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电影看得正嗨,被旁边一个喷嚏吓回现实……嗯,吓得好

图片:《和莎莫的 500 天》

正念迷思

朵拉陈,美国加州执业心理咨询师

自 1970 年卡巴金开创了以正念为基础的减压疗法后,「正念」的这个概念逐渐在心理咨询界广为人知,如今,正念已经是心理咨询界最炙手可热的治疗方法。

最初开始接触正念的时候,我还在宾大读研究生,对于正念这样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疗法,我还是很抵触的,也并没有十分认真地去学习。而在去年,我个人的生活中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阴差阳错中,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跟着指导做了一次正念冥想的练习,虽然只有短短的 30 分钟,但我在那一刹那间突然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顿悟。

从此,我开始了修习正念的道路。坚持了一年多的每日正念冥想,为我对生活和世界的理解打了一扇新的天窗。

要回答正念是什么这个问题,首先我想来说说正念不是什么

正念不是什么都不想。

我们的大脑是为了思考而存在的,空空如也的大脑有悖人类的本性。

正念不是随波逐流地乱想。

我们都曾经历过被大脑中白日梦带着走的时刻,而正念其实是白日梦的对立面。

正念不总是愉悦的。

有时,在做正念练习的时候,我们会体会到愉悦,但有时,也会体会到痛苦、愤怒、伤心等等情绪。做正念的人不一定都是面带微笑的,在团体练习正念冥想的时候,我常常看到有人眉头紧锁,甚至低声啜泣。

正念不是放松。

放松意味着我们的大脑处于消极状态,而正念则要求我们的大脑处于活跃的状态中。

那么,正念到底是什么呢?

在关于正念的文章中我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比喻:想象一下你坐在电影院里,星球大战正在屏幕上放映,你完全沉浸在电影的情节当中。当达斯维达出现时你吓了一跳,当达斯维达和天行者搏斗的时候你紧紧地攥着拳头,当达斯维达护住了天行者的时候你的心跳猛然加速...

但是,就在这紧张激烈的时刻,坐在你旁边的人突然打了个喷嚏!

整个气氛被瞬间破坏了。突然间,你回到你的座位,你手里攥着你的爆米花,你猛然发觉,“哦,我正在看电影!”

——这个意识,就是正念。

换句话说,正念不是思想(thought) 的本身。相反,这是一种观察我们的思想的方法。正念是意识的意识(an awareness of awareness)。我们可以将意识集中在我们喜欢的任何事物上:我们可以注意自己的呼吸,注意大脑中跳跃的想法,注意我们可以用眼睛,耳朵,鼻子,舌头和皮肤感觉到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们注意着现在、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物,并且不去改变它们。

用这种方法来对焦虑的想法对我来说最有效。我可以观察我焦虑的想法,但不会纠缠在这些想法中。例如,在工作中,我时常要去学校做心理健康的讲座,每次做讲座的前天晚上,我的脑袋里都会冒出“会不会课程反馈很差”这样的想法。这时,我会感到非常紧张、焦虑、无法入睡。但是自从我开始修习正念之后,我就会告诉自己“我现在正在想:会不会明天的课程反馈很差。” 虽然只是加入了“我现在正在想”这一句话,却帮助我在想法与现实之间加入了距离。

“我现在正在想”这句话,就像是电影院中身边人打的喷嚏,帮助我们把深陷于电影的注意力拽了出来,让我们明白了电影和现实的不同。就如同电影和现实的不同一样,我们的想法和现实也是不一样的。就算我们的想法在大脑中冲着我们尖叫,我们也不一定就要把这些想法当做事实,与之纠缠。

正如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所说:“世间事并无好坏,全看你如何去想”。大脑中的想法就像是一条川流不息的马路,而正念,让我们可以退到路牙上,观察着车来车往,而不是跳进车流,不知不觉地被推动着向前。


(本文首发于朵拉陈暖心小站 MentalHealthStation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给新婚夫妇的小建议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