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9 岁男孩因丢手机,被母亲捆绑棒打 5 小时致死:我们何时才能不旁观?

图片:Yestone 邑石网正版图库

原问题补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妈?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黄小牛,知乎无节操法律人协会看门牛/第一污师

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按照新闻报道的内容来看(假定新闻报告为真),明明的母亲小陈最有可能构成的是虐待罪,最高刑罚是有期徒刑七年。

由于现在还没有出尸检报告,无法确认明明的死因,小陈也有可能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最高刑罚也是有期徒刑七年。

无论是虐待致人死亡还是过失致人死亡,首先肯定是小陈没有杀死明明的故意,一个是长期虐待导致明明身体承受不住死亡,一个是某一次的暴力行为过度伤害,直接导致明明的受伤死亡(比如脾脏破裂)。


至于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妈妈?

我只能说,绝大部分人认为“妈妈一定爱孩子”这个前提就是错的。

每当看到这样的案件,我就会想起燕志云虐待小苏丽致死案。小苏丽案发生在 1993 年,当时我还是个孩子。这个案子让我一度非常恐惧被我妈打死,所以那段时间非常乖、非常听话。(其实我妈很温柔的,她一般是冷暴力,很少揍我。)

以前出了这样的事情,总会有人说: “虎毒不食子”、“没有不爱孩子的母亲”、“一定是孩子太调皮了”……所幸的是,近年来,我渐渐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民众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生来并不爱孩子。”、“孩子不是私人财产,不能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当有人虐待孩子的时候,报警的人多了,民政机构介入多了。

但是明明的事情告诉我们,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

我之前是做公诉人的,可以说不涉嫌犯罪的案件,都到不了我的手中。但是很多案子到了涉嫌犯罪的地步,就晚了。尤其是虐待儿童致死的案件中,无论我们再怎么惩罚犯罪,我始终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

也许有人要问,所有的犯罪都是事后惩罚,为什么偏偏对虐待儿童致死,你会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虐待儿童致死的案件,往往都有很长的发展过程。这样的案件不是某一天、某个事件、某个人一时兴起而发生的。每一个被虐待致死的儿童,在死亡之前必然遭受了较长时间的虐待(不然也不能构成这个罪名)。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往往能看到邻居、亲友、民政甚至派出所的介入,最终却依然无法阻止结果的发生。越来越多的人能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但是我们却没有一个有效的机制去应对和改变它。


如果有人去医院看刀枪伤,医生是要报警的。

后续处理程序非常明确,该立案立案,该拘留拘留,该批捕批捕。

但是如果是孩子身上呈现了不同寻常的伤痕,医生报警了。

第一个问题就是,在涉嫌虐待罪案件调查过程中孩子怎么安置?

孩子作为受害人,肯定是要跟施暴人隔离的。如果不拘留父亲或者母亲,就要把孩子带走。有时候夫妻一方施暴,另一方并不制止,甚至双方一起施暴。

孩子是由民政部门临时寄养还是送祖父母、外祖父母家?

怎么能保证孩子留在家里,不会被父亲或者母亲恐吓:“如果你不改口你就没有爸爸(妈妈)了。”

怎么能保证孩子留在祖父母、外祖父母家中,不会被傻逼亲戚逼着孩子哭要爸爸妈妈?

第二个问题就是,如果真的最终存在虐待的事实,能不能剥夺父母的监护权?剥夺之后有没有相应的系统来保障孩子的健康成长?是进入家庭寄养系统还是给祖父母、外祖父母?

我国首例申请撤销监护资料的案件是 2015 年的铜山区民政局申请撤销超邵新华、王娜娜监护人资格案

我摘录一段:

本案中,被申请人邵新华对女儿实施了性侵害,并长期虐待、暴力伤害邵可,严重侵害被监护人的权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 35 条第(一)项的规定,为避免被监护人继续受到侵害,被申请人邵新华的监护权应依法予以撤销。
被申请人王娜娜长达 8 年从未看望、照顾过女儿邵可,亦从未承担过抚养费用,王娜娜对被监护人的极度不负责任,也间接导致了其女儿长期受到父亲的虐待和伤害而不为人知。在得知邵新华对女儿侵害行为后的 7 个月间,还仍以没有抚养能力为由拒绝接回邵可,导致邵可失去亲人的关爱,依靠爱心人士生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 35 条第(三)项的规定,被申请人王娜娜的监护权也依法应予撤销。

监护人资格是可以撤销的,但是属于民事案件的范畴,不是刑事案件的范畴。所以在刑事案件虐待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是不能对监护人资格作出撤销的判决的。在刑事案件宣判后,可以根据刑事案件的认定,在民事案件中申请撤销施暴家长的监护人资格。

在实务中,并不是没有相应的制度,而是没有人去启动这个制度。因为我们的传统观念是,家丑不可外扬,自己家的事情不要外人插手,自己也尽量少插手别人的家事。不到非常惨的境况,民政部门也很难得知,更别说介入了。

经常看美剧的人,有时会看到剧中的角色说自己出自于寄养家庭(foster family),比如《实习医生格蕾》中父亲抛弃家庭,母亲精神有障碍的阿历克斯。他的成长经历中辗转过多个寄养家庭。比如《复仇》中的阿曼达,她母亲去世,父亲入狱后,也进入了寄养系统,流离于不同的寄养家庭中。按他们的描述,寄养家庭只是靠他们赚钱(美国会给寄养家庭补贴),对他们并不好。

2003 年民政部就颁布了《家庭寄养管理暂行办法》,2014 年民政部颁布了《家庭寄养管理办法》,知道的人比较少,我们司法考试都不考这个内容。

但是我们的家庭寄养并不能接收被父母虐待的孩子,因为《家庭寄养管理办法》第七条规定:未满十八周岁、监护权在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的孤儿、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可以被寄养。这意味着,即便是不那么完美的系统,被虐待的孩子都不够资格使用。

在上面那个判决中,是这样写的:

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不仅仅是吃饱穿暖,生活上的照料,更应注重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成长、发展等诸多因素。

最终法院是支持了铜山区民政局的申请,指定民政局作为邵可的监护人。我觉得这至少说明政府在主动承担起保护、照顾、培育国家下一代的责任。


比起虐待孩子的家长会受到什么惩罚,我更关心的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出一套详细的具备可执行性的规定,在应对这样的事情。

我个人认为真正虐待孩子的人,从心理上就没有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

孩子太弱小了,他们没有办法反抗,等他们成长到拥有足以反抗能力的时候,要么就已经被长期的虐待造成了深深的精神和肉体伤害,一直受制与这种暴力。要么就变成一个跟施暴家长一样的人,将这种暴力延续下去。即便是成长成一个健全人格又能控制自我的人,但是曾经的伤害还是会给他们带来一些精神上的痛苦。

很多被虐待,被打骂长大的人都说过,只有当自己足以反抗的时候,这种虐待才会停止。

所以我们需要,当家长出现虐待孩子的行为时,学校老师、社区、医院、民警能及时介入予以制止。当虐待行为升级时,能及时带走孩子并妥善安置。

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有更强的力量来对施暴者说不,让他们感觉到痛,觉得害怕。

孩子不仅仅是父母的孩子,更是整个社会和国家的孩子。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比起花言巧语,一句好的「隐喻」可能更像撩妹大杀器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