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

图片:《鬼吹灯》

世界上有鬼么?

逍遥 Norene,脑科博士,一只切切切切脑子的科研喵

你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把这个问题发在朋友圈,大致出现以下几种答案:

  1. 魔幻现实版:鬼不是哪儿都有吗?懒鬼、穷鬼、色鬼、小气鬼我见得多了,新学期到了,这些什么鬼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淡定,这位同学请淡定)
  2. 花痴迷妹版:天哪好希望世界上真有欧巴那样的鬼,让我也尝尝当鬼怪新娘是什么滋味……(矜持,这位同学请矜持一点)
  3. 沉迷游戏版:妖气在哪里?让我来多攒点碎片召唤 SSR 式神脱非入欧啊……(这位同学请醒醒)
  4. 一身怨气版: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嘴!(这位…同…同学先冷静一下……)我跟你说,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以上省略 3502 字)

算了,求助朋友圈好像没什么帮助,那还是让我们来科学地分析一下,世界上有鬼吗?要科学地回答这个问题,好像得先定义一下什么是鬼。维基百科上认为鬼是生物死亡后留下的灵体,佛教道教基督教等宗教信仰里都有其存在,但不同时期和不同背景下的鬼都千奇百怪,具体来说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而没有定义的物体,我们就无法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研究,全文完。

严肃脸,好吧,为了把这篇文章写完,我们暂且认为鬼大致上是无色无味,通常以气态出现,能够穿墙入壁,来无影去无踪,并且可以通过某种形式向活着的人类传递信息,的某种物体。但正因为鬼的这一系列特性,所以很难进行科学的观测和验证。我们既无法从哲学和思辨角度对它进行证实和证伪,简单点说就是既抓不到一只鬼证明真的有鬼,也没办法否认鬼就是不存在;同时,又没办法从现代实验科学的角度对鬼本身进行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所以,“世界上有没有鬼”本身就是一个伪科学命题,全文再次完。

好啦好啦,各位关注神经喵的小同学们先别急着取关。鉴于再这么瞎扯下去,会被另两位主创打死,我又回来了。其实,虽然这个问题这么难研究,但从古至今不乏众多哲学家和科学家们对其前仆后继地进行探讨。

来自哲学界的理解

在哲学的不同流派内,关于鬼的争论(唯物和唯心)一直都存在,像康德(Immanuel Kant)和黑格尔(G. W. F. Hegel)等一系列有神论者都认为:不否认鬼(灵魂)的存在,因为有了鬼才有了鬼的另一面——”神”的存在。康德哲学转到认识论的研究以后,提出了三个超验概念(transcendent,就是超越了既有的经验、时空和因果等范畴的概念)。康德认为人类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在人类的认识之上,还存在着绝对客体(世界)、绝对主体(灵魂)和绝对本身(上帝)这三个概念。而黑格尔对康德的认识论进行了批驳,又在这三个超验概念之上做了扩充,他认为“绝对精神”的存在,这种绝对精神是我们思维的主体,是一种理性的逻辑的宇宙精神。

我想黑格尔之所以提出这个概念,是为了把当时人无法理解的某种唯心的体验进行逻辑总结,认为“自然哲学”的研究“绝对精神”的外在化,而“精神哲学”是从把对外界的认识返回应用到自身,所以外界的物质环境和内在的精神思维是可以相互影响和转化的。但因为精神的自由和肉体的自由很难达到统一,所以自我意识的产生大概就是人类容易怀疑世界的本源,对这个问题我感觉黑格尔本身也很苦恼啊……不过以本喵粗鄙的哲学知识和思辨能力,大概就只能理解到这个高度了 。

来自心理学界的理解

关于灵魂的超脱和肉体的禁锢、自我意识的觉醒和外界物质的匮乏之类的争辩还在持续的时候,实验主义的科学家们也没闲着。英国的心理学大咖理查德·怀斯曼(Richard Wiseman),就是写过畅销的《怪咖心理学(Quirkology)》的那位,就针对各种“超自然”现象做了一系列心理学实验。怀斯曼研究小组先在英国伦敦和爱丁堡附近选了一些经常被报道会闹鬼的鬼屋,然后请了 462 个参观者在里面逛逛,最后跟研究小组报告他们看到的或经历的反常现象,然后把这些有反常的地点按报告的数量,从高到低排了个序,也就是说通过排序找出“最容易看到鬼”的地方。

在同一天内,研究人员还测量了被报告有闹鬼的地点的多项外界环境指标,包括磁场强度(平均值 Magnetic mean 和差异变量 Magnetic variance)、空气温度(Air temperature)、空气流通性(Air velocity)、室内光亮度(Interior light levels)、室外光亮度(Exterior light levels),房间大小(Floorspace)和层高(Height)。他们发现“容易闹鬼”的地点和周围的环境有很强的相关性,出乎人意料的是,磁场和温度什么的和闹鬼并没太大关系。相反,室外光线和房间本身的环境更容易让人产生有鬼的感受,具体来说是室外越亮室内越昏暗房间越大越高的空间最容易引起“有鬼”的联想。也就是说,怀斯曼研究小组认为人们感觉到闹鬼是有自然规律可循的,其实并没有真正的鬼,只是把因为环境因素造成的感觉解释成鬼。这个结果和他的后续报道被发表在了《心理学期刊》(Wiseman et al. 2002)和《英国心理学杂志》(Wiseman et al. 2003)上,这也是第一次在权威科学杂志上刊登关于闹鬼的调查文章。

然后怀斯曼研究组还趁热打铁的研究了声音在闹鬼感受中的作用,他在音乐会上请演奏者们在四首歌里面加入了一段低频音波,也就是整栋频率低于 20 赫兹的次声波,因为人类的耳朵构造,低于 20 赫兹的声音我们是听不到的。演奏完后,观众们都表示这几首音乐让他们产生了很多负面情绪,比如不安、害怕、悲伤等等,有些人甚至形容说听歌的时候后背发凉,跟见鬼了似的。

很多自然声源比如地震火山,和人工声源比如爆炸发电等等都会产生次声波。上世纪 60 年代,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实验就发现,次声波确实可以引起头晕、耳鸣、恶心和心烦意乱等症状,大概是因为人体内脏和大脑的振动频率在 3-17 赫兹之间,一旦体内的固有振动频率和外来次声波频率相同的时候,就会引发共振,使器官产生剧烈抖动,引发不适。所以怀斯曼教授认为,正是由于环境和周围的次声波引起的负面情绪,让人产生了某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是我们的大脑对于真实现象的一种解读。为此他还在 2011 年写了一本书《超自然心理学:为什么我们会相信诡异的事?明明没有,为什么看得见?(Paranormality: Why We See What Isn’t There)》,有兴趣的同学们可以找来看看。

来自脑科学界的理解

除了心理学家以外,大部分研究鬼的神经科学家(对,真的有这么一帮人)也认为鬼这个物体就存在于我们的脑中(当然,很多极端的脑科学家认为世界万物都是大脑搞出来的,先不说他们),其中最有名的属于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奥拉夫·布兰科(Olaf Blanke)实验室的“造鬼”实验,这部分工作发表在了权威杂志《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Blanke et. al. 2014)。

其实大部分研究“鬼”的神经科学家们的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理解神经系统疾病和心理疾病,比如脑部创伤、老年痴呆和精神分裂症所产生的幻视幻听的症状。有些精神健康的人偶尔也会产生类似的感受,比如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却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在科研领域,这种感受有个专门的名词叫做存在感(Feeling of Presence,FoP),而布兰科教授就通过和机器人的配合,使健康人也产生了这种存在感,让他们感觉到了“鬼”的存在。

他们构建了一个主从式机器人(Master-slave robot),也就是前面的机器人负责接收受试者的动作,放在受试者身后的机器人负责重复受试者的动作。在进行测试的时候,受试者被蒙上眼睛,只能用身体去感受。

被试者需要进行两组测试,第一组是同时测试(Sync),就是当他伸手触碰前面的机器人的时候,后面的机器人会同时去触碰受试者。第二组是延时测试(Async),就是前面的受试者做完动作以后,后面的机器人会停个几十毫秒,再去触碰受试者。结果很有趣,在同时测试时,受试者大部分感觉有点奇怪,像是自己在挠自己(Self-touch)。但延时测试中,受试者感觉完全不一样,他们觉得像是另一个人在戳自己,感觉像是房间里有另一个人存在(FoP)。

这个实验其实是触发了一种感觉延迟的神经错觉,也就是说感觉系统和运动系统不匹配,这种几十毫秒的差异,就是让大脑在反应中有了延迟,让大脑觉得并不是自己在动作,而是另一个人在你身边动作。为了验证这个理论,实验室还监测了一些脑部受到创伤的患者,他们在感觉到房间里有其他人的时候(FoP),大脑的岛叶、顶叶和颞叶皮层均发现不同程度的损伤和异常放电。同时,在延时实验中,大脑的这三个区域也被明显激活,说明这种“感觉房间里有鬼”的超自然体验,很可能是由于大脑某些区域异常激活而引发的错觉。

来自物理学界的理解

当然,这个实验只是证明了某些所谓的“撞鬼”感受是大脑在和你开玩笑,并不能证明世界上就没有鬼。有更多科学家坚信,近现代物理学发展出来的量子理论,才是解决到底有没有鬼这个问题的终极杀手锏。因为量子理论和鬼的存在有着异曲同工的妙处,举例来说:

1. 量子是宇宙中最小的粒子,它在不断运动着,却无法被感知,完全就跟好像是在某个地方存在着,但是却无法眼见为实和传说中的鬼很像;

2.量子物理的最著名的思想实验“薛定谔的猫”,说的就是一种无法被观测的状态,当我们不进行观察的时候,猫处于死 + 活的量子态叠加,处于一种死和活的中间态,当我们一观测,猫的其中一个量子态就会坍缩,表现为另一种状态,就是必须是死了或者活着。而鬼的存在说不定也是类似的情况,一旦我们有了想要观测“鬼”的意识,它的某种状态就坍塌了,所以我们永远也无法记录到鬼的存在。

关于这个假说,在科幻小说大牛刘慈欣的《球状闪电》里面描述过,确实是非常有趣。

神经猫说……

说了半天,好像我们只讨论了“闹鬼是怎么回事”,关于有没有鬼,臣妾真的不知道啊……取这个耸人听闻的名字,本喵也犹豫了好久,还是咬咬牙用了,最后发现文不对题的小伙伴们,对不住了,这次是真的全文完了。

为什么会写这个话题: 最近在看村上春树的小说《刺杀骑士团长》,它延续村上一直以来的世界观很,就是承认某种“意识”类的东西的存在。或许所谓的鬼神,是某种意识和思维,是人在面对死亡时、或者独立性或自由受到威胁时所存在的精神世界。因为等不及正版翻译的出版,又看不懂日文(痛心疾首,当时为什么没有好好学习),所以我找了网友翻译版来看(再次谢谢译者 Cossette),可惜只有上册没有下册,如果有看到下册翻译的小伙伴请给我留言,先拜谢啦。

参考文献:

Wiseman et. al.,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lleged haunting of Hampton Court Palace: Psychological variables and magnetic fields. 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2002), 66, 387-408

Wiseman et. al., An investigation into alleged 'hauntings'.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2003), 94, 195-211

Wiseman, Paranormality: Why we see what isn't there (2011), Pan Macmillan Pub Ltd

Blanke et. al. Neurological and Robot-Controlled Induction of an Apparition. Current Biology (2014), Volume 24, Issue 22, p2681–2686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大众对哪些所谓的「常识」其实还停留在旧有认知上?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