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没有人情味,就是一个失败的美食影视剧

图片:《深夜食堂》

如何评价日剧《深夜食堂》?

蔡澜,美食家、专栏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 、中国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节目总顾问

我来说说我所了解的深夜食堂:

日本的漫画《深夜食堂》大受欢迎,不但书本畅销,改编成电视剧也一集集地拍下去,电影版很成功,捲起了一阵热潮。

「介绍一家和深夜食堂一样的东京小馆子给我吧。」朋友常问我。

真的不知道怎么推荐,首先,这一类的食肆,只做常客,陌生人走了进去,店主多数不理不睬。别误会,他们不是没有礼貌,而是不知如何对应,去那里的客人多数有甚么吃甚么,不太有要求,向着一个不熟悉的,老闆不懂得招呼,也就没有表情了。

而且,最重要的还是沟通问题,如果不会讲日语,不懂外语的店主会觉得很尷尬,也很自卑,这是一般日本人的心理。

怎么连几句英文都不会说?当然不会了,你看这故事的主人翁,脸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这都是象徵他是黑社会 Yakuza 出身的。此等人想改邪归正,又没甚么求生本能,就开间小馆维持生计。

剧本中有很多小故事,但都没谈到店主本人的出身,他们都是静默的,不想透露以往的旧事,也不想别人追问,所以情节里从来没讲到他的背景,这是对人物的尊重。如果有的话,也一定是一段动人的故事,留待作者在完结篇时敍述吧。

有了黑社会背景,这些人在新宿、涉谷等较为复杂的地区内开店,也没有人敢来打扰。虽说日本黑社会已转做正行,也有变相的敲诈,像如果你卖的是拉麵,那么他们会推销以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面条,或其他食材等等,当个小贩,日子也不容易过的。

「那当地人又怎么去找这些深夜食堂呢?」友人又问:「你在日本住过一段时期,一定知道答案。」

靠的都是口碑,一个介绍一个,日本人喜欢向人介绍小店,为了炫耀自己也知道这么一家旁人不会去的。

我在日本生活时当然也经常光顾,那时候年轻,不怕晚,不想回家,精力充沛。日本人的饮食习惯是喝酒的时候喝酒,吃饭的时候吃饭,通常收工后就会约埋一班同事,找个便宜的餐馆喝个痛快,不然就是应酬了。

当年正是经济起飞的年代,公司有应酬费,可以扣税。所有职员,尤其是做生意的,一定要应酬,每一个月,把一堆收据呈上去,上司才知道你勤力,一张收据也没有,那会被炒魷鱼。

有了这个扣税的制度后,晚市兴旺,夜夜笙歌,我当然被很多公司的人请客,大吃大喝,吃饭时不吃饱,喝完酒便觉肚子饿,报不了税的就到街边去吃一碗便宜的拉麵,可以报税的,又去这些小馆流连。日本人叫这一行为「水商费」,水的生意的意思,包括了餐厅、小馆、酒吧和高级的艺伎屋,都可以报税,等于是政府请客,维持了一大班人的生计,当今经济萧条,应酬费已不能报税了,令这一行业大为衰退。

话说回深夜食堂,吃的是些甚么?就算是好吃,日本人也称为「B 级 Gurume」,次等美食的意思。所以绝对没有甚么豪华的食材,小店老闆见有甚么最便宜的就用甚么,多数是可以冷藏的,不会隔天就变得不新鲜的东西。

在深夜食堂中出现的都是一般的家常菜式,客人多数没有妈妈煮饭,能尝到家庭菜,也十分感动。举个例子,节目中一定会做的是 Omuraisu,那就是蛋包饭了,做法是分两个锅,一个打蛋浆上去,转了又转,烧成一层蛋皮,另一个锅把冷饭放进去,下一些青豆之类的蔬菜,或一些香肠之类的肉类,加大量的番茄酱,炒得通红,放进蛋皮一包,就是蛋包饭了。

好吃吗?初次尝试,觉得甜得要命,蔬菜少,肉也少,用的米当然不是甚么新潟的越光,我那年代是进口缅甸的,称为外米,用火来炊饭,当然没那么好吃。

吃惯了就喜欢,当年我最讨厌的是甚么荞麦面、天津丼、炸虾或猪肝炒韭菜等,现在回想,变成了米芝莲三星厨师出品。人,真是贱呀。

最近,这个节目的版权卖了给 Netflix,也拍成台湾的中国版本,我没有机会看到,但在大陆播映,给观众大骂特骂,理由有点不公平。

批评的是节目内有很多植入广告商品,这也怪不得制片人和导演呀,他们也不想,如果大陆人要骂的话,那么骂冯小刚的作品吧,他有一部叫《大腕》的,还专门以此做文章呢。

《深夜食堂》讲的是人情,至于食物,这节目很巧妙地把出现的人物想吃的东西,仔细把做法重现一次。如果想看有甚么小吃,那么去看另一部《孤独的美食家》好了。

凡是成功的饮食电影或电视剧,还是要靠人情味,而把它凑合得好的,只有《饮食男女》和《芭比的欢宴》。香港版的《深夜食堂》是一部低成本的电视剧,和《权力的遊戏》无得比,已经尽力去拍了,也应该对它宽容一点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 我们升级了全新硬件,虽然外表看不出来 - 好的,不买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