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我们聊聊 Apple 颜色设计的历程,再说 iPhone 8 的悬念

图片:Aaron Yoo / CC BY-ND

Hi-iD,hi-id.com

数字消费品(包括生产力工具)的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衔接前后的混沌期,它不再像以前那么简单纯粹,它也没有指明确切的未来方向。处于模糊混乱时期就会产生模糊混乱的设计,带有 Touch Bar 的 MacBook Pro 和 12.9″ 的 iPad Pro,你无法看清它们指向了怎样的未来。

两股力量拉我们进入了混乱的泥潭,一个是科技的发展,另一个就是消费的欲望。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科技发展让人们看到潜在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或许是一种未来,或许只是相对当下的另外一种选择;消费的欲望促进了科技的发展,但过于俗世和功用化会将其引入奇淫技巧的歧路,让当下的另外一种选择成为确定的未来。

拉动数字消费品的发展的力量主要是消费的欲望,消费欲望的一个特征就是喜新厌旧,永远对“新”充满渴求。对“新”最直接和简单的就是新的样式,所以每隔一年人们对 iPhone 的期待最主要的就是新的样式,但设计师不能仅仅只提供新的样式,否则将走向溃败,设计师不仅用设计去满足这种对新样式渴求的欲望,而且需要结合当前的科技,用理性的综合思考去合理化新的设计,让新的样式成为理性设计的自然结果,并非仅仅为了不同而不同。

Apple 是用理性设计去满足喜新厌旧的消费欲望的最佳榜样,现在我们处在下一代 iPhone 将要发布的前夕,结合网上不断泄露的消息,会发现一些不合旧理的地方,去猜测 Apple 将如何来合理化它们,会是了解 Apple 如何“用理性设计去满足喜新厌旧的消费欲望”的好的案例,Apple 对“更好而不是不同”的持续追求往往会超出此刻我们对它的预想,无论是技术突破还是工艺上的革新将会带来耳目一新的结果。下一代 iPhone 或者称 iPhone 8 的全面屏的需求遭遇现实的制约将带来一个缺口,如何去合理化,掩饰或选择不掩饰将是等待是观察的地方,是利用 OLED 屏幕的特性将黑色背景的状态栏往上顶吗?那样如何去处理两侧凸起的肩部具有一定高度的问题(远超出当前状态图标所需的空间),如果有白色前玻璃盖板又怎样处理?如果使用面部识别来替代了指纹识别,如何将面部识别体验做得更好让这种替代成为一种更新甚至是革新,而不是为了全面屏作出的妥协,安全性更高识别性更方便,对湿度和汗水无需顾虑,当然一些额外的创新体验,比如利用了前置的 3D 传感器,可以让手机识别使用者是否在看它,比如看到来电可自动关闭铃声,这些创新应用将为面部识别对指纹识别的替代作出支撑。

将要发布的(按以往规律是在 9 月份)的 iPhone 有三款,其中两款可以看作是当前 iPhone 7 和 iPhone 7 Plus 的升级,而使用全面屏的将会是更高端的版本。而按照目前的消息看,这三款 iPhone 都将采用相似的设计,前后玻璃加上金属中框,只不过高端版本采用的是不锈钢中框,而升级版的两款使用的是铝中框。前后玻璃加金属中框这种形式就是 iPhone 4 时代使用的,那么经过了 7 年时间,Apple 会如何将这种形式的设计作出革新。使用了前后玻璃加金属中框的设计并非是为了样式的更新而更新,并非是人们怀念 iPhone 4 的设计而回到过去,这种合理性的支撑其中一个原因来自于无线充电的需求,是因为需要样式更新而上无线充电,还是因为需要无线充电而选择了这种样式,或许并不需要去辨析鸡与蛋的问题,但 Apple 需要实现的是让这种改变成为一种更新甚至是革新,而不是为追求新样式的替代,因为此前的铝合金 Unibody 设计已经达到了很高的一体性。

但是,在高度的消费欲望驱使下,没有什么能成为“最终的设计”。

下一代 iPhone 的前后玻璃加金属中框的设计,将带给我们一些观察 Apple 是如何处理的地方,比如摄像头的金属圈等,而最为重要的是颜色的设计,以及相应的工艺处理,玻璃、不锈钢和铝合金,Apple 将会带来怎样的革新,它会有怎样的颜色来表现,怎样去维持 iPhone 7 式的一体性,以及消除玻璃等材质的表现力的缺点……

在《作为符号的设计》一文中曾说到我们可以从这些年 Apple 的官方网站变迁中看出产品在从工具走向符号化,如果我们比较 iPhone 4s 时代与现在的 Apple 网站,只是从首页就可以看出一个主要特征,就是更多的颜色,产品上更多的颜色,网页的底色更多的颜色,到处是更多的颜色,如果去看现在 Apple 的配件页面,颜色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选择一款符合自己的手机保护壳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但是它们都很漂亮。这并非因为 Jony Ive 喜欢颜色(如果用颜色来区分 Steve Jobs 时代和 Jony Ive 时代也说得通),因为其他公司,他们的网站他们的产品也在多彩化。在产品走向符号化的过程中,颜色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iPhone 7 目前有亮黑、黑、银、金、玫瑰金和红色六种颜色供选择,我们可以将这六种颜色分成三个种类,亮黑、黑和银为一类,金和玫瑰金为一类,红色为第三类,这三种分类的颜色设计可以看作是 Apple 的一种策略,可以概括 Apple 所有产品的颜色设计(我们从 Steve Jobs 回归后的 iMac G3 开始),而且从这些年 Apple 的颜色发展上去看,会发现颜色并非是选取那么简单,它具有跟设计一样的深度,但因为颜色与主观关联紧密,无法分析或者一旦分析就成过度阐释,使得作出好的颜色设计变得更难,但颜色设计里具有理性。

我们将 Apple 颜色设计的发展历程及其策略呈现如上图。

亮黑、黑和银为一类,称为“本色”,金和玫瑰金为一类,称为“专色”,而红色被归为“彩色”,从上图可以看到本色和彩色的发展是齐头并进的,而专色是后来在本色和彩色的基础上派生出来的,如果要说时间点,就是 2013 年金色的 iPhone 5s 的出现。这三种颜色并非是此消彼长的过程,而是一同往更深更宽广的方向前进,即是说现在 Apple 产品上白色将比以前更出色。

本色并非按字面意义上来理解,即材质本身的颜色,我们几乎不用材质本身的颜色,或许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比如使用耐候钢,但那也是氧化的颜色,并非这种钢的本身颜色。这里的本色是指在认知层面上,这种颜色靠近于此材质在某类产品感知上的本质表现,比如对铝来说,银色、灰色和黑色都可以是它的本色,而红色就不是;同样是红色,高纯度的红色对塑料来说可以是本色,但偏粉的红色可能很难视作是塑料的本色,从物理上来说,红色的阳极氧化铝和高亮红色塑料都是经过着色而成(墨水和色母)。本色这样的区分最重要的意义是和产品相结合,因为我们是按照材质的视看感知属性来区分的,必然同产品的形态、概念和属性等相关,某一种颜色的材质在这个产品上可能是本色,而在其他产品上就未必,比如黑色铝合金在小尺寸的数字消费品上可以算本色,但是在大尺寸的铝合金门窗上也不是。另外,这种颜色划分也跟具体的某一品牌以及同其产品线有关。

彩色很容易理解,通常也会指黑白灰以外的颜色,但是为什么不把 iPhone 的金色和玫瑰金也算作彩色呢?至少金色可以称是一种黄色,而玫瑰金可以称是一种粉色,彩色最重要的属性就是它的“之一”性,也就是它不是单独出现的,而是作为一个系列颜色中的其中之一出现的,而这个系列数量往往超过三个,可以系列内的几种颜色具有类比排列属性。

专色指的是在本色之外开辟的具有专属性质的颜色,它不具有“之一”属性,另外它的表现力更接近于本色,比如 iPhone 的金色。

上图是从 Steve Jobs 回归后的 Apple 产品选择出的本色代表。

第一个是 2000 年的 Power Mac G4 Cube 全套,特点是透明(水晶),使用的是

PC(Polycarbonate)材料,连鼠标和键盘的连线也是透明的,PC 原材料即注塑前的颗粒有透明也有不透明的,但这不是我们作为本色的定义,而是但透明成为统一的主题时,而且透明属性与塑料的认知本质属性是相关的,即我们对一个不具坚硬属性的透明料通常会认为是塑料,所以在这我们将其归为本色之中。

2001 年的第一代 iPod,加上当时的耳机,开始了 Apple 的白色历程,区别于此前的 Frog 参与的 Snow White,这种白色更为个性化,亲近人,除了产品尺寸的变化,还因为塑料颜色的白度提高,以及高光白的使用,在第一代 iPod 上是靠双射(Double-Shot) 来完成的。抛光的高亮不锈钢背盖,同高光白一样,在 Apple 的产品上延续了很久,高亮的不锈钢作为本色毋庸置疑,而白色则是靠着颜色的纯粹性,高光更能将白色的纯粹性提高一层。

Power Mac G5 在 2003 年推出,这个机箱可以称是 Apple 寿命最长的一个设计(被 2013 年的圆筒形 Mac Pro 取代),也是 Apple 在产品上不断使用铝合金的开始,颜色就是铝的本色——银色,作为铝的本色的银色可以有千千万万的灰度和亮度,需要选择与产品形态相符合的,可以用想象作一下对比,如果 2013 年的 Mac Pro 用银色来完成,比如高亮的版本来,哪一个显得更沉重哪一个金属感更强;那么如果 2003 年的 Power Mac G5 使用黑色的铝来制作,比起银色版来,又是哪一个更沉重?

白色塑料版(PC)的 MacBook 有过几代,上图所示的是最后一款,即 2010 版。以塑料来达到 Unibody 形态式的设计,它的 C 壳即键盘一面是一个整体的塑胶件,侧面的轮廓线中间是鼓出的(见图片),所以注塑后需要打磨抛光分模线。此款白色的塑料版 MacBook 可以看作是 Apple 塑料白色时代的结束。

2010 年是 Apple 塑料白色的结束,但是白色依旧继续,它在玻璃上继续,尽管白色版的 iPhone 4 在 2010 年发布,但是因当时的工艺难实现,直到十个月后即 2011 年 4 月底才上市。白色的玻璃盖板带来的好处是让产品的工具属性降低,尤其是在手机上,就像是 iPod 的白色一样,更轻更受女性消费者欢迎。

2013 年的 iPad Air 从形态上来说进入了成熟期(前面板,高亮金属切边,铝合金背盖),后续的 iPad 在形态设计上只是细节处的调整。iPad Air 有两个颜色版本供选择,即与原先 iPad 及其他铝合金 Unibody 产品相似的银色,另外就是一种新的本色——深空灰(Space Gray)。

深空灰是 Apple 在 2013 年 iPhone 5s 上推出的(上图为 iPod touch),替代了 iPhone 5

上的黑色,比银色更深的颜色,可以与黑色的前盖板很好的相配,介于 [黑色铝背盖 / 黑色前盖板] 和 [银色铝背盖 / 白色前盖板] 之间。

如果说 iPhone 5 上的黑色是一种不完美的尝试的话(发蓝以及类似容易剥落等问题),那么 Apple 在 iPhone 7 的哑光黑上作出调整,取得很好的效果,足够哑而且不泛其他颜色。

比哑光黑成就更高的就是高光黑在 iPhone 7 上的实现,将去物质化达到了一个高度,它让铝金属给人的视觉感消失,但它仍是一种本色,与其说是铝的本色,不如说这是 iPhone 的本色。

上图是从 Steve Jobs 回归后的 Apple 产品选择出的彩色代表。

Apple 的起死回生可以说是得益于 iMac 的彩色,虽然此后 Apple 的主打产品总不会出现彩色,但是彩色就像一条次要路线一样一直伴随着这些产品的发展,而且时不时地为产品的受欢迎程度起到主要推动作用,就像第一代的 iPod mini 一样。第一代 iPod mini 开始在铝的阳极氧化上作出彩色,而且其中一款还是金色,但是由于当时金色的销量并不好,所以在第二代 iPod mini 上金色就被取消了,对比 iPhone 5s 金色的大受欢迎以及此后手机上的金色狂潮,不可同日而语。

第三个是 iPod Socks,是 2004 年发布的第一个针对于 iPod 的官方配件,前后卖了 8 年,包装也跟袜子差不多,Steve Jobs 在发布会上说这是“让你的 iPod 在冷天保持温暖”,适合当时除 iPod shuffle 外的所有 iPod。当年网站上的介绍是:“不管你心情如何,每盒 iPod 袜子有六种鲜亮的颜色,所以你可以挑选一只最适合的套上。”彩色的本质也是如此,它的“之一”性的价值就在于提供了一定的选择性,这也是为什么彩色的设计,总是要尽可能覆盖整个色谱。

第五代的 iPod nano,使用了高光彩色的阳极氧化铝,全色系的彩色,尽管有的颜色受欢迎,有的颜色会卖得少,但多彩的价值在于,虽然消费者只会选择其中一种,但是他看到的却是全彩色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个产品的广告宣传画面上,放上全彩不仅会促进销量,而且会让一个种个体颜色显得更漂亮。

到了 iPhone 5c 时期(C for Colorful),Apple 在彩色设计上开始摆脱传统式的设计,从具有代表性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上走开,去寻找更丰富更符合时代的颜色,iPhone 5c 的粉色系彩色,不仅应用在手机上,而且还扩展到手机的硅胶保护套上,只不过前者是高光色,后者是哑光色,两者相配就可以得出很多的不同个性搭配。

而现在的 Apple 的配件的颜色已经到了难于记忆难于分辨的地步了,当然这也符合配件的特性,必须去亲自观看、体验和选择,有足够的选择让消费者获取更多的自我属性,在手机等产品上的克制,以及在配件上提供足够多的选择,无论从生产者的角度还是从消费者的较多,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策略。现在 Apple 配件的颜色都是细腻、微妙、有品质,不像以前那样鲜明的颜色,比如 iPhone 4 的 Bunper 的颜色,现在去看(见图片),就像是只是颜色来作区分一样——“黑色代表低调,蓝色代表沉静,白色代表纯洁……”

上图是 Apple 产品上的专色代表。

如上所说,在 Apple 的主打产品上不会出现彩色,但也不能仅限于黑白灰这些本色,因为颜色在产品设计上的价值就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像 iPhone 这样量级的数字消费品。Apple 在 iPhone 5s 上引入了一个金色,与同时的银色和深空灰比,它是一种彩色,但是它又是除银色和深空灰外的唯一的颜色,另外,金色不是黄色,它有“金”的属性,除了视觉属性外,还有它的社会属性,而且铝的阳极氧化颜色对金色又有独特的表象力,通过表面砂粒和反光属性让其在使用过程中有着丰富的表现,在硬直的 iPhone 5s 上表现更出色(可以与金色的 iPhone 6 等作比较)。这种独立且独占的颜色这里我们称之为专色,iPhone 5s 的金色是非常成功的一个颜色设计,不只是商业上以及带起的一股浪潮,而是,或许再难找到一种新的这样的颜色了,尤其是铝合金的手机上。后来 Apple 又推出了玫瑰金色的设计,虽然从颜色的品质上并不比金色相差多少,但是它的表现力无法与 iPhone 5s 的金色相媲美。

专色似乎是一种有限的资源,世界上的颜色可以有无数种,但是基于共同的认知和体验,能够承担起人们之间交流的颜色并不会太多,而且我们对颜色的识别和分类是固定的,所以两种细微差别的金色都属于金色。专色不像彩色那样,可以通过多种颜色形成的语境来作为交流平台,比如在 iPhone 5c 颜色中的单独抽出一种来作为专色,比如放到 iPhone 5s 金色的地位上,失去了语境(粉色系)的这种颜色就失去了号召力。作为专色的颜色必须具备一定符号意义,我们无法随便选取一种颜色,然后再去赋以其符号意义并且还要推广,通过阐释和传播,这就是本末倒置了,因为我们本来是需要颜色来传播符号意义的。另外一种手段,就是像彩色学习,靠颜色相互间的并置对比来形成一定的语境,我们可以看到目前 Apple 的产品中,凡是出现了玫瑰金颜色的,必然有金色,一方面玫瑰金没有金色那样的专色表现力,另外一方面金色的存在可以支撑玫瑰金的存在价值。

下一代的 iPhone,无论是 iPhone 7 和 iPhone 7 Plus 的升级版,还是全屏幕设计的 iPhone 8(或称 iPhone Pro 之类),都将采用新的设计,也就是两面玻璃加金属中框的形式,那么它们的颜色设计将是一个很大的悬念,Apple 将会怎样去实现则是更让人值得期待。

iPhone 7 和 iPhone 7 Plus 的升级版仍然采用铝合金中框,那么这个铝合金中框的颜色设计仍可以沿用当前 iPhone 7 的,亮黑、黑、银、金、玫瑰金和红色六种颜色,但问题关键在于后玻璃盖板的颜色怎样与之相配。这里面亮黑应该是最没有问题的,能具有很高的一体性;哑光黑色将会形成三段式设计,不过能达到前后对称;银色铝合金中框将前后玻璃盖板做成白色,看上去并不是好的选择;像剩下的金色、玫瑰金和红色,如何去做到玻璃背板与金属中框匹配,有新的工艺革新?或者是将专色或彩色的铝合金中框处理成高光色,与高光黑一样形成一体感,如果是这样,这两种专色该如何处理,它们必将与现在的金色、玫瑰金色不一样,或许是新的颜色?

不锈钢中框的 iPhone 8 除了上面说到了玻璃盖板的处理外,不锈钢的颜色表现也是悬念之一,此前 Apple 产品的不锈钢除了高亮抛光外(iPod 背盖,iPod Shuffle 以及 Apple Watch),就是 iPhone 4 上的哑光处理,不锈钢镀上色彩并不像铝的阳极氧化那么有表现力和可亲近性。Apple 此前在笔记本的触摸板上用玻璃来模拟金属,但到了整只手掌握的设备上,单纯的视觉模拟是不足够的,或许 Apple 在设计和工艺上又会有新的突破?目前从网上可以看到一些消息说 iPhone 8 将会有红铜色版本,Sony 的 Xperia Z3 也曾出过红铜色版本,无论从红铜色的 iPhone 8 自制模型,还是 Sony 的参照,以及想象作一下比较,如果将红铜色作为 iPhone 的一种专色,它将不及当前的金色和玫瑰金色。或许 iPhone 8 放弃专色,用颜色交给附件的彩色?

……留出问题,期待揭晓那一刻。

原文发表于:Apple 颜色设计的历程,及在 iPhone 8 上的悬念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巴西版腌笃鲜:一道看上去当之无愧的「黑暗料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