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这样的老婆你值得拥有

图片:《我的野蛮女友》

* * *

亲爱的别激动啊

夫妻之间

有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地解决呀

* * *

有一个运动员女朋友是什么体验?

午歌,机械高级工程师 写作者

太太是大学时的师妹,国家级的短跑运动员,身高 170cm,专项 100m,但当年她是靠文化课成绩考进我们学校的,人很清瘦,也从未正式在体校训练过,洪水猛兽般的先天素质,让人望而生畏!

印象里她大学四年一直是我们学校的 100m、200m 和女子铁人 5 项的冠军,还曾打破过学校里沉寂多年的女子 100 米记录。

认识她的时候,我刚好是学生会副主席,主管体育部。

我说,姑娘,你这么能跑——能顶替其他女生的名字去参加个 400、800、3000m 啥的不?就算为学院争光了!

她说,光跑步太累了,我去参加跳远好了,另外标枪、铅球也都可以试试?

我说,你这么痩,还能投铅球?

她说,没事,我助跑快。

我将信将疑地将号码布递给她。她笑了笑说,学长,这种顶替的项目,拿第一怕是太扎眼了?还是低调一点比较稳妥吧。

我皮笑肉不笑地发出一声“嗯哪!”

谁知那届运动会,她竟然轻松地拿了标枪的第二名和铅球项目的第三名,联想到她之前的种种“顾虑”,拿到这些名次,很可能是她放水的结果——这简直太恐怖了!

那届运动会后,小师妹把她得来的乒乓球拍、羽毛球拍、水壶、书包送给全宿舍的六个女生,竟然还有得剩。这么好的苗子怎能荒废?我迅速将她推荐进了学院的女篮——这里插播一句,我是我们学院男篮的主力中锋,身高 188cm,中长跑、跳远啥的偶尔也能拿个名次,但在小师妹这儿,这根本就不算啥。

很快她从学院女篮进入到校女篮,还参加了大学生篮球联赛。有一年球赛之后,学校组织男篮、女篮一起喝酒。为了保持学长在师妹们面前的尊严,我那晚强撑着喝了好多啤酒,临崩溃前终于撑到了散场,我送小师妹回了她宿舍。微薄的酒意让她双颊绯红,却丝毫看不出喝醉的样子。看她走进寝室,我瘫软地坐下来,掏出手机打给自己宿舍的兄弟——

“哥几个快来救我吧,我真不行了。”

打完电话,我就倒在女生宿舍楼前的土堆上,最后,同宿舍的哥们在一棵梧桐树下找到了我,众兄弟撸起袖子,扛着一坨瘫软的、将近 1 米 9 的废物点心,将我运回了宿舍。

我起初以为小师妹是专业运动员,后来才知道是“天赋异禀”。人家只是在考级前,跟着学校的田径队玩过一阵,根本没在专业体校长期训练过。

小师妹的爷爷、奶奶都上过战场,奶奶从前在山岭上带着游击队打仗,还是个双枪女将(不知道双枪老太婆的原型里有没有师妹奶奶,对了,爷爷也是久经沙场,我还看到过爷爷很多的军功章),80 几岁的时候,奶奶换灯泡,还踩凳子、扎桌子,跳上跳下,亲力亲为,80 几岁的时候,奶奶还坚持着一天三顿白酒的习惯。小师妹的父亲,当年是军区遴选出的特种兵,据说全大市范围只选出了三个人,身体素质极好,酒量也惊人——当然这是后话, 谈恋爱的时候,每回去小师妹家里见叔叔阿姨,我都喝得烂醉如泥,不得不进医院打吊瓶。结婚之后,就好了很多——毕竟是亲姑爷,每次喝醉打吊瓶的时候,丈母娘都给熬小米粥。

言归正传,爱得你侬我侬的时候,我带小师妹去了一趟大型游乐场。本想在危难关头展现一下男子汉的铁骨铮铮,却成了终生难忘了“丢人”经历。

坐“自由落体”项目的时候,机车冲上顶端,我吓得脸色煞白,心脏都快掉出嘴巴了,小师妹并排坐在我的身边,没事儿人似的闲花照水,顾盼神飞。最要命的是,机车第二次冲上顶的时候,我紧张地双腿不听使唤地抖个不停,丫竟然一脸同情,用满含恩赐的口吻跟我说:

“亲爱的,马上就好了。亲爱的,别怕呦——”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战战兢兢地点头应允,那一刻灵魂蹿上了青天,脸皮摔得稀烂,春风吹乱了我的长发……

第二个项目是海盗船。丫又说,这个项目一定要坐在第一排,坐在中间毫无快感。

“第一排就第一排,谁怕谁!”

还是古人说的好,谈恋爱最重要的是实诚,因为嘴巴一硬,腿就软了!当海盗船的保险杠缓缓放下时,我他么地就深深地后悔了:

因为我身高腿长,保险杠只能压住我大腿一小半的位置,大船嗖的一声蹿上天,我觉得我也要像一枚“钻天猴”炮仗似的蹿出海盗船。我咬紧牙关,死死攥住保险杠不放,心肝肺脾肾连同早饭吃过的庆丰包子,一起朝嗓子眼冲上来。

正在这时,师妹发出一声清脆的欢笑——“哇哦!”她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样子,让我想起一句经典的广告词——“那一刻我飞了起来!”可是我不敢张嘴喊出声来,我怕我一张嘴,随时都会呕吐出来,我不怕呕吐,因为我他么地坐在第一排,我怕我一吐出来,被大风一吹,一口热乎乎肉麋就会糊在自己脸上。

 

好容易挨到了结婚,婚礼前一天,我妈忽然说带我和我媳妇去一趟批发市场,担心第二天的酒不够喝,走到半路上,我妈说,今天出门晚了,就怕一会那家店会关门,他家的白酒正宗些,别家的不保险。

你猜小师妹怎么说,她跟我我娘说:妈,你告诉我那家店叫啥名——我先跑过去跟他们说一声,晚一点再关门。

我妈刚说出了店名,小师妹就迈开大步,一溜烟地跑出几十米,消失在苍茫暮色中……

我娘转身对我说:“到底是出身军人世家,雷厉风行,执行力就是强!”

转念间,她补充说:“儿啊,你跑得过你媳妇不?”

读大学期间我俩还真没比过——要说也是,一大老爷们,就算赢了也不光彩。婚后好几年我都没想起老妈的问题,有一天忽然想到了,心想着丫都嫁给我这多年了,一直远离绿茵场,估计胜面肯定是我大。

有一年,我的一个作家朋友开新书发布会,邀我过去做分享嘉宾。我到了现场,朋友大惊,说到:你怎么剔了个光头来啦,这老大个子,还整了个社会青年的发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保镖呢!

我说,都怪我自己太作了,昨天非要跟媳妇比赛跑百米。媳妇说,不能白比,谁输了谁剃光头,玩不玩?

我说,玩啊!谁怕谁~~~~

事实证明,嘴巴一硬,腿就发软绝对是条真理。

我愿赌服输,该!

 

故事讲到这里,还得补充一句。太太是河北沧州人,沧州是武术之乡,民风彪悍,素有“武建泱泱乎有表海雄风”之说,仅明清时期出过的武进士、武举人就将近 2000 名。据说那些水泊梁山的好汉,被发配沧州后,留传下大量的武学秘技供后世传承,沧州人多有从小学武的习惯,像我太太这种骨骼惊奇的好苗子,当然也不例外,什么六合拳、八极拳、通臂拳、劈挂拳啊……样样都有涉猎。

总之,当太太言之凿凿地跟你说:“信不信,我一胳膊肘子怼死你的时候?”不管是谁的错,你一定要满面春风对她说:

“亲爱的别激动啊,夫妻之间,有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地解决呀?”

好吧,看到这里你一定心怀悲悯地笑了:打不过自己的太太的确是件很忧伤的事。

可是,我还是要耿直地补充一句:

“比打不过老婆更悲催地是,你还跑不过她!”

 

写作此文的灵感,来自于一个偶然事件——就在今晚,我走进书房,摊开我的笔记本,准备岁月静好地构思一部新小说时,太太走进来说,陪我去楼下跳绳怎么样?

“可以呀!”

我们信步走在沁凉的秋风中,我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不如比一下立定跳远怎么样?”

“好呀,好呀!”太太边说边热身,嗖地一下竟然跳了出去。

“哼哼!”我皮笑肉不笑地抽动着嘴角:“哼哼——还跳不到两米吧?”

“怎么会?”太太较真起来。

“我看真没有两米……”

“打赌吗?来——188,你敢躺下当尺子量一量吗?”

我谨慎地环顾四下——并没有邻居,于是双脚对齐她的起跳位置,缓缓地躺平在地上。正当我伸开手臂,准备比一比头顶上她刚刚的落地位置时,太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猛荡双臂,驾着一阵疾风,从我的后脚跟起飞——嗖得一声,飞越了我的整个身体。

“比你脑袋还要远出 20 多厘米!”

在冰凉的地面上,陷入惊愕与茫然的我,听到了一阵爽快的笑声,我抬眼望去,路灯下,太太运动裤兜上李宁的“大 L”标志,像一把泛满寒光的飞刀,直亮得人睁不开眼睛。

有一个运动员的女朋友或老婆是什么感觉?

你真想知道吗?

就如同飞刀从面前划过一般爽利,你值得拥有!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段奕宏主演的《暴雪将至》,是我想看到的那种中国电影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