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先撇开危险不说,去马路上暴走有多不健康,你们没想过吧

图片:二師兄Allen / CC BY-SA

如何看待在快车道暴走的「老人团」们?

胡远东,与每一个关注我的知友分享高质量的信息

(根据知友建议修改标题):震惊!马路暴走看似健身实际危害不可想象!

图 1. 在这车水马龙的主干道上暴走,真的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吗?

最近老人暴走团的新闻一再刷屏,都快成连续剧了,先是几十名大爷大妈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队伍占据了包括快车道在内的机动车道进行暴走,然后是出租车冲入暴走人群造成死伤,最新的新闻是暴走团的大爷大妈们并没有因为事故退缩,而是贴上反光条、拿起荧光棒继续暴走,甚至还有铲车护驾……我们这里暂且不说在机动车道上暴走的法律和交通安全问题,单从健康角度来看,马路集体暴走也并不是一种好的锻炼方式。

一、道路的环境污染问题

道路是城市中污染较为严重的区域,这是每个人都可以直观感受到的,然而究竟有多严重呢,还得靠事实说话。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团队对美国波士顿不同类型骑行道路的空气污染情况进行了研究,他们将骑行道路分为专用骑行道、与机动车道毗邻的骑行道和与机动车共用的骑行道三类,结果发现与专用骑行道相比,发现主干道上的一氧化氮和超微颗粒等所有空气污染物的浓度均显著高于林荫路[2]。比利时团队在佛兰德斯的研究结果也与之类似,城区道路的黑色碳颗粒浓度为每立方米 9.3 微克,接近高速公路的每立方米 10.7 微克,均显著高于郊区道路的每立方米 6.1 微克,而且交通密度是影响道路空气污染程度的最主要因素[3]。

图 2. 伯克利分校对不同骑行道路的污染检测结果,林荫道(蓝色)的污染水平显著低于主干道(紫色)。

二、道路污染对锻炼者健康影响的实验室证据

有学者测试了不同的温度和污染程度对自行车运动员身体的影响,结果发现,同样是进行 8 公里长跑,在炎热和污染环境中跑步的运动员上呼吸道采集到的标本中 CC16 和 GSH 等炎症指标,均显著高于在正常温度和低污染条件下跑步的对照组。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提示了在炎热污染环境下跑步会导致早期呼吸道上皮损伤[4]。在另一项对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一种可以增强神经可塑性的物质)的研究中,研究者发现,在具备层流过滤的房间中骑自行车锻炼,可使血浆中 BDNF 的浓度平均增加 14.4%,而在污染较严重的交通要道上骑车锻炼时,BDNF 浓度仅增加 0.5%。也就是说,污染的锻炼环境抵消了锻炼本身提高 BDNF 的益处[5]。2008 年的高空气污染季节,美国亚特兰大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为在下风向城区进行长跑锻炼的运动员进行了体检,发现与处在静息状态的健康人及已报道的健康人群正常值相比,这些在污染环境下锻炼的人的呼出气体 pH 值显著降低,提示在污染环境中锻炼可能导致气道酸化[6]。血铅浓度增加可能导致神经系统和血液系统疾病,而对南非跑步者的研究显示,在城市道路上进行锻炼者的血铅浓度是在郊区锻炼者的两倍以上,也高于城区的非锻炼对照人群[7]。

三、结论

目前来看,尚缺少在马路上进行锻炼对于死亡率、心血管事件影响的长期研究,但之前的流行病学研究显示,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接触高浓度的空气污染,均会使括心梗、中风、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及静脉栓塞等一系列心血管病事件发生增加[8]。与居住在空气正常地区的老人相比,居住在污染较严重地区的同年龄段老年人的认知功能减退也更加明显[9]。而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交通繁忙的机动车道正是空气污染以及噪音污染的重灾区。虽然锻炼带来的好处能不能抵消甚至超过污染对健康的损害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从医学上来说,马路暴走并不是最好的锻炼方式

参考文献:

1. MacNaughton, P., et al., Impact of bicycle route type on exposure to traffic-related air pollution. Sci Total Environ, 2014. 490: p. 37-43.

2. Jarjour, S., et al., Cyclist route choice, traffic-related air pollution, and lung function: a scripted exposure study. Environ Health, 2013. 12: p. 14.

3. Dons, E., et al., Street characteristics and traffic factors determining road users' exposure to black carbon. Sci Total Environ, 2013. 447: p. 72-9.

4. Gomes, E.C., V. Stone, and G. Florida-James, Impact of heat and pollution on oxidative stress and CC16 secretion after 8 km run. Eur J Appl Physiol, 2011. 111(9): p. 2089-97.

5. Bos, I., et al., No exercise-induced increase in serum BDNF after cycling near a major traffic road. Neurosci Lett, 2011. 500(2): p. 129-32.

6. Ferdinands, J.M., et al., Breath acidification in adolescent runners exposed to atmospheric pollution: a prospective, repeated measures observational study. Environ Health, 2008. 7: p. 10.

7. Grobler, S.R., L.S. Maresky, and R.J. Rossouw, Blood lead levels of South African long-distance road-runners. Arch Environ Health, 1986. 41(3): p. 155-8.

8. Martinelli, N., O. Olivieri, and D. Girelli, Air particulate matter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 narrative review. Eur J Intern Med, 2013. 24(4): p. 295-302.

9. Weuve, J., et al., Exposure to particulate air pollution and cognitive decline in older women. Arch Intern Med, 2012. 172(3): p. 219-27.


本文首发于企鹅号:胡远东医学科普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郭敬明抄袭后拒绝道歉,法律也没办法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