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创业成功的人,都有什么共性?

图片:《社交网络》

什么样的人最适合创业?什么样的人是顶尖的大将之才?

立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

当我把上述问题抛给国内一位投资界老大时,他回怼了我一句,这是一个无解且无聊的问题。

好吧,但我天生对各种事情都充满好奇,并且热爱总结规律。过去十年,身边有不少 MIT 的同学回国创业,或加入中美各式创业团队,他们直接间接的经历给我提供了一些观察样本,另外,自己也积累了很多年工作与人事体悟,见过事业极成功之人,更重要的是,我喜欢读硅谷人物传记,在阅读过程中,商业领袖们的共同点逐渐闪耀出来,虽然关于人的图谱与纬度极其复杂,但还是有可追溯的共性。

所以,我把这些共性粗略总结一下,这些共性不光是关于创业,也适用于职场。

我发觉绝大多数人都对自己缺乏理解,他们的事业发展也极其被动,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热爱与向往,也许,通过对照这些极端人格与图谱,大家能更好得揭开自己、了解自己,从而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路径。

一. 大将之才=深思考力 + 强执行力

我把工作(包括创业)所需的能力简单粗暴划分成思考力执行力,然后根据深浅与强弱四象限分成四种人格。

首先,容我来定义一下什么是深思考与强执行:

  • 深思考:具有深思考之人必有极强的学习能力,创业对很多人来说就是边学边做的过程,只有具备快速自学的人方能不断精进。不过,快速学习具体技能还不足以达到”深思考”。深思考之人必有独特的思维视角与深入的分析能力,我认为,可以继而划分成两种思维力——
理性思维:指擅长找到商业、技术等的基本规律,然后通过撬动某些变量,放大预期效果。这种思维最能帮助最优化企业具体的运营细节,比如营销优化、财务管理、技术迭代等。

人性思维:这是一种极其稀有的思维能力,建立在广泛阅读与不断思考上,指的是能透视游戏中每一个利益方(包括消费者、员工、上下游商家、投资人等)根底的甚至是潜意识的诉求,从而制定出利己多赢、克敌制胜的大局战略。因为商业必然涉及到多方不同的“人”,人之复杂会让理性思维不足以应对,所以,掌握人性思维的人便能更好得掌控形势。
  • 强执行:强执行绝不是单纯指做事速度快,而是指能在最短时间内用最少的成本实现最大化的目标,这种强执行力本质上反应的是一个人果敢决断、快速执行、敢担风险、不畏后果的赌徒式性格。具体来说,体现为两方面——
胆大心细:大将之才都必是赌徒,谨小慎微的人顾虑过多,从而影响执行效率,不敢对自己的判断下重注。但是,光胆大而不心细,只是有勇无谋而已,心细即对做事的细节同样能吹毛求疵。

目标导向:创业从来都是目标决定一切,有点像打仗一样,过程不重要,结果确实非生即死。美国近代的军事管理也引入了 Mission Command 的军事管理理念,即告诉士兵 what and why,让他们自主决定 how,结果最重要。创业之人必须有明确的对自己以及对团队的目标导向意识。

现在,我们便可以根据这四个象限,来粗糙定义出这四种人格:

  • 右上角:大将之才,这些人拥有深思考力与强执行力,自我控制力强,最适合创业,并且无论创业还是职场中,他们都能轻易凸显于众人。这些人普遍个性表征:激烈(intense), 旺盛(high energy), 自信(confident), 乐观(optimistic),果断(decisive), 胆大(risk-taking), 理性(logical), 算计(calculated), 专注(concentrated),高度自律(self-disciplined),成功欲极其旺盛(driven),缺乏同理心或者说不敏感于他人情绪(unempathic),另外,一般都是抛家弃子类型的工作狂。
  • 右下角:学者型人才,这些人具备深思考力,但是,在执行力上偏弱,之所以偏弱,可能是精力不够旺盛,思虑较多,照顾家庭,担风险能力小,更享受思考而非形而下的具体事务操作,这些人更适合军师类工作,比如咨询、战略、投资(VC、PE、对冲基金等注重策略的投资)。这种人普遍个性表征:慵懒松弛(laid back),精力体能一般(average/low energy),理性(logical), 算计(calculated),清高(aloof; high self-esteem),拖延(procrastinated), 保守(risk-averse), 注重生活品质(life quality),没有强烈的成功欲(un-driven),不够专注(distracted), 不够自律(undiscplined),具有同理心并且敏感于他人的看法情绪(empathic)。这种人其实并不适合创业当 CEO,但可以在创业团队或企业中负责涉及战略等具体事务。我之所以对这种人格描述较多,是因为这种人很容易被自己和他人误解为大将之才。
  • 左上角:职场型人才,这些人在思考力方面比较平庸,也缺乏不断阅读与学习的兴趣和自律,但他们能在既定时间内完成既定的目标,执行力较强。这种人需要企业给予明确具体的业绩考核指标,最典型的岗位即销售。职场型人才是白领阶层中最普遍的,涵盖了企业绝大多数中高层人员,也涵盖了大量目前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所谓优秀学生。
  • 左下角:流水线工人,这些人思考与执行力都偏弱,从事可重复性工作,不仅需要企业给予具体的业绩考核目标,还需要给予工作过程指导,这种人可以轻易被取代,在人工智能时代,他们会最先被机器淘汰。

二. 人格的转换

这四大象限的“极端”人格之间可以互相转换吗?

在某些具体行为上,个人是可以通过训练来修正与加强的,比如阅读与思考,不过,这些都需要长期的累积,才能融会贯通,酝酿出自身独特的思维与大局观,绝大多数人达不到。

另外,要说明的是,一个人独特的思维能力,是跟其个人的经历、思考、阅读、社交群等相关,而与其考试成绩完全无关,我见过太多平庸的中美名校生,思维乏善可陈,只是擅长考试,走“正确”的精致利己路线。评估一个人的思维能力,通过简短的聊天便能判定水平。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关乎天性上的东西,人格是无法改变的,比如一个人天生的体能精力是否旺盛,一个人是否有极强的成功欲,一个人胆子是否足够大,一个人是否有个人的担当与责任感,一个人的专注与自律,等等。

所以,我的结论是,人格之间基本不能转换。正因如此,大将之才为难得,因为他的人格中有天成的部分。

三. 创业=找人,找钱,找方向

创业初期,重点在找人,找钱,找方向,三者密切相关。

但其实,我认为,找人并没有那么难,因为人都很难满足于现状,容易对未来的不确定产生积极幻想,当你用一个激情澎湃的梦想去“忽悠”同学、同事、旧友,会发现找人并没有想象的难。

真正难的,是识人,得人心,并让此人发挥他的所长,这就是所谓的“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本质上,这是一种让“人”与“职责”匹配的智慧。

无论是创业,还是成熟的公司,每一个岗位背后其实有附着的隐性人格,比如,如果你让一个做律师出生的人(或者说 legal mentality 的人)去负责销售,或者让一个创意型人才去负责会计,即使这些人背景极其优秀,都会产生错位的严重用人失误。

人始终是最关键的,有了对的人,会弱化你找钱的困难,但不会弱化找方向的难度。

有些专注技术的团队,在初期找方向靠的是理性思维,也就是不断试错、迭代、优化,但是,技术从来是不够的。

在涉及到技术的应用场景以及最终的商业模式时,有人性思维的人就会很容易出挑,因为他们会对消费者、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竞争对手、商业布局、推广策略、管理制度、激励机制等发展出独特的基于人性本质的视角与谋略,最后用奇招战胜对手。

在人性思维方面,军事、历史、哲学等书籍都是训练习得的利器。

四. 道德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将之才都是存在主义的拥趸,也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追随者,道德洁癖者是玩不了这个游戏的。

约翰·阿克顿曾指出,Great me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en。

尼采也说过:“人和树一样,他愈求升到高处和光明,他的根就愈往下扎,向黑暗,向深处,——向罪恶。”

所以,如果你以为获得大成之人都是道德完美的英雄,你只会陷于深深的失望。

商场如战场,战争有道德吗?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拉电商上市,封淘宝链接,和阿里的这场硬仗,必须打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