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为什么一定要亲手杀死宋青书?

《倚天屠龙记》

江牡丹,哈哈哈哈 终于有人在知乎上被我说到把我拉黑啦

因为张三丰曾经目睹过自己最欣赏的徒弟,武当七侠中唯一懂他,也是最有可能继承他衣钵的武当五侠铁画银钩张翠山,带着他的妻子殷素素,在他百岁寿辰的时候自尽而亡了。

宋青书不死,死的就是宋远桥。

在当时的情况下,不论是谁出面求情,就算能够保下宋青书的一命,宋远桥也一定会自尽给师弟和师父谢罪。

按照宋大侠一贯光明磊落的大侠作风,其实更有可能的是,宋远桥在宋青书清醒之后,根本不会给其他人说情的机会,他就会在三清牌位和师父、和众师兄弟面前,把宋青书一剑刺死,然后再挥剑自刎谢罪。

张三丰已经料到了宋远桥一定会这么做,而且他也猜到在宋大侠杀死孽子,准备自尽的之后,就算自己出手,把他拦下来,宋远桥这辈子也会活在亲手杀了至亲骨肉的悲恸之中。

遥想张三丰百年寿宴之前,武当七侠是何等的风光。

论武功,前五侠的武功都比一些中小门派的掌门还高,大侠宋远桥已经快要接近白眉鹰王殷天正的级数,二侠俞莲舟的武功甚至还在师兄之上,最受师傅喜爱的五侠张翠山更是天资卓绝,隐隐有超越大师兄二师兄的趋势。

论江湖威望,在武当七侠的赫赫侠名之下,就连武林的泰山北斗少林寺都要逊色不少,可是自从百年寿宴一过,武当的情势就开始急转直下,先是三侠俞岱岩造人暗算,被大力金刚手打到全身瘫痪,然后在寿宴上,为了保护义兄谢逊,五侠张翠山夫妇自刎而死。没过多久,六侠殷梨亭又被杨逍横刀夺爱,从此被情所伤,开始意志消沉。

好不容易爱徒之子张无忌学得神功归来,帮助武当挡住了赵敏的围剿,老人家见到早年失散的爱孙之后,还没开心上几天,小徒弟又莫声谷又被宋青书给害死了。

武当七侠,到了《倚天》结尾,真正还有心学武,有能力继承张三丰衣钵的,就只剩下二侠俞连舟和四侠张松溪两个人了。

年过百岁之后,又经历了如此多生离死别的张三丰,实在是不忍心再让自己的徒弟受到任何伤害了,与其让大徒弟背上杀子的罪名,一世沉沦下去,倒不如做师父的狠狠心,替徒儿把这手刃至亲的罪名扛下来吧。

真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狐汗衫,商业分析师——知乎从不缺雄辩者,我只说道理,不服不辩

金庸小说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读起来鬼气森森,令人脊背发凉的地方也确实不少,《倚》这段情节,我们先上一段原文:


宋远桥喝道:“忤逆不孝的畜生在哪里?”瞥眼见宋青书躺在软床之中,头上绑满了白布,连眼睛也遮没了,长剑挺出,剑尖指向他身上,但手一软,竟是刺不下去。霎时之间,想起父子之情,同门之义,不由得百感交集,回过剑来,疾往自己小腹上刺去。张无忌急忙伸手,夺下了他手中长剑,劝道:“大师伯,万万不可。此事如何处理,该请太师父示。 ”张三丰叹道:“我武当门下出此不肖子弟,远桥,那也不是你一人的不幸,这等逆子,有不如无!”右手挥出,啪的一声响,击在宋青书胸口。宋青书脏腑震裂,立时气绝。宋远桥跪下哭道:“师父,弟子疏于管教,累得七弟命丧畜生之手。弟子如何对得起你老人家和七弟?”张三丰伸手扶他起来,说道:“此事你确有罪愆,本派掌门弟子之位,今日起由莲舟接任。你专心精研太极拳法,掌门的俗务,不必再管了。” 宋远桥拜谢奉命。俞莲舟推辞不就,但张三丰坚不许辞,只得拜领。众人见张三丰毙宋青书,革宋远桥,门规严峻,心下无不凛然。——金庸《倚天屠龙记》

在古代,长子长孙往往被视为继承家业不二人选。张三丰这样做,不仅看似突兀,而且很不自然。

以晚年张三丰的性格和为人,辣手杀死一个已经瘫痪、被张无忌施救延命的人。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是曾经的武当派首徒、下任掌门宋远桥之子。在武当第三代徒孙中,即便不是最受宠的,也该是承欢最久的小辈之一。

很多读者认为新修版中金庸删去了这段情节,事实上,这一情节被一直保留在公开发行版里。

也就是说,张三丰的这一举动,金庸本人从观念上是认可的。这就非常奇怪了。

宋青书之死是阴谋吗?先问几个问题:

1、张三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三丰年满百岁,是德高望重、虚怀若谷的武林泰斗。张真人的“真人”二字,不只是天师道士的统称。所谓“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百岁高龄的张三丰是一个至情至性,怀赤子之心的纯粹之人。这样的评价往大了说,在金书里,是扫地僧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2、宋青书该不该死?

按理,当然该,偷窥女寝尚且是生活作风问题。到了杀死师叔、背叛师门、屠戮同道。这已经不容于武林同道,按江湖规矩来看,宋青书百死莫赎。

按情,未必,宋青书泥足深陷,只因对周芷若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这样的人如游坦之,金庸在主观上是同情的,更何况像张三丰这样洞悉世事、通情达便的真人,原谅宽宥倒也顺理成章。

然而张三丰最终亲手杀死了宋青书,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对武当七侠而言,莫声谷是七侠中最小的一个,备受其他兄弟宠爱,当他被宋青书直接或间接杀死,哪怕俞莲舟顾及大哥宋远桥的感受,面对兄弟手足之痛,对宋青书出手,也唯有将其震碎头骨,决不留半分情面。

武当七侠中的俞岱岩,已经身体残疾。面对横刀自刎的宋远桥,张三丰下手前,彼时眼里、一定都是爱徒张翠山的影子。张五侠前车之鉴在彼,再让这样一个徒孙留在武当山,其他六侠心心念念,又是什么滋味?嫌隙日生、祸起萧墙,这样的隐患是谁都不愿看到的。

所以,张三丰杀死宋青书,正是要以师恩与自己的威严,去解这样一个死结。

为什么金庸要在张三丰处理宋青书前,先让俞莲舟震碎他的头骨?

我们都知道,

金庸书中,受尽折磨的是好人,是主角;有几个坏人会死两次,多遭次罪?

只有让宋青书处在无知无觉、苟活于世,了无趣味的境地,张三丰才会意识到:

徒孙已经形同走肉,即便恢复意识,叛师门弑师叔、求而不得的痛苦也会萦绕一生。

这时候,与其让他苟全性命,倒不如给他一个解脱,度亡者,也度活人。

张三丰这么做,

对宋青书而言,是了却残生、断除妄念,让其不必承受生者苟活之痛。

对宋远桥而言,是破除心魔、卸下重负,使其不为私情所羁,终成得道正果。

对其他四侠而言,是以千钧之力、斩断芥蒂。以免彼此一生耿耿、心怀忿懑,武当再生后患。

你们还年轻,前路方长,不该为仇恨所累。我老了,这样的事情,让师父来做吧。

至于其他门派看重的江湖规矩,我相信,对张三丰而言,其实反而没那么重要。

“有不如无”四字,不是金刚怒目、作狮子吼。而是显霹雳手段,动菩萨心肠。

这种心理,恰恰暗合了金庸另一本书《笑傲江湖》中,方生大师面对,杀死四位弟子的任盈盈时,说出的那句话:“四具臭皮囊,葬也罢,不葬也罢,离此尘世,一了百了”。

那四个人,同样是自己门下的徒孙小辈,同样来自出世的高门大派。金庸书中,佛道两家虽有区别,但出世入世的观念殊途同归。死者已矣,一切如梦幻泡影;生者为重,须放下嗔痴诸念。

私以为,这不是阴谋,而是隐藏至深的悲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