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这一年,心理咨询再一次改变了我

图片:Public Domain

2017 这一年,作为来访者,心理咨询给你的生活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

知乎用户,此时此地的你我

明天是我 2018 年第一次心理咨询,今天来写个总结应该刚刚好。

我大概是从 2006 年开始因为中学的选修课和社团活动开始对心理咨询产生模糊的印象。2012 年到 2015 年期间在大学的心理咨询中心断断续续地接受心理咨询,一共大约 50 次。

从 2015 年底开始和现在的心理咨询师一起工作,目前累计 132 次,其中 2017 年 68 次。

在 2017 年里,作为一个来访者,心理咨询给我带来了两个比较重要的改变——第一,促进自我“接纳”和自我“和解”;第二,我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 第一点,关于自我接纳和自我和解,通俗来讲,大概可以形容为“要躺”和“要上”的八百回合要死要活。

“要上”和“要躺”这两个名字来自于前段时间我和朋友的聊天。

其实这个主题已经无数次出现在我的心理咨询里——关于完不成的 To Do List,关于倦怠,关于控制欲,关于焦虑感,关于自我怀疑,关于生存策略……大概秋天的时候,很多之前零零碎碎讨论过的事情都被联系起来,一些模糊的东西也逐渐变得清晰。“要躺”代表着我想要舒服,想要偷懒耍赖,想要被无条件积极关注,很孩子气也很自由散漫的那一部分;而“要上”代表着我积极进取,追求社会功能,却又焦虑疲惫的那一部分。

我和咨询师的谈话里会不断地出现这类内容,“要躺得意坏了,要上赢不了可着急了,她俩打得不可开交,然后我的自我功能离家出走,抛下我不管了,谁来救救我(和我期末的 deadline)啊”,也会提到,“我青春期的时候看到我妈毫无事业心的时候,要上都会一边嫌弃一边担心,担心万一有一天要躺冒出来掌权了怎么办啊”,或者是,“要躺总算是玩儿累了,我得哄着她,和她说让她睡一觉,让要上出来透透气掌掌权,等我把作业交上去,这儿还是要躺的天下”……这些内容其实非常类似于格式塔疗法所说的“内部对话”(inner dialogue),我非常喜欢的一种心理咨询技术。

在我自己的心理咨询中,以一个来访者的身份来呈现“要上”和“要躺”两个小人儿目前各自有什么特点,她们在想什么,想要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另外,我认为更深一层的探索在于——我成长过程中的经历给这两个小人儿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过去的十几年来,这两个小人儿的力量和她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变化?是什么带来了这样的变化?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一个复杂精妙的系统,“要上”和“要躺”代表着我这个系统所拥有的两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因此,主动地去观察她们各自的行为、感受、想法、诉求,会帮助我更好、更全面、更成熟地探索自己、理解自己;这两部分的发言和她们之间的沟通交流对我来说意味着“自己和自己握手言和”的过程——当“要上”不再指责“要躺”不思进取,“要躺”也不再担心“要上”一旦掌权就会对她赶尽杀绝,大概就是所谓的“自我接纳”吧。

最近的非常微妙的例子是前几天的一件小事。因为飓风带来的机缘巧合,我认识了导师的家人,他们邀请我圣诞节后去住一两天,我非常高兴地答应了。然而,他们的热情招待以及庆祝圣诞的隆重方式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被人如此款待让我感到有些焦虑,我能够感觉到,某一部分的我非常想要为他们做点儿什么让关系“扯平了”,然后,我和“要上”和“要躺”谈了谈。“要上”告诉我,她非常焦虑,她怀疑自己不够好,没有好到足以接受这样的热情。而“要躺”则表示,她喜欢导师一家,很开心能够和他们聚在一起,非常享受这几天的相处。然后,“要上”问“要躺”,你都不会怀疑这不公平么?也许我并没有好到可以被这样款待?“要躺”干净利落地回答,我从来不去想“够不够好”这样的问题,不过如果你非常需要我回答的话,那就是——我,作为一个人,足够好,I am good enough as a person. 不需要提供任何理由或证明,我从不怀疑这一点。这段对话的结局是,“要躺”告诉“要上”——这几天呢,就让我玩个开心嘛,在这个项目里的时间还长,有什么你觉得需要“找补”的东西,你可以找机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你一定会把它弄明白的。后来我和导师单独聊天的时候也提到了我自己和自己的对话,我很庆幸自己能够察觉到自己微妙的想法和感受,她很高兴我愿意告诉她这些,并且对我说,“你来到这里,积极参与课程和各种活动,把你独特的文化带到我们的项目里——这都是你为我做的事情”。另外,我们都相信,我未来的来访者们也会在咨询里遇到类似的体验,这段经历能够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他们。


  • 第二点,关于相信自己的“直觉”。

在一个关于“心理咨询师在 2017 年的职业进步”的提问下,一个前辈提到了她在 2017 年里最大的进步是“对自己的专业直觉驾驭得越来越好”。我目前还没有过真正的来访者,所以对“专业直觉”还不太有感触。我想,我大概在探索自己关于自己生活的“直觉”和“感觉”。

由于我接受的是长程的心理咨询(咨询师是 CAPA 的学员),所以咨询过程中会时不时地提到我过去的很多经历,在这些关于过往的讨论中,我会常常使用的一个句式是,“那个时候的我想要表达的 / 所需要的 / 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感受是……,现在的我终于理解了那些被埋在一段迷雾里的感受和诉求,想要对那时候的自己说……”

比如,秋天的时候我和一个非常可爱非常招人喜欢的学妹相互问候了一下,聊了聊近况。学妹现在读大三,我想到了大三的我,那个我哭着喊着告诉我,她真的好辛苦,她快要撑不住了,那些课好无聊,认知心理学的综述好折磨人,组会好困,她好想逃走,未来太迷茫了,她以后会在哪里呢,谁可以来救救她啊……片段式的回忆闪现在脑海里,就像一部灾难片,我哭起来,擦干眼泪之后告诉那个时候的自己,“我知道你真的好无助,好辛苦,可是非常抱歉,我没有办法回到那个时候去帮你写综述,虽然我并不能真的为你做什么,可你的挣扎和难过感染了我,于是我陪你哭了一会儿。另外,后来你还是哭着喊着撑住了,再后来过得还不错。”

再比如,有几年我和我父母之间的关系不太好,有过很多大动干戈然后两败俱伤的家庭冲突。我父母教养我的风格比较传统,他们俩都不太擅长理解自己的情绪,也没有办法在这件事情上给我有效的支持。他们对我有过很多让我感觉不舒服的期待和要求——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力量拒绝那些不合理的期待和要求。前两年的我会有点儿回避这个话题,内心深处默默“嫌弃”着曾经弱弱的不敢拒绝的自己,并且攻击性爆棚,恨不得把在高压管教下错过的“青春期叛逆”加倍地补回来。后来,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更愿意对高压管教下的自己说,“虽然我可能还是会忍不住希望你选择更强悍更叛逆的方式,不过我也明白,在这样的状况下,你所选的,一定是这个状况下的你所能选的最好的、最合适的方式。如果你真的好累,可以到我怀里哭一场。”我大概还想和二十一二岁强行补上叛逆期的自己说,“你所带来的这段经历很特别,如你所料,这个阶段并没有持续很久,之前是以一种很自然的方式开始的,后来也顺其自然地结束了。谢谢你的勇敢,我相信我现在很多的自在和坦然都有你一部分的功劳。另外,被你叫醒的‘要躺’现在长得还不错,我会让她过得开心。”

这些隔空喊话对我的帮助在于——我能够更充分地理解自己在不同阶段、不同状况下的各种微妙的感觉,并且越来越相信那些细微感觉有着重要的功能和意义,它们包含了很多很复杂的信息,并且直接快速地给出了一个大概的结论——那个当下的我,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的日常生活比较明显的变化是,我的犹豫迟疑或者患得患失变少了,不管是职业探索的方向,生活节奏的调整还是人际关系的边界都变得更加清晰简单了。对自己的感觉更敏锐了,并且更加愿意以此为依据做出决定。

大概十年前,我读到过两句话,一句是说“女孩子千万不要因为恋爱而耽误工作,因为男朋友有可能会劈腿,而年终奖绝对不会背叛你”,另一句是说“年轻人千万不要因为工作而怠慢家人朋友,因为在你生病的时候老板不会给你端茶送水”。十年过去了,当年被“劝诫”的“女孩子”和“年轻人”大概就是如今的“职场人”吧,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大我十几岁的师姐转发了一条类似于“女性能够兼顾事业和家庭,是最鸡血的谎言”的推送,让我想到了十年前的那两句话。这十年来,我从未想明白过那两句话哪句更“有道理”一些,不过,这大概已经不重要了。对我来说,能够在自己日复一日的琐碎生活里不纠结、不迟疑、简单轻松地做出自己的选择(是要加班还是要做饭,是要熬夜看文献还是要早早睡觉,周末是要加油写作业还是要刷剧刷综艺),就足够了。

前几天还看到一个公众号,讲到了“不健康的亲密关系的危险信号”。点进去看了看,觉得内容还算讲道理,同时我也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内心深入有一个低调而坚定的声音在说——如果现在让我去判断一段恋爱是不是适合自己,要继续走下去还是要分手,我一定愿意自己在真实的关系里去摸索尝试找感觉,而不是对着别人写的科普文章或者依赖问卷量表评个分出来再做决定。我想到大概三年多之前,我曾经在某篇日记里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我渴望拥有这样一种自信,那就是,知道自己可能会犯错摔跤,但是不怕,勇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大胆选自己想选的生活,总觉得,错误可以改正——自己有这个觉悟,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自己有这个能力,损失什么的呢,就先认下来,然后还可以慢慢挽回——自己担得起这个风险。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刚刚看过了无数篇讲“不健康的亲密关系的危险信号”的文章,分析自己当时的感情分析到心累(最后也没分析明白…),最终在巨大的不确定感里结束了一段并不愉快的感情。

此刻的我,感觉非常得意,并且想对那个时候的自己说:你看,我有非常认真地实现你那个时候的愿望哦!


以上是接受(长程的精神分析流派的)心理咨询对我个人生活的一些影响和改变。而作为一个心理咨询领域的学生,我不能免俗地产生了一些“职业发展”方面的想法和困惑。

目前最主要的一个想法和困惑来自于我和我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的对话。我的这个朋友没有任何心理学方面的背景,前段时间,他发给我一个书单,一些还不错的和心理咨询有点儿关系的科普书籍,比如《我们内心的冲突》,比如《非暴力沟通》。他问我,这些书对他会不会有帮助。

因为关系比较亲近,我大概对他抱有一些“偏见”,隐约感到哪里不太对,就问他——你看这些书的目的是什么呢?或者说,你期待这些书怎样帮助你呢

他回答:更好地了解自己,了解沟通,了解社会;更好地生活,更心安理得。

然后我想了想,告诉他:如果你想要了解沟通,或者了解一些心理学关于“沟通”的知识或者思考方式,我相信这些书是很不错的选择;如果你想要了解社会,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既不了解社会也不清楚应该怎么了解社会;如果你想要了解自己,从而更好地生活,更心安理得,那大概,找个靠谱的心理咨询师比看书要有效多了(当然成本也更高)

我目前的想法是,心理咨询之所以(比看书)对我有帮助,是因为这个过程会顺着我的想法、我的感受以及我在生活中的经历构成一段对我来说有意义的旅程。这其中的“意义”在于,咨询的过程会不断涉及到一些能够触动到我的点(trigger point),也许是一段过往经历,也许是我在生活里遇到的什么人,也许是哪个朋友对我说的哪句话……遇到这些让我受触动的点时,咨询师会鼓励我停留一会儿,多花一点儿时间拨开云雾去看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些对我来说非常有针对性也非常有价值的探索,可能是科普作品所不能够带来的。而科普读物所引发的思考,大概也不太容易用在实际生活里——很久很久很久之前,我手把手地给我爸科普过他和我妈吵架的时候他们分别在想什么,下次吵架该怎么处理,然后,下次吵架的时候,他忘了个一干二净。因此,很多写得很好的心理学科普,依然没办法帮助大多数读者实现他们“读了这本书我就会生活得更好”的(在我看来并不合理的)期待。

我喜欢科普(同时很庆幸我在告别基础心理学之后依然能大体看懂那个领域的科普),我也相信阅读科普、写科普会让我的生活更充实、更有趣,有意思的科普和有意思的电影小说都是我现阶段的重要伙伴。知乎寄给我的新年贺卡上说,“认真分享,也许在某一瞬间,你也曾照亮某一个人的生活。”作为一个来访者和一个读者,我大概相信,读者从科普中得到的自我探索方面的收获,通常来说远远比不上来访者接受心理咨询的效果;同时,作为一个心理咨询的学习者和科普者,我很困惑,这个领域的科普和分享应该是什么样的?能够以怎样的方式照亮某一个读者的生活?怎样的期待和要求才是“合理”的?希望这一年结束的时候,我的想法能够比此刻更清晰、更明朗。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美国普通人一个月工资 3000 美元,为什么还会觉得 iPhone X 贵?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