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前些日子,FBI 在反腐调查中逮捕了 4 名篮球教练和一名 adidas 高管

图片:Public Domain

详解 adidas 黑金门:大学体育过度商业化的必然恶果

Kris Yu,Madridista

这段时间,北美体育用品圈因为一则事件炸开了锅。不是 Nike 公布 2018 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导致股价下跌,也不是 adidas 送了一箱球鞋给赞助合约即将到期的“字母哥”扬尼斯·阿德托昆博(Giannis Antetokounmpo),而是 FBI 在反腐调查中逮捕了 4 名美国大学篮球联赛(NCAA)教练以及 adidas 的一名全球体育营销(Global Marketing)高管。随着调查的深入,事件真相逐渐被还原,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究竟这次行贿事件因何而起,又会对未来大学体育赞助产生怎样的影响。

FBI 公布的部分案情记录

事情起源于拉斯维加斯的一间酒店房间。当地时间 9 月 26 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检察官突然宣布,在反腐调查中逮捕了 10 人,其中包括 NCAA 球队教练、高中篮球联赛教练、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AAU)教练、以及阿迪达斯全球体育营销主管詹姆斯·加图(James Gatto)。FBI 是在对一名已经落马的财政顾问调查中发现这起贿赂案的,这名财政顾问在教练和企业间牵线搭桥,这才揭开了 adidas 与 NCAA 教练的黑金交易。

涉案的阿迪达斯主管詹姆斯·加图

涉案的部分大学篮球助理教练,分别来自奥本大学、俄克拉荷马州大、亚利桑那大学和南加州大学

美国大学体育联盟 NCAA,是一个非商业化的机构。这也就意味着,NCAA 球队之间的比赛,市场的开发,球员的输送等等,都必须杜绝金钱交易。这与我们最熟悉的商业联盟美职篮 NBA 完全不同:NBA 联盟和球队可以签约各种赞助商,比如现在联盟主赞助商就是 Nike,NBA 所有球队球衣都由俄勒冈公司提供;NBA 球员也能够与各种类型的赞助商接触,相信玩过 NBA 2K 生涯模式游戏的朋友都深有体会,作为一名职业球员,当你打出名堂后,不仅有 adidas、Nike(包括 Jordan Brand)、Under Armour 等传统运动品公司找上门,还有运动饮料品牌佳得乐、球袜品牌 Stance 等等,甚至更小的一些本地品牌,邀请你代言他们的产品。而这些代言,在 NCAA 联盟都是被严令禁止的。如果一名 NCAA 球员被发现获得了任何赞助商的酬劳,他就将被无限期禁赛,失去上场资格。往久了追溯,就有 NBA2008 届探花秀 OJ·梅奥(OJ Mayo)因在高中收受职业经纪人和市场代表的 3 万美元现金,而在 USC(南加州大学)打球资格遭到审查的先例;前一阵子 BBB(Big Baller Brand,鲍尔一家的自创品牌)为三儿子拉梅洛·鲍尔推出 Melo 系列签名鞋时,就遭到 NCAA 警告:如果拉梅洛在自己的签名鞋销售中获利,他就将失去代表 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征战 NCAA 大学篮球联赛的资格!当然,“球爹”拉瓦尔·鲍尔不在乎这些,口出狂言“如果 NCAA 不要我的儿子,受损失的是他们...” 这自然也是后话了。

拉梅洛·鲍尔的签名鞋,他的 NCAA 参赛资格也将因此受到审查

总而言之,正是因为 NCAA 的此项规定,运动品公司不得不“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向球员示好,通过合法的方式,努力建立与潜力新星之间的联系。在 NBA 还允许高中生直接参加选秀时,Nike 和 adidas 可以通过球鞋经纪人与高中球员直接商谈合约,“球鞋教父”索尼·瓦卡罗(Sonny Vaccaro)便是个中翘楚。他从 80 年代起为 Nike 工作,与乔治城、北卡等 NCAA 名校教练关系密切,直接通过主帅推荐帮助 Swoosh 签约大学明星球员;90 年代初,瓦卡罗敏锐地感知到了高中生浪潮的袭来,在向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Phil Knight)多次建议无果之后,他转投阿迪达斯,创办了著名的 ABCD 篮球训练营,并发掘了科比(Kobe Bryant)、小奥尼尔(Jermaine O'Neal)、奥多姆(Lamar Odom)、麦迪(Tracy McGrady)等多位日后在 NBA 大红大紫的高中生;随后他又因阿迪放弃科比与德国公司分道扬镳,前往锐步(Reebok),差点抢到了史上最强高中生詹姆斯(LeBron James)。

目前 NCAA 金额排名前六的赞助合同,路易斯维尔大学与阿迪达斯的合作为 10 年总计 1 亿 6000 万美元

但在前 NBA 总裁大卫·斯特恩(David Stern)宣布禁止高中生直接参加选秀后,各大品牌就不得不将视野回归大学,通过赞助篮球名校的方式,让未来的 NBA 乐透秀在大学时期就体验到自家品牌,从而为 NBA 选秀时签约他们铺路。因此,他们一面继续举办各种高中篮球训练营,让潜力新星从小拥有自家品牌忠诚度(Brand Loyalty),例如一年一度的耐克精英赛、乔丹经典赛、麦当劳全明星赛(阿迪达斯赞助),以及 adidas Gauntlet、Under Armour SC30 训练营等;一面花费重金赞助篮球名校,此次贿赂丑闻,也是由 NCAA 引发。

一代 NCAA 名帅皮蒂诺卷入贿赂风波,难逃下课命运

但仅仅是赞助 NCAA 名校显然还不够,阿迪达斯为了让更多天才球员前往自家赞助的学校,通过与大学教练建立联系达到目的;而此次 FBI 调查的重点,就是有哪些大学教练收受了来自运动品牌或是经纪人方面的贿赂。目前公布的调查结果还未明确指出所有的教练和涉案人员姓名,但几乎所有证据都指向路易斯维尔大学教练里克·皮蒂诺(Rick Pitino)。皮蒂诺是路易斯维尔红雀队男篮功勋主帅,曾带领球队夺得 2013 年 NCAA 锦标赛冠军。FBI 公布的资料显示,前文提到的阿迪营销主管加图向路易斯维尔大学和迈阿密大学(两所学校均为阿迪达斯赞助)教练行贿 25 万美金,希望他们能够招募得到两名高中篮球明星。事发之后,路易斯维尔大学火速决定炒掉皮蒂诺,并发布声明等待最终的裁决。他们甚至从推特背景墙上移除了阿迪达斯的标志,希望尽可能减少此事带来的负面影响。

路易斯维尔运动队的推特背景对比,上图为移除阿迪达斯 Logo 后的图像

然而,阿迪达斯与路易斯维尔大学的地下交易显然没有一个营销主管和一名主帅这么简单,随后传出红雀队的另一名高层,也与德国品牌有着金钱往来。这位名叫汤姆·祖里奇(Tom Zurich)的运动主管被 FBI 指控在商谈与阿迪达斯的 10 年 1.6 亿合同时受贿,他的女儿哈蕾(Haley Zurich)正是于今年 3 月才入职阿迪达斯,担任 NCAA 品牌传播经理。今年 9 月初,阿迪就与路易斯维尔大学达成了天价续约合同,很难想象这对父女在其中没有扮演特殊角色。

哈蕾·朱里奇的领英主页

阿迪达斯黑金门事件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但这只是揭开了运动品行业与 NCAA 黑幕的冰山一角。同样致力于重金签约 NCAA 球队的美国本土品牌耐克,也无法独善其身。当地时间 9 月 28 日,耐克的草根篮球联盟(Grassroots Basketball Division)部分工作人员被法庭传唤,接受 FBI 关于本案的调查。毕竟,卷入案件的不只有阿迪达斯赞助学校,在已经公布的犯罪嫌疑人中,就有俄克拉荷马州大、亚利桑那大学和南加州大学等耐克赞助篮球名校的助理教练。案件检方律师金准(Joon Kim)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指出,他们的调查目标是“大学篮球的肮脏面”,希望彻底曝光 NCAA 盛行的通过贿赂招募球员之风(pay-to-play culture)。相信在后续调查中,还会有更多贪腐丑闻被挖出,届时等待 NCAA 的,必将是一番腥风血雨。

韩裔律师金准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案情进展

案件发生后,阿迪达斯方面也于第一时间做出了危机公关,宣布解雇加图的同时发表道歉声明,并已雇佣两名专家,对加图事件进行内部调查,帮助 FBI 尽快结案。但案件给德国品牌带来的后续影响,目前还无法估量。与路易斯维尔大学的合约是否能够继续执行只是一小部分,如果此案被证实不是【个例】而是公司与大学赞助合作时的【普遍做法】,那么阿迪达斯与 NCAA 名校的未来合作,将会被蒙上一层阴影。除去股价下跌,短期的影响同样显现在潜力新星择校时的策略改变:丑闻曝光后,ESPN2018 届高中生排名第 2、号称“勒布朗之后最强运动能力”球员蔡恩·威廉姆森(Zion Williamson)也被质疑收受了来自加图的金钱,他的继父对此予以否认并表示“阿迪达斯没有人能接近蔡恩并改变他的择校决定”。另外他的好友、2018 届第 5 高中生罗密欧·朗福德(Romeo Langford)也已从选校名单中剔除了路易斯维尔大学,防止搅入黑金丑闻的浑水。即使路易斯维尔与阿迪达斯的赞助合同仍然生效,其价值也早已成为负资产。

蔡恩·威廉姆森时常参加 adidas 举办的训练营,他也被列入黑金门嫌疑对象

笔者看来,这起丑闻是大学体育过度商业化的必然恶果。为什么卷入丑闻的都是 Division 1(NCAA 依据大学球队竞技水平对联盟分级,D1 级别最高)的传统篮球名校,而非 D2、D3 联盟的小学校?答案只有一个词:金钱。大学体育联赛作为非商业联盟,理应作为球员们打磨技术、培养心智、为未来职业道路做好准备的一个平台,相信当初 NBA 禁止高中生选秀初衷也是如此。但贪婪的运动品牌、职业经纪人、乃至大学教练等等,都将球员视为盈利的工具,试图在球员身上榨取价值。毕竟等待运动员进入 NBA 的那天,这些“商人”在新秀身上的投资就会得到成倍回报,谁又能拒绝此等诱惑呢?而 NCAA 严格的规定,又无法使经纪人和运动品公司光明正大地接近球员,于是这些肮脏的金钱交易便应运而生。正如 ESPN 大学篮球分析师杰·贝拉斯(Jay Bilas)所言,目前的 NCAA 已经陷入两难境地:经过 FBI 的调查,大学篮球的净土形象已经荡然无存,联盟提倡的“纯粹竞技体育”蒙羞。只要有着金钱的驱动,在现有的漏洞百出的 NCAA 系统中,贪腐行为就永远没有平息之日;而如果真的孤注一掷,将大学联盟商业化,使得金钱交易得以规范进行,则又背离了 NCAA 的初衷。

NCAA 篮球疯狂三月(March Madness)宣传海报

想要杜绝类似贪腐丑闻再次发生,NCAA 需要做的功课还有很多。运动品牌与职业经纪人,他们的格言永远是“在商言商”(Business is business),即使是作为赚钱机器的球员本人,如果不加以限制,也定会以牟利为第一要义;NCAA 联盟短期内能做的,只有对球员招募制度、教练工作职能等进行改革,通过新的运营模式减少贪腐贿赂行为的生存空间,抑制灰色交易的滋生。大学竞技体育与商业化浪潮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拓展阅读:

《阿迪达斯北美复兴如何变为丑闻》,彭博网
How Adidas’s American Revival Turned Into Scandal
《四名 NCAA 教练及阿迪达斯主管因贿赂案被起诉》,NBC 新闻
College basketball bribery scandal exposes "dark underbelly" of NCAA, prosecutor says
《NCAA 腐败案或将对阿迪达斯影响甚微》,TheStreet 财经网
What Does Adidas Stand to Lose in NCAA Corruption Case? Not Much
《除非大学体育向运动员付款,否则贪腐丑闻无法真正解决》,ESPN
Bilas: College sports has a real money problem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我们正在见证的,可能是发动机最好的时代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