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大误 · 我是水鬼

图片:编辑瞎说的

有哪些令人感动到崩泪的脑洞故事?

二树子,对不起,我将永不纯洁。

忘川里的水鬼

1.

我是忘川里的一只水鬼。

自从我拥有身为一只水鬼的记忆起,就天天看着孟婆在忘川旁边的孟婆庄里,为黄泉路上过往的鬼们熬汤。

她很少亲自露面。大部分时候,她坐在堂室之内,半卷的珠帘遮着她的脸,面前一台玉案,上面没有书籍,没有笔墨,而是摆着一碗一碗的孟婆汤。

有时候她面前的珠帘会卷起来,让我能看清她的容颜。孟婆其实长得很美,美得和阴间的景色不搭配,而且我在这里生活了不知多少年,都丝毫不见她老去。

我坐在孟婆庄的阶前休息时,曾经问过她为什么她容颜不变。

“有情易老。”孟婆面上含着淡淡的笑,低头饮了一口玉案上的汤,继续道,“无情,便不会。”

我常看到她喝自己做的汤,一口一口地连碗底的渣滓也饮尽。我常笑她信不过自己的手艺,所以总要尝尝看火候够不够,用料足不足,免得喝汤的鬼忘得不够彻底。然而每次我这么说,她都只是对着我发笑,什么也不反驳。

后来又一次,她对我说:“我也有想要忘记的事情啊。”

我才明白,她喝汤,是因为心里有想忘而忘不掉的东西。我知道她的汤是唯独对她自己不起作用的,哪怕喝一千碗也什么都不会遗忘,所以她这么做只是徒劳,或许只是想寻求一个心里的安慰罢了。

没有鬼来喝汤的时候,她就对着窗外奔流不息的忘川水出神。我觉得她的样子很寂寞,像那些在奈何桥边无论如何都不肯去轮回转世的人一样,盲目而执着。幸好我也很寂寞,忘川水里找不到其他的水鬼,所以我时常坐在孟婆庄的阶前歇脚,趁机陪她打打趣。

有时候我会庆幸忘川里没有其他水鬼,因为我怕日子久了,养出许多情敌来。

没错。我,一个无名的水鬼,爱上了孟婆。

2.

有一天,我再从忘川水里冒出头来,准备找孟婆消磨时间的时候,正看到有只身形彪悍的鬼站在孟婆庄的门前,气势汹汹的样子。

我走近了才知道,这只鬼本是来喝汤准备去轮回投胎的,结果他到了这里,觉得孟婆坐在珠帘后面,不肯露面,是对他的不尊重,所以才在这里闹事。

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鬼,有那么大力气,连牛头马面的锁链都压制不住他。眼见着他掀翻了孟婆面前的玉案,一时间碗碎四溅,将孟婆汤撒得到处都是。我急得要命,可是凭我那一点点的小本领,任何忙都帮不上。

这只鬼仍大声地叫嚷着:“孟婆你出来给我道歉,不然我就不去投胎了,我在这儿把你这孟婆庄给拆了!”

我急中生智,跑到跟前,凑在他耳边道:“你看,我是只水鬼。你要是再闹,一会儿你过奈何桥的时候,我就从水底下伸出手来,把你拖到忘川河底下去,溺死你,让你想投胎都投不了。”

说完我还刻意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做出一副溺死的糟糕样子吓唬他。他侧过头来看了看我,果然被我唬住了,赶忙表示自己不会再闹了。

我得意地看向孟婆,半开玩笑地对她道:“要不你干脆就雇了我吧,以后要是再有鬼跟你闹事,我就替你解决掉!”

孟婆的脸色依然很不好看,她愣愣地望着我,像是没有反应过来。

“没事……”我刚开口想要安慰,却又被她挥手打断了。

她的面色铁青,眼睛里像是沉着无数冰块一样冰冷而沉寂,望着我,半响,才突然硬着声道:“掉进忘川里,是不会溺死的。”

说完,她便转身进了堂室内,将珠帘放下来,不再理我了。

我愣在原地,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3.

隔天我再来,看到孟婆坐在玉案的后面,卷起了挡在面前的珠帘。

她抬起眼,看见我一如往常地默默在她的阶前坐下来,便扬手唤我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我赶紧摆手拒绝。

我时刻不会忘记我是一只水鬼,从我的身上不停会有水珠滴下来。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在身后留下一道蜿蜒的水迹。如果我过去,必定会弄脏孟婆庄的地板。

孟婆看出我的迟疑,却坚持唤我过去。我只好应声抬脚上阶,滴滴答答的水珠砸在地板上,片刻之间便将整个堂室之内都染上我身上的寒气。

“对不起啊,那天我吓唬那个鬼的话,都是随口说的。”我嚅嗫着开口。

孟婆笑着摇头:“没事啊,你坐下吧。”

落座以后,孟婆盛了两碗汤,将其中一碗推给我,道:“我这里也没有别的招待你。”

我面上没有反应,心中却说这东西我可不敢瞎喝。

孟婆低头饮了一口汤,抬起头看到我没有动作,笑道:“你是不是不敢喝?你的记忆里都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东西,怎么还舍不得忘?”

我感觉有些受挫,却又无从反驳。

“我给你讲个故事啊。”孟婆眯着眼睛对我道。

我兴奋不已,赶忙点头。

“我留在这里熬汤的第一天,阎王就告诉我,在这里,过去不可得,现在不可得,未来不可得。意思是,在这里我们什么都不能拥有,也什么都得不到,可我却没有听进去。”

她顿了顿,继续道。

“我和一只过路的鬼相爱了,原本他是要立刻去投胎的,可是为了我,他在这里藏了下来,可是怎么能瞒天过海。阎王的那句话,并不是一句忠告,而是一条铁律。我们注定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强行违背,只可能是玉石俱焚。没有办法,我只能劝他去轮回。我对他说,一个轮回不过百年,他总能再回到这里,和我再见上一面。可是他惨淡地一笑,对我说,‘一世一世的轮回不过是一场一场的黄粱大梦,没有你,不做也罢。’然后,他纵身跳进了忘川水中。”

孟婆的目光悠悠地飘散了,仿佛彻底陷在了回忆里面。

“这就是你之前对我说,你想要忘记的事情吧?”我问。

孟婆点头:“其实我很羡慕这里过往的鬼们,只要肯喝一口汤,就可以将前尘一笔勾销。哪像我,明知道在这里什么都不能拥有,什么都得不到,却还是要被执念所折磨,想忘都忘不掉。”

我看着她低头继续饮汤,忍不住道:“我却不这么觉得。当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就只剩下记忆,如果忘记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在悲伤和虚无之间,我宁愿选择悲伤。”

孟婆听完我说的话,轻轻笑起来,歪着头说:“你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我突然觉得很悲伤,他们两个,一个想要想记而记不得,一个想要想忘却忘不去,甚是煎熬。

孟婆端坐在玉案之后,将那碗汤碗底的渣滓一口一口地饮尽。

我望着她的眼睛发问:“你说掉进忘川里并不会溺死,那会怎样?”

孟婆放下手中的碗,对我眨眨眼睛:“那时我和他也都以为他会这样溺死,可是没想到……你喝一口汤我就告诉你。”

“我喝了之后不就把所有事情都忘记了吗?”

”至少你知道结局了啊!”孟婆弯着眼睛对我笑道,鼓励地将我的那碗汤推近了些,”难道你不想知道吗?”

我想起她眼睛里仿佛沉了冰块一样冰冷而沉寂地望着我的样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端起汤碗凑到嘴边,吞了一大口。

“掉进忘川里,会变成水鬼。”

我听见有人没头没尾地说这句话,疑惑地抬起头,看见坐在对面的女人含着笑意却无比悲伤的眉眼。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小李,你这个月发多少?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