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纪梵希创始人去世,他前卫、优雅的一生落下帷幕

图片:Public Domain

纪梵希创始人 Hubert de Givenchy 去世,如何评价他的一生 ?

Lens,微信微博:WeLens ,即使是一道最微弱的光,我们也要把它洒向需要温暖的生活…
全名于贝尔·德·纪梵希的他,是法国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奥黛丽·赫本的挚友。Breakfast at Tiffany’s 电影开场的那条小黑裙即出自纪梵希之手,赫本曾说:“是纪梵希创造了我。”

很多人都在感叹,他们终于能在天堂重聚了。

肯尼迪夫人也极爱纪梵希,以至于碍于“美国第一夫人”身份不便穿太多法国设计的她,还要请人来“定制”相似的款式。

等来了访问法国的日子,肯尼迪夫人便名正言顺地穿上纪梵希设计——那条象牙色的丝绸裙子见证了她最光芒四射的时刻。

上个世纪 50 年代,纪梵希非常前卫地设计出了“非配套女装”,那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女性,她们终于可以不受套装的拘束、自由地搭配上下装了。

时尚界大亨 LVMH 集团的总裁先生说:“纪梵希是让巴黎在 50 年代登上时尚界之巅的设计师之一。”

1982 年的纪梵希

不过,对于自己的角色,纪梵希先生并没有赋予其太多功利意义。去年,他在个展开幕式上说:“我所做的事是时尚行业里最动人的工作之一:即用一个灵感让他人感到快乐。”

至于他本人,也一直保持着优雅绅士的风格——身高 198 的他,年轻时翩翩,年老时就算拄着两条拐杖,也不忘身着西装与领带。

这个为女孩们创造快乐的老头儿离开了。

如今,很多人提起纪梵希,会不自觉地先想起口红。

而关于纪梵希本人,还有太多值得了解的事。

/ /

Things about Givenchy

/ /

1927 年,纪梵希在法国城市博韦出生。他的家庭不赖,父亲家族有着 18 世纪的贵族血统。

可是,纪梵希不满 3 岁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他跟随着母亲和外婆长大,自然而然地开始对面料与服装产生了兴趣。

小时候,纪梵希会与姐姐们去买时尚杂志,他说:“我在书里懂得了所谓的巴黎情调。”

17 岁,纪梵希离开家乡前往巴黎。对于想要成为设计师的年轻人来说,那里机会更多。

纪梵希的母亲是唯一支持他去上服装学校的人,其他人则希望他成为律师或进入银行。

他的母亲说:“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设计裙子的人,可以试试。但是千万不要抱怨,永远不要改变你自己的想法。”

后来,每次服装发布会结束,纪梵希的母亲都会拥抱他、亲吻他。

纪梵希的母亲

年少时,纪梵希曾带着自己的手稿跳上火车,他要去见偶像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Cristóbal Balenciaga)。结果,对方的女经理对他说:“巴伦西亚加可不是无名小辈。”

18 岁,纪梵希便成了法国高级定制大师雅克·法斯(Jacques Fath)的学徒。雅克·法斯的另一位著名学徒是瓦伦蒂诺(Valentino)。

后来,他又师从了罗伯特·贝格(Robert Piguet)、吕西安·勒隆(Lucien Lelong)和艾尔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当时,与他一起学习的还有还未成名的皮埃尔·巴尔曼(Pierre Balmain)与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

25 岁时,纪梵希拒绝了来自迪奥的工作邀约,而是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时装屋。迪奥觉得在这个年纪建立自己的品牌太冒险了,不过,他们俩还是成了很好的朋友。

纪梵希的第一个高定系列名叫“Bettina Graziani”,以当时巴黎最有名的模特来命名。这个系列一炮而红,因为它的“非配套女装”概念实在摩登。

Bettina 衬衣

作为一位男设计师,纪梵希相当了解女性需要舒适,而非禁锢。

在他看来,女人如若要时髦,“只需要一件雨衣、两件套装、一条裤子,还有一件羊绒衫。”

26 岁,纪梵希认识了他此后 42 年的挚友:奥黛丽·赫本。

那天,他期待着另一位“赫本”凯瑟琳·赫本前来试服装,却等来了当时并不出名的奥黛丽·赫本,她想请纪梵希为《龙凤配》设计服装。纪梵希想要推脱这桩差事,但赫本说:“我真的很想试试你设计的衣服。”

《龙凤配》很成功,吸引来了很多女演员上门找纪梵希。

赫本很生气,她对纪梵希说:“今后,别理她们。首先,你要继续为我之后的每一部电影设计服装。”

纪梵希的第一支香水也是为赫本而设计的。赫本为这支香水拍摄了宣传片,一分佣金都未收取。

回忆起赫本,纪梵希说:“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奥黛丽·赫本那样了。怎么形容她呢,她能给我一种非常强大的情感能量。每次谈及她,我都会激动不已。”

他说自己与赫本之间“类似婚姻”。

从年轻到年老

赫本则说:“42 年的友情。有一些人是我深深爱过的,纪梵希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正直的一个。”她说自己穿着纪梵希设计的服装时,“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因为赫本,纪梵希在美国的客户数远远超过法国。

纪梵希为那个年代最重要的女性几乎都设计过衣服,包括:温莎公爵夫人沃利斯·辛普森,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等等。

另一位著名的纪梵希客人当属肯尼迪夫人。

在成为肯尼迪夫人之前,杰姬就很喜欢纪梵希的设计。纪梵希后来回忆起两人相识的情景,杰姬是一位在巴黎工作的记者,却身着纪梵希的设计前来采访。

肯尼迪去世后,杰姬也很快找到了纪梵希,请他设计丧服。据说,纪梵希那儿有着肯尼迪一家人衣服的尺码。

还是在 26 岁那年,纪梵希终于见到了他的精神导师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他说:“巴伦西亚加关注领口设计、布料选择、帽子搭配、翎饰,给予服装更强的设计感。”

这些来自 Balenciaga 的设计哲学,也成了纪梵希的 DNA。

纪梵希说:“设计一条最简洁的裙子,反而是最难的。”

27 岁,纪梵希成了第一个推出成衣线(ready-to-wear)的设计师。他想要为普通女性设计日常服饰,而不只是为上流社会的社交设计华服。

有人说:“纪梵希的设计理念就是让所有的女人都穿出自己的风格。”

怪不得,纪梵希找的模特也都是极具个人风格的、并不是气质多变的女孩。

1957 年,纪梵希影响最深远的设计诞生了:布袋装。对于那个年代,它太具有前瞻性了。布袋装摒弃了束缚女性的腰线,纪梵希还裁短裙边,鼓励女性露出双腿。

布袋装

纪梵希希望顾客能对他的衣服感到舒适。

他常观看米罗、马蒂斯或是罗斯科的展览,还会从女艺术家身上寻找灵感。根据她们的气质、举止来设计服装。

纪梵希设计过一件服装,灵感源自画家桑贝尔画在木头上的画作。

他曾对当下的时尚风气表示不认同。“我们谈论奢侈的次数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市面上的裙子越来越多,却缺乏风格。带着链条的包包、几乎无法穿着的鞋履……如果那就是奢侈的话,它也不会成为传世的经典。”

“我觉得优雅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

纪梵希还说:“真正的美是来自对传统的尊重,以及对古典主义的仰慕”,这句话也准确地描绘出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纪梵希是如何追求完美的?

他不停地画设计稿,而他的手稿已经很细节化了。

另外,他每一件时装都有差不多 200 个设计模型,只为考虑各种材质和颜色,穷尽一条裙子所有的可能性。

61 岁时,纪梵希卖掉了自己的同名品牌,7 年后,他退休。

1995 年,他的最后一届时装秀,座无虚席。他带着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全部穿着白色工作服上台。

退休后的纪梵希忙着办展、画画。

他还担任过法国佳士得的主席,因为他也是一位出色的文物鉴赏家,他喜欢研究 16 世纪与 18 世纪的古董家具。

只要谈起那些著名的古董经销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激动和热情。曾经,他经常从那些人手中购买壁灯、烛台或是吊灯。

纪梵希也还是没有彻底放下时装设计。在他短暂住院的时候,他曾拿起速写本,以此寻求治愈。

他曾说:“我一生都在追寻儿时的梦想。现在,它实现了。”

“我这一生很幸福。”

RIP.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Reference:

Thelocal: French fashion designer Hubert de Givenchy dies aged 91

WWD: Documentary Captures Hubert de Givenchy’s Grand Life

The telegraph: Hubert de Givenchy: My relationship with Audrey Hepburn was 'a kind of marriage’

纪录片:《于贝尔·德·纪梵希:高级定制的生活》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

微信微博 :WeLens

Lens- 知乎Lens- 专栏

小鹿,有趣话多 路子野 / 公众号:zuimeiyouwu

纪梵希的创始人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

在 3 月 10 日安详离世,昨天才低调地通过媒体对外告之,对于法国乃至世界时尚界来说又一巨星陨落。

......

提起纪梵希你会想起什么?

女生最爱的小羊皮唇膏?带有四个 G 标志的散粉?或者设计师里卡多·堤西(Riccardo Tisci) 执掌纪梵希时的暗黑风?

然而这只是纪梵希时尚帝国的冰山一角,时装是法国的语言,无论是百年之前还是现在,时尚依旧是法兰西人骨子里的骄傲。

于贝尔·德·纪梵希便是这骄傲之中的缔造者之一,Givenchy 光是用法语轻轻念叨便觉得莫名优雅,因为这个姓来自意大利威尼斯的百年贵族 Taffin de Givenchy。

纪梵希先生的父母早年移居巴黎,父亲是一名侯爵,自小出生在贵族家庭的纪梵希便耳濡目染,对于祖辈华丽的生活方式和细腻精致的着装颇有兴趣。

加上曾祖父 Jules Dieterle 是 18 世纪著名的舞美、壁画家,曾为法国爱丽舍宫(Élysée Palace)绘画了众多精美壁纸而闻名于世。

由于家人给予的美好氛围纪梵希先生的设计之路便水到渠成,他是幸运的,第一份实习经验便是由法国三大时装之父之一的雅克·法特(Jacques Fath)一手带起的。

Christian Dior 与模特,法国巴黎

最为幸运的是纪梵希先生与迪奥和皮埃尔·巴尔曼(品牌 Balmain 创始人)一起共事多年,当时这三人还远不如雅克·法特这般有名,但是随后这三个人的才华便惊艳了整个好莱坞乃至世界。

1952 年,游走各个时装屋的纪梵希先生开始自立门户,在巴黎的 Plaine Monceau 开设了属于自己的时装工作室,他为当时巴黎最顶尖的超模鼻祖贝蒂娜·格拉齐亚尼(Bettina Graziani)设计了一系列以她命名的时装。

这一精美的系列加上贝蒂娜的推波助澜,很快在巴黎城中树立起招牌,年仅 25 岁的纪梵希便真正开始了属于他的时尚之路。

与迪奥先生保守优雅的设计风格不同,纪梵希的设计大胆前位。当时二战结束面料紧缺,百待废兴,纪梵希巧妙的用较为常见且物美价廉的面料做起了一件又一件优雅的裙装。

纪梵希的设计是成功的,他的裁剪把女性柔美的身躯展现得淋漓尽致,面料的质感与混搭,塑造出衣着优雅迷人的廓形。

这个廓形便是纪梵希极富前瞻性的Balloon Dress,Balloon 意为气球, 放弃了束缚女性腰部的曲线,而是以宽松且优美的弧线并露出双腿而的大衣而引人瞩目。

更为出彩的是他创造了可自由搭配的女装概念,上衣与群裤不再局限于成套展现,舒适随性。

1953 年开始到往后,可以说那是一整个属于纪梵希的黄金年代,因为那一年他遇见了自己毕生的缪斯和知己,她便是奥黛丽·赫本

53 年的夏天,奥黛丽·赫本来到巴黎,为了寻找一名时装设计师为她第二部影片《龙凤配》设计原创戏服,她找到了纪梵希,因为奥黛丽个人非常喜欢他的设计。

但是纪梵希太忙了,忙的没有时间给她量身裁衣,于是让她在一堆成衣里随便挑选尝试。

奥黛丽·赫本这一试,巧合的是所有衣服都像为她打造一般,竟然如此合身,加上奥黛丽·赫本美丽的容颜和明亮的双眸,这一切让纪梵希为之着迷。

这一合作,就此拉开了纪梵希先生与奥黛丽·赫本长达 40 年之久的友谊。

纪梵希初次遇见她曾说过「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觉得她像个脆弱的小动物,一捏就碎。她的双眸明亮美丽,她实在很瘦很瘦……脂粉未施,但双眸的明亮让人过目不忘」

或许是缘分使然,奥黛丽·赫本穿尽了纪梵希所设计的所有华美裙装,也给世人留下了一幅幅绝美的时代映像。

龙凤配里戏服得到了众多影迷的赞美,简洁大方,却很好的衬托出赫本优雅的气质。

同样「 Less is more」 的裙子套装配以一顶草帽,一切美的刚刚好。

纪梵希曾说过「女人若要时髦,只需要一件大衣,两件套装,一条裤子还有一件羊绒衫便足以」

这张想必是很多人的最爱之一,雪纺质地的裙子,白色纯洁,荡漾在荧幕中令人无比心动,也许是默契,也许是熟悉,纪梵希先生总能用裙装找到奥黛丽·赫本最迷人的地方。

纪梵希为她设计的戏服近乎占到她毕生电影作品的 80%,奥黛丽·赫本欣赏且喜欢纪梵希,更是曾笑着对纪梵希说道除了我,你不能给别人设计衣服。

早在电影《龙凤配》杀青之后。纪梵希便坚定地告诉赫本「我情愿为你做任何事」

赫本则回应道「有一些人是我深深爱过的,他(纪梵希)是其中最正直的一个」

很多人猜测奥黛丽·赫本与纪梵希先生是一对始于默契的情侣,然而这么多年他们却比情侣还要天长地久,那是来自友谊的升华,一对蓝颜知己,或许友谊的最高境界,便是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对恋人。

但是人生在世,有一懂自己的知己,这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或许纪梵希先生不只是扮演她的私人设计师,更是形影不离的伙伴,在赫本需要他的时候,总会出现在她的身边。

当得知奥黛丽·赫本出席奥斯卡之际,纪梵希先生特地为她打造了一款织有秀丽花卉的白色晚礼裙,这一裙子也被媒体评为 20 世纪最经典的时尚映像。

那一晚赫本凭借《罗马假日》荣耀封后,纪梵希先生回忆道「说那个时刻,我激动得难以平息,这是她应得的」

奥黛丽·赫本要出嫁了,依旧是纪梵希为她定制了一件白色雪纺婚纱,从这一珍贵的试衣照片中,两人心有灵犀的愉悦自然且美好。

凡是属于奥黛丽·赫本最重要的人生时刻,总是会有纪梵希设计的优雅裙装出现。

因为你是我的知己,我只想与你分享你的快乐。

无论是从荧幕里还是日常生活中,总能看见奥黛丽·赫本与纪梵希惬意相处之景。像是朋友聊聊天,一起散散心。

赫本曾对纪梵希说「当我代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电视摄像机面前演讲时,自然会紧张,但穿着你设计的衣服,我觉得好像有人在保护我,谢谢你我的朋友」

因为赫本,纪梵希先生的设计传遍至整个好莱坞乃至世界,因为纪梵希,赫本所有留存于世上的照片都如此动人美丽。

这一长达 42 年的友谊被后人奉为世间佳话,1993 年当纪梵希先生得知奥黛丽·赫本离世悲痛万分。

如今纪梵希先生也与世长辞,或许是去了天堂再续时尚前缘。

......

于贝尔·德·纪梵希一生都是幸运的,在那个黑白电影精彩绝伦的年代,在那个战后人民渴望和平得以享乐的黄金年代,在那个时装史上人才辈出推陈出新的年代,在那个好莱坞纸醉金迷的鼎盛年代,一个知己,一份自己所衷爱的事业,一生璀璨斑斓。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iOS 12 最亮眼的新功能「捷径」,我来讲讲它到底该怎么用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