至于这个信念最后真的实现(“自我实现预言”现象)。

总而言之,社会文化层面意义上的梦境其实具有某种现实意义。梦的预测性成为许多社会现在存在合理性的托词(例如所罗门对国家的统治;刘邦说自己的母亲通过梦境与神龙交合而产下了他)。而这种预测性实际上能够通过概率或者自我实现预言来解释。当然,不排除很多牵强附会的说法(例如刘邦的故事)。无论如何,对于梦境的社会文化层面的思考凸显的是梦境在社会生活中的意义,以及梦境作为一种社会工具的存在合理性。


心理分析的思考

谈论梦境,怎么能够落下我们伟大的弗洛伊德老先生。弗洛伊德以一己之力,将梦的解析推向了人类思想史的高峰。我们把弗洛伊德老先生的观点称为心理分析(psychoanalysis)的观点。然而,这并不代表心理学的观点,敬请区分。

在弗洛伊德看来,梦代表了潜意识的爆发。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内心总是受到各种条条款款的束缚。这种束缚,在梦境中完全不见了踪影。因此,我们潜意识里面强大的原始驱动便能够最大程度地释法自己。在弗洛伊德的早期理论中,这种原始驱动就是性。 他认为梦境里面的任何都行都能够和性扯上关系:烟囱、大树、高塔都代表了男性强大的欲望;而山洞、树荫、大门都代表了女性的身体部位。因此,在心理分析的理论中,梦具有丰富的象征性。这种象征性并不一定具有预测性,但是它还是能够影响人们日常的种种活动。

心理分析理论的最大问题在于我们并不能够证明弗洛伊德老先生的论断是否正确。这种不可证伪的硬伤,大大削弱了弗洛伊德理论在现在心理学的地位。如今,一个心理学科班出生的学生对弗洛伊德的了解可能比不上一个英语文学或者是哲学背景出生的学生。可见,弗洛伊德老先生的理论墙内开发墙外香。

另外,唯性论也是心理分析经常受到抨击的一个地方。为什么梦到大树一定是强大的欲望,难道大树也会污?弗洛伊德后期的理论渐渐的平衡这种论点,提出了另外一种强大的原始驱动(死亡/生存的驱动)。这样以来,弗洛伊德的理论受到了现代进化理论的欢迎,因为进化论认为所有物种都要面对繁殖生存两大挑战。因此,在心理分析的论点中,梦境作为这两大挑战呈现的道场,凸显了人们内心焦虑的释放。

弗老先生的论点如何,见仁见智。无论如何,今天谈梦的人,都绕不开弗老先的观点。可见想要在学术界思想界立名,不一定在于观点的正确性科学性,而在于观点的新颖性和颠覆性。语不惊人死不休,你懂的。


认知神经科学的思考

在一个认知神经科学家的眼中,梦境无外乎神经元在意识松弛情况下的随机放电。通常,在清醒状态中,大脑的神经元有规律的放电,支配了日常生活的感觉、知觉、记忆、情感和逻辑思维。然而,在睡眠状态下,随着睡眠深度的加深,调控神经元规律放电的机制便也松弛下来。一样以来,大脑许多神经元便有无规律放电的可能性。然而,这种无规律的放电是否毫无意义?如果睡眠是神经元休息的最好时段,为什么有些神经元还要无规律地放电?

在一开始,许多神经科学家认为神经元在睡眠状态下无规律的放电是没有任何特定的功能意义的。这种神经元活动仅导致人们在睡眠状态下产生了某种记忆重叠或者回放的体验。梦本身只能说明不同神经元之间有广泛而丰富的链接,因为随机放电状态下产生的体验通常随机而无厘头。然而,这一毫无进化意义的解释并不能够服众。如果因神经元随机放电而产生的梦境完全毫无现实意义,那么这种生理过程(睡眠状态下的神经元随机放电)应该早就被淘汰掉了。

新近的研究发现,睡眠状态下的神经元随机放电和记忆的形成和巩固有关。睡眠状态下看似毫无意义的神经元放电其实充当着记忆回放的功能。在日常的生活,我们经历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些记忆在神经元细胞中保持某种“痕迹”。在清醒的状态下,因为我们时常有各种新的信息进入大脑,大脑并不会把精力放在处理这些细微的记忆“痕迹”上。然而,在睡眠状态下,因为睡眠隔绝了新信息的进入,大脑能够很好地重新整理和归纳那些微弱的记忆“痕迹”,进而在记忆库里面巩固这些信息。这样看来,睡眠状态下的神经元随机放电其实是大脑里面某位“图书管理员”正在帮我们一一梳理和归档日常生活中所积累的信息。梦境的体验可能就是大脑记忆梳理和归纳过程的副产品。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动物也会做梦,以及睡眠为什么能够促进记忆等等问题。有学者断言,人类将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彻底弄清楚梦境产生的细胞生物学原理。对此,我们充满期待。


哲学的思考

我在美国本科生的课堂上谈论“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可想而知,这是纯粹自讨苦吃。第一,中文字面意思的理解也不好懂;第二,英文翻译就耗费了很多功夫;第三,背后的哲学思想也就是我这种平庸的人也能够参透的?所以,吃力不讨好。但是,谈论梦境,不谈论哲学上的思考,那么这一群本科生白交学费了。因此,本着不误人子弟的想法,也就硬着头皮简要地讲讲由梦引发的哲思。

从西方哲学的视角来看,庄生梦蝶是一个存在主义的命题。探讨的是人类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知晓生命存在的时空维度和意义价值。在庄生梦蝶的故事里面,不知道是庄子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庄子。现实与虚幻的模糊,深刻地考验人类认知的极限。这种对比,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尤为突出。一方面是现实世界的荒诞无序,唯马革裹尸;另一方面是梦想世界的秩序美好,桃源乌托邦。谁说只有梦境是随机而无序的?当现实比梦境荒诞,纯粹理性主义还有什么意义?

然而,并不是所有存在主义式的思考都那么沉重。关于存在主义的思考,经常见于各种文学作品当中。在中国文学里面,最流行的莫过于“新月派”诗人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 卞之琳 《断章》

这种虚拟和现实模糊不清的非理性思考,既可以理解为文青式的“为赋新词强说愁”;也可以理解为非理性的存在主义的对理性现实的挑战。前者是文学创作,而后者主要为了凸显了康德式理性主义对人类现实解释的无力。当然,由梦的思考剖析直接拷问人性的存在,其意义远远超过了文青词句里面所能够承载的重量。可是,多少人能够经得起这种烧脑的拷问?总之,我在美国本科生的课堂花了五分钟,学生陷入思考,一脸疑惑。我见好就收,转下一个话题。

你的思考?

梦对于你来说什么?是梦见明天中彩票的南柯一梦?是肉体欲望的释放?是神经元无规律的放电?还是非理性对理性的宣战?解梦,从来见仁见智。

在课堂上,我们尝试让同学们理解各种见解的背后逻辑以及内在含义。每种见解都有其合理的地方,也有其不合理的地方。博学而多思,正是本科教育的意涵。希望读者包涵。

版权声明:本文文本版权归原作者合法拥有。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观点,必须获得原作者的授权并注明出处。非授权范围内的使用,原作者将严厉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