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如果要给《红楼梦》十二钗分别推荐香水,我大概会这么选

图片:《红楼梦》

如果给红楼众钗推荐香水,每个人分别适合哪种香水?

明石中宫,头像是BF给画的肖像,很有艺术气息吧?

1)谢绝转载。

2)已授权维权骑士维权。

-

这个问题比较主观,若是答不好,我觉得自己肯定要被骂成马蜂窝!

根据红楼梦中对金陵十二钗的介绍,我分成两个版本来答:

第一个版本——花签

第二个版本——我心目中的十二钗之香

一、花签版

我非常感谢曹公在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安排了红楼群芳抽花签的情节。不但昭示了每个人的命运,也算是帮我省了超大的心力。基于此,我正好按照每人代表性的花来寻找她们对应的香水。

No.1 黛玉 - 芙蓉

签:芙蓉
题:风露清愁
诗:莫怨东风当自嗟
关键词:灵气、脱俗、清新、满腹诗书、蕴藉天地之精华的灵秀美、宛若仙子

Water Wood by Regime des Fleurs

成分:绿色元素,松针,没药,得克萨斯州花梨木,浮木,雪松,檀木,烟草,鸢尾根,白色荷花,琥珀

价格:1 Oz $165

这支香水我在好几个问题之下都推荐过,实在是难以言喻的优美!它的香气非常别致,综合了水汽氤氲、水中植物潮湿而润泽的木香、如出水芙蓉般的惊艳感......总之太与众不同了,那种弥漫在水汽中的芬芳感真实无比。

它不仅值得被收藏,而且配得上身为绛珠仙子的黛玉(我是黛粉,坑谁都不会坑她的~)。

No.2 宝钗 - 牡丹

签:牡丹
题:艳冠群芳
诗:任是无情也动人
关键词:端庄、稳重、大方、冷艳、自制、城府深

Peony and Blush Suede by Jo Malone

前调:红苹果

中调:牡丹,茉莉,康乃馨,玫瑰

基调:绒面革

价格:6.8 Oz $195

宝钗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复杂:她几乎没有什么缺点,然而这却成了她最大的缺点。我同情她的不易,欣赏她超乎年龄与经历的自制力,佩服她作为大家闺秀完美无缺的言行与举止,虽然她的优点与性情并不是我会喜爱的类型——这实在是个出类拔萃的姑娘,你可以不喜欢她,却没有办法不注意到她。

金陵十二钗中,除了守寡的李纨与出家的妙玉,其他的姑娘(或是媳妇)都是很爱打扮的;唯有宝钗,她的素净与质朴到了近乎有些夸张地地步:家常一色半新不旧的衣服;“从不爱花儿粉儿”;雪洞般的闺房;以及芦雪庵一回中,独她只是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巴(原字左羊右巴)丝鹤氅”——或许有朋友认为,这是一件很华丽的衣服,其实不然:

这就是宝钗鹤氅的颜色[1],一种带有蓝色调的紫色,和某种莲花的颜色非常类似。这件鹤氅的面料与绣工皆是上乘,然而图案却只是简单的“斗纹”,与其他人比起来,的确素净多了(起码和黛玉的“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大红羽纱面白狐皮里的鹤氅、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涤”比起来素,这也是二人审美观的巨大差异)

就是这样喜爱朴素、规行矩步的宝钗,鲜用钗环,不着脂粉,却也掩盖不住她天生的丽质;即便是寡言少语、守愚藏拙,依然遮蔽不了她的才华与妩媚。淡极始知花更艳,任是无情也动人。

Jo Malone 的牡丹与嫣红麂皮,除了甜美浓郁的花香之外,与皮革的混搭,在温柔的表象之下隐藏着强烈的热情与力量,正如“天生带有一股热毒”的宝钗,以她惯有的庄重姿态压抑着心中的涌动的热情。

No.3 元春 - 石榴

签:(无)石榴

题:(无)

诗:榴花开处照宫闱

关键词:贤德、贵气、考究、华丽动人、高贵优雅

Christian Audigier For Her by Christian Audigier

前调:蜜橘,黑莓,石榴

中调:椰子,玉兰,兰花

基调:檀木,木质元素,琥珀

价格:3.4 Oz $100

作为皇妃,元春达到了那个时代生为女子能够达到的个人成就之巅峰(当然也可以说还差一点点,毕竟不是皇后)。除开家世的因素,元春的个人素质亦是相当优秀的——以才人 / 赞善选入宫,德才兼备、温柔贤淑,后来“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当然,这里面也许有政治因素。

小说中元春给人的印象较为模糊、神秘,像一尊高高在上的观音;然而 87 版电视剧将她的稳重、端凝、贵气、优雅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素乏诗才”,她对诗歌的品鉴能力却是不凡,并且弹得一手好琴(从她的丫鬟“抱琴”看出)。像宝钗是那个时代完美的大家闺秀之典范一样,元春亦是完美的皇妃典范,高高在上,令人仰望。她的高贵与美丽都被赋予了皇家尊贵的金色光环,凡人难以企及。

Christian Audigier For Her 的香水瓶设计就与元春十分契合——火红的颜色如石榴花,照耀着整个宫闱的荣华,哪怕只是一刹那,艳丽的姿态却深深镌刻在人们的眼中;瓶盖上金色的皇冠也是枷锁,锁住了她的自由与期盼,却与高贵的身份相符;香气甜美馥郁,留香时间很长,就像宫中日夜焚烧的闺中香料。

No.4 迎春 - 茉莉

签:(无)茉莉

题:(无)

诗: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关键词:温柔、静默、善良、柔弱、可亲、惹人怜爱

Olene by Diptyque

前调:水仙,金银花

中调:紫藤,茉莉

基调:绿色元素,白色花朵

价格:3.4 Oz $125

迎春在书中的存在感并不强,抽花签一回她也并没有出现。本来,我想寻找一款含有迎春花的香水来与她相衬,后来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迎春花的英文名是 Winter Jasmine,“冬茉莉”,而第三十八回中,迎春为了作诗而苦苦思索,在树下用针穿茉莉——Bingo!还有什么比茉莉花与她更相衬的呢?

金陵十二钗中,最让我痛彻肺腑的人是黛玉,其次就是迎春。这个姑娘生得那么美:肌肤微丰,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沈默,晶莹剔透的肌肤有如羊脂白玉。她从来不曾恶言伤人,也从未有过害人伤人的念头,善良得甚至到了懦弱的地步。就是这样一位与世无争、与人无害的温柔少女,她的命运却是那样的凄惨。

不知是否有知友看过刘心武的《百家讲坛》?我全看完了。唯有迎春这一回,让我泪流满面——想起树荫下用针穿茉莉花的一个温柔而静默的剪影,温柔如水的柔弱生命,还来不及反抗就被屠戮殆尽,她做错了什么?!短短不到二十年的生命,没有双亲的疼爱,还有恶仆的欺凌,大观园中欢乐的日子不过几天,死亡的黑手便已经逼近——老天对她何其不公!何其残忍!将这样的美好生生摧毁在眼前。

所以我将这支气味极其优美而含蓄的茉莉香水配给了迎春。仅以此,来祭奠那个匆匆逝去的美好生命。

No.5 探春 - 杏花

签:杏花
题:瑶池仙品
诗:日边红杏倚云栽
关键词:聪敏、慧黠、能干、活跃、刚烈、巾帼不让须眉

Trésor by Lancôme

前调:菠萝,紫丁香,桃,杏花,铃兰,佛手柑,玫瑰

中调:鸢尾,茉莉,天芥菜,玫瑰

基调:,檀木,琥珀,麝香,香草,桃

价格:3.4 Oz $102

书中未嫁的闺秀之中,探春绝对是我喜欢的类型——才华横溢、自尊自爱、爱憎分明、且独有一种不是男儿却胜似男儿的壮志豪情。她为人直率热情,喜怒爱恨都溢于言表,不行阴奉阳违之事,不做表里不一之人。并且,探春的品味相当不错,写得一手好字,闺房笔墨纸砚样样齐全,简直就和大书法家的书房一样(与黛玉满是书架的闺房是一路风格),也无怪乎为什么几乎人人都喜欢她、和她相处得来。

曹公曾借他人之口赞誉探春:玫瑰花儿又红又香,无人不爱,只是刺多扎手——偏巧兰蔻的这支经典香水里,杏花 / 杏与玫瑰都有(而且味道明显),可谓是恰恰好。1990 年问世至今好评不断,香气甜美、优雅、古典,越闻越是回味无限。

No.6 惜春 - 无花果

签:(无)无花果
题:(无)
诗: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关键词:冷漠、淡泊、桀骜、虚妄、向往佛门

Premier Figuier Extreme by L`Artisan Parfumeur

基调:椰奶,檀木,干果,无花果叶,杏仁奶,无花果,无花果树

价格:3.4 Oz $155

惜春刚刚出场时,身量未足,形容尚小,但遮盖不住豆蔻年华的青春与可爱。在我的心中,纵然性格孤僻,惜春依然是个非常美丽又可爱的小妹妹,像枝头含着露珠的无花果,青涩的果实还在成长。她心灵手巧,画工极佳,连刘姥姥都爱怜地拉着她的手赞叹不绝:“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又这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神仙托生的罢!”

可惜,惜春命中注定与佛门有缘,与尘世无缘。在家时她便向往佛门清净,常与智能、妙玉等人往来,还戏言要剃了头发做姑子。等到家世倾颓之际,她更是毫无眷恋地一走了之——这个在家的姑子,终于能够摆脱肮脏的尘世,一了昔日的心愿了。

阿蒂仙的无花果香水,瓶身极美,香味既有豆蔻少女的甜美,又在清淡中隐藏着冷淡的意味。我觉得再适合惜春不过了。

No.7 妙玉 - 兰花

签:(无)兰花
题:(无)
诗: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
关键词:孤高、冷傲、疏离、闲云野鹤、仙姿飘逸


Osafume by Olympic Orchids Artisan Perfumes
成分:兰花,八角,茴香,玉兰,天芥菜,香草,麝香

价格:1 Oz $65

我曾经在另一个知乎答案里详细地写过对妙玉的感觉(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502559),这里概括起来,大致是她给人最初的感觉极其神秘,不亚于秦可卿,而言辞又太过冷傲尖酸,比黛玉更目下无尘。闲云野鹤,仙姿飘逸,美则美矣,太过于疏离。若要用一句诗来形容她,莫过于“池上芙蕖净少情”——就是那般既不食人间烟火,也不通世故人情。

然而,妙玉又是那样一个引人注目的角色。前八十回中她的出场极其有限,却有如中国画中的留白,给人以无限遐想的空间。这样一位出家的闺秀,除了不施脂粉、不御钗环、不做针黹之外,她其实过着相当优裕的生活,不亚于书中任何一位未出阁的姑娘。她所用的器物,无一不是极有来头的珍品,其珍稀程度大约只有秦可卿房中的陈设能够相提并论。妙玉凤毛麟角的资质,与她清高孤傲、甚至于洁癖的性子,构成了一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形象。

以兰花来喻妙玉,我觉得那再合适不过,且曹公在妙玉的曲子中也不吝笔墨地以此为喻并大加赞美。以兰花为主要气味的香水中,Osafume 可谓是一点妙笔——从秀美的兰草中获得的灵感,一点点辛辣的香料,一点点夏日溪水的清凉,将妙玉的姝色美质与空谷幽兰的即视感诠释得淋漓尽致。

No.8 阿凤 - 红玫瑰

签:(无)玫瑰

题:(无)

诗: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关键词:美艳、泼辣、霸气、嚣张、诙谐、狠辣、鲜明动人

Shalimar by Guerlain

前调:柑橘香,橘子,雪松,佛手柑,柠檬

中调:鸢尾,广藿香,茉莉,香根草,玫瑰

基调:皮革,檀木,愈伤草,麝香,果子狸,香草,焚香,零陵香豆

价格:1 Oz $350

我有多喜欢可卿,就有多喜欢阿凤——她实在是书中那个时代凤毛麟角的脂粉英雄!裙钗一二可齐家,阿凤的才华并不比男人逊色,而她鲜明的性格与行事作风,更是远在许多男人之上。我特别喜欢她这棵旱地里的朝天椒,够辣、够艳、够劲儿!就像是一幅清淡悠远的工笔仕女图旁边,生生地放了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美女,强烈的对比、秾艳的笔触、带给人更加强烈的视觉与心灵的冲击。

阿凤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她身上光明与黑暗、善良与恶毒、温柔与狠辣、强势与柔弱等种种自相矛盾的特质构成了一种重度调和。这些如同白天和黑夜一样争锋相对的品质糅合在一起,成了一个活泼泼的阿凤,那么独一无二,世间不可能再有。她粗野但不粗俗,美艳却不艳俗,明明没文化,却是任何场合都少不了的一笔亮色。我尤为喜爱她这种鲜明的性格,若是男人,真希望能代替贾琏那个花心无责任感的“臭男人”好好地对待阿凤,呵护她、疼爱她,在她为这个家费尽心力的时候,成为她坚实的后盾,永远爱她,不离不弃。

其实,阿凤最大的悲哀,在于她没有遇上对的人,于是她的优点都成了缺点,最后亦只得了一个“妒妇”的恶名惨遭休弃。出于私心,我选择娇兰的 Shalimar 与她相配:这支香水的灵感来源于沙杰罕大帝与他的爱妻泰姬。第一次闻到的时候,就被它流淌的深深的甜蜜与东方之美所惊艳。这种惊艳的感觉,和阿凤出场有着惊人的相似;尔后一直都是秾烈迷人的馥郁香气,一如她的顾盼生辉,喜怒娇嗔。

都说探春是红玫瑰,在我看来,阿凤才是不折不扣的一朵艳红刺玫。

No.9 湘云 - 海棠

签:海棠
题:香梦沈酣
诗:只恐夜深花睡去
关键词:开朗、活泼、乐观、豁达、豪迈

Skin Petals by Illuminum

前调:苹果花,野莓类元素,黑醋栗

中调:铃兰,紫罗兰,茉莉

基调:白琥珀,麝香

价格:1.7 Oz $105

湘云在金陵十二钗中人气之高,我是一点儿也不意外的。试想:如果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个菇凉,自幼父母双亡,寄人篱下,亲戚又待她非常苛刻——虽然不曾短衣少食,却有很重的针线任务,天天做到半夜,眼睛总是酸痛的——然而面对兄弟姐妹,她一直都是心胸开朗、乐观积极的态度。正所谓自己处在凄风苦雨的境地里,却努力像太阳一样,带给别人源源不断的温暖和热量。这份豁达的气度,这样可爱的性格,怎么不让人心生怜爱?

如果说,湘云最动人的是她的性格,那么同样毫不逊色的,就是她的才气与美貌。曹公笔下的女儿里,最有才气的当属黛玉,宝钗可算并列(只是风格不一样),她们的诗社集会,湘云并未每次按时参加,却也佳作不断;让人刮目相看并记住她的,是芦雪庵吃烤鹿肉并联诗的那一节,实在是一位闺阁中豪放派大诗人的形象,令人莞尔。而我最喜欢的一幕,是中秋夜在凹晶馆里,湘云与黛玉一面联诗,一面互诉衷肠。这两个性格、世界观、处世态度完全不同的姑娘,从开始时的不对盘、小摩擦不断,到互相了解之后的惺惺相惜、肝胆相照,真是无比动人。

可惜,在香水惯用的成分里,我找不到海棠花(Malus spectabilis),而与之最为类似的,是苹果花(Malus domestica)。这两种花的外形很相似:

(左为海棠花 Malus spectabilis,右为苹果花 Malus domestica)

海棠没有作为一种常用的香水原料,实在是有些可惜;大部分海棠虽然无香,然而有一小部分却是有十分迷人的芳香。基于苹果花,我找到了 Illuminum 的 Skin Petals。当初邂逅这个英国的品牌,是因为凯特王妃结婚时,用的正是它家的 White Gardenia Petals;出于好奇,我先试了小样,然后便爱上了它。Skin Petals 的香气十分复合,苹果花的主调较为明显,然后徐徐转为繁复的花香,一支清爽而不失温婉的女儿香。

No.10 李纨 - 腊梅

签:老梅

题:霜晓寒姿

诗:竹篱茅舍自甘心

关键词:贞静、隐忍、朴素、冷淡、古井无波般的心境

Lale by Ys-Uzac

前调:桂花,佛手柑,橙,橘子,腊梅

中调:藏红花,粉色胡椒,杏,白色花朵,玫瑰

基调:琥珀,焚香,安息香,木质元素

价格:1.7 Oz $160

能入金陵十二钗正册,李纨必定兼有美丽与出身高贵这两大条件,尽管无论是小说还是电视剧中,青年守寡的她一直都是以“槁木死灰”的黯淡姿态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平心而论,抛去寡妇的身份,李纨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古板陈腐的家教将她塑造成了典型的封建贵族女子,只以德言容工为要,才华与情调几近于无;加之她的性格隐忍内敛,和我喜欢的黛玉、阿凤、探春、可卿这些性格极其鲜明的女子大相径庭。连出家的妙玉也过得比她有滋有味讲究情趣,不知这是不是李纨“可厌妙玉为人”的一个原因?

在怡红院的群芳夜宴之上,李纨抽中了一支“老梅”的花签——这里的梅花,是指白梅?红梅?还是腊梅?——曹公并未详细提起。我自己则比较倾向于腊梅:它不比清雅孤高的香雪海,也不如栊翠庵中艳烈如火的红梅,而外形朴素、不甚惹眼,仅有诱人的香气昭示自己的存在。这一点,与李纨的形象更为类似。

Lale 的腊梅之香比较清淡,在前调的桂花、柑橘与柠檬透出之后才缓缓散出,稍不留神就逃逸掉了,然后被中调甜美的杏所淹没——这一点倒是和李纨意外地神似——群芳之中,只有她像一抹淡漠的灰黑色影子,总是最没有存在感和生气的那一个。

No.11 巧姐 - 桂花

签:(无)桂花
题:(无)
诗:花满自然秋
关键词:天真、可爱、娇养、不凡、逢凶化吉

Hermessence Osmanthe Yunnan by Hermes

前调:橙,茶

中调:桂花,小苍兰

基调:皮革,杏

价格:3.4 Oz $400

终于到了巧姐这尾金陵十二钗中,唯一一位从头到尾(特指前八十回)都没长成大人的小萝莉啦!说来,这个小人儿给人的印象,似乎是一个粉妆玉砌娇生惯养的粉团团,卧在奶妈怀中,一年到头小灾小病不断。她生在农历七月初七,书中说「正是生日的日子不好」,因为恰逢乞巧节,人间的喜气(即喜鹊)都到天上搭桥去了。偏巧,遇上了二进荣国府的刘姥姥,便为她取了个“遇难成祥,逢兇化吉”的名字。巧姐与刘姥姥的缘分不浅,与她孙子板儿的缘分也不浅,我们不妨从巧姐与板儿互换柚子和香橼玩的细节上一窥端倪。

父亲是英俊风流的琏二爷,母亲是美若神仙妃子的阿凤,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巧姐想来一定是个含着银匙的美人胚子。然而,她的命确实不好——幼年丧母,家道中落,可能被卖入火坑,而尚在的亲人(狠舅奸兄)却无一人伸手相助,还是母亲生前有微博之恩的刘姥姥毅然救了她。最后的结局,想必是被带回乡下,做了板儿的童养媳,所以才有画册中的“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

基于此,我实在是不愿意给巧姐推荐一支适合父母怀中乖宝宝、或是天真无邪的小萝莉适用的香水。真正的她,是在幼年即遭受来自家庭的巨变,自身命运险些遭到颠覆性的打击,幸而有恩人的救助,才得以逃出火坑;然而,曾经那锦衣玉食、金奴银婢、随心所欲的贵族小姐生活,她是再也回不去了。终其一生,巧姐大约会像真正的村姑那样生活。我只能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却不能苟同巧姐的命好——家破人亡、母死父困、流落到乡间成为别人家的孩子 / 童养媳——对一位千金小姐来说,这还不算糟糕吗?

如果说,以花来喻巧姐,我觉得桂花最形象:命中有贵人相助,桂与贵同音(一如探春的杏与幸同音);且桂花是秋天的花朵,巧姐也是生于秋天的。爱马仕的云南丹桂,桂花清甜的香味并不浓郁,相反,占据主导的反而是清苦的茶香。苦中寻觅一点甜的踪迹,或许是巧姐一生命运的写照。

No.12 可卿 - 夹竹桃

签:(无)夹竹桃

题:(无)

诗:情天情海幻情身

关键词:风流、多情、妩媚、诱惑、极富女人味

Epic Woman by Amouage

前调:香芹籽,肉桂,粉色夹竹桃

中调:玫瑰,老鹤草,茉莉,茶

基调:琥珀,香草,焚香,鸢尾根,广藿香,沈香木,麝香,檀木,愈创木,乳香

价格:1.7 Oz $275

从幼年第一次读《红楼梦》起,秦可卿的卧室就一直占据着我的想象:刚进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只觉得眼餳骨软;壁上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与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涟珠帐;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每读一次,我都由衷地感叹一回:无论是品味,还是身世,这个秦可卿实在是太不凡了。

其实,书中对秦可卿的定位非常微妙:她看似养生堂保养的低贱弃婴,却极得富贵势利的贾府上下人的欢心(或是尊重,甚至是迁就);她的判词与曲子分明句句与“淫”有关(在古代这可是万恶之首),整个人却完全不让人觉得下流、恶心,反而有种奇妙的感觉——好像无论她做了什么都值得被原谅;她与贾珍(甚至还有别人)的暧昧连下人都知晓,却丝毫无损她的纯净,甚至曹公安排她来做宝玉的性启蒙第一人;她并未显露出任何治家之才,从头到尾不是在闲就是在生病,可死前给凤姐的托梦却字字珠玑、高屋建瓴的视角令人悚然。这个女人,太过神秘,太不一般。她给我一种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在《源氏物语》中最为金枝玉叶的女三宫身上,找到了共同之处——

其人并无高不可攀之相,却很驯顺可爱,无限温柔的色相中,含有高贵的娇艳之感。这正是与常人不同的美点。

如果要寻找一款与她相得益彰的香水,我个人倾向于寻找带有夹竹桃之香的香水。在我的记忆里,夹竹桃一种随处可见而又十分艳雅的花朵,出国之后也惊讶地发现,原来它的美亦是令外国人为之倾倒,以至于到处都能看到它。比起春日里红艳可爱的桃花,夹竹桃因着自身有毒这一特点,更显得诱惑而迷人。Epic Woman 绝对是一款令人回味无穷的香水,它的夹竹桃香味并不浓郁,最明显的反而是玫瑰与沈香,但它高贵之中透着性感、微辛之中含有妩媚的层层余韵,实在是与可卿格外地神似。

花签版 FIN

花签对应的版本结束了。接下来要放大招了:我心目中的十二钗之香。

毫无疑问地,这个版本将是相当的主观,纯粹是根据我自己眼中的十二位美人来选择的。因此,有的和花签版一样,有的则会差异较大。这些都将是凭借我的亲身感受与经历来选择。如有不能认同之处,还请多多包涵——你我眼中的金陵十二钗,很可能是大不相同的。

二、个人版

No.1 黛玉 Vs Water Wood

(左图黛玉[2])

黛玉的美,是淡雅、灵慧、纯洁、干净、充满诗情画意的。曹公对她的容貌描写并不多,真正令黛玉超凡脱俗的,是她的超逸的气质。就像荷马史诗中描写的人类历史上绝代美人海伦,毋庸赘述,随着文字的流淌,她便步步生莲地走来,一颦一笑,哪怕只是一声无迹可寻的叹息,都令人弥久难忘。

每一个在想象中注视着她的人,都惊叹于造物主竟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这就是黛玉。

我曾在这个答案里(有没有一种香水是空灵清雅的宋词的味道? - 香水推荐)推荐过一支香水,Tea Escape by Maison Martin Margiela,第一次试香的那个下午,它清苦优美的茶香,让我想起黛玉的潇湘馆的“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可惜,就在一周之前,我忽然晕香了。关于黛玉我不能容忍一丝一毫的不适与不完美,因此,弃了它。

依然 Water Wood,就在刚刚我还把它点在手腕上,轻轻一嗅,觉得能配得上黛玉的只有这个味道。水中植物潮湿而润泽的氤氲香气,隐隐传来白色莲花的芬芳,极淡,如同黛玉眉间拂不去的清愁——她是绛珠仙子,她是痴梦仙姑,她是诗的女神,长久以来只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也只有这支 Water Wood,才能诠释我对黛玉的感情,一如宝玉对黛玉的爱情: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No.2 宝钗 Vs La Chasse Aux Papillons

(左图宝钗[2])

La Chasse Aux Papillons by L'Artisan Parfumeur

成分:晚香玉,橙子花,茉莉,菩提花,白色花朵

价格:1.7 Oz $100

有多少人喜欢黛玉,就有多少人厌恶宝钗;反之亦然。

曹公妙笔,为我们塑造了两位性情气质审美乃至人生观截然不同的少女,却又令她们旗鼓相当,屡屡站在“对立”的位置上,明暗冲突交锋不断。我觉得格外有趣的一点,便是她们二人招人讨厌的原因:于黛玉,是在她过于鲜明的性格,过于感性的性情,以及随性的生活与出事方式——她是优点与缺点都太突出,因而招致某些人的不喜;于宝钗,却恰恰是在于她的完美——看似完美的举止、毫无瑕疵的为人、面面俱到的处事方式......一旦她略有逾矩,便是被讨厌她的人捉住了痛脚,把在别处找不到攻击的力度全部用在此处,却没有想过——她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她也有过自己想要生活的权利,并且,尽管为人所不快,她在追求自己爱情与婚姻这一点上,是享有与黛玉同样的自由和权利的。

为宝钗挑选香水,我认为有一点至关重要:把握她端庄温柔之下,隐藏着的距离感

纵观全书,十二钗中最让我有距离感、觉得无论如何都很难触及她内心的,恰恰是宝钗。譬如妙玉,她再不合时宜、桀骜孤僻,也有与黛玉、湘云论诗交心的片刻;譬如人人皆谓孤高自许、目下无尘的黛玉,其实很好相处,连香菱学诗她都能毫不藏私地帮助她;譬如幽闭深宫、高贵无极的元春,在面对亲人和爱弟的片刻,也有真情流露的时候;譬如神秘的可卿,人人都说她好,却也能见她与阿凤倾心相谈的时机。宝钗呢?我找不到;或许也是有的,然而太短暂,如吉光片羽的一瞬间,她又是那个完美无缺的宝姐姐。她爱什么,恨什么,讨厌什么,喜欢什么,你不会知道。

有一个瞬间,宝钗似是为所有人敞开了心扉——她在花园里自由自在地奔跑、扑蝶,和世间任何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一样,那场景是如此地快乐、美好,我们仿佛能够透过书页,看到宝姐姐发自内心地愉悦欢笑——然而,仅仅是瞬间的美丽,这个笑得烂漫的姑娘迅速切换到完美模式:端庄的微笑,不紧不慢地步子,俨然如真的一句谎话:

“颦儿,看你往哪儿藏?”

小红惊呆了,我亦是惊呆了。她若无其事地离开,笑得那么得体大方,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却清楚地感觉到,我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很久之后,看到各位国画名手和大家的红楼梦画作,关于宝钗,他们无一例外地爱选“宝钗扑蝶”的主题,我却每每看到有如骨鲠在喉。对比过于强烈,我实在,接受无能。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宝钗?她完美无瑕的面具之下,究竟藏着怎样的内心世界?在她绿萝环绕、不见花朵的蘅芜苑里,在她酷似雪洞、素净空白的青纱帐里,在她看似从容随和、无欲无求的心里,究竟是一片鸟语花香的花园,还是一片衰退凄清的荒原?我不知道,宝钗似乎,也并不在意我们是否知道。

这个美丽得惊人也聪慧得惊人的大家闺秀,以她最随和亲民、毫无防备的方式,与我们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高墙。她的世界,我们进不去,她也不愿被打扰。

起初,我是被阿蒂仙的冥府之路种了草,一怒之下入了七八支试管;结果惨不忍睹。晕的晕香,弃的弃捐,独独留下了这支 La Chasse Aux Papillons,追逐蝴蝶。

名字叫追逐蝴蝶,我却从头到尾几度都没有闻出蝴蝶在哪儿,那种期望中兴高采烈的感觉亦是没有。然而,我得到了非常意外的违和感。就像置身在一片繁花似锦的富贵乡里,阳光很好,一切美得像虚妄,暖洋洋的花香层出不穷,我却像走进了某幅画里,寻找不到方向。那种温柔美丽中透出的隐隐疏离,以及怅惘,正如我始终不懂宝钗一样。

又或者说,她并不需要被懂得。

No.3 元春 Vs Orange Blossom

(左图元春[2])

Orange Blossom by Jo Malone

前调:香橼,绿色元素,克莱门氏小橘

中调:非洲橙子花,荷花

基调:紫丁香

价格:3.4 Oz $125

元春贵为皇妃,天家富贵的形象深入人心,因此无论是小说中气势惊人的排场,还是电视剧中珠翠满头着黄袍的富丽形象,我们都觉得元春就应该是这样的。也基于此,想来大多数人会认为给元春推荐香水,务必要以高档华贵为妙,选材也好、工艺也罢,不是一等一的世间极品,根本就配不上。然而,对此我持截然相反的态度:元春内心里是个喜爱简朴、厌恶繁华的人,因此,适合她的香水反而应是清淡简约的风格。

在第十五回中,明确地说道「贵妃崇节尚俭,天性恶繁悦朴」;第十八回省亲时,看到修缮一新的贾府,她的第一反应竟是「默默嘆息奢华过费」;游览大观园时,也是殷殷叮嘱「以后不可太奢,此皆过分之极」。后来命众人题诗,她最爱的一首《杏帘在望》(黛玉帮宝玉作的那首):

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樑。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飢馁,何须耕织忙!

这首诗的意境与陶渊明的田园诗何其相似,通篇下来哪里有半点富贵气象?分明都是自然淳朴的田家风光。看一个人的喜好与性情,从这些细节便可一窥端倪——元春即便贵为天家妾侍,本质上其实是个向往朴素与自然的人。

因此向元春推荐香水,我的首选是 Jo Malone 的橙花:非常清淡、简单、纯真、充满自然之美的一支香水,有如五月华实并茂的橘花,微风送来缕缕清香。更妙的是,这支香水的前调含有香橼——大家还记得薄命司中元春的那副画吗——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櫞。香橼气味微微酸涩,然而非常清新,惹人喜爱。

所以,无论是从香气本身,还是成分中的巧合,我都认为橙花是最适合元春的。

No.4 迎春 Vs Lazy Sunday Morning

(左图迎春[2])

Lazy Sunday Morning by Maison Martin Margiela

成分:白麝香,鸢尾,木质元素,梨,玫瑰

价格:3.4 Oz $125

金陵十二钗中,迎春一直都是存在感极弱的一个(她甚至还不比李纨强),连罗寒蕾在创作这副《金陵十二钗》时,也只是给了她一个怯怯的侧影,整个身子都隐匿在气质不凡的探春背后。

迎春是那么可爱,那么柔弱,让人不禁心生怜惜。她总是沈默不语,偶尔怯生生地一露面,却让每个见过她的人都过目难忘——难忘她凝脂般透明的肌肤,难忘她新荔般姣好的香腮,难忘她弧度优美的下颌与脖颈,最难忘的,还是她与生俱来的温柔气息,淡淡地微笑,像三月春风拂面。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迎春或许是那些玉树临风又酷爱诗书的才子们心中的红袖佳人。她温柔,驯顺,静默,要么默默地陪在你身边,为你添香加衣,要么静静地坐在你对面,与你对弈一局——别忘了,迎春最擅长的就是下棋,或许妙玉都不是她的对手。

观棋不语真君子,两人就这么一黑一白,不知不觉间天色将曙。你望着她,而她凝望着棋局,纤长莹白的指尖几乎要与雪白的云子融为一体,美得不可思议。像是觉察到你的目光,她抬起头来盈盈一笑,片刻间却又红了脸,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就是这样在沈默不语的爱意,如同袅袅檀香,在两人之间逡巡不去。

我在丝芙兰邂逅到这支 Lazy Sunday Morning 之后,一直恋恋不忘,几乎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攒够了钱,要下单的那一刻,却总是收回了手——我知道它有多美好,美得就像每个可以赖床的慵懒早晨,或是每一个让你梦中微笑的好梦——但是我不敢拥有。我知道我的气质配不上它;而现在我知道了:原来只有迎春这样美丽、纯净、温柔如水的菇凉,才是它最好的归属。

香水中的白麝香也好,玫瑰与梨也罢,我通通都没能分辨出来。它们胜在圆融综合而无法分离的,浑然一体的感觉。想起迎春驯顺静默的温柔剪影,第一时间想要给她的,亦只有一支 Lazy Sunday Morning.

No.5 探春 Vs Versense

(左图探春[2])

Versense by Versace

前调:佛手柑,无花果,青橘,柑橘香,梨

中调:百合,茉莉,豆蔻,水仙

基调:檀木,弗吉尼亚州雪松,橄榄树,麝香

价格:3.4 Oz $89

金陵十二钗正册之中,有三位堪称巾帼英雄,妩媚中带有一缕属于男子汉的刚硬气:自幼充男儿养大的阿凤、刚毅果敢有决断的探春、以及爽朗豪迈有侠气的湘云。今天在时尚界流行的中性美,其实在曹公笔下裙钗翩跹的女儿堆里,已经有了崭露头角的英姿飒爽。

贾府四春之中,探春的性情与品位是最对我胃口的(大言不惭~你是谁啊( ̄ェ ̄;))。想想她阔朗大气的秋爽斋,花梨石案上层层有致的笔林碑帖、名墨宝砚,墙上颜真卿博厚雄浑的墨笔,米芾云淡雾绕的山水,端得是一副大书法家的做派,让人观之便不由从心头赞一声“好!”。然而她的卧房装饰又是那么细腻、精巧:葱绿色双面绣的纱帐,上面各色花卉与草虫栩栩如生,充满闺中女儿的情调。汝窑花囊中水晶球一般的白菊,官窑大盘中盛着新鲜的佛手,秋风过时带来满屋的清鲜爽朗——遥想探春的闺房,仿佛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我更爱她的才气与傲骨。秋爽斋偶结海棠社的那一回,她于花签之上挥毫:「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鬚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读罢方知闺阁之中,亦有豪情与雅趣兼备之人。

或许有朋友要质疑:既然我眼中的探春这么美好,既有男儿之豪气,又有女儿之高雅,为什么偏偏给她选了一支商业香水,而并非像前面几位一样的、昂贵而讲究的沙龙香?——很遗憾,我挑选香水,从来不以出生沙龙与否以及价格作为判断的标准;我的标准只有一个:它让我觉得愉悦、感动,让我有想要拥有的冲动(在这一点上,枕枕同学 @ChubbyPillow 的一篇专栏文章道出了我的心声:愿朋友们在香水之路上,不忘初心 - Pillow's Perfume House 枕枕的香水屋 - 知乎专栏)。

基于此,会选择范思哲的地中海来与探春相配,纯粹是出于我对探春的喜爱, 以及对地中海的酷爱——我人生中的第一支香水,BF 送给我的第一支香水,我用了已经 8 年的香水(并且还会继续用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点)——它的前味非常清新,有种清晨海风迎面扑来的蓬勃朝气,凉爽,湿润,来势汹汹,带一点海的咸腥;中味最为迷人,像与一个傲慢的女人错身,挑衅的目光,秀发黑得像乌鸦翅膀,又长又亮,那种野性之美令人神往;后味则弥漫了长久的时光,余韵袅袅,可以是烂漫,也可以是忧伤。它令人惊异到难忘的清新感,与探春秋爽斋的文字不谋而合,迄今为止我甚至没有发现还有哪一款香水在这一点上,能够与地中海相提并论。

最后的最后,亦是我最不忍触及的,是探春最终远嫁他乡的命运:清明,一艘豪华的大船载着凤冠霞帔的探春,她与伫立在岸边的亲人涕泣相望,遥遥招手,那些她爱着的、将要牵挂一生的人们,渐渐变成一个个小黑点,渐渐地再也看不见。东风鼓胀起船帆,向遥远的海上之国飘去。

千里江陵,万里河山,昔日大观园梧桐芭蕉树下言笑晏晏的美丽女子,将要移栽他国、成为异域之花。瑶池仙品,这株红杏能否倚日边之云而开、在异国他乡结出累累硕果?即便是终身不能回乡,起码还有一丝关于她幸福的希望。

船渐行渐远,风中隐隐传来大海的咸腥,那是海天相接独有的味道。又或许,远去的探春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随着亘古起伏的波涛沈入大海深处,而她做了海皇的新娘。那些豆蔻年华的美好回忆与深沈思念,终在雪白的泡沫中散去,化为了鲛人的绝唱。

No. 6 惜春 Vs Hasu-No-Hana

(左图惜春[2])

Hasu-No-Hana by Grossmith

前调: 佛手柑,苦橙

中调: 鸢尾,茉莉,依兰,橡树苔,玫瑰酊剂,荷花

基调: 香根草,檀木,广藿香,弗吉尼亚州雪松,零陵香豆

价格:1.7 Oz $325

又到了我们“仙女托生”般擅长丹青、性情孤拐的小妹妹惜春了。这个女孩年纪虽然在姊妹中是极小的(黛玉进府的时候本身就小,看惜春却是“身量未足、年龄尚小”),人却聪明得不行。她话不多,更多的时候是一个观察者,用一双慧眼冷静缜密地审视着身边的世界。至于性情,或许她就是属于那种天生有佛缘的人吧。

特别羡慕惜春善于绘画这一长处。每每想起冬雪纷飞的时节,有这么一个仙女似的小姑娘躲在自己暖香坞里,在敞亮温暖的画室铺开一张宣纸,执笔凝神片刻,挥毫而就,下笔如游龙。她的才思与情致,无一付诸言语,却尽数化为栩栩如生的图画。

这支 Hasu-No-Hana,我在莲花香水的问题下也推荐过它——真是一支多么清苦、晦涩、孤僻、罕见的香!!试管我还保留着,没有用完,因为实在不知道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心情,才能驾驭得了这么孤拐桀骜如惜春般的香水。但它真是很赞,与众不同,特立独行,性格冷硬分明,一种层次感分明、尖锐、辛辣、远离红尘喧嚣而直刺人心的独特味道。

No. 7 妙玉 Vs Oumma

(左图妙玉[2])

Oumma by Stéphane Humbert Lucas 777

前调: 茉莉,玫瑰

中调: 秘鲁香脂,妥鲁香脂

基调: 雪松,沈香木 和 莎草油

价格:1.7 Oz $485

妙玉无论是身世还是做派,都堪称金陵十二钗中的一朵奇葩——曹公有借邢岫烟之口称她「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听起来格外刺耳,然而细细一品,又觉得别有一番滋味:妙玉人虽出家,心却与一般闺秀无异,甚至在四时情趣生活细致方面比别人更甚(单单看她烹茶那一回,连簪缨世族、白玉为堂的贾府都比不上)。

既有眼界,又有资本,妙玉会养成冷傲孤僻不合时宜的性子,我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她这个人比黛玉还要可远观不可亵玩(黛玉是令人不忍,妙玉则是让人不敢),冷冷的一瞥,目光像数九寒天檐下挂着冻透了的冰棱子那么锋利,直刺进你的心里。然而这也正是妙玉最动人的地方。

如果用一个现在用得烂大街却很形象的词来概括妙玉的风姿,那大约就是传说中的禁欲系吧。

昨晚刚到的一堆试管。当我揪开这支 Oumma 并放到鼻尖轻轻一嗅时,整个脑子当场当机了——和黛玉的那支 Water Wood 完全一样的感受!冷冽冰凉又直率的开场,从大地上缓缓升起的迷雾与水珠,逐渐透出一种精致、娴雅、柔美的上等沈香的味道。我不知道调香师究竟用了什么魔法,把寻常闻惯了的沈香和香脂等能够杂糅出如此优美的香气,简直就像误入了天上的蓬莱仙境。

这是独独配得上妙玉的香水,这是绝对适合秋冬的凛冽香水,这是又一支我所不能割舍的香水。瓶身的设计也是与妙玉如出一辙,冷艳得可以:遍体闪亮的银色,不食人间烟火的傲气。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工作努力攒钱,然后把它尽快纳入怀里。

No. 8 阿凤 Vs Ashoka

(左图阿凤[2])

Ashoka by Neela Vermeire Creations

成分: 无花果叶,皮革,白色荷花,粉色荷花,含羞草,无花果树,桂花,玫瑰,水葫芦,香根草,苏合香,焚香,檀木,没药,零陵香豆,香树膏冷杉

价格:2 Oz $235

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无论是小说还是影视作品,最容易喜欢上的,反而是反派角色。

这不是因为我们内心阴暗或者变态,而是这些反派人物通常具有一些特别地地方:譬如性格鲜明、敢爱敢恨;譬如敢于面对自己的黑暗面,亦正亦邪,遵从本心,毫不压抑;譬如执着坚忍,刚毅果决,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想要的就一定回去争取;譬如当得起成功,禁得起失败,拿得起放得下,亦有至死不悔的骄傲与勇敢.....这样看来,他们比起圣母化或超人化的正派角色,反而多了一些人的生动与活泼,显得格外可爱。

阿凤在我心里就是这样。说来这个女人坏事也干了不少,又势利,又贪财,脾气火爆不体谅人,媚上欺下她比谁都做得来;然而我就是对她恨不起来——这女人做什么都显得那么理所应当。她从不自欺欺人,并且,原则性极强。若说她有才无德,我觉得过了,起码阿凤对大观园的女儿们(尤其是黛玉)是很维护的。犹记得芦雪庵赏雪联诗之后,见邢岫烟没有御寒的大毛衣服,阿凤让人把自己的一件半旧大红羽纱的斗篷送给她——从邢岫烟身上又捞不到半点油水——这一处看得人心中一软。原来阿凤也不是绝对的坏人。只要不触犯她的底线,不侵犯她的利益,她也不过是个性子泼辣些的寻常女人。

以前和枕枕聊起过 Ashoka,这支香水得名于印度历史上有名的阿育王。这位孔雀王朝的第三任君王,前期好战嗜杀,简直就是一代修罗;而后期皈依了佛教,却变得格外的仁慈起来。我是在 Luckyscent 上买的 Ashoka 的小样,第一次就觉得:天啊真的好赞!浓郁的甜香,带点莲花的香气,然而甜而不腻,非常霸气,留香时间也长得惊人。我在每次用它的时候,都很容易地想起《红楼梦》里那个张扬又霸道的阿凤,总觉得她脂光粉艳的笑颜下一秒就会出现在在银铃般的笑声之后,那么地动人和美艳。

—TBC—

Reference

[1] 中国传统色彩:中国传统色彩颜色表(Chinese traditional colors ) 一览好文 ylbook.com

[2] 工笔画·罗寒蕾《金陵十二钗》: 工笔画·罗寒蕾《金陵十二钗》本文中引用该系列图片的右下角均带有水印:水墨国风 http://cnart.diandian.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为什么人类不能把学会的知识直接遗传给下一代?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