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自从学了法律,我对你们的一些看法,甚至有些讨厌

图片:Samuel Zeller / CC0

为什么懂法律的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和大多数人不同,甚至有些讨厌?

jessiexu,律师

我相信一句话“一切误解都源自于无知。”

分歧的根源是信息不对称

人们对于一个问题的看法主要取决于其所了解的背景知识和信息,以及自己从小到大获取的知识和信息所形成的基本认知或者说三观。那么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对于同一个问题当然就是会有不同的观点。其实人们存在的很多分歧都源自于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很多争论是没有意义的,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双方的信息如果不对称,永远是自说自话,双方都是对牛弹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那么有争议的双方都会很生气,并像你说的“讨厌”对方,这适用于所有的领域,不局限于法律。

法律领域的信息壁垒相对较高

为什么题主觉得法律领域比较突出呢,我觉得主要原因是法律领域的信息壁垒较比普通的大众常识要高一些。(但是信息壁垒还没有高到大众完全不可及,他们还总觉得自己能驾驭,这就好比很少看到普通大众聊高等数学,聊理论物理这类信息壁垒高到他触及不到的领域,但是但凡他们能触及一点的都是重灾区,比如医学,法学。)特别是很多法律的理论,法律的思维方式,这东西很难通过碎片化的普法获得,而一旦系统的学习并获得后还很难摆脱。

什么意思,对于普通非从事法律专业的人来说他只是通过社会的普法有一些朴素的法感情,很难很深入的理解一些法律的理念,比如最常见的无罪推定(比如:知乎用户:为什么律师会帮罪大恶极的人辩护?律师会有负罪感吗?知乎用户:律师为什么要替犯罪嫌疑人做减刑或者无罪辩护?),刑法的谦抑性(伯张的姥爷:强奸为什么不都处以死刑?匿名用户:人贩子为什么不能一律判死刑?谢谢侬:为什么不能对罪大恶极的人设置特殊刑法,如极刑?)。再比如民法的契约精神(圆律师:卖房子签了合同,还没过户,房价大涨,卖方可以违约不交房么?才岩:昨天被百 he 网忽悠买了会员签了合同,今天想反悔,打官司有胜算吗?西木:房屋买卖合同签了,买方可以反悔么?)。例子太多了,就随便列几个。

同理,你让一个已经受过多年科班训练的人忘记这些法学理念也是很难的,很多观念已经成为了他们下意识的动作。这个就类似于医生在看到病人的时候跟普通人看到病人时的反应会不同。他看到的都是数据,病征。而普通人更多的是看到病人的表情和感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双方的认知并不是对错的问题,只是信息不对称,一个科班出身天天受这些理论熏陶的人对这个理论的理解和认识和从没听说过这个人肯定是有区别的。

普通人可能会觉得医生为什么这么冷血,我已经很疼了,他还不紧不慢还让我等。同理,很多非专业人士会觉得律师不近人情,比如,为什么替罪大恶极的人辩护,比如人贩子都判死刑有什么不对,懂法律的人怎么还替他们说话。再比如,我签字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现在想清楚了又后悔了,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懂法律的人不讲道理还觉得是我活该,还对我冷嘲热讽的。

有人说,你们不就是学两天法律吗,我自己在家也看了好几本法律的书,我在网上也看了法律的规定,我在电视上还看了好多法制节目呢。那么这和从事法律工作的人是存在很大区别的,学法律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关于法律是个系统工程这个问题有时候都很难跟非专业人士讲明白。所以我也不想赘述。

双方在激动的时候都会忽略信息不对称

很多争论都源自于双方认识不到信息不对称的存在,会将这种信息不对称转变成主观的对对方的评价,“比如他怎么那样想,一定是骨子里坏。”“他为什么连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一定是钻钱眼里了”,“他怎么这么固执,没有逻辑,怎么讲也讲不通”,“他为什么这么生气,我不就是问了个问题吗”……诸如此类,矛盾就产生了,有的甚至还会发生正面争吵。

其实绝大多数时候,非专业人士对法律问题的观点出问题是其只知其一不只其二会导致错误的结论。而且很多人不但是只知其一不只其二,连他知道的其一也是被自己误解之后的。但即便是掌握了错误的信息,往往人们还倾向于认为自己的理解是对的,所以就会出现很多人赤手空拳的与专业人士一决高下,对自己的观点深信不疑。有些问题其实没必要讨论,比如法律规定到底是什么意思,很多人按照自己的想法解读之后觉得别人不听自己的就是别人故意跟自己作对。他不知道法律的解释权不在你自己啊。这是误解产生的愿意之一,非专业人士的盲目自信。我遇到过一个当事人,自己在家学了三大本,然后来律所,让所里给安排理论能力强的律师,要跟律师探讨一下理论问题,连续换了好几个律师咨询都不满意。

误解产生的原因之二,是很多专业人士在给非专业人士讲法律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忘掉对方与自己的信息不对称,所以怎么讲都是鸡同鸭讲。对方会觉得你说的是谬论,因为他其实并没有听懂,你说的专业术语早在他那被自己已有的认知给做了误读。我记得我曾经在马东他们的“好好说话”这个产品里听到一期说到这个问题,就是我们要想说服对方,首先要搞清楚你说的话真的被对方 get 到了,听见了你说话,不代表听懂了。你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用对方能听懂的方式跟他讲,要先能清楚的掌握说话对象的背景和认知水平。我见到过很多律师在与当事人打交道的时候出问题,一个电话打上半小时,一小时还没说清楚,然后还被当事人气的半死。其实你接受了他对于法律问题的认知水平跟你不在一个层面,就会很坦然的接受这个问题了。

在发现信息不对称后坚持错误观点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上面我讲了矛盾产生的根源,那么很多时候矛盾被激化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矛盾产生之后,双方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非专业人士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专业领域发表观点多半是错的,专业人士不愿意承认自己所讲的观点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缺乏必要的背景知识很难理解。那么双方会因为愤怒将这种分歧上升到对人品,教育水平,三观等方面的评价。

比如本题的题主,认为懂法的人的观点有些讨厌。显然已经是因为有分歧,而对这种分歧有某种程度的愤怒。不愿意去想对方的观点和自己不一致,到底是谁的对,谁的错。而单纯的认为跟大多数人观点不一致的人就讨厌。其实这个问题题主自己或多或少也可以想明白,到底是法律专业人士对法律问题的观点从法律上更专业,还是所谓的大多数的大众更专业。这是对专业层面的考虑,那么对于所谓的事件的主观评价层面,为什么双方的认知也会存在很大分歧呢,就是我上面说的,这是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是长期训练形成的,认知一样才奇怪了。

所以出现分歧,就要分析双方认知是不是在一个层面,如果在,还可以切磋一下,交流交流,找到同类,获得认同。如果不在一个层面,没必要生气,也没有切磋和交流的必要。因为双方都不能保持一个,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另外一个群体对这件事情的观点的想法的话,没有交流的基础,只能是浪费彼此时间。

专业人士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是在专业层面,如果想获得普通大众的对于一件事的观点,建议把问题拿到大家茶余饭后的场景下进行交流。或者同学群,同事群,邻居群等跟自己认知在一个层面的群体里。会更大概率的获得认同。这就好比我们律师从来不把一个法律上的理论问题发到家人群,而是偶尔会跟同行交流是一样的。

承认自己的无知,会减少绝大多数的意见分歧。包括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对于非专业人士不要与专业人士死磕专业,他的认知来自于多年法学理论和时间的熏(毒)陶(害),对于专业人士不要跟有过独特人生经历的当事人死磕法律理念,他的认知来自于自己个案中获得的认知。

不要将意见分歧上升为人品是讨论问题最基本的道德。

知乎用户

我把“一些问题”界定为“和法律有关的问题”,比如媒体报道的诉讼案件等法律事件。法律人在考虑这类问题时,固有的思维是: 首先以现有法律规范作为判断依据;而普通大众依据是日常的道德标准和通行的价值观,外加零星的法律常识。从理论上讲,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依法律规范思考和依道德标准思考,大致不会有冲突的,但现实是,对同一事件两类人的看法大相径庭,在我看来,原因有:

1、对一些法律规范体现的制度安排,法律人由于经过专业学习,深刻理解其中包含的人性关怀,自然是支持的态度,但非专业人士感觉有些制度似乎和朴素的道德观冲突,比较反感。

试举二例:

A 某男强暴另一男子,受侵犯者事后报警,公安局以“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不立案

B 去年的章颖莹案,已经锁定并控制唯一重大嫌疑人了,可他死活不开口,以致受害者尸骨都不知何处,可警方坚持“尊重沉默权”,压根不考虑家属的心情

这两个例子,警方给普通人的感觉都是很不负责任,放纵作恶者,完全不符合大众对他们“惩恶扬善”的期待;但在法律人眼里,警方就是在不折不扣贯彻法律原则和精神。这两个例子体现的是刑法的“罪刑法定”和刑事诉讼法“无罪推定”原则。这两个原则是人类社会经过长期实践做出的制度选择,在限制司法权力的滥用和保护公民的权利方面有着巨大的进步作用。当然,这些制度也有弊端,比如上述两个例子,但能写进法律的制度必定是利大于弊,立法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这样的选择。没有经过专业学习,对法制史、司法制度运作不了解的普通大众,很难理解这一点,只着眼于个体正义,以朴素的道德观判断是非,自然会对法律人的态度反感。

2、法律人明白法律追求的价值是公平正义,但除此之外,秩序、效率、人道主义、自由等价值同样也为法律所考虑,而普通大众局限于法律就是要实现公平正义,甚至要不惜一切代价。

试举二例

A 某女长期受丈夫严重家暴,打成残疾,最终忍无可忍,趁丈夫熟睡将其砍死。群众对该女表示深切同情,但司法机关坚持对该女子以故意杀人罪追诉,定罪处刑。

B 老实人某甲借出 4 万元给表兄做生意,约好一年后还,到期后表兄装聋作哑,老实人不好意思催,又过了两年,老实人急需用钱,催债无果,起诉到法院。法官告知,已过诉讼时效,钱要不回来啦。

C 少年甲在十四周岁生日当天杀了人,警方认定不承担刑事责任;少年乙在十四周岁生日第二天拦路抢劫,结果被判坐牢。

以上三例,很多人感觉法律有时不讲道理,不讲情理,简直无可理喻。在法律人眼里,第一个例子体现的是法律对秩序的强调:坏人应该受惩罚,但必须由国家出面用法律方式,以暴制暴,即便你道德上有理,你还是破坏了秩序必须受罚。第二个例子是效率问题,国家的司法资源有限,有些陈年芝麻烂谷子的案子,费时费力还未必审得清,过了时间界限就不了了之啦,免得耽误新案子,造成另一种不公。第三个是以一刀切的方式界定刑事责任年龄,可能造成事实上的不合理,可是如果没有界限,任由法官自由裁量所谓辨认控制能力,反而带来无止境的争议与司法权的滥用,从整体看,一刀切也许效率更高更公平。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洗衣机的内筒看起来闪闪发亮,其实脏得很可怕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