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芳华》是冯小刚继《我不是潘金莲》之后,又一部带着强烈作者风格的电影

图片:《芳华》

如何评价冯小刚导演的电影《芳华》?

苏杨Movie,微信公号:BehindMovie,电影研究,专栏作家

可写的太多,能谈的太少。寥寥数笔,权当抛砖引玉。

萧穗子说:“原谅我不想让你们看到他们老去的样子,他们都芳华已逝,面目全非。”

《芳华》是冯小刚继《我不是潘金莲》之后,又一部带着强烈作者风格的电影,与前作不同的是,在《芳华》中,冯小刚多了一些温柔和缅怀,少了许多刻薄和批判,对于《芳华》,冯小刚既保有对七十年代自我青春的缅怀,又渴望对旧时代理想主义幻灭发出慨叹,这两种相互对立的情绪同时拉扯着冯小刚,使得影片在一种特殊的冲突感中结束。

不难看出,冯小刚其实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芳华》作为一部时代群戏,严歌苓在撰写剧本的时候,将《芳华》中的每个人都做了延展和探讨,冯小刚电影版的《芳华》似乎有意淡化了对文工团集体环境复杂性的深沉挖掘,反之以大量青春歌舞和年轻的身体来展现那个时代的美好和动人,可以看出,冯小刚对自己文工团生活的往事,是深情的,是怀念的,那一幕幕确是芳华,出色的摄影将生动的面庞和余辉下的嬉闹刻画地让人神往。

但也正因为如此,影片前半段的文工团生活流于表面的浮华,人物显得散乱而不立体,要将庞大的剧本体量和纷繁的人物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说清道明,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但好在,诚意满满地布景,使得场景逼真到极致,作为一个文工团小美工也配有自己的青春往事。影片真实还原了那个年代的人物和风貌,尽管在技术上缺失了对影片整体的把控,但像何小萍独舞或者偷听邓丽君等精致的独立片段还是会让人回味再三。

冯小刚一直是一个善于拍摄细节和把玩桥段的导演,但在影片的整体把控上,却无法很好的落到实处,有时会让各个片段在组合后产生一种莫名的堆砌感,所以和张艺谋相比,他的电影永远差了那么一口气,能成佳作,却未及经典。《芳华》中以刘峰和何小萍为主的线索并没有很好的被理清和展现,他俩从相遇以后,情感的线索就被其他人物和剧情打乱,直到两人分别去往前线,才通过穗子这一角色联系到了一起,不免让人感到有些遗憾。

影片由浅入深讲了几个方面,从刘峰带着何小萍进入文工团的那场戏开始,就刻画出了属于那个年代无法逾越的阶级鸿沟,这一鸿沟,又在后续直接影响了人物的命运走向。那个年代,“红色江山都是我爹打下的,泼你一点儿水又算什么。”郝淑雯作为军区大院子弟,带着强烈的优越感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也给她自己的命运定下了基调,当文工团面临解散时,郝淑雯告诉穗子,自己和军区副司令的儿子陈灿好上,也算是“门当户对”,这一句话,就消解了穗子多年对陈灿的爱意,穗子撕碎偷偷塞给陈灿的情书,变成了对自己青春芳华的一种告别。而穗子因为父亲得到平反,境遇过的不算糟糕,几十年后,穗子成了作家,倒也符合她的阶层命运。而奔赴前线断了胳膊的好人刘峰和父亲未得到平反的何小萍,成为了时代遭遇下被抛弃的两个人,没有家族的依托,就真的变成了浮萍,无论曾经战时多么闪耀,在新世纪到来以后,也没有几个人会记起他们。

在那个追逐理想主义的年代,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儿,想要钻进集体怀抱取暖。集体主义盛行成为了抹杀个体差异的工具,而刘峰作为那个年代的活雷锋,看似被集体拥护而倍受宠爱,但他始终不能真正的做回自己。当他深情的拥抱林丁丁后,作为集体中的个体,此时散发出的爱意就是对集体主义的背叛和异化,仅仅因为个体特质的展现,刘峰就从人人尊敬的活雷锋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臭流氓,刘峰走的那一刻,只有何小萍为他送行,因为何小萍对刘峰感同身受,他们都是因为过于鲜明的个性,被集体排斥和抛弃的个体。拍摄何小萍送走刘峰的那场戏时,冯小刚在屏幕后抽泣落泪,当年作为文工团美工的冯小刚,想起自己离开文工团的经历,应是情到深处,对刘峰产生了深深的共鸣吧。

影片后半段,冯小刚那段长达六分钟的战争长镜头再次证明了他是国内最擅长拍摄战争片的导演之一,由于战争的敏感性,冯小刚隐去了战役的具体地点,甚至在镜头中看不到敌方的样子,这或许便是《芳华》曾经被迫下档的原因,冯小刚虽然小心翼翼的触碰着这一题材,但他流露出的对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一丝反思,却是令人敬佩的。最终,刘峰因在前线手臂中弹,被迫截肢,作为曾经的英雄老兵,几十年后,却独自在海南以帮朋友运送书刊为生,就连联防办,都扣押他赖以为生的车子并进行勒索,芳华的年代终究过去,没有人会再在意曾经的老兵和待遇,只剩故事最后,何小萍依偎着断臂的刘峰,两个被时代抛弃的苦命人从此相依为命,他们最好的年华,都留给了那个时代,然后身影渐渐飘散,了无踪迹。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借来的人生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