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比起博士学位,我更想好好活着

图片:《爱情公寓》

博士学位重要还是好好活着重要?

华沙,NTU心理学博士在读。UoG心理学研究方法硕士。BJFU心理学学士。

首先,得要好好活着。其次,要明白博士到底在干什么就能轻松很多。

博士过程的确不是那么轻松,还赚的少。但是你要清楚了博士的意义,以及明白你要什么。这样你就能更好地生活,顺带着拿到想要的学位。

我觉得博士,就是在一位已经在一个角度突破了人类知识极限的人(博士导师)的指导下,在相似领域(这样 ta 有经验,同时互相可以帮助到)中,突破知识极限(发论文,做实验),并且掌握科研能力(设计和进行实验,培养学生,申请经费,演讲能力等)的过程。所以博士并不是简单地学习,也不是单纯的工作,而是一种训练。因此,博士的奖学金其实就是维持最基础的生活,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博士学位,以及背后所代表的科研能力。

既然是要收获科研能力,就得要一个衡量标准。毫无疑问,那就是论文,以及论文的展示(学术会议以及答辩)。因此,我认为学校的要求无可厚非,相信题主并不是反对新要求,而是来自于完不成要求的压力。

时间已经过去三分之二,但是实际完成的内容好像还不足五分之一

其实,博士就是探索知识的过程。因此,自然有熟悉的过程。各位写过很多论文的都有体会,第一篇论文最纠结:实验设计阶段就要被天天批评,文献综述永远被挑刺,实验的分析总不太对劲,实验的结果感觉老漏了什么,写作过程感觉一天都憋不出 200 个字,改了一个月可能也被打回来重写,审稿也要褪一层皮,最后哪怕大功告成还得弄出一个演讲稿。

让我们回到题主的困惑上,其实时间过去多但是完成少也是正常。只有真正熟悉流程之后才能快起来不是么?我就分析下我刚才提到的众多困惑。

实验设计和文献综述被挑刺的原因就是因为对于科研的脉络掌握不清晰,没有一个宏大的理论框架撑起你的实验。哪怕你的实验就是复现,或者换一个条件,你都要找出合理的理由和框架来放置你的实验内容。比如我最近在看 Leib 和 Whintey 的新的 Annual Review,他们提到了大脑皮层关于大小的识别过程。作为一个研究面孔的,其实我对于这边的理解不够深入。他们的综述中不知提到了对于大小的统计性编码的研究,还提到了其特别之处:其识别过程与我们识别材质有一定关系。这一点瞬间把这一组实验的立意拔高了一截,倘若我来做相关实验我只能说别人做过了方向和颜色统计性编码,所以我们看看大小这一重要信息。这就是和大牛的差距,在看不到的时候,你可能都以为自己做的还不错了。只有学的越多才能感觉到不会的越多。但是,正是因为你有了一定的积淀才能让你看到此项不足。而实验分析,写作,修改和演讲的困难那就更是正常。只有做过几次之后才会慢慢掌握。

因此,这还算博士科研中正常的困难。不过最大的痛苦,就是对于未来无法预知之感。每一位博士都在攻读阶段有一定的抑郁性状态。并不是真的抑郁,因为是来自于生活中的应激压力事件。这一类压力就是未知,看到时间紧迫对于自己能力的未知,对于未来的未知,甚至对于自己能力的未知。我想说的是,这一部分困难确实存在,每个人在这个阶段都有;现在要做的就是放松并且扛过去。

当然,就好比和抑郁症者说 ‘放松就好’ 是没有用处的。在没有器质性病变的时候,渡过困难是要靠自己。所以说,活着最重要。过好生活,把博士的困难看做工作的困难。放低优先级,活好年轻的岁月,自然而然就能挨过去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年度热门 · 任何关系中,最忌讳的都是这四个字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