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大风刮过要想告赢唐七抄袭,该怎么办?

图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如何看待唐七发表「《三生》未抄袭声明」?

赵丹喵,律师/钢管舞/滑雪潜水冲浪/猫

围观了整场大戏,最大的感触就是国内网友对于著作权的认识和理解还有点流于表面,空有一番举大旗反抄袭的精神,但是基本没有撕到点子上。

1、 为什么唐七明明抄了,她自己都承认过抄了,余飞还是能得出她没抄的结论?

但凡是法学专业,在学校里上过《知识产权法》的群众们应该都了解自从现代著作权法发展以来,这一条国际通行的原则:the principle of idea-expression dichotomy,直译过来就是“思想 / 表达二分法原则”。用说人话的方式解释,就是著作权法保护的不是一个虚无飘渺的“思想”或“概念”,而是落到实处,围绕着这个“思想”而展开的具体表达。

举一个极端一点的栗子。

中文的文学世界里本来是没有仙侠小说这种东西的,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天,一个作者忽然一拍脑袋觉得——为什么从来没人想着以四海八荒的大罗神仙们为主线,以人鬼神为晋级方式,以仙力为战斗力的衡量指标,来写一篇完全架空的仙侠小说呢?

于是这个作者奋笔疾书,用半年时间写出了历史上第一本仙侠小说,我们叫他《天下第一仙》,赚得盆满钵满。然而江湖之大,后起之秀层出不穷,其他本来写武侠和言情的作者看到了商机,纷纷趋之若鹜的提起笔来写仙侠小说。虽然从最基本的设定角度来说,后起之秀们的小说中,主角的非人特征、晋级方式的顺位、以及武力值的衡量标准一样,但情节设置和抓马程度同《天下第一仙》截然不同。这时候,《天下第一仙》的作者哭着喊着说——“仙侠小说这个概念是我最先想出来的!你们都是抄袭!”作为吃瓜群众你怎么想?

反正我是坚决反对。作为文学作品的受众,即使仙侠小说作为一种全新的文学类型,完完全全是这个作者独创性思想的结晶,我还是希望能看到更多样化、多种方向延伸的表达,来满足我对看神仙们谈谈恋爱打怪升级这种独特文学的精神文化需求。

所以,更久更久以前的著作权法就规定了,法律保护的不是抽象的思想,即使这种思想再独特再新颖也没用,而是具体的表达。

再往深了一层说,任何知识产权法的核心宗旨,都是在“保护原创”和“禁止垄断”中取得一个平衡,最终的目的都是在于鼓励创作。

因为法律只保护“表达”,余飞老师在微博上的鉴定书,自然也围绕着这一点做文章。鉴定书里分析了两个作品的情节链、信息链和混合链,对比了人物关系和故事主线,这些完完全全都是属于一个文学作品的“表达”范畴,余飞也因此得出结论不存在抄袭。

但是,更严谨的说法应该是,不存在通俗著作权理论里在“表达”上的抄袭。

《三生三世》和《桃花债》更多相似的地方是文风和设定,这点很多人都知道,从著作权的角度来说,文风和设定不算是具体的表达,所以一般在法律上认定侵权的时候,根据"思想 / 表达二分法"原则并不会纳入到考虑范畴。

那什么才是表达?情节设置、人物关系、剧情的逻辑顺序、语言描写的相似程度(以及全文有多少比例相似)。之前几起比较轰动的著作权纠纷,也都是围绕着“表达”而展开,因为鉴定有无“表达”上的抄袭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长篇小说可以通过拆分情节、插叙倒叙等等手段来改头换面,试图瞒天过海,对比抄袭只能像余飞老师那样,把最核心和抽象的部分按照时间顺序重新理出来再做对比。

从这个角度讲,余飞老师其实真的是在做一件挺伟大的事情——抄袭不是说扣上个帽子,喊打喊杀两句就可以的,不管是舆论还是法律,都应该有一套完整而统一的评判标准来鉴定抄袭。调色盘这种东西只能在最浅层面判断语言上的相似程度,而真正高明的抄袭,可以做到照着原书重组情节,却把语言改头换面,让你读完有种面目全非又似曾相识甚至预判情节的荒诞感。

但是《三生三世》和《桃花债》涉及到了一种更更高明的玩法,也可以说是唐七无意中钻了现有法律的空子,能做到在表达上截然不同,但是更深层次的思想和概念上却换汤不换药,让你抽丝剥茧的分析情节、人物关系、剧情背景时抓不出相似,却心知肚明“咦这两本书怎么给人感觉这么像”。

2、那是不是去了法院也告不赢唐七?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不是要完?

答案是,不一定。

思想和表达并不是只有黑白两点,中间有无数个灰色地带。

“仙侠小说”作为一种文学类型,自然当仁不让属于“思想”的范畴,你不能说每一个写仙侠小说的都在抄袭第一个想出来这种类型的人。

情节、人物、语言和逻辑,毫无疑问属于“表达”范畴,如果在这些领域判定相似,那毫无疑问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抄袭。

“文风”和“设定”其实属于两者之间,到底更像是思想还是表达,真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真上了法庭,全凭律师一张巧嘴。

如果在中国起诉,好处就在于——历史上著作权案子基本都关注表达上的相似,“文风”和“设定”应该倾向于表达还是思想是一片空白领域。坏处也在于——诉讼的结果是完全无法预见的,取决于双方律师的经验和水平,以及主审法官能被哪边说服。

如果走诉讼途径,大风完全可以同时两套拳法:一方面坚称表达上存在抄袭,虽然胜诉概率不大。另一方面则另辟蹊径,干脆咬死了提出一套全新的论点——《桃花债》这种文风和设定,并不仅仅是“思想”和“概念”的范畴,而是已经套路化、具体化,形成一整套多点支撑的模板,实际上是大风独特的文学表达,应该受到著作权的保护。

想要法庭上获得支持,论证的切入点一定要找好,说白了就是通过抽象出著作权法上“思想”和“表达”背后各自的特点,然后拼命把《桃花债》这种文风和设定往“表达”的特点上去靠。

  • “思想”是抽象的,仙侠小说只有模棱两可的几个概念。“表达” 是具体的,情节、人物和背景信息,都需要无数细节来支撑。
  • "思想"是一个点,可以衍生出千变万化,仙侠小说即使最基本的设定相同情节却可以千差万别,"表达"是套路化的,变化有限,抄袭情节、人物和背景时能变幻的手段也只有拆分插叙倒叙替代几种。
  • “思想”是原始的,可能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表达”是发展完善的,是原作者深思熟虑、反复推敲、充分发展出的一整套东西。

所以如果走到诉讼阶段,大风最艰巨的任务,就是要掷地有声,斩钉截铁地说:

《桃花债》的文风和设定更像是“表达”而不是“思想”,因为它足够具体,是无数个参照物搭建起来的完整体系;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模棱两可的概念,而是大风反复琢磨、苦心完善的一个套路;因为它更像是一套模板而非一个原始概念,所以变幻套路有限,不会涉及垄断而影响创新。

文风和设定虽然没有情节、人物、背景信息那样容易复制,但也不是一个三言两语而成,可以随意发挥的“点子”,它是作者的心血搭建而成、独具特色的世界体系。正因为它细节处微妙而有趣的美感,让这种文风和设定无法轻易被复制,被批量抄袭,但这并不代表着,抄袭文风和设定不存在。

你问能赢不能赢?那真是天才知道。只是这是大风想要通过诉讼维权唯一能胜诉的途径,难上加难,还要勇于为人先。

3、所以这件事到底该撕谁,撕唐七还是撕余飞?

当然是撕唐七阿,余飞老师的鉴定书,但从鉴定“表达”上有无抄袭来说,几乎已经摸清了所有可能的抄袭套路,对于确定行业统一的规范体系而言,功不可没,实在应该鼓鼓掌。

所以那些因为看到“不构成抄袭”就大放厥词的群众,实在是应该来好好补一补著作权法,不然没能透过外表看本质,以这点套路还是在降不住唐七这种最高明的抄法。

这种抄法真的太难了——情节、人物、逻辑和背景这些是可以量化的,也就让抄袭这些无非变成了拆分 + 重排的体力劳动。然后文风和设定,需要对原作者的文字非常熟悉,让自己沉浸到那种独特的写作感觉中,然后带着这种不可言说的“艺术感”去写作,虽然情节和人物是自己独创,但挥之不去的都是原作者的那股气息。

但是我觉得唐七自始至终最大的问题就是,咬死了认为“只要情节和人物没抄就不算抄”,却拼命抵赖文风和设定上的相似其实也是一种雷同。

法律的作用在任何事情上都是有限的。任何现行的法律规则,说白了都是在几种互相冲突的价值中达成一个妥协,不可能事事圆满,难免有游走在黑白之间的漏网之鱼。

但在法律上依然模棱两可的事情,如果决然叉腰做出一个“你就是抓不着我小辫子”的姿态,难免会在道德上激起围观群众的强烈反抗。

既然自知理亏,那最明智的做法自然是大方承认,接受结果。如果明明做了一个可能没有“违法”,但是也“不那么合法”的事情,还要大张旗鼓地四处张扬说这事情“特别合法”,这做人的姿态可实在不太好看。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打遍天下大型游戏,不变的是那一抹鲜亮又限量的「橙装」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