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我作为《英雄联盟》当家主持,前一秒天堂,后一秒地狱

图片:一村

S7任栋专栏:在主持人的舞台上看世界赛

PentaQ刺猬电竞社,志在电竞未来,节操、趣味和硬核。
丹尼二狗:9 月 27 日,全球总决赛入围赛中一天的休赛期里,与任栋聊了聊入围赛种种。10 月 9 日,小组赛第一轮结束第二夜,我们续上了之前匆匆切断的聊天。沙发的另一端,人高马大的青岛汉子任栋着一身便装,聊到兴奋之处会突然站起身来,一边笑着说话,一边用配上丰富的肢体语言。

他是近几年以来 LPL 赛场的核心主持人,也是 LPL 在世界赛场上的男主持牌面担当(女主持人则是余霜)。新潮的发型、修身的西装、透彻的声线和具有号召力的台风,是他的个人特点。当 S7 在中国举行的时候,作为东道主的当家主持,他在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而在台下,还原为一名《英雄联盟》电竞的工作人员,任栋讲出的是更多台前幕后的有血有肉。

文:任栋 / 丹尼二狗

图:一村

整理:柯士甸、何艾西、丹尼二狗

  • 作为主持人的“主场压力”

其实,在家门口办比赛最大的感受就是压力——以往任何一届全球总决赛都没有过这么大压力。

如果对入围赛时开幕式有印象的观众应该记得,那个时候大屏幕上出现的是我,下面配的是英文字幕——这一次全球总决赛开幕式所有流全由中国这边的团队来进行制作,也就是说,那一瞬间,全世界的观众都在看来自中国的信号。

LPL 的世界赛主持人牌面:任栋&余霜 ——“握手者”和“我反对”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主持人的我只要有一个细节出错,吃一颗螺丝钉,首先爆炸的一定是国内玩家。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玩家一定会觉得“你任栋让我们很丢人”。以往在美国、在欧洲的世界大赛,就算是在直播过程中有些微出错,那也就是我一个人去背锅承担就好了。但这一次,全世界所有玩家都在看着你在台上的一举一动,你的每一个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大家看的不是你任栋行不行,而是中国行不行?你们整个 LPL 行不行?

所以那一天,我确实压力巨大。虽然现在整个 S7 的赛程才走了快一半,但在开幕式那一场之后,我的压力减小了至少三分之一。至于那一天的结果?我们做完以后,两个 S7 的外国总导演不断地说“amazing”:)

因为战队出场的时候,出来一个战队就炸,出来一个就炸,大家都在说 LPL 的观众们怎么那么地疯狂!

——感谢我们 LPL 观众的热情,让开幕式有一个爆棚的效果。开幕式结束之后,我个人放松了一些,同时也对后面的表现信心大增。

  • “一秒天堂,一秒地狱”

跟过这么多届世界赛,主场作战的今年,让我感觉前一秒天堂、后一秒地狱。

我最开心的那一刻?当然是我们的队伍终于在面对 LCK 的时候,打出了最解气的比赛!我好久没有采访得这么激动了。之前采访 Uzi 的时候我并没有太激动,但是打完 SSG 采访小虎的时候我自己也是真的很激动——心中积淤的那股“怨气”,莫名地因为这场胜利被抒发出来了。

还记得当时小虎打完下来,见到我就是一通笑,然后问我是“穿外套(接受采访)好还是不穿外套好?”那天有点凉,我说还是穿上外套,那个周边外套也挺好看的。接着小虎就说,哎,我现在手还在抖。其实当时不光小虎手抖,我俩在后台手都是抖的。就在那一瞬间,我俩一下子就“心灵相通”了。

为了准备好 LPL 的采访问题,每到有他们比赛的时候,我会戴上耳机听选手们的 Team Radio,一边听一边拟定问题。RNG 打 SSG 那天,打到最后,整个耳机里五个人都疯了……所以我知道为什么小虎在后台手会抖,因为他们有可能想到能赢对面,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吊打,那个时候他们太开心了!

零封战胜韩国队,这是天堂;而地狱,则是小组赛第一轮的 EDG。

关于我的赛后采访流程是这样的:提前一天选出受访者——每天都会有一个采访名单提前准备,是关于第二天的赛后采访选手,需要我自己拟出来并承报到拳头总部。比如说 RNG,我采访的第一人选是 Uzi,备选是小虎;FB 首选 Padden,备选 Japone 这样……(P 社注:因为还有其他语言源的赛后采访)。在拳头总部通过了之后,到第二天我需要重点关注该选手在比赛中的表现,并拟定好相应的赛后采访问题。但凡有 EDG 的比赛,我报的都是首选 Clearlove7,备选 Meiko。

小组赛第一天,我碰到阿布,我们打了下招呼;第二天我碰到翻译小铁,我说我有准备你们的问题,他说行、感谢、我们会努力;第三天我碰到诺言,跟他说我还是给你们准备了问题,三天报的采访对象都是你,当时他笑笑说是吗,我一定努力。

为什么要这样告诉他们?我想通过这种方式给 EDG 加油,也希望能让我有一个机会跟他们一起,把想说的话跟粉丝传达。

但很遗憾,最后还是没能等来。

那一天我很难过,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到台下去的。有粉丝要和我合影,我也不知道应该拿出怎样的心情去合影。

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又回到了 S5 的欧洲采访席。那个时候 LCK 那边的主持人是恩静,我就看着恩静开开心心地去找 Faker 采访,找谁谁谁采访,我就一个人尴尬地坐在那。

所以,小组赛四天,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秒钟在天堂,一秒钟在地狱”,每天如坐过山车——最后一天确实很开心,但现在的 LPL 就像是:一条腿走出去了,但另外一条还没有迈开步子……

我希望小组赛的第二轮,RNG 和 WE 这两支队伍能以小组第一出线。而对于 EDG,我想说,现在不用分析太多的出线可能,或者谁是之后最难打的队伍——就是拼上一切!每一个行为、每一场比赛,你们都对得起下面加油的 LPL 主场观众就行了。

回想一下以往世界赛,TSM 作为赛区一号种子,多少次铩羽而归?G2 作为欧洲强队,动不动就给自己“放个假”。人家赛区能过去,我们赛区不能过啦?人家 G2、TSM 打完世界赛回去调整好状态下次再回来,能说人家是菜鸡队吗?不能。

我想说,只要对得起观众,尽力往后打,就行了。

  • 老朋友们

全球总决赛,当然又和许多外国的老朋友们见面。小组赛第一天我遇到 Kkoma,跟他在门口聊天,我跟他说,“你看我已经结婚了,所以你也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选手中的老朋友也有很多,比如 Sneaky 等等,不过最想说的是 Gorilla。这一次以 LZ 身份过来的 Gorilla 和 Pray 和以前以 Tigers 身份过来的 Gorilla 和 Pray 不一样了,这两个人现在越来越风趣幽默,尤其是 Gorilla,人真的很棒。他有这么多的粉丝是有他的原因的,他这个人真的非常棒,而且绝对不是假客气,很愿意跟粉丝们去说点话。

我在韩国队伍身上学到了很多,也很想分享给 LPL 队伍。之前在很早的时候采访他们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不管回答什么他们都会自己主动加一句:“特别感谢这么多现场粉丝的支持”,我听了之后都懵了,我想“我都没问你就说了?”——但这就让观众也觉得很开心。所以我觉得,既然 LCK 的选手可以,我们 LPL 选手也可以这么说啊!

比如“武汉的观众和大龙一样热情!”Condi 说完,舞台下的玩家们瞬间就 high 了。对吧?有没有“我们武汉的倍儿骄傲”的感觉。

  • “我的工作,就是拉近选手和观众之间的距离”

采访得多了之后我发现一个问题:一个舞台上的主持人在问专业问题的时候,最大的突出点往往是什么呢?——其实是主持人本身。

大家会觉得这个主持人很专业,比赛的东西都很懂。但换过来想,我作为主持人,在舞台上突出我自己有什么用啊?

所以说,我今年赛后采访给自己的目的:放大选手身上的特点。

以往我的采访是有框架的:从 BP 开始,从 BP 的亮点,到两支队伍 BP 上做的文章,再到进入游戏后的英雄对抗、Counter 位的选择、入侵反野、前期的视野布控等等……我会顺着这个框架来做采访。

957 在赛后采访握手时,用话筒“演“了 一把任栋

但今年毕竟是在主场,我会更多地让选手把当下他们最想说的话说出来。我一直觉得:很多选手都是小孩儿(P 社老狗们点头),这帮小孩儿们有时候灯光一打过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所以,我会变相地去扶着他们,引导他们表达,让他们从好玩的方向发挥出来。

对于观众来说——今年我希望所有观众买了票进来,能看到自己最喜欢的人,听到也让自己开心的话。现在玩家的素质和水平越来越高了,很多段位比我高、比我打得厉害得多的玩家,其实他们心里明白这波团处理上出现了哪些失误,观众看得懂——他们会觉得现在任栋问的这个问题,选手的回答,跟自己心中想的是一样的,所以反而没有太大的意义。

所以,怎么样在短短的几分钟采访时间里拉近选手和观众的距离,让观众看到开心,同时选手也能够通过赛后采访的过程抒发一些自己的感情,或者说能够通过赛后采访来达到“减压”的目的,这就是我觉得现在想要改一改的风格。

我特别希望我采访的每个选手都能给自己加戏,人人都是“戏精”。我不怪你们是不是有意无意地把话筒扔给我:)如果你扔了,那我觉得你这个“戏”满分,因为观众会觉得整个赛后采访的内容特别丰满,还接地气。

  • 最后,关于我

我,任栋,男人,今年正好三十而立。

在大学时候我的培养方向是新闻主播,08 年奥运会时候在青岛电视台实习也是新闻主播。后来毕业之后才去做的电台 DJ。后来就越来越跑偏,直到现在来做了《英雄联盟》。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白岩松那种特正儿八经,特别睿智的主持人;不过如果说娱乐主持的话,我认为台风稳到不行的是何炅。

以前做主持人,做的综、杂、不专一。以前的时候,你把稿子给我,Rundown 一过,我给你串好,不就结了么?你开心,我收工,结束。

现在不一样,现在想的是怎么在做完了之后,让人家感觉到,LPL 牛逼。这种感觉对我来说是种“匠人精神”,你专注在一件事情上一直做下去。

其实我进入英雄联盟算是很晚,在当时对我的困扰很大。刚转《英雄联盟》的时候觉得自己逼格挺高的,但最后发现并不是这样:你不懂!就像我老师曾经和我说的一样,“三板斧之后就被打回原形”。

队员、比赛、装备都不了解,那么现场观众不会给你任何反馈。我刚进入《英雄联盟》的领域时候,都被观众锤成智障了,那个时候顶住无数压力扛了下来。

Faker:“怎么办,这只手又来了”(虚拟台词)

现在回头来看,这一步迈得很值——观众觉得我是 LPL 的一份子,认可我——那就行了!

以前的自己挺能玩的,天天玩、喝酒,现在结婚之后两点一线:工作、家人。明年后年,争取学习娃娃米勒整个娃出来,在背负着家庭责任的基础上一点一点在事业上取得突破。我认为,男主持年轻时一个样、年长时又会是另一个样。年轻的时候你可以放荡不羁,但三十岁之后,气质和底蕴得有。

最后,希望之后的比赛,LPL 队伍能够好好发挥,观众们也能看得开心。

之前有很多观众说可以“在赛场卖烤肠的地方 Gank 到栋哥”——确实没错,我经常去那里买烤肠。

PentaQ 专栏嘉宾:任栋
山东青岛人,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主持人。三十,已婚。
“拥有‘让 Faker 也惊惧的手’的男人”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42 岁中兴程序员被劝辞职后坠亡,HR 说的 N+1 经济补偿是什么?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