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你所知道的情侣们,是不是出轨后还是选择了不分开?

图片:《一次邂逅》

出轨后,其实多数人还是选择了不分开 | 如何修复出轨后的关系?

KnowYourself,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学社区: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

在后台收到的情感类问题中,有很大部分是有关“伴侣 / 我出轨了该怎么办”的提问。出轨不少见,调查发现 15~25% 的美国人会在婚姻中出轨。在人们的想象中,出轨后双方会大吵一架,并走向分离的结局。

但与人们想象的不同,现实中,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留在关系里。Schneider(1999)等人的研究显示,出轨后会有 60% 的伴侣威胁要同出轨者离婚,但其中只有不到 25% 的人最终终止了关系。只有 10% 的出轨者会选择离开原本的伴侣,并和情人在一起。为什么?

我们就来谈一谈,出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事件,出轨后的关系又如何修复?

(想知道密恐的是只有我一个么)

出轨会如何影响关系中的每个人

关系中一方的出轨,影响的不仅仅是出轨者,它会对原本家庭中的每一个角色产生影响,包括孩子。

1. 出轨对被出轨者的影响

a. 在出轨暴露之前,出轨就已经会伤害到被出轨者

许多出轨者自我安慰说:“我不告诉伴侣自己出轨,伴侣就不会难过,不会受到伤害。”但心理学家马克·怀特指出:出轨在暴露之前已拥有巨大的负面影响。因为被出轨者缺乏了“伴侣对我不忠诚”的重要信息。被出轨者做出各项对人生的选择,完全建立在错信伴侣忠诚的基础上。由于不清楚自己伴侣已经背叛,被出轨者可能会在不知情中对出轨者付出与让步。而如果被出轨者知道了伴侣的出轨,被出轨者原本会做出不同的选择(White, 2017)。

出轨者在被出轨者不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影响了 ta 的人生选择。这是很大的伤害。

b. 发现伴侣出轨后,被出轨者会经历一系列负面影响

伴侣的出轨可能会严重摧残被出轨者的安全感。被出轨者原本以为自己的关系是安全的,自己的伴侣不会背叛自己。没想到自己的关系并不如所想的那样安全。被背叛的打击让被出轨者用一种新的、多疑的目光打量世界:如果我所认为安全的关系已不安全,会不会这个世界也不像我过去以为的那么安全?被出轨者会出现一系列不安的反应:怀疑身边人可能伤害自己、四处寻找会伤害到自己的迹象等等(Spring,2013)。

此外,被出轨者会出现沉浸式思考,无法自控地反复想和出轨有关的事。这是一种遇到挫折后常见的心理机制,通过不断回想和反思,试图从中学习、保证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被出轨者会反复检索当初伴侣出轨的种种迹象,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发现;或是反复思考伴侣为什么会出轨。但这个过程会带来巨大的心理痛苦,让人陷入抑郁和折磨。

2. 出轨也会对出轨者造成负面影响

并非只有被出轨者会被出轨事件伤害,出轨者本身也会遭受出轨事件的负面影响。出轨会引发出轨者的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认知失调指的是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与事实发生冲突,从而引发心理上的不适。出轨事件会让出轨者对原本的自我认知产生怀疑。例如,出轨者原本认为自己是个“好人”,然而事实是他们背叛了自己的伴侣。事实与自我认知的不一致让他们感到不安:“我不再是个好人了,那我是谁?我是恶人吗?”许多出轨者会因此备受折磨。

此外,隐瞒出轨事件本身会增加出轨者的心理压力。隐藏住出轨的蛛丝马迹,过“双重生活”并不容易。一方面出轨者得计划好如何出轨,另一方面又要时不时担心自己的谎言被人拆穿。害怕暴露带来的焦虑感非常可怕,以至于许多出轨者在出轨被揭穿后甚至感到松了口气,为了自己再也不必说谎和隐瞒(Spring, 2013)。

3. 出轨还会影响到孩子

出轨损害的不止是伴侣双方,还会对伴侣的孩子产生不良影响。孩子往往卷入家长之间的斗争中,成为家长争夺的对象。被出轨者会向孩子控诉伴侣的出轨行为,希望孩子加入自己,而出轨者可能会央求孩子帮助自己弥补关系。许多出轨家庭的孩子感到自己夹在中间,不知道该不该站队、该站在哪一边。同时他们又非常焦虑,认为自己应当为家庭稳定负责,需要去做家长关系的修补者,却没有意识到出轨本身只是家长之间的问题,不该由孩子来负责(Duncombe & Marsden, 2004)。

出轨事件也会影响到孩子对亲密关系的看法。Ana Nogales 博士曾调查了 800 名经历过家长出轨的孩子,得到的数据表明:83% 的孩子经历过家长的出轨后,认为人总会撒谎;70.5% 的孩子认为他们对他人的信任受到影响;80.2% 的孩子认为家长的出轨改变了他们对爱与亲密关系的看法,他们和被出轨的家长一样,同样感觉自己被出轨者背叛(Nogales, 2009)。

出轨有着种种不良影响,但很遗憾,它却是一个日常生活中人们有可能遭遇的事件。假如你不幸遭遇了它,应该怎么办呢?首先,你需要知道,对方是否真的出轨了。

出轨前与出轨中,出轨者会有哪些表现

Anita Vangelisti 教授(2004)研究发现,出轨事件并非无迹可寻。在出轨前与出轨过程中,许多出轨者会表现出端倪。但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列举这些可能的征兆并非是鼓励大家对号入座,或是过度解读伴侣的一言一行;而是在伴侣真的表现出以上征兆时,我们应该如何处理。

1. 出轨前,出轨者会疏远自己的伴侣(relational distancing)

如果出轨者有了心仪的出轨对象、准备出轨,他们会开始疏远自己的伴侣。越是看重出轨对象,对伴侣就越疏远。关系疏远很容易体现在沟通上。一个准备出轨的人为了疏远伴侣,可能会减少与伴侣沟通的时间(比如总是夜晚加班)、减少对伴侣的自我暴露(比如不再谈论自己的感受),或是让自己离伴侣远远的(比如总是出差)。有些准备出轨者甚至会迫使伴侣疏远自己,他们有时会故意说出伤人的话、或表现得很粗鲁来伤害伴侣,而痛苦的伴侣为了避免受伤,便遂了准备出轨者的心愿,自发地疏远了准备出轨的人。

疏远也不止体现在言语沟通上,有时也体现在非语言沟通中,像是减少肢体碰触、减少眼神接触,或者两人总是陷入尴尬的、不适的沉默等等。这些迹象如果只是单独、偶尔地发生,并不能说明什么;但如果它们一齐出现,就需要警惕亲密关系中出现了问题。

2. 出轨时,出轨者会努力保守出轨的秘密

出轨者开始出轨后,会倾向于保守秘密。越是在意与伴侣的关系、担心被揭露后的负面后果,越是会守住秘密;相反,如果对和伴侣的关系并不在意,越是容易暴露出轨。有些出轨者想用出轨来终结与伴侣的关系,这种情况下,出轨者甚至会主动让伴侣发现自己出轨。

当出轨者试着保守秘密时,有部分出轨者会继续用疏远的方式,来减少和伴侣的接触,防止伴侣从自己的言行中察觉出轨;而有些出轨者为了保密,反而出现反向补偿行为,比如原本不夸伴侣的出轨者,会开始称赞伴侣;原本性频率一般的出轨者,会刻意增加与伴侣的性接触等等。

一旦对出轨者产生怀疑,被出轨者便面临“质疑困境”(interrogative dilemma):在被出轨者公开质疑对方出轨之后,如果对方没有出轨,被出轨者可能会被对方指责“不够信任”、“伤害感情”;但如果对方确实出轨了,被出轨者又要面临发现出轨后的诸多问题(Vangelisti & Gerstenberger, 2004)。

贸然开口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你需要意识到:最终,沟通是不可避免的。不要心存侥幸,认为可以不经过沟通,就将关系中的问题解决。亲密关系中的问题可能恰恰源于过去缺乏沟通,逃避沟通只会加剧两人之间的隔阂,但在正式就出轨沟通之前,你可以做一些准备——

首先,询问自己是无根据的怀疑,还是有行为上的证据引起了你的怀疑。试着在心中列举出对方的具体行为(像是“总是在和一个异性头像聊天”),而不是只在猜想和怀疑(“我认为……”、“我觉得……”)。

其次,在正式询问对方之前,先问问自己想从沟通中获得什么。你是希望通过这次沟通更了解伴侣吗?你有没有思考过沟通可能的后果与后续应对?如果对方真的出轨了,你该怎么办?根据你想要获得的结果,来决定自己将要提出的问题。

在正式沟通时,要选个合适的时机沟通。如果对方忙着做其他事,肯定无暇与你谈话。在沟通开始时,不必直接质问,可以先就具体行为提问:“你为什么总去那家餐厅?”。在沟通过程中,切记要态度坦诚。例如,如果对方问你是不是怀疑 Ta 出轨,你可以温和地回答“是”。因为只有真诚才能换来真诚,如果你本身遮遮掩掩,对方也可以因为你的态度而拒绝和你沟通。沟通过程或许并不容易,但不要轻易中断或者放弃沟通。温和而坚定地把对话推进下去,直到你问了所有你想问的问题,确定你实现了沟通的目的为止。

如果对方确实没有出轨,虽然你需要为自己的怀疑道歉,但你通过这次沟通得到一个机会,能消除自己的怀疑,并能以此为契机与伴侣讨论如何增进两人关系、避免再次怀疑。而如果对方承认了出轨,你也不再被蒙在鼓里,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

假如出轨发生了,我们该如何修复关系?

即使关系中真的发生了出轨,也不意味着一段关系必然会结束。伴侣仍然可以积极地修复关系,甚至提升关系的质量。John Gottman 提出了出轨修复的三阶段:“赎罪、同调与依恋”(Atonement,Attunement, and Attachment)。我们将详细地介绍每个阶段人们可以做些什么(Earnshaw,2017; Spring, 2013)。

第一阶段:赎罪

a. 出轨者需要真诚地表达歉意

出轨者要向被出轨者道歉。道歉不仅仅只是说一句“对不起”。出轨者还要许下承诺保证不会再次出轨,同时自己会做哪些事情来保证不再犯,并尽量当着伴侣的面与出轨对象断绝往来。

真诚地表达歉意也包括聆听被出轨者的指责。被出轨者需要释放自己被背叛后的愤怒与伤心,才能在接下来更好地沟通。而且出轨者也可以借由聆听伴侣的指责,表明自己愿意承担后果的态度。

b. 重塑信任

出轨会伤害到被出轨者的信任感,有些被出轨者会开始怀疑关系的方方面面是否可靠。而一份关系很难在不断的质疑中存续下去,出轨者需要重新赢得伴侣的信任。而信任的重塑不能仅仅靠口头承诺,它需要出轨者做出行为上的改变。

由于被出轨者缺乏安全感,出轨者只是普通地表达爱意是不够的。在重塑信任的阶段,出轨者需要做出比平常更抚慰、更能拉近距离的行为,有些行为甚至要求让渡部分隐私(例如,给伴侣看自己的银行账单和通信记录)。通过掌握了出轨者的信息,被出轨者能更笃定对方没有再次背叛自己,慢慢地重新获得对关系的确信。

临床心理学家 Janis Spring 列出了具体能增进信任的行为,她建议伴侣们制作一个表格,每天列出当天所做相关行为,避免遗漏。这些行为例如:

  • 让伴侣更多地掌握行踪(“如果你要出差,给伴侣确切的出差地点与相关的单据”、“减少你过夜出差的次数”、“在白天给我打电话”等等);
  • 增加与伴侣相处的时间(“按时回家”、“与家人一起吃晚饭”等等);
  • 告知伴侣自己出轨关系的后续(“告诉伴侣你的情人是不是有联络你”等等);
  • 增加对伴侣的自我暴露(“告诉伴侣你在想什么、你的感受是什么”、“让伴侣知道你最喜欢 Ta 哪些方面,不喜欢 Ta 哪些方面”等等)

Spring 博士也鼓励被出轨者主动列下他们希望出轨者能做的事,被出轨者也能借由这个机会表达对出轨者的不满(“我希望你能多和我说话”),以及教会出轨者:什么是能让伴侣感到安心的行为。

第二阶段:同调

这个阶段的核心是沟通双方对关系的期望、恐惧、认识,来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在这个阶段中,双方要谈论这次出轨,讨论出轨里双方的责任,以及如何修复关系。

a. 关于是不是要谈论出轨事件的误解

许多伴侣不敢在事后谈论这次出轨,倾向于当做心照不宣的过去。这可能是因为,有些关于“谈论出轨事件”的负面想法阻碍了人们去沟通。

常见的误解之一是:“如果我告诉你出轨这件事对我的伤害,我可能会把伴侣推得更远。”特别有些被出轨者不想失去出轨的伴侣,会担心自己表达了情绪,对方就会更进一步地疏远自己。但实际上,只是一味地压抑情绪并不能让情绪消失,它需要释放的渠道,而且如果被出轨者不坦诚地表达自己,出轨者可能会错误估计出轨对关系带来的影响,也不利于关系的修复。

另一个常见误解是:“如果我承认我在出轨中的责任,伴侣会用这件事攻击我。”出轨者担心被出轨者会“得寸进尺”,不断地用出轨这件事攻击自己。但是,对被出轨者坦诚自己过去的行为和想法,能证明出轨者愿意与被出轨者交流,也愿意承担起自己在关系中的责任。

而被出轨者则担心:“如果我承认之前的关系中我有做的不够的地方,出轨者就会用这点为出轨开脱,我就无法指责对方或者提出我的要求。”真诚地反省和检视过去的不足,是提升关系里重要的一步,认识到关系中自己可以改善的地方,才能更好地弥补与改善。而且,承认自己的责任,也不代表出轨者的出轨就是可取的:两个人原本可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而不是靠出轨者在关系外发展其他感情来解决问题。

b. 如何谈论出轨?

被出轨者一般会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出轨者:“你为什么出轨?什么时候开始的?你是怎么出轨的?”但在深入询问出轨之前,被出轨者需要想清楚:自己问出的问题能不能帮助关系恢复。避免问那些会让自己痛苦、并且对关系毫无帮助的问题。举个例子,不要问出轨者:“我和你的出轨对象,到底你更喜欢哪个”,也许得到的答案会让你伤心,或是你并不信任对方的回答。

而出轨者面对被出轨者的问题,往往也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回答比较好。Spring 博士建议出轨者不要隐瞒信息,更不要撒谎(除非你想进一步失去被出轨者的信任)。但是出轨者可以用更有利于关系的方式回答问题,多讨论自己的感受,并避免谈论一些令人不快的细节。举个例子,出轨者不要说“比起你,和出轨对象在一起让我更开心,我们俩做了 blabla……”,而是说:“我和出轨对象在一起比较兴奋,是因为这件事是偷偷摸摸进行的。或许我们以后可以尝试一些刺激的事。”

第三阶段:依恋

在第三阶段中,伴侣双方加深彼此的联结,让关系变得更加亲密。在这个阶段中,伴侣双方可以形成表达爱意的日常惯例。像是经常向对方表达感谢,积极地回应伴侣的沟通,约好固定的时间一起做事,定期地双方一起做生活计划等等,让双方认识到自己都对彼此的生活有参与感。

其实,如果有可能,我们希望今天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们,都永远用不上这些知识和方法。但这世间从不温柔,坏人和坏事都会发生。假如你遇到了,这只是宇宙中的一个概率事件,我们想告诉你:出轨只是人生中的一次经历,它会令人痛苦,但它未必代表关系的结束,更不会代表你人生的结束。积极地面对出轨,并将它作为提升关系与自我提升的助力吧。

以上。

KY 作者 / 隋真

编辑 / KY 主创们

原文发表于 出轨后,其实多数人还是选择了不分开 | 研究:如何修复出轨后的关系

References:

Duncombe, J. , & Marsden, D. (2004).Affairs and children. The state of affairs: Explorations in infidelity andcommitment, 187-201.

Nogales, A. (2009). Parents who cheat: Howchildren and adults are affected when their parents are unfaithful. HealthCommunications, Inc..

Schneider, J. P., Irons, R. R., &Corley, M. D. (1999). Disclosure of extramarital sexual activities by sexuallyexploitative

professionals and other persons withaddictive or compulsive sexual disorders. Journal of Sex Education and Therapy,

24, 277–287.

Spring, J. A. (2013). After the Affair,Updated Second Edition: Healing the Pain and Rebuilding Trust When a PartnerHas Been Unfaithful. Harper Collins.

White (2017). Why Adultery Is Harmful EvenBefore It's Discovered. Psychology Today.

Vangelisti, A. L., & Gerstenberger, M.(2004). Communication and marital infidelity. The state of affairs:Explorations in infidelity and commitment, 59-78.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为了重温《权力的游戏》,我来到你们的城市,走过你们来时的路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