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小事 · 严厉批评史女士

图片:陈大可 / 知乎

养育婴幼儿有哪些快乐的事情?

陈大可,反鸡汤,鉴渣男,花式调节婆媳关系,朋友圈谣言粉碎机

我们家养的不是婴儿,养的是一个预备役段子手。

史女士是我女儿,去年万圣节期间出生的,她比预产期晚了差不多两周。当时每天都有朋友关心的问“生了吗?”,后来一个做研发的朋友贴心的给了一个解释:新产品都这样,上线的时候总是各种延迟。

我生史女士的时候不太顺利,开了十指生了一个半小时没生下来被拉去紧急剖腹了,被史先生称为“双重爆破”,又叫“double Kill”。史女士出生的时候六斤八两,腰粗腿长,第二天就会笑,也算是给几乎被腰斩的我一点慰藉了。

坐月子的时候是爸爸妈妈照顾我,史女士每天睡觉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吃奶的时候像个小狼,晚上不睡像个猫头鹰,拉臭臭的时候像海参在喷射内脏,换尿布的时候两条腿乱蹬能踹死鹰。我私下以为是我怀着她的时候看了很多《动物世界》的缘故。在随后到来的双十一剁手节,我每天晚上 12 点一抢红包和特价的时候她就开始嚎啕大哭,结果是别人双十一期间每天拆邮包,我只有在家拆屎包和尿包的份。好消息是我很快就能从 120 中颜色的色卡中准确的分辨出“屎黄色”了。史女士也被我们全家尊称为“剖腹而生的 - 半夜啼哭大魔王 - 全家人的懒觉终结者 - 纸尿裤杀手”。

史女士吃吃睡睡脑细胞增速很快,很快就懂了用哭声求抱抱,求陪玩耍这一招了。我们给她取了一个艺名“史家豪”——使劲在家嚎哭的小朋友。每次她哭着耍赖,我们就问她“史家豪你要干什么呀?”史女士有时候会羞愤的停止哭泣不理我们,有时候会自暴自弃的哭更大声,这主要取决于她当天的心情。

爸爸上班以后是我和奶奶白天带史女士,有一次她睡了,我和奶奶在另外的房间收拾东西,就把史女士托付给手机视频里的爷爷老史先生照看。一会就听到手机里的爷爷大声喊:“蹬被子啦!快来人啊!快来人啊!”见惯了大场面的妈妈和奶奶都没把这当回事,没有理会,结果就尴尬了——奶奶和妈妈没出现,老史先生隔壁办公室的同事闻声过去了……

实事求是的说,自从有娃以后我就陷入了达芬奇式的睡眠中,也证实了依靠这种睡眠法保持清醒好体力根本不靠谱,支持我一次次半夜爬起来喂奶换尿布的,完全是一种基于人道主义的责任心而不是精力充沛。

满月以后的史女士换尿布和吃奶仍然是每天的主题,有一次我在半个小时内给史女士换了三个纸尿裤,于是我给她喂了人生中第一口鸡汤:“无法控制自己膀胱的人就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结果她无动于衷并且冲我吐了一个口水泡泡。还有一次她不好好吃奶,给了不吃,不给吃又哭。我气愤的点着她的鼻子说:“反复小人!”爸爸在旁边添油加醋:“无齿之徒!”我忽然觉得很欣慰,看来以后我们家的教育模式是男女混合双打了。

晚上史女士不肯睡觉凌晨哭闹,我每天晚上都只能自己应对。史先生虽然超级爱女儿,但是雄性生物的本能让他无法从睡梦中醒过来。我还特地编了一个段子笑话他:“作为家里唯一的党员,请问孩子爸爸在晚上哄孩子睡觉方面起到了什么带头作用?”——“让党员先睡!”但是每天早上他起的早,给史女士换尿布,带史女士玩,就是希望让我多睡一会。所以说我没有产后抑郁,史先生至少有一大半的功劳。

史女士一个半月的时候,在史先生的大力鼓动下,我们引入了安抚奶嘴。第一次使用的时候是史女士哭泣着不肯老老实实的换纸尿裤,给她吃安抚奶嘴的瞬间,我们顿时觉得世界都安静下来了。然而那个安抚奶嘴只显灵了十几分钟,就被史女士抛弃了。好在爸爸有一种科研人员特有的辩证主义精神:“她接触的安抚奶嘴太少,这个失败案例只能说明她不喜欢这个奶嘴,不能说明她不喜欢安抚奶嘴”。事实证明,爸爸是对的!后来换的软奶嘴,史女士一见如故,睡前烦躁来一口,睡不安稳来一口,情绪烦躁来一口,简直是居家乐业出门旅行之必备神器。哄睡成了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只要看到她有困了的迹象,只要塞好奶嘴,放进小床,拍几下就可以离手了。我和爸爸当时简直想给安抚奶嘴的发明者发奖金。奶奶开始还担心用奶嘴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坚持抱睡。然而史女士的体重和奶奶的胳膊并不兼容,累的肩颈劳损的奶奶很快也转到了爸爸妈妈的阵营,并且成为了安抚奶嘴坚定的拥护者。

快要迈入百天的史女士每天过的既充实又忙碌,她每天起床后练习趴和翻身技巧半小时;分别视频接见姥爷姥姥 / 爷爷半小时;每周参加一次线上家庭会议,基本上是列席不发言,一旦发言就会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需要提前离席;啃手并且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半小时;无所事事的发呆一小时;毫无意义的睡前烦躁大哭两个小时;洗澡玩水二十分钟;此外还要和“啃啃”、“晃晃”和“响响”这三个她最心爱的玩具密切交流一番。我们都感慨的说,这明明就是一个勤奋而上进的小青年嘛。

由于大陆的疫苗迟迟未上市,三个多月的史女士去澳门打肺炎疫苗的事情正式提上了日程,妈妈带她去拍了人生中第一张证件照,结果照片出来以后发现很丑。史女士心情崩溃的大哭,史先生也忐忑的问:“这么丑的我们还要吗?”我也不确定他说的是照片还是孩子。

由于之前的攻略做的非常仔细,所以我们去澳门打针一切顺利,走了快速通道,交通上没有折腾,史女士也很配合,下午我们还去手信街买了零食。背孩子的史先生则走上了人生巅峰,他发现和他打招呼、逗孩子、搭讪的漂亮女性是他前半生的总和还多。从此每次出门他都积极的把婴儿背带往身上套。我还把去澳门打针的行程总结了攻略,受到朋友圈内读者反馈一致好评。

史女士风平浪静的吃睡吃睡生涯曾经遭遇过一次厌食危机,她整个白天 8 个小时一口奶也没喝,一凑到咪咪旁边就放声大哭,直到晚上我灵机一动用奶瓶喂她,她才肯接受。但是第二天睡醒以后她就忘记了这个事情,和妈妈的咪咪又和好如初了。

随着史女士日渐长大,活动能力越来越强,她脑袋后面的一圈头发也越磨越少。结果就是一家三口人,两个有头发问题,史女士枕秃,秃头局部有头发;我产后脱发,头发局部有秃头。后来他爸爸一狠心,趁着二月二龙抬头给她剃了人生中第一个秃头。剃光了头发的史女士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我给她放《思凡》“小尼姑我年方二八,年轻轻被师傅剃光了头发”她也无动于衷的傻乐,反而是妈妈比较伤心。史女士的胎发在头顶特别浓密,每次洗澡打湿以后贴在头皮上就感觉换了一个宝宝。剃光以后怎么洗都是一个样,少了很多乐趣。

抱着小朋友和牵着一条狗出街在社交上有异曲同工的妙处,平时点头之交(或者都没有)的邻居,忽然就和我们打招呼,说去年还看我大着肚子,今年就生了一个好靓的宝宝。奶奶听了很开心,但是又有点心有余悸:“广州什么都说好靓——这条蔬菜好靓,那块叉烧好靓,这个宝宝也是好靓——听起来好危险的样子。”看来几个月的广州生活已经给她留下一点广式阴影了。

奶奶年后去逛了一圈亲戚,回来以后发现史女士还不会翻身,于是就把从亲戚家小朋友那里学来的先进经验传授给了史女士:多抠脚。史女士一掌握到了要领,就开始了废寝忘食的练习。晚上八点钟妈妈给她套上了睡袋强制睡觉的时候,史女士气得号啕大哭,为她被阻断的进取之路难过的泣不成声。史女士还对声光电开始有了特别的兴趣,经常目不转睛的跟着我们一起看电视。每次看到的时候我就会感叹一下:“这是在为考广播电视大学做准备啊!”

爸爸很盼望史女士快快长大,可以带出门炫耀。有一天他数着手指帮史女士算了一下年龄,然后长叹一口气:“才 144 天,还不如爸爸的 QQ 等级高”。于是爸爸又动情的摸着我的剖腹产伤疤说:“老婆,生孩子辛苦你了”。我说:“以后请叫我刀疤陈”。温馨感人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爸爸从我们两个这里感受不到丝毫的亲情温暖,于是自己无趣的玩手机去了。

家里人都很爱史女士,争相恐后的给她买玩具。爸爸给她买了一个不倒翁,这个不倒翁特别敬业,它确实不倒,但是它也不怎么晃啊!每次都晃不过三秒钟。也许我们应该保留着它,等史女士进入青春期以后给她看:“如果你吃太胖,就会像这个不倒翁一样,重心特别稳。”爷爷给她买了一捅手摇铃之类的东西,声光电高科技,还有最淳朴的沙锤。但是她最爱的只有一样:手机。大概是觉得大人们每天和手机焊在一起,所以她觉得这个应该是个好东西。找不到手机的话遥控器也可以代替,大概是有了一种掌控的感觉让她感觉良好。

三个多月的史女士经过奶奶的集训以后初步掌握了翻身的技能,经常一翻身就溜走了,这也给喂奶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干扰,我每次都感觉在打一场运动中的游击战,战况多变,地形复杂,我只能采取围追堵截的战术,满床追着她移动喂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移动的奶罐子。

史女士已经明显的有了好恶之情,还是个颜控。大长腿白净斯文的舅舅来看她,她就没羞没臊的手舞足蹈的挂在舅舅身上不肯下来,卖菜的大叔逗她,她就立刻撇嘴哭泣。事后奶奶实话实说,那个大叔确实长得比较丑……

趁着新鲜,我们也带史女士去参加了一节早教课体验,然后结束的时候老师送了一个球给我们。爸爸说,送个球的意思就是在暗示我们:家长不努力,早教有个球用。于是史女士的早教之路就这么夭折了。

春天来了,我们约了朋友一起带宝宝们去春游,史女士穿的吊带背心小短裤,戴着洋气的小帽子,白花花的小腿露在婴儿车外面一大截。结果被路过的多个批次的若干阿姨不约而同的指指点点:哎呀那个小朋友穿那么少啊!我想说,你们还没看到妈妈给她带的防暑冰块呢,用保温杯装了满满一杯,还是心形的咧!后来发现人家都是用保温杯带热水,带婴儿粥,我们才知道自己才是脑回路比较清奇的那个。但是我们玩的也挺开心的,史女士也一切都好,并没有着凉和“入风”。

四个多月的史女士精细能力有了大发展,主要的表现就是撕纸巾和偷菜。她会坐的端端正正的把一张纸巾撕的稀碎稀碎的然后埋头呼呼,假装这事没发生过。而每次奶奶用背带带她去买菜的时候,奶奶挑菜她就自己薅一根菜啃,昨天是生菜,今天是蒜苗。我那几天一回家就亲切的拉着她的手问:“你今天偷菜了吗?”

每次我们带她出门,就会有一堆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爷爷奶奶在她对面挤眉弄眼的逗她,但是一看到我他们就马上又严肃起来。为了史女士的社交大业,我只能全程假装玩手机,以至于会坐过站。后来我就长了记性,随身带个墨镜。

半岁做体检的时候医生说,你们有没有给她一个固定称呼,让她快速记住自己的名字?我们只好在心里暗暗检讨:我们一直在换着花样给她起外号。乖的时候是史女士,长痱子了是史痱痱,前两天她被奶奶和爸爸合力逮住剃了一个秃头,奶奶就喊:“小秃瓢,你的玩具呢?”只好和医生说,好好好,我们会的。

史女士学习能力很强,前几天她把我的胳膊挠了好几道,我和她爸爸投诉,结果她爸说,谁叫你抱着她看《Logen》。我还挺想反驳的,我怀着她的时候看了《The walking dead》,我也没见她想吃生肉啊!

爸爸和妈妈找到了一项全家人都可以放松点周末活动,就是去酒店游泳。史女士不下水,只在岸上观摩。我们三个人有一个轮流在岸上看着她就行。轮到爸爸和妈妈下水了,爸爸说:“我们比赛游泳吧!我让你先游 10 秒。”我说“好好好”。过了一会爸爸又说:“我们比赛憋气吧,我让你先下去 10 秒”。我:“……”而史女士此时正在奶奶关切的目光中躺在沙滩椅上呼呼,并不能来有力的应援妈妈。

奶奶已经逐步适应了广州的美食和习惯,比如吃饭前用茶水烫餐具的神圣开光仪式,比如先喝汤再吃饭等等。但是有一天爸爸给她盛糖水的时候,奶奶还是露怯了。爸爸说:“银耳莲子汤”,结果奶奶大吃一惊:“什么?婴儿莲子汤!”看来广式阴影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移除了。很想问我身边的广东朋友,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吃福建人啊。

会爬的史女士被我们凑热闹带去了人生中第一场爬行比赛,没见过这么大场面的史女士刚就位就哭的抬不起头来,鼻涕眼泪一串串掉在跑道上摔成八瓣,我们企图用她最爱的空调遥控器逗她爬行,最后也没派上用场。最后史女士到底输在了起跑线上。但是我们也发现,很多小朋友爬完以后直接就走过去领奖了,我悄悄的和史女士说:“看,超龄选手!我们输的光明正大”。希望她长大以后能理解。

处于认知快速增长阶段的史女士有时候会展现出一些不可理解的行为,比方说对待火火兔的态度。(一个兔子形状讲故事机)。有一天她被火火兔吓哭了四次,具体情况如下:奶奶发现她害怕火火兔,然后验证了一次。我下班回家,奶奶给我演示了一次。爸爸回来了,不相信,又亲自试验了一次……我们家人是多么有科学求证的精神啊,这件事情导致的后果是:史女士至今一听到火火兔这三个字就开始瘪嘴想哭……已经完全忘记了 2 个多月的时候她还抱着兔子耳朵乱啃的不羁过往。

六个多月的史女士夜醒仍然是个大问题,我给她添加了晚安米粉,据说可以帮助小朋友吃的肚饱一夜好眠,但是也没有什么用。我很生气的想投诉生产厂家,你们是不是忘记往里面掺蒙汗药了!

和正常的小朋友一样,史女士开始长牙了。如果说长一颗牙是演习,三颗牙一起长就相当于是一枚洲际导弹的威力。史女士夜不能寐,深夜要么哭泣不断,要么小声尖叫,久久不能平复。爸爸妈妈只好抱着她,承诺以后一定要帮她好好的保护好每一颗来之不易的牙齿。长牙周过去以后,我们发现她一共长出来了五颗牙。随后就是史女士的牙齿探索之旅,具体的来说就是咯吱咯吱的磨牙。两天以后她的磨牙声被我们和铁勺刮锅底、泡沫塑料摩擦声,并列为全家人最不能忍受的三大噪音。史女士也因此被嘲笑为“五齿小人”。

 

史女士小名叫包包,妈妈很担心:“叫这个名字以后会被小朋友们起外号哦!”爸爸大手一挥:“没关系的,她姓史,无论叫什么小朋友们都会嘲笑她的”——估计史先生在回忆他那个很悲惨的童年吧。

带史女士出门打预防针,周围的八卦群众只有一个反应“这个宝宝不到五个月就长这么大呀”。妈妈觉得很对不起史女士,恐怕史女士要和妈妈一样从小就和“纤细美丽”这些词绝缘,而是伴随着“胖壮少女,孔武有力”的标签一辈子了……

做儿保的时候医生说,不用特地帮小朋友挖鼻屎。我感觉她说的是对的——刚才我喂奶的时候史女士喷了一大块鼻屎在我身上。然后我感觉买的最没用的东西就是婴儿棉签,又细又软,想用来捅一下键盘里的灰都做不到。

史女士长出小牙以后,就开始了磨牙之旅,经常把牙齿磨的咯吱作响。那几天我最想史女士的八个大字就是:文明吃奶,不许咬人!

史女士 180 天寿辰的时候,爸爸给史女士买了瓶茅台,说这就是我们家的珍藏版女儿红了。然后奶奶和爸爸晚上合力逮住史女士给她剃了一个光头,看起来像婴儿版本的 X 教授。妈妈发现,史女士的眼睫毛都比她的头发长……

加辅食以后的一个晚上,史女士开荤了,爸爸喂她吃了人生中第一口肉“番茄三文鱼泥”。吃起来像茄汁鱼,颜色烂兮兮的,第一口下去的表情很复杂,但是还是努力的继续吃。我们两个则是一脸嫌弃的看着那瓶肉泥。我想起了王小胖妈妈的那句名言:“这个营养很好的,但是说实话,你要是给我吃,我 tm 是拒绝的!”。不知道史女士十岁,二十岁,三十岁的时候看到这段视频会怎样。

加辅食以后,史女士拉屎是我们每天关心的大事,顺利就在微信上通告全家,要是过点还没拉,姥姥姥爷和爷爷爸爸就要开始询问。作为妈妈我能帮到史女士的就是每次在她皱眉做出“拉屎表情”的时候小声的唱歌给她鼓劲:“拉妹子拉,拉妹子拉,拉妹子拉呀拉拉拉”

等到第三天,才听到奶奶在前方传来捷报:史女士拉臭臭了而且形状和颜色都很好。还附赠了一张照片:光头史女士坐在盆里洗屁屁。看起来像只光秃秃的肉鸡。

史女士的爬行之路开始的不早也不晚,但是姿势奇特:先是四肢撑高,然后全力向前扑,头先着地,再如此反复。连贯动作看起来像是身负重伤匍匐前进的志愿军战士,还是一个秃头战士。

姥姥姥爷暑假来替班,史女士第一次看到姥姥姥爷,被吓哭了。第二天早上接纳了姥姥,然后一看到姥爷就哭,害得姥爷只好躲在卧室里。昨晚终于冲姥爷伸出了友谊的小手手要抱抱,抱了一会又哭了。我和她说,我爸比你爸长的好看多了,你有啥接受不了的。

史女士的十个月庆典,从凌晨四点发烧开始。爸爸说:“你要火 ” 。然后爸爸请了三天假照顾她,结果三天以后她熟练掌握了叫“妈妈”的技能,求爸爸心理阴影面积。她爸说,我算是理解了什么叫做“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了,他说的是拖着两条鼻涕的史女士满屋子乱爬这件事情。

随着这三天的朝夕相处,他们两个之间的的互动,也越来越高级了。比如史女士抓着我的手机看了又看,她爸说:你拿着妈妈的手机能当 pad 用,开心吧!又比如史女士在听《声律启蒙》:“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她爸为了显示自己也很有文化,在隔壁唱“一人我饮酒醉”。所以当爸爸亲了一口史女士,说:“赐你美貌!”的时候,我说:“快亲回爸爸,赐他智慧”。

史女士有段时间拒绝睡小床,只好我们三个一起睡,一会睡成个川字,一会睡成个 H 字……真怀念以前像个小面团一样任人揉搓的史女士啊。

频繁的夜醒仍然是史女士的人生污点之一,都说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那小朋友你一晚上哭好几次,你想和我谈点啥呢。爸爸则若有所思的说,如果婴儿身上能设置一个按钮,他希望是静音键。

史女士上周开始不扶着东西走路,这周已经可以连续摇摇摆摆的走四五米了。我的第一反应是开心,第二个想法就是:“天啊双十一又要增加一个鞋子购买清单了!”

我们带史女士去公园玩,她在草地上哭哭啼啼的,一个朋友也找不到,但是妈妈和一个六岁小姑娘玩了半天扔皮球。

昨天找到一个很好(大码)的店,衣服非常合心,二十分钟就买了四件。出来以后我开心的说,以后每个月都把钱用来这里买衣服,我就可以美美的啦。史先生冷冷的说,你要是每个月都把这个钱用在健身房,你去哪里买衣服都是美美的。

生娃以后我对两性关系的思考变得非常冷峻和现实了,我感觉我们家史先生心中一直有两位我无法超越、不能替代的女神:一是陶华碧女士,温暖了他的胃;一是叶文主播,抚慰了他的精神世界。我和史仔填补的是他内心里“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应该有一个”的空白。

 

史女士又生病了。得了咽峡炎,嘴巴里长了很多包,非常可怜。吃东西嘴巴痛,连水也不敢喝,我们一看她,她就指着嘴巴和我们呜呜倾诉。一天多没怎么吃饭,饿的她抱着一瓶子奶小声的哭,睡着了也不肯撒手,醒来喝两口,疼哭了又稀里糊涂的睡过去。后来我们的破解之道是给她吃雪糕,冰冰凉凉的含在嘴里会舒服一点。三天以后史女士好了,后遗症就是每天围着冰箱绕,要吃“糕糕”。

史女士之前回老家避暑了,今天要回家了。爸爸妈妈为了迎接她,做了很多准备。比如这两天买的零食全部换成了芥末味的,芥末海苔,芥末花生,芥末薯片……因为史女士不能吃辣,这样子爸爸妈妈放纵堕落的时候她就只能看着了。

史女士在学说话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的,有成功案例,比如奶奶反复的教她:“你哪里想爸爸妈妈啦?”她会摸着心口很甜很糯说:“心想”,但是有时候也有失败的时候,偶尔会听到奶奶喊:“你干嘛摸我的心,摸你自己的去……”。还有一个仍然在排练期间的节目至今无法展示:“你几岁啦?”她每次都伸出四个手指头:“细碎,细碎”。

我感觉,一个小朋友的人生能有多精彩,主要取决于她的奶奶。奶奶前段时间给史女士申请了一个微信号,并且把她拉进了全家聊天群里,还给她建设了一个朋友圈。我和她爸爸第一天看到的时候笑疯了。我们随即贴心的指出,文案里有个错别字。结果奶奶差点恼羞成怒的屏蔽我们。

史女士在老家避暑的时候拉肚子了,之前她发烧的时候死活不肯吃药,每次灌药就声嘶力竭的嚎哭,直到呕吐,有一次还从鼻子里喷出来,把我们吓得要死。因此我们都会请医生给看看有没有无色无味的药。这次医生给开了高岭土,比较好混在奶粉或者饭里吃下去。奶奶和爷爷在家说话不敢提到“药”这个字,整天鬼鬼祟祟的把高岭土按照剂量掺在她的各种食物里。但是还是被她察觉了,喝水都小心翼翼的,生怕里面放了药。史女士肚子正常运作以后,爷爷奶奶总结说:整个星期都像在练习下毒一样。

昨天我买了一个新裙子,穿上以后奶奶和爸爸都说丑死了。只有史女士一个人拍着巴掌说“漂漂”,老母亲好欣慰,觉得没有白养她。

昨天小舅舅问我,史女士会数数了吗?我说她会数 1 和 2 了,小舅舅表示很欣慰:二进制用 0 和 1 就能搞定一切,她都能数到 2,前途不可限量。老母亲羞涩的捂脸:你们科学家夸人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姥姥要退休了,没啥事干就来催我生二胎:“等你们都没了,史女士一个人多孤单啊!”我说:“等我们都没有了,你肯定也不在了。你操这心干嘛?”姥姥从史女士出生到现在,只带过史女士两个月,还是比较好带的两个月,因此她是绝对的叶公好龙,休想骗我生二胎。

史女士是东北土著和东北二代移民的女儿,但是她生在广州,所以是一个广东人。过年的时候史女士回老家,欺负表妹。周围一圈大人不但没有安慰妹妹,还嘲笑她:“你一个东北人居然广东人给欺负了,啧啧啧”。从小就背上了地域压力,史女士未来会有很多烦恼吧。但是史女士也可以吃到两边的美食啊:东北的烤串!烤冷面!南果梨!小樱桃!菇娘果!广东的砂糖橘!沙田柚!桂味!菠萝蜜!啊,多么甜蜜的负担~~

 

史先生最近翻看我的知乎回答,他既开心又悲伤:开心很多人读过我们的小段子,而且送来了很多温馨可爱的祝福,悲伤的是,他说以前我都是主要写他的故事,自从史女士出生以后,他就从唯一男主角,变成了男配。好吧,今天为了满足他的愿望,我把以前写他的段子放出来,希望各位给他一点鼓励和爱。

(一)

房子刚开始装修的时候,史先生既迷茫又惶恐,他大声疾呼:“我错了,我不该一毕业就结婚,一结婚就买房子,买了房子就要装修……”后来工作逐渐繁重,常常加班到深夜,他又以光一般的速度改变说法:“幸好我一毕业就结婚了,不然以我现在的这个工作强度,根本找不到老婆。”

(二)

史先生在目睹了老婆加班回来还坚持饭后刷碗这一感人的情景后,诗兴大发的感慨到:“生活真美好,老婆是个宝。”然后又意犹未尽的总结到:“一个有点少”。“啪!”的一声响过后,史先生讪讪的摸着屁股结尾道:“ 其实也挺好”。

(三)

史先生近期被两个问题困扰:1、从事什么运动减肥比较好 2、切洋葱的时候老是流眼泪。为此他求助于史太太,史太太送了他一份礼物同时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防雾泳镜。

(四)

史先生发现,婚后他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了。从前他从未想过,他还有机会参加到 M 记甜筒第二个半价,品尝 KFC 的翅桶,以及自助餐买一赠一等活动中去。

(五)

史先生惊闻老婆今天科目二挂了,他悲伤的说:看来昨晚给你补脚力的猪蹄浪费了,早知道我也吃几块了。下次考给你吃核桃吧,补脑。

(六)

史先生一直以为史太太要在飞机上迎接双十一,为此他还激动的说:“替我向安排此次出差的贵公司领导表示感谢”。现在史太太提前赶回来了,应该如何让他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呢?急求,在线等!

(七)

史先生某个周六忙里偷闲跨区带太太吃寿司,结账的时候只见史先生双手紧握,双眼紧闭,眼中带泪。服务员吓了一跳:“先生,我们这里没宰客啊!”只见史太太淡定的说:“别管他,他是芥辣八爪鱼吃多了……”

(八)

史先生携夫人和小舅子晚上吃夜宵,快要吃完了,史先生忽然激动的大叫:“看!外面有对拉拉在亲亲!”说着还往外走想继续看热闹,只见史夫人连忙拉住他的手亲切的说:“这样就想不付账可不行哦!”

我给自己改了一个很羞涩的个人简介,哈哈哈哈哈哈哈。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小时候累了睡一觉就好了,为什么长大后就不行? 下载 「知乎日报」 客户端查看更多