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是人都知道,拉出的翔就不能再吃进去……可是,为什么?

图片:《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

为什么从肚子里面拉出来的屎再吃进去就不健康?

老黄,当过医生干过科研,上的了手术杀的了老鼠,写病例看文献扣手机,配老鼠养细胞打游戏

便便经过肠道排出体外后,会带有各种肠道的菌群(大多数是有益菌群),但这些菌群实际上大多数是机会致病菌,在正确的位置和正确的数量时不会致病或者造成感染,但如果数量超出正常水平,或者出现在错误的位置,就会致病。

正常来说人的上消化道(十二指肠以上部位)和小肠是没有细菌的,如果出现了细菌,会造成腹泻,腹痛等症状,这样就会影响健康了。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情况,胃液的存在会杀死食物中大多数的细菌,但并不是绝对的,细菌数量太多或者是耐酸性细菌(幽门螺杆菌)仍然会致病。

题主,下次再敢邀请我回答这种问题,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各位脑回路清奇是我没有想到的,竟然有好多人说要加热后再吃……

专业建议是在高压高温 120℃下加热 20 分钟后再食用才能达到灭菌标准。对了,建议各位在尝试之前先用微波炉加热榴莲可好?如果没有被你爸妈 / 爱人打死,再去进行科学实践,这样更符合科研精神。

说点正经的

人体肠道内大约有一千多种细菌,大多数是对人体有益的,但如果跑到别的地方,就不是那么友好了

对了,女生的小妹妹里是有乳酸杆菌的

皮一下真开心~

知乎用户,非线性&统计物理,公号:ai_euler。

(健康人的肠道菌群被用于调理其他人肠道菌群的胶囊,的确已经有了,早期的研究确实是直接用粪便做的,不过它的功能不能等同于食物,与作为食物的“健康”与否不是同一话题。)

一个系统想维持长久的有序,成本是很高的。

食物的消化过程是人从食物中获取能量,同时使得人和食物组成的整体系统的熵和能量的布局发生变化的过程:食物熵增,人体熵减;食物能量减低,人体获取能量。

具体而言,比如食物中的蛋白质具有相对高有序性的四级结构,可以保证它有效地在原本的动物 / 植物细胞中行使特定的功能。在被人消化的过程中,这些蛋白质通过一系列消化器官的运动、各种酶和菌群的分解,被逐级打散,变成氨基酸,被人体吸收进去。人体再利用食物分解过程中获得的 ATP,经过转录、翻译、折叠,把吸收进去的氨基酸逐级组合成人体细胞中具有人所需的功能、载有更高信息量的蛋白质。——一部分能量和负熵从食物流向了人体

粪便中,除了原有食物经消化后的残余部分之外,还含有其他人体或肠道菌群的代谢产物,基本无用,且部分是有害的(比如亚硝胺、吲哚、硫化氢)。粪便中可用来与人体发生相互作用、给人体输送负熵流的有序结构已被剥夺、破坏,所储存的可利用能量减少(人体只能利用糖类、脂肪、蛋白质这类结构中的能量),还含有部分有害物,所以“不健康”。

不过,消化能力比较差的话,食物的有序结构被破坏、能量被剥夺的程度就比较低。比如大熊猫的消化系统,不论从身体结构上还是肠道菌群种类上,都是典型的食肉类,对植物的消化能力很差。同样的植物,大熊猫吃了以后产生的粪便,其食用价值就比其他植食性动物的粪便食用价值高一些(相对而言)。

不论是物质上的食物,还是精神上的食物,都要尽可能选择那些能让我们自身熵减的,才是“健康的”。另一方面,我们自身摄入有价值的食物后,也要努力将其用于塑造更强健的身体,更智慧的思想,令自身充分地熵减,如此才不浪费资源。否则我们就只是《进击的巨人》中的无脑巨罢了。

生命是宇宙赠予我们的珍宝:虽然永远超脱不了自然规律,却能在局域的非平衡系统中创造出秩序,进而产生美(不论在具象还是抽象的意义上)。生活是追寻秩序和终极之美的过程;因此人们思考科学与哲学、画画唱歌,有时还结伴而行,做各种美好的事情。虽然成本很高,个体的生命也终将失败(死亡:系统的熵最终不可避免地增长),我们仍会竭尽全力地让这个体系,以及人群所组成的依然微不足道的体系所容纳的信息再多一点、更美一点。生命本身难免丑陋、渺小又脆弱,但又同时具有这种潜能,如此才使得这个多数时间与空间区域都无所谓目的的世界对生命自身而言不再显得那么绝望。

——这是三年前,我初次接触 Jarzynski Equality 以及相关的一系列非平衡统计物理理论后所写。

这些 paper,全世界也没多少人读,但每一个公式的背后,都是一段“好好消化”的生命故事。

望诸君吃好饭,切莫浪费资源,更不要去吃屎。即便不小心生了病,也还是向着更美的系统继续努力即可。

最后,感谢李沉简老师讲过的那些营养丰富的生物课和那些真诚的谈话,我想他在“做饭”上的努力至少没白费。虽然我能谈的只有消化过程而已。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连一胎都不想生了?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