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举头三尺有神明

图片:《谍影重重》

哪些经历让你觉得举头三尺有神明呢?

匿名用户

二零零七年九月一号,我被摩托撞上了天。

这不是玩笑,九月一号是开学日,我骑着自行车去报道,穿越马路的时候被超速行驶的摩托给撞了。

据当时众多的围观群众说:那摩托速度之快,已经到了先有劲风扑面而来,随后才听到轰鸣声震耳欲聋,他们正在惊叹这人飙车的技术和胆量,不料路口有个拐弯的学生当场就被撞飞。

那个拐弯的学生就是我。

当时我十二岁,转学生,正要去新学校初中部八年级报道,眼看前面右转就是校门,谁知跟着就天旋地转。

等我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跌坐在马路中间,不远处一辆摩托栽倒在绿化带里,车手是个男人,他满脸是血,躺在地上呻吟,一条腿死死地卡在前面的挡风板上,衣服全被磨破,漏出血肉模糊的皮肉。我的自行车也被撞坏了,前轮不知去处,车架扭曲变形。

那天人非常多,都是送孩子上学或者卖零食文具的小摊贩,几乎一瞬间,我就被人群包围,他们围着我焦急地说着:“娃娃啊,没事吧?”“娃啊,哪里疼,你家大人呢?”“别碰人家娃,你们又不是医生,碰伤了咋办?”“娃娃,你记得家里人电话吗?”“我打俩电话,你们赶紧去叫校领导来,就说学生娃被撞了!”

身边乱糟糟的,我当时完全懵了,右手很疼,我以为它骨折了,那时真的特别特别害怕,那些七嘴八舌的人群给了我巨大的安全感,至今还记得一位老太太看到我后眼泪都出来了,不住地念“阿弥陀佛”“老天保佑”。

摩托车手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脸上全是血,一滴接一滴,后来才知道他撞到我自行车后摩托就歪倒了,当时停不下来,又不敢跳,最后拖着他在地上翻滚打滑,把骨头都磨出来了。

车手走向摩托,被人发现后,我身边的人们呵斥起来,几个年轻人跑过去拦住那个男人,不准他靠近摩托,那个男人往我这里看,我看到他脸上都是血和碎肉,衣服破烂不堪,地上鲜血淋漓。我好怕他会赖上我,想到自己闯了这么大祸,家里不知道该赔多少钱,不由得哭出声来。

奇怪的是我一哭,人们反而松了口气,“好了好了,娃娃哭了。”“哭了好,能哭就是好事。”“吓死喽,还以为娃娃醒不来了。”那些老人家更是纷纷感谢上天保佑,让孩子吓掉的魂魄又回来了。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害怕到发抖,不停地抖,止不住地流泪,有个老爷子一脸悲痛地抚摸着我的头,安慰着不要怕,老师马上就来,医生马上就来,你妈妈也快来了。

我当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念出家里的号码,于是很多人都在拨打,其中有个人的电话打通了,他大叫着让人安静些,问清楚身份后立马把手机递给我,我对着手机喊了一声:“妈”,哽咽到说不出话来,那人焦急地对着手机喊:“快来看你儿子!他被车撞了!”

妈妈后来说,她接到电话时,里面乱的听不到人说话,忽然安静下来,有人问她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有个儿子,然后她便听到我在那头哭着喊妈。一路上她都在害怕,脑海里全是我被汽车卡车甚至公交车撞到的样子,心狂跳了一路,下车看到地上那一摊摊血迹时,几乎当场昏厥。

妈妈并不是最早来的,最早来的是学校领导,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各年级各班的班主任,全都来了,他们首先辨认我是哪个班的学生,校长问我现在清不清醒,身体哪里不舒服,副校长打电话安排车辆把那个男人送到医院包扎,他也跟着过去处理事情。其他老师则开始劝告大家都散开,不要阻碍交通。

妈妈看到我后,完全乱了分寸,只顾抱着我哭,校长找来一辆车把我抬上去直接开向医院,有人质疑应该等 120 过来,校长怒骂:“时间就是生命!”

于是我们一路开到市中心医院。在医院我几乎把全身内外都检查一遍,结论是除了手抽筋外,毫发无损。

这真是不可思议。后来询问附近的群众才知道,当时那个摩托速度极快,快到什么地步?快到直接撞飞自行车前轮,快到强大的冲击力生生将我甩到天上,快到我从天上掉下来时,它追上了我。

奇迹无处不在,以前我不信神,那次过后,便有些信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被摩托车撞飞,然后从天上坠下时恰巧砸到那个摩托车手,又从车手身上滑到摩托上,最后从飞速行驶的摩托上自然滚落到马路中央,除了手抽筋外毫发无损。

而那个超速的摩托车手,原本撞飞我后继续狂飙,逃脱大有可能,却不料正巧赶到我掉落时的地点,硬是被砸下车,然后被摩托挂住脚,在马路上拖着跑。

如果没有砸到那个车手,我想必会狠狠摔在马路上,轻则伤筋断骨,重则一命呜呼。有时候想想,真是后怕。

这应该就是老人们常说的:善恶有报,天道轮回。

但比起我的好运来,我印象最深的,反而是那些围着我关心我同情我保护我的人们。曾经我也因为小悦悦事件和诸多碰瓷事件对人们失去信心,认为国人已无药可救,但这件事深刻的教育了我,不能太狭隘,没有绝对的好坏,最重要的是,世上还是好人多。

后来我在医院检查了两三个小时,只有校长和妈妈在身边。体检过后不久,忽然出现四五个人,干笑着过来道歉,表示他们和摩托车手是亲戚,过来看下孩子,检查费他们会全部承担,希望晚上能去酒店摆桌宴席给孩子压惊。

妈妈不想去,但校长充当和事佬劝她早些了事好让孩子上学,于是晚上我们去吃饭,原本我以为肯定要赔钱了,因为我没事但那个男人伤的很重。谁知道他们居然哀求妈妈私下解决,不要闹大,然后硬塞了两千块钱。

我那时怎么也不明白,后来才知道,赔偿不是看伤势严重程度,而是划分对错的,只是可惜了那个男人,他的身体和脸颊都伤的极重,今后怕是要留下一生的伤疤。

想必他再也不会超速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苹果做对了很多事,但最大的失误就是放弃了它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