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见过一些厉害的人,最牛的是这十几个,可以徒手做出人民币印版

图片:中国印钞造币 / 知乎

你见过最厉害的人是什么样的?

中国印钞造币,传说中神秘的人民币制造者,就是我们~

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徒手做出钞票的印版!他们是如此地低调,如果不是入职这家独一无二的企业,恐怕小印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

在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技术中心设计雕刻室就有这么一群人,正是他们将艺术家们精美的钞票设计手绘稿复刻在钢板上,从而使得大规模印刷成为可能。他们的职业叫做“手工钢凹版雕刻师”。由于职业特殊、技术复杂,该职业长期以来一直采用小范围的师徒制完成技艺传承。目前,我国只有十几个人在从事钞票钢凹版雕刻工作,说是国内最小众的职业之一并不夸张。

什么叫钢凹版雕刻?

当你拿将钞票拿在手中仔细观察,不难注意到纸币上的图案往往线条清晰、立体感强、层次分明、易于识别。这便是采用凹版印刷技术后,沾有油墨的印版与纸张接触、让油墨“站立”在纸上的结果。它的防伪与美学效果是如此突出,以至于 400 年前瑞典人第一次将其应用于当时西欧诞生不久的纸钞后很快便风靡开来,直至今日依旧是各国印钞的必选工艺。

至于凹印所用到的手工雕刻钢凹版,就是由雕刻师用多种型号的道具,在钢板上雕刻出深深浅浅、粗细不一、长短不同的点和线凹槽所组成图案。而用不同方式组合起来的点和线,其深浅、疏密的变化能很好地表现景物的空间、层次和立体效果,其弧度、角度等形态变化亦能很好表现出景物或光洁、或粗糙、或刚强、或柔美的质感。

这是一项集绘画艺术和雕刻技艺于一身的、难度非常大的技术。要刻出一块精致的钢凹版,雕刻师需要从零开始,在放大镜下,一个点、一条线地去做反向精细雕刻,有时一个点或线要刻十几次才能完成。雕刻凹版是一次绝对不可逆的过程,一点错误便前功尽弃。

“要真正学好手工钢凹版雕刻,需要先学十年绘画,再学十年钢板雕刻“。中国老一辈钢凹版雕刻大师赵亚芸曾如是说。该技术如此冷门、如此高难度,不仅他人难以仿造,就是雕刻师本人也难以雕刻出第二块一模一样的钢凹版出来。

这样一门技术是如何传入中国的?

100 多年前,大批印制精美、供给充足、币值稳定的西洋钞票伴随着侵门踏户的帝国主义列强开始进入中国,而沿用近 800 年之久的传统雕版印刷工艺所制作出来的本土钞票很快便在“货币战争”中居于下风。

面对币制不统一、外币入侵、白银外流的困境,清政府接受了革新派人士“统一圜法、挽回利权”的主张,效法西洋并发行属于自己的近代钞票。经过一番考察,最终选定效仿质地坚实、版纹细密、层次分明、印版耐印,且极具印刷表现力的美国流派钢凹版工艺。很快,以美国美京国立印刷局为蓝本,采用美式机器和美国教官的中国首座官方印钞厂——度支部印刷局(今北京印钞有限公司)便建立了起来,这也正是中国钢凹版雕刻技艺的缘起。

很快,在教员海趣、格兰特等人的指导下,以吴锦棠、阎锡麟、毕辰年、李浦为代表的本土钢凹版雕刻师成长了起来,后来成为了中国钞票钢凹版雕刻领域的开创者。

雕刻师的生活与工作状态是怎么样的?

经过代际传承,如今的中国钞票钢凹版雕刻师队伍已经进入到第四代。几十年间,为保证宁缺毋滥,再加上工作本身的巨大挑战,这个职业的从业规模一直稳定在十几个人的水平上。

既然从事的工作如此特别,那么从业者本身也自然是超脱于常人的存在。

“一拿起雕刻刀,我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第五套人民币毛泽东头像雕刻者——马荣便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

每天早晨 8 时,马荣会准时走进位于北京西南四环外的工作室,穿上工作服,拿出钢版,握起雕刻刀,开始一天的训练。这样的训练,在她 35 年的雕刻生涯中从未停歇过。

在安静且封闭的工作室内,摆放着一张张巨大的特制工作台。工作台被均匀的灯光映得通亮,一块光如镜面的钢版摆放正中,马荣身体前倾,左手持镜,右手舞刀。随着刀锋的微微跳跃,钢版上出现纤细密集的线条,逐渐延伸构成了一片银色的发梢、微笑的嘴角、和缓的鼻翼、温柔的双眸……一位老人肖像跃然而出。“

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工作状态下,一工作就是连续十几个小时的情况并不少见,在工作台前的雕刻师们,经常因为过于专注的工作,而不知黑夜早已悄然降临。

练习雕刻技艺,不仅要忍受长时间伏案的“艰辛劳作”,更需要忍耐“寂寞之苦”。

对于一名美术行业从业人员而言,缺乏个人作品商业变现的途径、技艺提升之路又异常艰辛,在当下繁荣而浮躁的社会,需要拥有超乎想象的工作定力与精神境界才能坚守这样的岗位。

上世纪 80 年代经济迅速发展起来,设计雕刻师也经历了一波”离职潮“,既有绘画、设计功底,又掌握雕刻、制版技艺的人受到欢迎,同行纷纷辞职、转行、下海。而此时在油画领域已经初露头角的马荣却选择了坚守下来。

“钞票上的人像雕刻代表着国家形象,还有比这更能体现我们职业价值的吗?”马荣对于个人职业生涯追求有着不同寻常的见解。“我们拥有的是国家技艺。在钞票艺术的传承与创新中使凹版雕刻发扬光大,这就是我追求的‘终身成就’。”

马荣的话道出了几代雕刻人的心声。也许在他们看来,物质与名誉上的短期收获非我所愿,然而将自己的技艺发挥到极致、让自己的作品走进了每一个国人的生活,才是更值得追求的人生价值。

在繁荣的当代社会,总有一些人在固执地坚守着内心的宁静,凭着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匠心,创新传统技艺,传承工匠精神。看来这些人不仅在技艺上非凡出群,他们的敬业精神恐怕也是屈指可数了吧?

(由于行业特殊原因,本文所用图片均经过一定处理,敬请谅解)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iOS 12 最亮眼的新功能「捷径」,我来讲讲它到底该怎么用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