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我爱你,但你必须听我的」

图片:《生命之树》

「亲爱的,我希望你完全听从我的安排」| 理解恋爱中的控制欲

覃宇辉,提供远程心理咨询/武大心理学学士、宾大教育学硕士

或许你有过这样的体会:一旦喜欢上某个人,我们会变身福尔摩斯,忍不住想要翻查他的好友列表和聊天记录,不放过一丝暧昧的痕迹;恋人在外应酬没有及时回电话,自己心里就产生种种猜疑, 夺命连环 call 和短信轰炸轮番上阵,把另一半也折腾得很紧张;要求对象完全听从自己的安排,如果他不愿配合,就会软硬兼施,想尽一切办法逼迫对方就范。

可能刚开始恋人能够忍受被支配的状态,让我们体会到十足的权力感。但长期缺乏自主权,另一半也会滋生不满和反抗的想法,最终将亲密关系变成一场“冰与火”权力的较量。当控制欲终于摧毁了我们的爱情,发热的头脑才慢慢冷静下来:“为什么我就不能稍微放手,给他多一些自由?”曾经克制而理性的我们,为什么会在亲密关系中变成控制狂?

控制欲增强,是因为爱情让我们暴露越来越多的软肋,不相信恋人会喜欢这个卑微的自己,需要用对方的包容和服从来确认自己值得被爱。或许在外人眼中,我们强大而冷静,能够井井有条地处理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种情况。但只有我们自己才清楚,其实内心深处一直藏着一个自卑,不起眼的小孩。正是因为感觉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别人口中的称赞,才会拼命地推动自己认真生活,用外界的肯定来缓解心里的不安和自我怀疑。

但是在亲密关系中,苦心经营的形象再也支撑不住了。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恋人对我们的了解越来越深入。那张完美的假面被揭开,他开始看到隐藏在伪装之下,那个惶恐不安的小孩。如果真实的自我从来没有被爱被肯定,我们又如何能说服自己,亲爱的他会是个例外,会喜欢上这个平庸不堪的自己呢?所以强烈的自我怀疑也投射到恋人身上,变成了对恋人的猜忌:“你也不会喜欢上这个没用的我。你了解我之后,也会像别人一样嫌弃地离开”,对另一半充满了敌意和不信任。当我们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也不会相信在别人眼中自己是美好的,就需要用“爱我,就让我控制你”的方法和恋人相处,在另一半的牺牲和隐忍中确认自己的价值。虽然结果往往是对方忍无可忍奋起反抗,我们在失败的亲密关系中变得更加自卑和不确定。

想要控制另一半,是因为我们无法消除内心的不安,只好把目光投向外界,通过监控感情中的风吹草动来获得安全感。还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为了走山路不被石头扎脚,国王下令杀牛取皮铺路,缓解自己行走的痛苦。这时候有个大臣建议:“国王啊,与其铺路,用牛皮包住您的双脚不是更好吗?”

或许在亲密关系里,我们就是那个国王。想要恋人给我们很多很多承诺,确保感情万无一失,我们不会有被抛弃的风险。在强烈的焦虑下,我们似乎觉得,安全感的获得只有一条路:让恋人完全顺从自己的想法,把亲密关系中所有的细节都掌控在自己手上。就像用牛皮把石子路覆盖住,这样我们就不会被可能的风险伤害到了。虽然焦虑和不安的根源,是我们在感情中变得非常脆弱,恋人的一点不耐和冷漠都会带来巨大的伤害。我们似乎忘记了,除了拼命刺探另一半的私密空间,我们还可以通过壮大自己的方式来缓解不安,用自给自足而不是控制恋人的方式来获得安全感。就像双脚有了牛皮的包裹,就不需要覆盖所有的石头来保护自己。

在爱情中变成控制狂,也是为了完全地占有另一半,像是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体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极致的亲密,弥补早年亲子关系中控制感的缺失。每个人都渴望无微不至的关怀,自己的需要被悉心而妥帖地照顾,有求必应。如果在原生家庭里,我们得到过这种爱的滋养,那就会潜移默化地相信:“我是好孩子,我的需要会被满足的。”所以安全型依恋也慢慢建立起来,我们相信:自己可以放心地去探索世界。因为不用回头就知道,有一个人会在身后不远处陪伴我们。

可惜的是,很多妈妈无法给孩子这样的体验。她们或许被生活和情感的重担压垮,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好好照顾小孩;或许不曾被温柔对待过,所以只会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来应付孩子。只被要求听话和服从,没有得到过情感和控制感满足的孩子,内心会有深深的遗憾。他们会担心地想:“如果我很痛苦,或者变得很差劲,会有人来爱我照顾我吗?”他们不能相信别人,也无法相信自己。为了对亲密关系有更多的掌控感,让自己能够放心地去爱和依赖,他们想要完全地控制恋人,贪婪地索取另一半的爱和关心,让自己成为对方生活和注意力的中心。在控制感的满足中,我们会重新体验亲密、安全感和良好的自我形象,逐渐弥补早年缺失造成的巨大创伤。所以控制欲增强,也是把对父母的期待转移到恋人身上,满足自己一直被压抑的需要。

那该如何缓解控制欲,减少它对亲密关系的破坏性呢?

(1) 找到更多自我认同的方法,避免通过控制恋人来提升价值感。

很多时候,控制感来源于我们对自身的不接纳。正是因为觉得真正的自己不够好,不值得被爱,才会担心恋人在看到我们真正的一面后会离开,才需要通过对方的服从和妥协来确认“我是会被接纳的”,从而获得安全感。

其实除了向另一半索要爱的证明,我们还可以发挥主动性,自己去寻找认同感的满足。比如回忆过去生活中积极的“例外”,找到曾经被无条件包容的例子,说服自己相信,有人不会因为看到我们的黑暗面而嫌弃离开;开展一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活动,比如健身,绘画,旅行,在自我提升中找到信心和价值感;或者主动给朋友或恋人发“信息调查表”,询问他们在了解真实的我们后有什么感受,在他人的反馈中调整对自己的看法。或许自认为很糟糕的我们,在另一半眼里却是正常,甚至是可爱的。当我们感受到来自恋人的接纳和肯定,自我怀疑会释然很多,也就不会控制对方来缓解内心的焦虑。

(2) 学习沟通和冲突解决技巧,提升亲密关系的质量,增强自我保护,维持感情的能力。

变成控制狂,有时候也是逼不得已的选择。当我们在亲密关系中处于缺乏防护,无比脆弱的状态,感情中的一点风吹雨打都可能带给我们巨大的伤害。所以想要完全控制另一半,警惕任何可能的风险也就非常容易理解。

但这种控制环境的方法有很多弊端。我们无法百分百保证爱情的小船不会说翻就翻,另一半心甘情愿地被支配和主导。或许一个更好的方式,是把对恋人的强求变成对自己的修炼。我们可以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心平气和地与恋人交流,让对方更愿意理解并满足我们的需求;出现矛盾时避免一味地埋怨对方,用攻击、命令恋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委屈,把亲密关系变成一次又一次的互相伤害;学会增加生活的情趣,比如布置烛光晚餐,安排共同的旅行,分享喜欢的书或电影,提高两人相处的质量当我们在亲密关系中不断成长,学会如何应对危机,通过积极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爱的需要,也就不会再使用控制感这个杀伤力极大的策略了。

(3) 摆脱早年经历的限定,避免把过去的感觉迁移到现在,逐渐建立起安全型的依恋模式。

强烈的控制欲,也是因为一部分的我们仍然停留在幼年阶段,好像不获得照顾者的爱和关注,就没法树立起信心,好好地生活下去。当我们心里仍然住着一个弱小,需要照顾的孩子,就会强烈地依赖另一半,牢牢控制住对方不许他离开。

如果我们是因为要弥补早年的缺失而控制对方,可以告诉自己说:“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我虽然需要他,但是也可以独立地生活。”当我们从巨婴模式切换到独立的成年人模式,就能够降低对恋人的依赖,放下过度的控制感。同时,我们也可以给这段亲密关系做个评估:“从我们相处的情况看,另一半对我是爱和包容,还是像从前那些人一样忽视和伤害我?”当发现不安是过去其他关系中感受的迁移,并不是恋人造成的,那我们内心的焦虑会极大地降低,也能慢慢建立起良性的亲密关系模式。

-

欢迎关注:覃宇辉 - 知乎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常年打五折还能赚钱,卖衣服的利润也太高了吧?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