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微软正式宣布 Windows Phone 死亡,最后 1% 的市场份额也守不住了

图片:视觉中国

爱活网,科技进化生活,公众号:evolife

初看到 Windows Phone 的字眼,是一个微凉的午后,秋风带着窗外和煦的阳光洒向室内,匆匆关掉了不擅长的游戏,一条有关微软的 RSS 映入眼帘。那时的我,还是诺基亚与塞班的拥趸,虽说对于新生的 Android 保持着好奇,但 Milestone 粗制劣造的做工和缓慢的触控体验实在难以让我对它的未来提起兴趣。

我就像如今的学生党那样,手里攥着积攒了一个假期的零花钱,觉着买到了心爱的手机,就有了全世界,而现在看来尚还稚嫩的心里,满满地被诺基亚 N8 所占据。而 Windows Phone 就只是可以被忽略的“新闻”罢了。

可命运从来都会和我们开一些玩笑,比如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囊中空空的我没有买到心心念念的 N8,也和想要买的 HTC Desire HD 失之交臂,意外用上了代号为“Schubert”的 HTC HD7,这是我的第一款 Windows Phone 手机,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一晃眼 7 年过去,代表着 Windows Phone 的 Joe Belfiore 无奈发推,宣布微软将不会再为 Windows 的手机业务提供新的硬件以及功能,这意味着微软最终没有逃过 7 年之痒,将 Windows 系列手机永远定格在 2017 年末的秋天。

“好景不会每日常在,天梯不可只往上爬”,这是谢安琪《喜帖街》的歌词,却也贴切这个故事中读出苦涩的回味——毕竟最好的时光过去了,我们终究要面对现实。

美好畅想的 Windows Phone,曾有着最现代化的理念

2010 年登场的 Windows Phone 作为 Windows Mobile 的后续版本,在推出之始,微软就提出了三大设想:世界性的切换动画、流畅的直觉式交互和排除无用干扰的高速信息流传递,而这三大设想无疑在 7.0 版本中全部得以体现。

首先是世界性的切换动画和流畅的直觉式交互,在 Windows Phone 横空出世的 2010 年末和 2011 年初,Windows Phone 在高通 8250 单核处理器的带动下,流畅的滑动和帧数足够的动画足够让当时处于远古时期的 Android 众机感到惊叹。事实上还不仅仅如此,Windows Phone 平台早期的流畅也体现在一些细节的交互处理上,比如点按按钮的按压回馈、输入键盘点击时系统发出的声响反馈都颇有划时代的意义。

Windows Phone 本身也以信息流传递为核心,作为这一设想的体现,微软将 Metro 摆在了 UI 设计的主要地位。Metro 设计首先出现于微软 Kin 系列手机以及 Zune 播放器,其风格采用大量大字体的 Titie,以信息本身为主题,微软认为这种风格的主体应该体现“光滑、快和现代”等元素。这也致使 Windows Phone 本身的风格化与主流的 iOS、Android 完全不同。

这一设计的有点在于统一以及低廉的学习成本,微软希望信息在 Windows Phone 中通过 Metro 界面能够简洁清晰、快速的、并以内容为主的方式进行展现。以此为基础,微软在第一个版本中设计了 People、Music&Video、Picture、Games、Marketplace 和 Office 六个不同的组件,这些组件以全景视图的方式在平面上水平切换,它首次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视图,在水平方向上扩展内容到屏幕之外,来展现不同的控件、数据和服务,就好像把它们排布在一张横轴的画卷上。通过这一系列规范,早期 Windows Phone 的应用程序不仅在 UI 上取得了统一,更在交互上以滑动做到了一致,用户在使用符合 Metro 规范的应用时几乎不在需要花费过多的学习成本,统一的 Application Bar 几乎已经完成了直觉式交互的目的。

但这仅仅是系统层面 WP 的配套服务处处体现着仓促

虽然有着完整的 UI 设计理念,但 Windows Phone7.0 版本登场之时,却并没有让大多数用户感到满意,在系统以外的各方面,处处体现着微软的仓促。首先,在编写 Windows Phone7.0 版本的初期,微软即便仍然使用 CE 为核心,但却废除了 Windows Mobile 的大量代码,这导致 Windows Phone 与 Windows Mobile 的应用无法通用,在 APP 呈现爆炸式增长的 2010-2011 年,号称十万应用程序无所不能的 APP Store 已经成为 iPhone 的杀手锏,谷歌旗下的应用商店也已经初出茅庐,而 Windows Phone 本身却要从头开始。

其次,微软为了安全考量,也没有开放应用的文件读写,传输音乐、图片以及视频只能依靠缓慢的 Zune 客户端,这本身就为新用户设立了一道不小的门槛,要知道,作为 Zune 播放器连接传输的客户端,Zune 在最初并没有提供完整的手机文件管理功能,因此各种报错的错误代码就成为了老用户最常见到的故障。直到 Windows Phone8.0 开启 MTP 连接功能,Zune 客户端寿终正寝为止,它的连接管理功能都不能算好用。

然而这些问题和下一个相比,却都不算是太大的问题。Windows Phone 7.0 初期版本仅提供了英文语言的支持,反而成为了用户使用的最大障碍,除了不支持系统不支持中文语言显示外,Windows Phone7.0 也没有提供第三方输入法接口,这意味着用户本身无法切换中文输入法键盘。因此,在早期的 Windows Phone 的中文应用中,都存有内置中文输入键盘的作法,只有这样才能让国内用户正常用上应用。

而直到 2011 年下半年代号 Mango 的 Windows Phone7.5 推送后,这一问题才真正得到解决。但此时,用户却发现,缺乏原生代码编写的 Windows Phone 无法令第三方应用保持稳定的流畅度,卡顿的感觉几乎出现在每一个第三方应用,这与流畅至极的系统表现,形成讽刺的对比。

最好的版本 Windows Phone8 登场 但它却是满手鲜血

随着时间过去,时间进入 2012 年,得益于诺基亚的青睐,此时国内用户对于 Windows Phone 关注度逐步升温,因而当 6 月新版本公布时,国内微软生态的开发者一面倒的表示了兴趣。

现在回望来看,配合 Windows 8 的推出,Windows Phone8 相较 7.0 以及 7.5 版本的确有诸多改进,首先它的内核由 Windows CE 变为了与 Windows 同步的 NT6.2,这为未来通用应用的登场打下了技术。基于相同的 UI 设计语言,Windows Phone 8 提供了 VB、C、C++、C#、XAML 以及 HTML5 等语言开发的支持,开发者本身只需要改动很少的细节,即可将 Windows 的应用移植至手机。

其次,Windows Phone8.0 版本还首次对多核心 CPU 提供了支持,手机分辨率的标准也提升至 WVGA、WXGA 和 720P,这使得 Windows Phone 硬件落后的情况成为了历史,自此之后,搭载 Snapdragon S4 的 Lumia 920 以及高通骁龙 800 的 Lumia 1520 成为了 WP 历史上的经典,它们的硬件水准也与行业保持了近乎相同的水准。同时,它也提供了呼声较高的 USB 连接模式,整体应用的流畅度也有了较大的提升。

但在 Windows Phone8.0 的背后,却是老用户的一片哀鸿,由于内核的改变,因此此前热门的 Lumia800、HTC Mozart 等设备都无法正常升级至 Windows Phone8.0,针对这些产品,微软只推送了象征性的 7.8 版本作为补偿,但它仅仅是装载有新桌面的 7.5 而已,可以说 Windows Phone8.0 的推出,几乎是踩在了老用户血淋淋的尸体上,才一步步的走到了前台。

外界的意兴阑珊 微软的固步自封 最终让 WP 在小众的泥潭中无法自拔

2013 年,微软宣布以 8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诺基亚智能手机业务,几乎是在同一时间,Windows Phone 取得了诞生以来最好的市场表现,得益于诺基亚 Lumia 家族在欧洲市场的积累,Windows Phone 在美洲市场一度迫近 6%,而欧洲更是夺得 10%的市场,可这样的热潮并没有真正为 Windows Phone 业务带来起色。

回头来看 Windows Phone 本身的销售结构,的确满满的隐忧。在诺基亚所售出的千万销量中,低价产品占领了主流,Lumia 520/521 开始出现在各大领域,这是一款定位入门的 Lumia 产品,在发售后,拥有低廉售价的 Lumia520 在谷歌的搜索量迅速超过旗舰 Lumia 920,而根据 AdDuplex 公布的调查数据,Lumia 520 在最鼎盛的时期,占据了 Windows Phone8 平台 27%的份额,在所有 Windows Phone 也有 20%的占有率。而与之相对的,却是 Lumia 高端产品的遇冷。

低价用户本身对价格敏感,却很难真正产生对于系统和体验的依赖,因此当 2014 年 Android 千元机浪潮开启后,Lumia 的销量开始出现雪崩式的下滑,而随后出场的 Lumia 620、630 等产品也难以重现 Lumia520/521 的盛况。

与此同时,微软内部也正经历着对于 Windows Phone 存在意义的讨论,期间涉及的人员波动,以及数位 Windows Phone 团队成员的出走,都对 WP 的发展造成了影响。这样混乱的局面直至 2014 年 Satya Nadella 上台后,才得到了缓解,而这位以云业务起家的印度裔 CEO 明显不满意老鲍尔默那富有激情的一套,在外界看来,清理没有盈利能力的业务将会是他上任后的第一步,而 Windows Phone 铁定将会出现在名单中。

很难说究竟是哪个问题造成了 Windows Phone 当前的局面,只能说,在 2014 年之后,整个 Windows Phone 进入了一个难以挽回的恶性循环。虽然微软团队仍然极力说服应用平台推出适用于 WP 平台的应用,但面对着数以亿计的 Android 以及 iOS 用户,WP 的确很难成为行业的首选,这意味着 Windows Phone 本身仍旧遭遇着第三方应用的缺失,而持续的应用缺失又将遭遇普通用户的叛逃,用户的流失则成为开发者拒绝为 WP 开发应用的理由。

因此,总结来看,Windows Phone 本身就像是一群狂热的微软团队,本着出色理念却固执怪癖搭建的危墙,而应用开发者、媒体和用户,以及对手们却成为了强大的推手,伴随着微软自己一把将墙推下,最终结果只能是轰然倒塌。

但仔细想来,这真不是一个令人感到忧伤的故事,因为现在我们真的也不再需要 Android 和 iOS 以外的手机系统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天越来越冷,女生们冬天的丝袜怎么穿才能保暖又时尚?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