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学习不够「酷」,所以我选择……偷偷学习

图片:《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为什么有的人「偷偷学习,不愿让他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心态?

Manolo,我梦扁舟浮震泽

回答这类问题,最“暴力”的解法,就是直接到学校里去做实验:一千个个体有一千种特殊情况,整体却常常有统计规律可循。Bursztyn 等学者即将刊出的实验研究表明:和题主的观察一致,无论是成绩稍微靠后的中学还是成绩较好的中学,学生都不愿意让同学知道自己的学习意愿。然而,前一类中学中,这一现象的根源,很可能是大家不想被看成书呆子(smart to be cool);后一类中学中,出现这一现象的根源,很可能是大家不想被看成笨小孩(cool to be smart)

实验在加州的两类中学中进行。第一类学校,平均成绩居当地中游;第二类,平均成绩在当地的前三分之一。研究者将学生随机分成四组:每一位参与者,都可以选择是否接受一个抽彩的机会——以一定几率,获赠上图所示的高校入学考试复习礼包。其中,第一组的中奖概率是 25%学生的决定与后续的诊断测试成绩会向同学公开;第二组的中奖概率是 75%,决定和成绩也会向同学公开;第三组获赠的概率是 25%,但决定和成绩都会保密;第四组的概率是 75%,信息也会保密

四组的实验结果如上图所示。在“向同学公开”与“保密”之间,两类学校的表现惊人地一致:如果决定和测试成绩都完全保密,两类学校的绝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参加抽彩(第一类和第二类,数字分别是 79% 和 80%)。尽管两类学校的平均分差距颇大,在接受礼包方面,两校学生的学习热情并没有体现出明显的区别;如果决定和测试成绩都会向同学公开,两类学校中,接受抽彩机会的学生比例都会下降到只有一半(实际上,两类学校的准确数字都是 53%)!这印证了题主的观察。

这一实验最有趣的地方,在于两类学校间的进一步比较。先看图 1 中第一类学校的结果:首先,在保密条件下,获赠概率对学生的选择几乎没有影响。在公开条件下,中奖概率提高,学生选择抽彩的的比例相应提高;然而,在成绩相对较好的第二类中学,结果却并非如此:和第一类学校一致,在保密条件下,无论获赠概率是 25% 还是 75%,学生的选择几乎不会因此变化。在公开条件下,中奖概率提高,反而导致学生参加抽奖的比例降低!容易中奖的选项,在这里反而更不受欢迎。

怎么解释两类中学的差异呢?可能的回答如下:在第一类中学,学习是件不够“酷”的事情。接受抽彩前,要考虑之后不受同学欢迎的可能。然而,一旦学生决定接受,反正都是不受欢迎,中奖概率更高,选项自然显得更加划算。因此,中奖概率高,接受比例也会相应更高;在第二类学校,社交重心偏向学习好的学生。让同学知道自己不聪明,可不是什么风光的事。因此,作出乐意学习的姿态,但暗自选择难以中奖的选项,便成了不少参与者的最优选项。相反的结果,也就不难理解了。

以下证据印证了这一分析。首先,作者在两类学校做了调查,询问学生:“想要在校园里受欢迎,显得聪明重要吗?”。第一类中学,学生的回答倾向于“不重要”[1];第二类中学,学生的回答倾向于“重要”。其次,在第一类学校问:“如果一个学生因为学习努力而不受欢迎,最可能的原因是什么?”学生最频繁的回答是:“这个人不好玩,不适合做朋友”;在第二类学校问:“如果一个学生因为努力学习受欢迎,最可能的原因是什么?”最多见的答案是:“因为别的同学觉得他 / 她聪明”[2]。

另一佐证来自不同成绩水平学生的选择。如上图所示:在第二类中学,“不想中奖”的现象,在成绩居于后一半的学生中尤其明显;成绩靠前的学生中,概率高低对选择影响的显着性明显下降。也就是说,成绩有待提升的学生,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选择和诊断结果[3]。总之,从大规模实验的角度看:题主观察到的现象,在不同成绩水平的学校都存在。不过,两类校园里,学生推崇的因素不同,相应导致了学生的观念和行为差异[4]。造就同一现象的,更多是两类不同的心态[5]。

[1] 以 1 代表“很不重要”,5 代表“很重要”,第一类学校的回答平均值是 2.39,第二类是 2.9。两校学生回答的差异,在 1% 水平上显着。

[2] 问题原文及选项设置请见原文 23-24 页。值得注意的是: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还有相当部分学生选择了“其它”,并写下了社交相关的原因。

[3] 有趣的是,在第一类中学,将中彩概率从 25% 提升到 75%,成绩靠后的学生接受比例会因此提高 18%,靠前的学生则只会提高 8%。

[4] 原文有更加严谨的理论分析。此外,原文已经考虑并排除了“学生担忧隐私”“接受抽彩可能意味着家里穷”等解释。建议阅读原文。

[5] 当然,这不排斥对于个例的个别解释。毕竟,生活总是丰富多彩的。如果是个人遇到相应问题,仍应从个体层面出发解决。

参考文献:Bursztyn, L., Egorov, G., & Jensen, R. Cool to be smart or smart to be cool? Understanding peer pressure in education. Forthcoming, 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 这些 iPhone 能在中国卖吗? - 能! - 不能!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